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四章 意义


    “...暴动涉及范围过大,美国对已经这扩展迅速的异常状态表示素手无撤…”

    “...合纵国怎政府的首脑已经放弃白宫,并且公开表示要将政府机能转移到海上的航空母舰,有推测这也是为了准备使用战术兵器而采行的措施…”

    “...莫斯科的通讯联络暂时已经失去联系,但相信很快就能恢复…”

    “...天朝都全市发生火灾…”

    “...伦敦仍保持一定的治安…”

    “…巴黎、罗马街道上,掠夺横行…”

    一条一条的信息,一次一次的挑动着众人的神经。 章节更新最快

    宫本丽手的电视遥控器跌落了,平野户田镜片一动不动的反射的屏幕的光影,毒岛冴子本来翘着的脚从膝盖上放了下来,鞠川静香的喘息也屏住了...

    美国、俄国、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灾难,并不只是在他们这里发生而已,而是在全世界的范围了。

    一阵集体的倒吸凉气声,所有人都在面面相觑。

    这是全世界的危机,如果按照新闻报道的来看,全世界都同时充斥满了死体。

    “世界末日…吗…”

    高城沙耶失神般的呢喃着:“如果是世界末日的话,那我们就得不到救援了把…”

    “怎么可能!我爸爸是警官,他会救我们的!”

    宫本丽一脸慌急,求助般的看向小室孝,但小室孝却撇开了头。

    高层沙耶没有理会她。扶了下眼睛沉默了一下。忽然看向了夏悠。厉声开口: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了!你一定早就知道了吧!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莫名针对自己的质问让夏悠皱了皱眉,转头看了她一眼,夏悠又继续看向电视机。

    反而是平野户田见她情绪激动,想要拉她一下,手伸到一半又不敢的收了回来,小声的提醒着:

    “不要那么大声…”

    ”怕什么!怕引来’它们’吗?引来就引来啊!现在还有更糟的吗!说不定死了也是一宗解脱!电视里面的人现在还在贯彻愚民!为什么!因为他们已经无法掌控局面了!因为恐慌已经蔓延了!“

    言之凿凿的话语让本来已经心烦意乱的众人都有种窒息般的压抑感,宫本丽抓紧了衣服,拼命的摇头。似乎想用这样的否决来否定高城沙耶的猜测:

    “不会的...不可能的...一定有安全的地方吧?我们可以先逃出去找个…”

    高城沙耶却是冷笑了起来起来:

    “逃!还要怎么逃!现在全世界都是那种东西了,逃到哪里都没用了!这样大范围的恐慌只会让全世界都陷入混乱甚至崩溃之!到时候一切秩序都已经不复存在,不说人类彼此的倾轧,也不说食物危机和死体威胁,单是秩序崩溃,就说明全世界都已经失去了抵抗’它们’的手段和能力了!”

    没有人打断,高城沙耶越说越显得激动:

    “那满世界的死体怎么办?谁抵抗?我们除了等着灭绝还能做什么!”

    “你们自己看看!现在是世界末日了!走到哪里都不会安全了!我们迟早会死的!”

    高城沙耶说着,发狂般的推开了办公桌上的书籍杂物,乒乓声将电视的声音也盖住了,笔筒上的笔簇哗啦的撒了一片。打碎的墨水瓶,乌黑的墨水如同死体的血液般。弥漫着,似乎要勾勒出一副对他们狞笑的脸。

    他们不是没有迷茫和绝望过,只是心底还有着一丝希冀,但这股希冀正被屏幕的消息一点一点的泯灭。

    他们没有高城沙耶看得那么长远,也没有高城沙耶看得那么透彻,所以他们有足够的空白去描绘自己美好的希望。而且这股希望随着夏悠的出现和强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构建成信念。

    只是现在这种希望的信念,随着高城沙耶的话语,别无声的戳破。如同那堆被推洒的书籍般,轰然倒塌。

    绝望的阴霾,再次悄无声息的笼罩在这个教员室。

    “夏悠怎么看?”

    毒岛冴子忽然打破了安静,对夏悠问道。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看向了夏悠,连本来还想要继续摔东西发泄的高城沙耶,也向夏悠看了过去。

    是夏悠建议他们来这里的,也是夏悠一路披荆斩棘带着他们来这里的,在这个力量已经等同于生存能力的时代,夏悠的实力已经变成了他的权威。

    让他们感到安心也愿意追随的权威。

    “嗯…”夏悠仿佛现在才注意到他们般,目光从电视屏幕转了回来:“拿到车钥匙了?”

    众人想不到夏悠忽然说这个,集体愣了一下,鞠川静香一边翻着,一边急急的举了起来:

    “拿到了!”

