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杀与不杀


    夏悠对这些暴徒犯下的恶行看得并不真切,更多是一知半解的臆测,哪怕他知道自己臆测的**不离十了。。。 看最新最全小说

    看到他们的肆无忌惮,夏悠发现自己的情绪波动,比想象还要平淡。杀了那么多死体后,夏悠发现自己对很多事情反应都会淡下来。

    只是不包括一种情况,就是被挑衅的时候。

    “你们到底想怎样!”

    看着暴徒将自己三人围了起来,频频想要拉雀斑女生,甚至要对夏悠动手,卓造在一众摩托暴徒的嬉笑忍不住怒斥了起来。

    “没用的。”

    夏悠摇了摇头,钢棍微微拨开了鸡冠头暴徒的棒球棍,双眸一凛。

    “啪砰!!”

    风呼啸,鸡冠头讥笑的脸猛然一扭,整个身体直接倒飞的出去,滚落在地上发出一阵闷响,摩托车也失控的冲走。

    其他人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一时间还回不过神来。

    夏悠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倒在地上依然转动不已的车轮,目光最后落在了愕然的卓造两人脸上,淡淡开口:

    “他们是暴徒,是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的。”

    ‘获得2点经验’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山本!!…可恶!”

    相对于夏悠的平静,其他的摩托暴徒惊疑的看了看地上的鸡冠头,马上故作凶狠的瞪向了夏悠。其他的暴徒也皱眉的开始向着这边聚拢。

    “竟然敢动手?也不掂量下自己是什么东西?”

    一根根沾血的棍球棒敲击着,暴徒们看向夏悠的目光少了一丝不屑,却多了三分狞笑。

    他们谁也没有看到夏悠刚才到底是怎么攻击的。哪怕是何鸡冠头暴徒毗邻的人也没有看到。但是他们却认定是夏悠出手了。

    无论是不是都已经无所谓了。他们认定夏悠了。

    这个世界的破败,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天堂,没有任何人敢管,也没有任何人来管,他们以前顾忌的现在可以放肆,以前放肆的现在变本加厉,破坏,肆虐。凌辱,杀害...敢反抗他们的人,下场只有一个!

    眼前这个一脸清秀的男生,竟然敢先于他们动手!而且面对着他们,竟然还敢故作淡定!

    “小子,你死定了!”

    “嘿嘿...你祈祷你等下不要求我们杀你,还有那个学生妹...嘿嘿嘿…”

    戏谑的声音传来,一群暴徒的脚步慢慢靠近,卓造和雀斑女生紧张的戒备了起来,夏悠扫了他们一眼。然后越过他们看向地上惨叫的鸡冠头。

    杀不杀?

    夏悠有些犹豫。

    他们是人类,不是死体。

    他们可能罪该万死。但无论他们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和夏悠也没有什么关系。夏悠没有将自己代入一个卫道士或者警察的位置上。

    说到底,他只是路过的,只是看这些人不顺眼,他们也恰好过来挑衅自己而已。这些人也不是死体,和自己也没有深仇大恨…

    扭头躲过了兀然挥来的棒球棍,夏悠闻到了棒球棍上的呛鼻的腥血喂,忽然踏前了一步,将挥棍的暴徒直接从车后座上拽下,一个对腹膝顶,再一脚踹下巴让他失去意识,然后重重的踢飞了出去。

    ‘获得2点经验’

    一连串的动作太快,看的暴徒们眼花缭乱,等他们感受到那股股凌乱的风拂过皮肤的时候,被夏悠拽落的暴徒已经躺在了地上。

    夏悠此刻脑依然想着同一个问题:

    杀不杀?

    杀死体的话,可以义正言辞对自己说,那是救世,那杀人类呢。如果一旦连人类也肆意杀了,有了那么一道缺口,渐渐强大的自己还能压制住已经解放了的暴戾自我吗...

    一道凌锐的破空声,瞬间打断了夏悠的思考,夏悠瞳孔一缩,身形微移,手猛地向旁一探。

    “嗖!”“啪!!”

    弩箭。

    箭头的锋寒毕现,箭身还在夏悠巍然不动的手颤抖不已,似乎想要徒劳的挣扎。

    崩碎的冰屑在夏悠的手随着弩箭挣扎而震落,那犹在微颤不已的箭头,带动着所有人的瞳孔跳动。

    戏谑同时失声,周遭陡然陷入一片短暂的停顿。

    看着弩箭的寒光停留在自己的鼻翼前,卓造一动都不敢动,在鬼门关上走了一次,劫后余生的后怕连呼吸的忘了,他和雀斑女生已经不敢想象如果不是夏悠抓住它,会有怎么的下场。

    暴徒们不可置信的瞪大着眼睛,心脏的停顿让他们的呼吸一滞后变得粗重了起来,眼前震撼的这个画面让他们大脑已经不知道如何反应。

    人类能够做到吗?抓住射出的弩箭...

