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尸变


    小室孝被叫到了名字,顿了一下,辨析了一下眼前有些显得俊美白皙的夏悠,见是不认识的人后皱了皱眉,也没有理会,快步的径直离开。

    夏悠微愕了一下,旋即也没有多想,现在争分夺秒,他需要找到能够自保的武器。

    消防栓就在前面楼梯的转口处,夏悠跑到这个红漆鲜艳栓窗面前的时候,隔着玻璃窗,看到那静静躺在那里的斧头。

    真的有!

    夏悠心下一喜,直接砸了下去,单薄的玻璃根本无法阻挡夏悠分毫,随着夏悠将斧头拿出,刺耳的消防铃声骤然响起在校内。

    突然的尖锐铃声将一些地方的动乱盖了下去,也让更多的人从平静被惊醒。

    夏悠不知道自己无意的举动给这个学校造成了多大的骚乱,那起斧头挥了挥,夏悠看了消防铃一眼,然后马上原地返回。

    二楼楼梯转角的消防栓和鞠川静香所在的保健室并不远,夏悠跑回到保健室这里,却发现门已经被打开。

    脚步一停,夏悠紧了紧消防斧,以更快的速度闪了进去。

    “静香老师!静香老师,快点救救冈田!刚才有人疯了般咬伤了他,他刚才吐了很多血!”

    一个充满了急促的声音叫唤着,没有夏悠想象那个满地血糊的画面,一个眼镜男边说边扶着一个浑身瘫软,嘴角咳着血的人,正要往病床上带。

    夏悠双眼一跳。

    这么快!

    他离开去找武器只是短短时间,但却已经有被咬伤的人被送过来了。这里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被咬伤是怎么回事。但是夏悠明白。

    本来敏感的神经更加绷紧。夏悠现在知道了,现实的急迫性,远比自己知道的要来的厉害。

    “静香老师,快点,冈田他又…”眼镜男扶着咳血同伴急声哀求着,却被生硬的打断:

    “放下他!”

    夏悠大声的说着。确定了这是个默示录世界之后,夏悠很清楚那个咳血的人是没救了。

    而且还会分分秒秒会变成丧尸袭击人。

    “什么?”

    眼镜男似乎没有听清夏悠的话,又似乎没有弄清夏悠的意思。错愕的回头问了一句,看到了提着斧头站在门口的夏悠,扶人的动作也顿在了那里。

    “快点放下他,然后离开,现在解释不了那么多了!”

    夏悠一边大声说着,一边走进来将门关上,刺耳的铃声小了很多,夏悠的注意力几乎一直在那个被咬伤咳血的人身上。

    咳血,已经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失去意识般。一动不动的伏在眼镜男身上。

    “你是谁?凭什么那么说!”眼镜男防备的看了看夏悠的手上的斧头,又忍不住大声的反问道。

    “知道丧尸吗?他被丧尸咬了。等下也会变成丧尸。”

    夏悠尽量让自己的平静而简明的说着。也伸手拉住了想过去近距离查看伤者的鞠川静香。

    伏在那里的人现在没有任何动静,夏悠却知道这是那个人’醒来’前的最后一个阶段,醒来后,就会是一个丧尸。

    夏悠握紧消防斧。

    “你开什么玩…”大声反驳的眼镜男忽然想起了什么般,脸色倏然变得苍白,看了看身旁嘴上滴着血的同伴,手一抖,将他一下松开。

    失去支撑的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可是当事人却没有任何反应,眼镜男醒悟过来想要重新去扶,忽然想起的看了一眼夏悠,脚步又钉在了原地。

    相对于眼镜男的惊疑不定,鞠川静香则是微微蹙起弯眉,但却没有半分害怕的情绪在,甚至在夏悠说伤者会变成丧尸的时候,她眼的兴致勃勃更加浓郁。如果不是夏悠紧紧拉着她的白外褂,她已经就那么拿着一瓶酒精一根棉签就蹲过去了。

    “同学你在说的是电影的丧尸吗?他会变成那样吗?是真的吗?要不我先帮他看看...”

    “不行!”

    夏悠话语刚刚落下,外面的消防铃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急促的广播:

    “本校师生请注意!!本校师生请注意!!”

    响彻的广播声让鞠川静香也停了下来听着,几乎是用喊的广播声,那夹着的喘息声莫名的让人心神紧张。

    “现在校园发生了暴力事件!同学们请遵从教职员的指引!立即开始避难!”

    所有人都听清楚了内容,也听到了那话语的仿佛惊恐着什么的颤抖,本来因为消防铃而心生警戒的全校师生门,这一刻已经开始不安的面面相觑了起来。

    保健室里,眼镜男已经开始缓缓的挪开着脚步,鞠川静香似乎还在理解着广播内容,夏悠却是死死的盯着地上的人。

    “再重复一次!现在校园正在…”“哐当!!”

    “畿畿畿…”

    广播声忽然一止,一阵巨响之后,声音变成了一阵让无法心安的刺耳声音。

    在所有人沉默开始将心脏悬起的时候,一阵凌厉的惨叫声,透过广播,直刺所有人的耳膜: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歇斯底里的惨叫声让所有人头皮一阵发麻,寒意袭身,所有人都心神俱凛的听着直播:

    “你们干什么!!快住手!救命!住手啊!!”

    “哇啊啊啊啊啊!!好痛啊!不要!救命啊啊!!”

