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九十章 房间


    夏悠和桂言叶默默对视着。

    关上了门的房间是一个**的小世界,这个无人惊扰的小世界只有他们两人。

    房间的灯没有开,丝丝柔和的月光透过窗帘的薄纱,在干净的淡紫色床上洒落,最后落在了桂言叶单薄的身体上。

    她脸若皙雪,柔弱着阵阵楚楚可怜的娟秀。

    “夏悠君…”

    樱唇弱不可闻的叫唤着,甜糯的声音在这个小世界仿佛点起了一阵涟漪,桂言叶忽然掀开了被子,挣扎着想要从床上起来。

    “不要起来。”

    夏悠马上过去阻止她。

    桂言叶之前是因为心力交瘁而昏迷的,是因为自己,对于她夏悠很愧疚,在她完全恢复过来之前,他现在生怕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纤弱的凝脂双臂远不及夏悠的有力,桂言叶匆急间被夏悠按回了床,身体重新躺倒了回去。夏悠也撑着她耳边的枕头,被带着微微压在了她身上。

    压落在床上的发丝如墨云般洒开。

    桂言叶定定的看着身上那被月光勾勒出来的夏悠的脸,夏悠也静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她。

    几乎触及的鼻尖定在了那里,彼此锁定的瞳孔尽是对方的秀丽容颜。

    桂言叶没有眨眼,修长的睫毛下,双眸愈发的水润而柔和。

    她忽然对着夏悠撑在床上的手臂一拉。

    夏悠再次倒下压向了桂言叶,嘴唇擦过桂言叶精致的耳垂,胸口传来的弹力让夏悠连忙要起身。

    “夏悠君。不要再离开我。”

    桂言叶轻喃了一句。手慢慢的抱紧了夏悠。

    夏悠起来的动作定在了那里。

    心跳乱得很有序。

    在默示录一连串的经历让他已经有点对日在世界这种平和恍如隔世。连精神都有点模糊。之前离开日在世界的时候,桂言叶已经病娇,他不知道现在言叶举动到底代表了什么。

    他抬起了头,试图从桂言叶的眼寻找答案。桂言叶却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轻颤的睫毛直撩入心,微张的嘴唇吐气如兰,那果冻如润的唇,细腻精致的脸。

    愈发贴近的白皙皮肤传来一股淡淡的馨香,如同等待唤醒的睡公主。夏悠知道她再等着自己。

    窗纱轻轻被风拂起,他慢慢吻了下去。

    触碰的嘴唇让桂言叶也一颤,夏悠也一颤,灼热的鼻息在试探着彼此的温度,交融着化不开情迷。

    从那微凉的樱唇找到了甘霖,舌尖撬开了贝齿,夏悠如同一个久渴的沙漠行者般,疯狂的汲取。

    桂言叶睫毛颤抖得更加剧烈,丁香小舌交缠着侵入着,躲闪。又躲无可躲却被玩弄。她抱着夏悠的手慢慢用力按了起来。

    “啪。”

    桂言叶的双手被夏悠忽然用力的按在了两边,将她的身体展现得更加挺拔和傲然。夏悠抬起的脸因为用力的呼吸而微动,嘴唇上湿润着淡淡馨香。

    “言叶,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夏悠沙哑身声音,努力让自己眼睛不去乱看,让自己的大脑不要乱想。

    “我知道的。”

    桂言叶起伏着高高的胸口,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惺忪的双眼带着让人醺醉的迷离,从夏悠禁锢抽出了手,葱花指缓缓抚上了这张她深爱的人的脸,纤手一点一点的贴合在他的脸上:

    “是的,我知道。”

    夏悠抓住了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她。

    然后低下了头,回以更加激烈的吻。

    随云收拢的月华扫过那双在床上十指交扣的手,被褥一点一点的被凌乱,空气弥漫着靡靡的呜咽声。

    夏悠极其粗烈的追逐着言叶滑腻的舌头,追逐将它逼迫到左边,又缠住在右边,湿濡的雾气空气蒸腾,在光线照不到的地方,呼吸在窒息。

    “可以哦,我的一切都可以给夏悠君。”

    娇弱的喘息透露着坚强,汗水将几缕乱发黏在了她脸上,桂言叶娇靥上的真挚让夏悠感觉自己心跳梗在了喉咙,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手,划过她细腻如绸的脸上,划过她纤细脖子,划过她清晰的锁骨…被她的胸,阻停了在那里。

    夏悠的手,最后的伏在桂言叶的胸上。

    隔着衣服的柔软让夏悠不能清晰的感受到言叶的温度,于是他一次一次的用力,或轻或重的压下,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弹紧紧抓住,仿佛怕从高耸的那里被摔下。

    “夏悠君…”

    桂言叶呢喃般的呼唤到底是传入了自己耳,还是传入了自己的脑,夏悠已经分不清。手上那股欲罢不能的感觉让他开始微颤着手,将桂言叶的绷紧的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

    光线暗。

    但从解开的纽扣透出的肌肤,却如同雪脂般的凝白。

    桂言叶没有说话,也没有反抗,紫罗兰色的床上,只有着两道急促的呼吸声萦绕。

    夏悠努力想要让自己的心跳平静,只是看到那绷紧的高耸被解放后的阵阵巍颤,他感觉浑身的血液仿佛要将自己煮沸。

    一点一点的剥开,一点一点的拨开。

    等到那呼吸无法抑制的一顿,等到那月光落在那俏立的山头粉红,夏悠瞳孔紧缩着,张开的手悬在了那里,视线再也无法离开。

    桂言叶脸上几乎要滴出血来,看着在那里仿佛发呆般的夏悠,贝齿一咬闭上了眼睛,抓住了夏悠的手,发出了蚊呐般的声音:

    “夏悠君,请做下去。”

    还未将含糊的话语听清,夏悠被抓住的手一下被拉着按了下去,毫无任何阻隔的,深深陷入了那一团柔腻之。

    温软。

    温如脂玉,软如绵酥。

    那微微的硬点在掌心刮动,绵玉在欲拒还迎的弹起着,一手掌控不了的滑腻让人无法自拔的沉沦。

    鼓胀着,想要从指缝间逃脱,却被夏悠揉捏挤迫成各种形状。

    “嘤…”

    被剧烈摆布着身体的桂言叶鼻间无意识的嘤咛了一声,微微张开的双眸媚眼如丝,嘴唇噏动微张,已经无法用鼻子呼吸了。

    桂言叶秀足绷直,手紧紧抓在了床单上,皱起的被褥也被弄得更加皱了。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