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七章 出楼与变故


    “滴答…”

    黑血在光滑的电镀钢棍上滴落,上面饱满的血珠,下一刻又随着风卷的棍身而拉成丝线。。。

    死体依然不依不饶涌上来。

    不知道畏惧,也不懂得闪躲,只是咆哮着对夏悠张着森齿,舞动着血肉腐烂的双手。

    实心的钢棍愈发的收发随心,夏悠忽然发现,棍枪类武器,比斧头更省力,也更好用。

    尤其是面对这种挤成一团的死体精准打击的时候。

    而且。

    “咔!”

    冰封纹路在钢棍上蔓延,在钢棍的尖端处瞬间生成一片利刃尖刀,在死体的头颅划过,一抖,直接将半只脑袋掀飞了起来。

    凝枪,凝矛,凝刀,凝刃...

    有着钢棍的支撑,冰刃只需要那么一片,就能够将夏悠的犀利的攻击范围延伸过去。导冰能力,比斧头要更好!

    ‘获得10点经验’

    经验提示声响起,夏悠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听到了第几次,肌肉的酸累让夏悠平稳了一下呼吸,胳膊快速的抿了一下脸庞的汗水,对着涌来的死体继续刺划。

    “吼...!!”“噼啪…!”

    随着手的钢棍挥出,死体不断倒下,楼梯上已经流满了一层黏糊糊的血肉。

    粘稠的黑红隐现着森森白骨,绿荷的校服已经被染得不见踪影,浓郁的腥血味呛鼻。

    它们却依然还是不知疲倦的冲来,然后在夏悠的一刻不停的钢棍下,一一化作了经验。

    卓造几人呆呆的看着。有时候他们甚至以为那些嘶吼着的。都是到稻草人。都是玩具布偶,所以才会那么轻易被挑飞,被洞穿,被打碎。

    只是那重重的落地声,告诉着他们不是,也告诉着着他们眼前这一切不是神话。

    虽然在他们看来,夏悠此时做的,比神话还神话。

    那嘶吼的狰狞面孔一张一张的碎裂。被钢棍洞穿颅骨的闷响仿佛密集的敲击在他们的耳膜,然后在他们的瞳孔,它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他们愣愣的看着夏悠将钢棍挥得虎虎生风的文质彬彬背影,看着他那汗水湿却的清秀侧脸,愣是仿佛看到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甚至连毒岛冴子和平野户田他们从上面打下来也没有怎么在意。

    从上面下来的平野户田他们,看到了夏悠脚下的楼梯上,那厚厚的一层血肉和无头尸体的时候,也是被冲击得愣了一下。

    但因为不是第一次见到过夏悠创造这种神奇画面了,也就是释然了,马上将几个零散被防爆叉推着的死体清除了。

    “没人受伤吧?”

    夏悠一边头也不回的对着毒岛冴子他们问了一句。一边左手将冰枪钢棍校准,右手一推。冰枪瞬间将两只死体的脑袋穿透。它们的动作也瞬间停滞在了那里。

    夏悠在经验提示声抽回了钢棍,看着楼梯上站着的最后一只死体,直接一扫。

    “放心吧,我们对上的仅仅只是几只零碎的而已。”

    毒岛冴子信步游庭般走了下来,紫发飘动,木刀上满是血浆,衣服上却依然干净如故。

    夏悠点了点头,收回了将最后一只无头残尸按在墙上的铁棍,感觉现在暂时安全了,才将目光转向了卓造几人:

    “那你们呢,有人被咬到了吗?”

    “没…没有…”

    卓造五人对视了一眼,连忙摆手摇头。被夏悠搭话的时候,他们莫名的有种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感觉。

    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够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敬畏和崇拜。

    “那要和我们一起走吗?我们准备离开学校。”

    夏悠目光和毒岛冴子他们交流了一下,然后对卓造他们问道。

    “要!要!”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卓造五人马上爆发着狂喜,连忙对夏悠拼命点头应道,仿佛生怕答迟一秒,夏悠就会改变主意般。

    无论对于宫本丽他们,还是对于卓造他们来说,见过夏悠的实力之后,就不会忘记那种仿佛让人上瘾般的安全感。哪怕夏悠不邀请,他们也会拼命的要求跟着夏悠。

    现在夏悠开口邀请了,他们简直狂喜在外!

    犹豫了一下,脸上带着雀斑的女生小心翼翼的对夏悠问了起来:

    “那个...您怎么称呼?”

    “嗯?嗯,夏悠。”

    “夏悠君好!谢谢您救了我们一命!”“谢谢您,夏悠君!”“谢谢…”...

    ‘获得初级好感,获得20点经验’‘获得初级好感,获得10点经验’

    获得经验的提示声一共响起了四次,是雀斑女生和那个淡色头发的女生给与的,夏悠也因此获得了60点经验。

    微微错愕的看了她们一眼,夏悠想的是另一件事:

    他们也是剧情人物?

    “对了,这钢棍…”

    看到刚才将钢棍递给自己的卓造,夏悠忽然想起了手的武器。刚要将它递回去,卓造连忙摆手退了一步:

    “夏悠君请尽情的使用吧,也只有您能够随意运用它!”

    “嗯,好!”