    “啪畿…”

    广播再次曳然而止。但留下渲起的,只有一种情绪。

    恐惧。

    未知而大面积的恐惧。

    夏悠在保健室里面没有出去,但已经能够想象那股恐慌是怎么瞬间蔓延。

    恐怖来的太突然,而且还当着全校的面直播着校内不明的惨剧。连老师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当没有任何组织和指引的情况下。骚乱会无法避免的开始大面积骚乱。

    四处不绝于耳的尖叫声。和楼板仿佛地震般的践踏无不证明着这点。

    “怎么办,我们怎么办…”眼睛男已经完全慌了,眼神无措的看看鞠川静香又看看夏悠,脚步挪离着他的同学已经越来越远。

    他看过丧尸的电影,也看到了这位刚才准备一起翘课的同学是怎么被咬伤的,如果夏悠刚才的话是让他半信半疑,现在他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侥幸了。

    接受现实之,他开始慌张而渐渐崩溃。

    提着斧头并冷冷说着丧尸的夏悠。几乎是他现在还没有因害怕而脚软的唯一精神支撑。

    就连一副没心没肺的鞠川静香,现在也是频频的看向夏悠。

    夏悠深吸了一口气,将斧头挪长了一些,紧了紧。

    鞠川静香和眼镜男没有注意到,他却已经留意到地上的人抖了一下,微微张开的眼睛眼球不正常的异向转动着。

    看到原著的夏悠很清楚,’他’就要醒来了。

    “喂...静、静香老师!外面…外面!!”

    风带过的天空飘荡着粉色的樱花,一片一片的诩落着,地上,上演着人间地狱。

    截面连着卷皮的断肢被争夺撕咬着。坑坑洼洼的残破躯体在地上毫无声息的涣散着血液,不知被谁扯出的肥肠在地上拖拉横陈。沾染泥沙的样子黄白带红,浸染的不规则血滩溅红了墙柱,渗黑了地面…

    夏悠怔怔的看了一眼,马上用力扭开了视线。

    对任何看到的人来说,都是一场激烈的人生洗礼,也是一场铭刻于心的噩梦。

    他们现在能够做的,除了接受,还是接受。

    “吼...吼...”

    一阵低沉的声响忽然在保健室响起,已经如同惊弓之鸟的眼镜男一僵,机械的回头。

    那个被他扶过来的同伴,平日和他勾肩搭背的冈田,刚才已经毫无声息的冈田,现在已经摇摇晃晃的爬起,面容扭曲着,无意识的极致张开血盆大口。他原地摇摆了一下之后,转向了眼镜男。

    眼镜男一颤,开始小心而惊措的后退着。

    “同学,你还听得到吗?你的伤口还没有包扎,不要乱动呀!”

    鞠川静香对着’冈田’叫了一句,’冈田’停滞了一下,然后又继续挪向眼镜男。

    下一刻,陡然加速!

    本来要退的眼镜男懵了,身后已经顶了床沿他退无可退,看着张齿舞爪扑来的’冈田’,那熟悉却完全陌生的恐怖模样让他无法思考了,脑剩下了一个念头。

    逃不掉了。

    手脚瞬间一片冰冷,闻到了那扑面而来的腥气,看着那森寒怒张的牙齿,眼镜男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呆滞在原地。

    凌厉的风声响起,斧刃化作一道流光挥过,斧头挥入了张开的血口,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口部以上的地方全部砍掉。

    然后,他看到夏悠冷着的侧脸。

    禁锢的呼吸得到解放,重新听到自己的心跳,眼镜男呆呆的站在那里。

    失去了半个脑袋的‘冈田’摆晃了几下,倒在地上,半红半黑的血液夹着白糊,溅成长虹般洒地。

    ‘获得10点经验’

    “冈...你…”眼镜男抖了抖恢复了知觉之后,看着地上的人一阵惊怒,但马上变成了感激和后怕,还有其他各种杂乱的情绪,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夏悠:

    “谢谢…”

    “诶?诶?怎么这样?真实伤脑筋...”

    正握起绷带的鞠川静香愣了一下,看着地上的残尸,微微捂住了嘴巴,但马上又疑惑的蹲了下去查看了起来:“咦?好大的力道啊,是斧头太锋利还是骨头太脆弱?为什么这些血液凝固得这么快?”

    夏悠握着斧头站在那里,对鞠川静香他们的话充耳不闻,只是一声不吭的看着自己手上的斧面。

    略显粗糙的斧面上,残留的红白点点正沿着低处,滴滴答答的滴落着。

    目光余光的血肉模糊夏悠始终没有让自己的视线直落,那刺鼻的腥血味却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他。手紧紧的攥紧着斧柄,只有将力量充盈在手臂,夏悠才不至于去胡思乱想。

    离开言叶只是十来分钟的事情。

    十几分钟之前,他还环抱着言叶的体温,十几分钟之前,他还是第一次杀人。

    现在桂言叶不在了,而他,又一次杀人了。

    虽然算不上是人。

    脑一瞬间想着桂言叶那边现在怎么办,但外面刺耳此起彼伏的尖叫让夏悠心绪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他现在正努力克服着残尸的冲击,也努力去适应着现在生存的危机。

    “唰!”

    门忽然被打开,将外面让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瞬间放大传来,挑开门缝的沾血木刀,带入了一缕紫色的发丝。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