    那只手抓在了弩箭上,却同时抓开了那重重疯狂包笼下的内心,勾出了他们那股恐惧的情绪。

    他们完全懵了。

    冰晶在手一点一点崩落,手心似乎有点疼,夏悠面无表情的握紧了手的弩箭,对着一个摩托暴徒反手一甩。

    杀不杀?

    这些暴徒已经替夏悠给出了答案。

    杀!

    漆黑色的弩箭深深的没入了那个暴徒的喉咙,他死死的捂着脖子,瞪大着不可置信的眼睛,堵住喉咙的惨叫咳出来后,变成了温热的血液。

    被摩托车带动着,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阿皓!!”

    ‘获得10点经验’

    “混账东西!!”

    短暂的一愣之后,一些暴徒暴怒着,直接对夏悠的头部挥动起武器。

    夏悠比他们更早的,举起了手。

    闪现的片刃化作了阵阵白影从他脚下升起,交响的呼啸声如同鬼泣。

    靠近夏悠的暴徒们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也不知道那是死神的召唤。等他们清楚的时候。视野已经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

    “嗖嗖!!”“呜…!‘‘获得10点经验’

    “嗖!叮!”’获得10点经验’…

    经验的提示声不断的在耳边响起,和杀死体一样的声音,和杀死体一样的经验,杀人和杀死体,在一点一点都的重叠。

    夏悠能够看清弩箭飞来的痕迹,也能看到自己的片刃将棒球棍拨开,割喉引血的乱舞。

    夏悠眼闪现的红光越来越盛。

    冰线牵着的片刃划过苍穹,暴徒们什么也看不到。他们只看到那个清秀的男生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看到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也看到了自己棍球棒的发抖。

    带着点温热的液体滴在自己脸上,有人茫然的摸了一下,入目的猩红让他们心跳骤停,清晰的血味让他们几欲发狂。

    “怪物…”

    不知道谁呢喃了一句,将不安拂过了这里,恐慌瞬间引爆!

    棒球棍掉落在地上又被慌张捡起,弩弓瞄准因为颤抖怎么都瞄不了,摩托车一次次的发动都打不着火。汽油瓶上满是手汗怎么都握不紧...

    夏悠却是始终嘴角衔着一丝淡淡的笑意,仰头看着那飞溅上天空的血。片刃却越过他身边疯狂的对着暴徒们乱舞着。

    杀人,不是死体那种活死人,是真正的活人。

    无论这些暴徒作为活人的时候怎么残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具尸体。

    卓造和雀斑女生对已经对夏悠的崇拜已经到了是狂热的态度,尤其是看着夏悠一路清洗死体和将他们屡屡救下,已经死心踏地,所以对于夏悠的举动他们闪现过不忍,但马上就无条件的站在了夏悠身后。

    但那些跟随而来的幸存者目光变了。

    他们不会去理会夏悠的出发点是什么,做得对不对,他们只看到夏悠杀人了。

    杀死体和杀人都是杀,但对于他们来说,性质已经完全不同,这一刻的他们已经忘记了夏悠猎杀死体时候的英姿,看着那一具具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的尸体,他们只感觉不寒而栗,对跟着夏悠而后悔了。

    彼此对视了一眼,他们开始和夏悠的距离慢慢拉开了。

    “嗒…”

    夏悠踏前了一步,踩在了新鲜的血洼上渐起一片血花,嘴角衔着的笑意却是愈发浓郁。

    暴徒们的武器已经掉落在地上,求饶声在眼泪鼻涕喊出,面对着同是人类,他们可以威武,可以暴戾,但是面对着无法力敌的’怪物’,他们除了脚软,除了求饶,没有任何求生的手段。

    “求求您...别…”

    “救我!!快救救我!”“快住手!不要杀我啊!”

    哭天抢地的求饶声传入耳,暴徒们发现越想逃的人死得越快之后,有人对着夏悠跪了下来,而且如同传染般一个个都跪着,乞求着夏悠放过他们。

    夏悠忽然觉得很可笑。所谓的暴徒,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凌虐他人的时候会对别人惨叫讥笑连连,自己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却拼命求饶?

    “夏悠大人!”

    卓造忽然叫了夏悠一声,夏悠也是同时感觉到一股心悸感,忽然停下了动作,看向了一个方向。

    停下的杀戮让暴徒们在死亡阴影下得以喘息,只以为被放过的他们,几乎没有几个人察觉到夏悠的异常。

    夏悠红光渐渐消退的眼,那个本来安静的小巷角落,一只只兽犬正在走出。

    “呜呜...吼...”

    毛发已经尽数脱落,露出的裸露皮肤上取而代之的,是瘆人的黑红青筋,重重叠叠如同纹路般密布,狰狞的犬牙森然,混着血液的口涎顺滑滴落。

    丧尸犬!

    “嘀嗒。”

    卓造和雀斑女生连大气都不敢喘,慢慢发现这一幕的人更是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发出声音让它们注意到自己。

    它们窸窸窣窣的出现,上百只密密麻麻的一片,如同潮汐般铺出,数量还在不断的增加。

    夏悠一个转身,直接拉起卓造和麻雀女生就跑了起来。

    丧尸犬也瞬间动了。

    “吼吼!!”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