    夏悠看了他一眼,然后爽快的接下了。

    夏悠心下其实也不太想还的,钢棍实在太顺手了。

    尤其是这种重量,对别人来说挥几下可能就没力气了,但是他却感觉握在手刚刚好。而且实心的厚重纯钢,比消防斧结实得多。

    没有多客套什么,现在所有人都在了,夏悠也准备带他们一举离开这里。

    而且一楼走廊那里,已经摇摇晃晃的开始有死体走来。等下会有更多的死体会过来,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们了。

    “好。我们现在马上离开。有人有问题吗?”

    夏悠低声的问了一句。见众人都认真的点了点头,夏悠擦了下汗水,继续低声说道:

    “这样,我先制造声音,将它们都吸引过去,大家趁机都静悄悄的往外走。”

    微喘了一下,夏悠生怕他们不理解,继续解释着:

    “记住。是走,不要动手,尽量不要让自己发出声音,它们没有视觉,几乎是靠着声音来辨析一切的,只要不发出声音,他们就发现不了我们。”

    看到他们一脸震惊和茫然的表情,夏悠微微叹了口气,转身,示范般将脚下的一只无头死体往楼下走廊踢飞。

    被死体撞碎的宣传窗玻璃发出巨大乒乓声响。马上,几只要走过来的死体纷纷转头。然后摇摇晃晃的向着那里蹒跚而去。

    对他们这些大活人,反而不理会了。

    真的如同夏悠说的那样!

    一股无声的震骇涌上心头,彼此对视间都从对方眼看到了不可置信。

    “怪不得...”“原来是这样…”

    低声的呢喃不约而同的响起,所有人都在怔怔的消化着夏悠这个信息,脸上的震惊,却慢慢化作了一股悲哀:

    如果早知道这点,就不会那么多人死在它们的追捕之下了...

    如果早知道这点,就有很多人不用白白牺牲了...

    如果早知道这点...

    夏悠没有时间理会他们震惊,到了外面就必须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死体,到时候就不是楼梯这里这么好防御了。而且他体力也消耗得很厉害,手臂现在酸累得有些发麻了,他必须在其他死体慢慢变密集之前离开。

    缓缓的挪开一具压在楼梯上的无头死体,夏悠回头对他们低声开口:

    “好了,现在跟着我走,如果可以的话互相扶着,楼梯现在这个样子不好走,小心不要被绊倒。”

    说着,夏悠就开始带头走了下去。

    “好细心呢~”

    鞠川静香忽然凑在高城沙耶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干!干什么!”

    忽如其来的声音,让正在看着夏悠微微出神的高城沙耶马上慌张的叫了起来。

    “不要说话了,走吧。”

    毒岛冴子回头吩咐了一句,然后按着夏悠的吩咐,和宫本丽互相扶着下去。

    高城沙耶狠狠的瞪了鞠川静香一眼,哼了一声,故意不和她相扶,而去前面牵雀斑女生了。

    夏悠在前面,一边将东西抛远制造声响让死体远离,一边带着一行人小心翼翼的向着正门玄关走去。

    外面洒进来的光线已经看到,穿过了一排排的鞋柜,夏悠带着他们轻轻的跨过了门,走出了教学楼。

    入目是一片拖着步伐的死体,星星点点的游荡在宽阔的广场上。

    不是刚才楼梯那种密集拥挤,但是起码上千的死体散布在面前,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般蹒跚游走,还是让他们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他们这一队人,在这海量的死体面前根本为不足道。

    “不要出声,走。”

    夏悠有手势示意了一下,带着队伍慢慢的离开着教学楼的大门。

    一只死体,就在他们呼吸凝滞,在他们队伍摇摇晃晃的穿过。

    耷拉着一只脱框的眼球,下巴的肉被什么硬生生的扯没,裸露的牙床藕断丝连着一些破碎的血肉…

    近在咫尺!

    看着它一步一晃走向自己的众人,已经浑身的寒毛都炸起,连心跳都仿佛凝滞了般。

    它经过了!

    在队伍之。

    没有攻击,也没有停下。

    然后是第二只,第三只...

    几个女生都死死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发出一点声音,哪怕身体颤抖着,也不敢跑起来。

    夏悠也是紧绷着神经看着它们,生怕它们忽然暴起,也怕有人忽然崩溃导致它们注意。

    不是谁都有这种勇气,和将他们同学老师撕裂的死体插身而过的。他们的这种勇敢,还是建立在对夏悠的信任之上的。

    夏悠只是和他们说过死体有这种凭听觉的特性,可是他自己也不确认到底是不是完全有效,也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会对活人敏感。他再赌,但他们却信任了他。

    这种信任,某种程度是上就是性命完全托付给夏悠!

    这信任太重,重到夏悠根本无法罔顾他们生死了!

    死体依然在摇摇摆摆的穿过,有惊无险。

    夏悠回头,看着队伍的最后一人也迈出了教学楼。无声的舒了一口气。

    “有...有人!!救我!救救我们!”

    教学楼,一声大喊让夏悠瞳孔一缩。他看着死体摇摇晃晃的身形瞬间一顿,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一个正在队伍穿行的死体,也开始回应般嘶吼了起来。

    “我...操!!!”

    ...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