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八章 震撼


    悍马。。。

    原为美军陆军专用的高机动性多用途轮式车辆,这辆豪迈而硬朗的悍马现在正铮铮的停在了居民房外。

    夏悠追上鞠川静香她们的时候,她们也刚刚来到车子前。

    “看吧,很像战车对吧?是我朋友的哦。”

    鞠川静香一脸得意的说道,指了指那栋双层公寓:“我朋友家就是这里了。”

    “这个悍马…”

    “你那个到底是怎样的朋友啊…”

    众人愣愣的看着,尤其是对军事略有了解的高城沙耶和平野户田,一眼就看出了这辆车是有多难得。而且它还就这么放在了居民区里面。

    然后,众人的目光都狐疑的看向了夏悠。

    他们没有忘记,是夏悠一力坚持要来这里的,莫非他早就知道?

    “吼!!”

    公寓围墙里面的死体吼叫了一声,伸出的手差点抓到了宫本丽,让她吓了一跳,也让众人吓了一跳,只是结实的围墙让死体只能徒劳的在那里抓着,根本出不来。

    众人不惊反喜。

    出不来,也就预示着进不去,死体不会开门,高高的围墙对它们来说就是最有效的阻拦天堑。

    “它们不会翻墙吧?今晚看来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

    宫本丽脸上带着一丝愉快说着,心却慢慢开始凝重了起来。

    围墙对外是高高围起的,里面的一排排公寓前院只是隔着小灌木,里面住户转变成死体后都不出来街道上。却能在前院自由移动。现在听到了这里的声响后开始不断汇集。那从墙栏上伸出的一只只手臂如同群魔乱舞般挥动着。让人头皮发麻。

    他们能够从墙栏间看到,很多公寓里面还源源不断的走出死体。

    远比他们队伍的人要多。

    众人对视了一眼,脸色沉重而凛然。

    他们正是因为死体而不断逃离奔波,现在来到了这里,依然是面对着一群死体,理智来说,在人数和武器劣势的情况下,是应该放弃这里的。

    只是这一刻。也许是夏悠的存在,谁也没有选择退避。

    身后是无尽的暗沉,前面是近在咫尺的家,为了生存下去,他们的双眼有的只是进攻的决然。

    ”上吧。“

    毒岛冴子握紧了木刀,空出的手已经按在了围墙铁闸的门栓上。

    夏悠的影响不仅仅是让他们不再怯退,而且那种杀戮果伐也让他们潜移默化的不再犹豫。

    绝境很容易让人蜕变,只要有一个正确的领导核心,人们会以极快的速度适应环境。

    仅仅只是大半天的时间,他们已经从文明社会的乖乖学生。蜕变成现在面对死体也能够决然挥动武器的人。

    宫本丽挽起了衣袖,平野户田举稳了射钉枪。高城沙耶攥紧了夏悠给她的钢棍。哪怕是鞠川静香,也是抱紧了医药包,绷紧着身体看着他们。

    有力的心跳传达到握紧武器的手上,他们已经准备好了第一次对这个世界展现’攻势’!

    只是一个身影比他们更快。

    夏悠身体一跃跳上了墙头,在他们仰望的眼神,直接跳入了嘶吼咆哮的死体群。

    没有任何预警的,就那么直接跳了进去,让众人本来要爆发的动作为之一滞,他们甚至感觉到了那股随着夏悠跃下而带起的风,拂到了他们脸上。

    死体就如同电影的丧尸一样,只要咬伤抓伤人就能让其变成它们的一员。赤手空拳跳进密密麻麻的死体包围圈,如果是别人这么做,他们只会觉得那纯粹是送死。但是夏悠跳如了死体群后,他们担心之余,却隐隐有了一种期待。

    而事实证明,夏悠并没有让他们的期待失望。

    甚至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期望,让他们集体的目瞪口呆。

    “嗖!”

    呼啸的破空声一只死体的嘶吼曳然而止,残缺的脑袋上余下了一些冰屑,身体重重的倒下,被撞倒的旁边死体还想挣扎爬起来,一阵呼啸的寒光倏然而至,它的动作也僵在那里。

    一只死体的手已经要抓到了夏悠的身上,脸上的贪婪的狰狞扭曲着,张开的血牙滴落着和血的唾液,一阵破空声,它伸出的手飞舞了在空。浑浊的眼迷糊的倒影着那本属于它的手在空飞远,失去痛觉的它只是一味想要去撕咬夏悠,于是它抬起了另一只手。

    然后另一只手也飞了起来。

    它的身体向左踉跄了一下,被破空的虚影带动着,又向右踉跄了一下,虚影一左一右的划动,它也被带着一左一右的晃动,消失的部件从手,到小臂,到胳膊,到双腿…

    等它张口要嘶吼的时候,一片它终于看得见的片刃塞入了它口,然后透脑而出。

    残缺的躯体倒地,它的脚步始终踏不前一步。

    高城沙耶他们愣愣的看着,他们以为刮过的那是风,可是死体的肢体在不断的飞起,他们以为那是雨,可是那漆黑如墨的腥血味扑面而来。

    安静的夏悠身边,他们看到了一条条若隐若现的亮银色。

    然后他们看到了那片片如同童话精灵般飘浮在那里,安静的围绕着夏悠,散发着莹莹晶光的片刃。

    还残留着死体黑血脑浆的片刃。

    又动了。

    悬停的片刃仅仅停留了一瞬,然后再次化作了他们看不清的破空虚影,死体的肢体再次翻飞。

    夏悠站在那里,什么动作都没有,身边的却如同绞肉场般,将临近的死体通通化作了碎肉,乱舞的碎屑在血水滴滴答答。

    一幕幕的冲击着眼球的画面,那一声声切割着空气的寒风,让高城沙耶他们张开了嘴巴,却不知道该发出怎样的声音。

    他们是第一次看到夏悠这种能力,这已经不仅仅是死体的清理,这根本就是神迹的表演。穿花蝴蝶般的片刃划过道道轨迹,沿途的死体残肢断臂如同被风吹起的花瓣。

    “看见了吗…”

    宫本丽呢喃般的问了一句,已经变了腔调的声音带着一股轻颤。

    “你们也看见了?那是真的吗?”

    高城沙耶无意识的回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身边的平野户田却是浑身激动的抖动了起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小心你的钉枪。”

    毒岛冴子眼同样一猜连连,看着平野户田羊癫疯的样子,尽量平静的说了一句。

    只有鞠川静香在哇噢哇噢兴奋叫着,甚至雀跃的拽着宫本丽的衣服晃动着。

    在和平时代,诡异的强大会让人害怕,但在这种朝不保夕的末世,强大意味着安全和值得信赖,尤其是当这个诡异的强大是自己的队友的时候。

    夏悠那种绝对凌驾的姿态,几乎将他们对末世积郁的恐惧一挥而散。

    “咔嚓。”

    铁闸的门从里面打开,高城沙耶他们呆呆的站在那里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腥风,木讷的看着站在那里的夏悠。

    “进来吧。”

    夏悠将门拉大了一些,对他们唤了一声。

    …(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