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八十章 暴徒


    街道上站着的死体已经被清空,夏悠是转身就要带着卓造两人离开了。

    但那些一直跟在后面的幸存者看到夏悠要走,一下子急了。

    和夏悠,他们隔着一个巨大的浮冰血潭。满满是死体血肉的血潭。也是他们不敢轻涉的血潭。

    他们不敢淌过它,但对于毫无自保能力的他们而言,如果离开了夏悠,他们的安全将没有任何的保障。

    虽然夏悠的冰诡异得难以言喻,那种无法言表的杀戮姿态甚至让他们感觉到不寒而栗的惊惧。但是夏悠的离开让他们马上慌了起来。

    他们自己也似懂非懂的知道,正是夏悠这种诡异的强大,所以他们才会有安全感,现在夏悠要走,他们瞬间感觉到那股无依无靠了。

    那种瞬间失去安全感的恐惧,远远覆盖了夏悠诡异所带来的惊惧,这个世界已经很陌生了,他们已经无法接受失去庇护的局面。

    “那个人!你等一下!!”

    “喂!!不要走!”“操!别走啊!!”

    他们本来只是叫唤了几声,看到夏悠真的不理他们之后,惊慌之下彻底的大喊大叫了起来,急得已经口不择言。

    卓造和雀斑女生回头看了一眼,但夏悠依然恍若未闻般离去。

    看着夏悠的渐行渐远,他们已经预见到自己被死体发现后的下场

    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完全相信自己的预见。愚昧会让人心存侥幸,侥幸会让人以为这是理性,自欺欺人的理性会让借口看起来像一幅事实的模样。

    他们有人理性认为淌过那潭血水会有危险。危险大于跟上夏悠。他们有人认为跟上夏悠。人家也未必理会,也有人认为认为死体终究会被清空,也没有什么危险,毕竟夏悠这么轻易就能杀死体,也有人认为军队已经快要拯救到过来...

    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命运思考,无论这个思考有多偏颇,多混乱,多愚蠢。在惜命的大思考前提之下,他们选择了最让自己当下安心的选择。而更多的人,盲从了相熟的人的选择。

    时间也不允许他们有更多的时间作更多的思考,因为夏悠已经走得很远了。

    骂骂咧咧的声音很大,最终,忐忑淌过血潭跟上夏悠的人,不到二十人。

    夏悠留意到,但是并没有准备理会他们。

    他已经明言拒绝了他们,而且一开始如果真的想要跟随他的,早在之前就应该淌过血潭而来。对于这些幸存者。夏悠不是想冷血,而是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任何热血起来。

    太阳在西沉。本来已经灰蒙的天空现在更显昏沉。

    夏悠在民居林立的完全不认识路。所幸夏悠带了卓造他们出来,现在靠着他们带着回去了。

    不少的楼房在大火倒塌,将路完全堵住了,让他们不断的绕道,沿途并没有遇到什么人,踏着狼藉的街道,在一个转角的时候,夏悠终于听到了别的声音。

    很大很混杂的声音。人弄出来的声音。

    夏悠本人并没有什么别的情绪,他只是想着这样的声音大概很快会引来死体,也就信步上前了,卓造他们连忙跟上。

    这栋集体公寓的部分地方,已经起火。

    夏悠走来的时候,起火的公寓上的人正在拼命的灭着。

    一群穿着花哨衣服,头发染得五颜色的人,正用简易的汽油玻璃瓶,点燃扔进那栋集体公寓,炸开的玻璃瓶让里面的幸存者们尖叫连连,新增的火苗又升起在一个角落。

    他们也因此而哄笑不已。

    暴徒。

    夏悠脑浮现出了这个单词。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沿路走来那么多房屋点燃,也明白为什么沿途那么多店家会被砸得体无完肤。

    这群无法无天的人大概有三十多人,除了扔汽油瓶的十来人,或蹲或坐在那里喝彩的十多人,还有七八个骑着摩托,发出着震耳的发动声,围着几个受伤的年夫妇怪叫着,手的棒球棍不断的探出,随着别人的惨叫而阵阵嬉笑着。

    很恶劣。

    夏悠一路来没有主动去救人,但也不见得看到什么都会漠视。

    “砰铛!!”

    又一个汽油瓶砸碎在楼宇里面,暴徒叫嚣的声音很大,夹带着一些似乎方言的辱骂,这群暴徒大笑得非常肆无忌惮。

    卓造忍不住想要上前阻止,夏悠伸手拦了拦,看着他们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直面真正末世的人类。

    “哦哦!来了几只小羔羊!”

    “还有个女的?”“终于有女的了!哈哈!还是个学生妹呀!”

    夏悠几人的出现让一群暴徒注意力都引了过去,对视了一眼,骑着摩托车的队伍分出了几个冲着夏悠他们驶去,震天的发动声呼啸而至。

    那群蹲在那里看戏的人也站了起来,扔汽油瓶的人也停了下来,看向了夏悠他们。

    摩托喷出的废气很刺鼻,发动声也很刺耳,暴徒们流里流气的脸上,看人的戏谑眼神更像是猫看耗子般。

    卓造他们狠狠的瞪着他们,尤其是当这些人嘻嘻哈哈的想要拉雀斑女生的时候,卓造几乎要将举枪。

    如果是他们单独遇上这些人,卓造他们可能会远远避开,可能会畏惧,可能会不敢吭声,但是现在夏悠在,他们有的只是愤怒。

    还有等待夏悠的指示。

    “喂喂,那枪该不会是真的吧?”“怎么可能是真的,现在的小孩子就喜欢拿这种玩具唬人呢!怎么?你怕?”“怕你老母啊!”

    夏悠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看了看公寓那边慌乱扑火的人影,又淡淡的看了看眼前这些人。

    这些人在杀人。而且这种毫无顾忌,恐怕已经就这样烧死过别的人了。

    骑摩托的暴徒也马上看出了卓造两人以夏悠为尊,看到了夏悠的目光,其一个头发如同鸡冠般炸起的暴徒忍不出叫嚣了起来:

    “那个拿着棍子的,你看什么呀?”“嘿嘿嘿嘿。”

    夏悠没有理会,微微垂下了眼帘。

    “喂!说你呢!一脸蠢样的东西!”

    看到夏悠没反应,鸡冠头暴徒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夏悠抬起了头,双眼冷冷的看着他。

    “怎么了,不爽啊?”

    鸡冠头暴徒耸了耸肩,伸出的棍球棒在夏悠鼻子上晃了晃。其他暴徒也哄笑了起来。

    夏悠看着他们,双眼在那些跳跃的火光,一点一点的森寒…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