    “那就走吧。”

    夏悠拍了拍衣服站起,拖拽的斧头在地上拉出一阵雷鸣般的闷响,然后被他轻易的提在手。

    眼睁睁的看着夏悠的动作,看着他似乎提着书本去上学般的平静,又听着窗外偶尔传来的嘶吼和惨叫,一股剧烈的反差让他们大脑有些发懵。

    但莫名的,那柔和光线下夏悠的平静的脸,那平静的话,仿佛涧泉落入死水般,化起了一丝涟漪。

    高城沙耶滞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大声的喊道:

    “等等!我们还要去哪里!全世界都被’它们’侵占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

    夏悠捡起了遥控,将电视关上,对高城沙耶微微笑了笑:“活着或许能够看到希望,死了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如果现在就放弃也未免太早了吧?”

    阴霾,似乎在消散。

    看着那个好看的微笑。高城沙耶咬了咬唇。有点忘了之前铿锵有力的骄傲样子是怎么摆的。撇开了头:

    “我...可是外面都是都已经变成这样了。”

    “人只要活着,就能够找到活下去的意义的。你们也想要见见自己的家人吧?”

    夏悠轻轻的将遥控放在桌面上,微弧的遥控在平滑的桌面上轻晃着,一下,一下,却始终停稳了在哪里。

    “那么你呢?你想努力活下去的原因是什么?”宫本丽马上开口问道。

    “因为不想死。”夏悠想都不想就回了一句。

    宫本丽一愣。

    简单,可是却无法反驳。活着,本来就是一种意义。

    毒岛冴子已经擦干净的木刀撩过修长的裙摆。嘴角不经意的微微一笑。高城沙耶蹙着眉头,看着夏悠的眼神越来越复杂。

    夏悠看到她们这严肃的样子,不禁失笑了一下:

    “如果找个热血点的理由,大概是为了清空死体,还世间一片朗朗乾坤?”

    夏悠是在说着笑话,但是众人都没有笑,反而目光有些古怪。

    在他们看来,这个不可能的事,眼前的这个清清秀秀的神秘男生说不定还真的可能做得到...

    高城沙耶作为之前情绪最激动的绝望者,这一刻看到夏悠看过来。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而且…

    这人是不是比之前好看了...

    摇了摇头将脑乱七八糟的东西驱散。高城沙耶脸色一狠,咬起了牙:

    “好,我也恨死它们了!如果是为了这点,我跟着你去杀它们!”

    “所以是臣服的意思?”夏悠提了提眉看着高城沙耶问道。

    “是结伴的意思!!”高城沙耶大声喊了一声,同时恶狠狠的再次瞪了夏悠一眼。

    “那现在可以走了吗?刚才的吵闹让死体又开始有些聚集了。”

    夏悠不置可否的笑笑,看向了众人,脸色认真了起来:“我现在决定要去校车那里,你们呢?都愿意吗?先说明,外面的死体远比楼道那里要多,到时四面八方的袭来,我是无法顾全你们的,你们真的愿意跟着我一起去吗?”

    “那…我们现在已经是正式的队伍了吗?”

    平野户田舔了舔干唇,弱弱的问了一声。只是一接触到高城沙耶的戾气眼神,马上快速的回答了起来:“去!我去!”

    夏悠对他笑了笑,转头看向始终安静在那里聆听的毒岛冴子:

    “冴子你呢?“

    冴子?

    毒岛冴子看着夏悠微愕了一下,但马上微笑了起来:

    “华夏好像有一句话,君若不离,我便不弃,不知道用得对不对”

    “我是华夏人。”夏悠指了指自己。

    “那真是巧呢。”毒岛冴子将木刀收到一侧,在夏悠迷惑眼神国微微的行了一个仕女礼。

    “诶?在说什么?不是要走了吗?”鞠川静香背起了背包,一边心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套裙,一边问道。

    “我们…要在哪里出去?”宫本丽抱着她沾着黑血的长枪,连忙问着。

    “离校车最近的门口是哪个?”

    夏悠抖了抖消防斧,上面掉落的冰屑发出一串细微的叮铃声,本来黑血漫染的斧面恢复了光洁如镜,也让平野户田推了推眼镜,激动的微喘着。

    “正门...等等,正门太多…”

    “那好,就正门吧。”

    高城沙耶扶了扶眼镜,就要反驳,却被夏悠一下拍扳了:

    “放心,我在前面挡着,如果有什么问题会第一时间...咦?”

    夏悠说着忽然一顿,其他人也马上紧张了起来:

    “怎么了?”

    “外面有幸存者。”

    夏悠转头,对他们沉声的说道。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