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八章 十级


    “你找死!!!”

    夏悠看着泽越止这个时候还想对言叶开枪,红着眼的怒吼了一声,推开了桂言叶的同时,寒气狂涌。

    冰线划过,空陡然凝型的十数根冰矛如同长枪般射落,在泽越止瞪圆的双眼将他的手完全钉在了地面!

    “砰!!”“叮!叮叮!!”

    枪最终还是开了。

    子弹划着耳边而过,带着一股灼痛,在夏悠的脸上划出了一条烧焦的血痕。

    心神凝滞,夏悠心跳停顿的顿在了原地,直到确认子弹只是擦着自己的脸飞过,并没有带来其他的任何伤害,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旋即而来的,是压下的怒火再次疯狂的冒起,夏悠看向泽越止的双眼再次红光陡绽,咬着牙一字一顿说了出来:

    “你就这么急着找死吗!!”

    “咳...咕...咕噜...”

    泽越止虚弱的趴在地上,手臂被冰矛连排钉在地面上使他根本无法动作,唯一依仗的枪也被一根冰矛洞穿,冰矛上的寒气甚至让他的伤口来不及溢血,血液就已经凝固在那里。

    他急剧跳动的瞳孔依然无法理解自己所看到的现实。

    “怪物…咳...咕...”

    泽越止眼神从冰矛上移开,惊恐而不可置信的看向夏悠,眼神深处是一种无法释怀的恐惧:

    “你这个怪物...咳咳..”

    泽越止胸口激烈的起伏着,荒唐的看着夏悠,大口大口的血不断的喷出。

    “原来你…咳...竟然是个怪物…”

    泽越止肮脏的脸上拉起了一丝苍白的狞笑。手试图拔起。却被钉着纹丝不动。泽越止眼已经充满了不甘和绝望。

    夏悠冷冷的看着他,冰线在他身边划过发出破空声,又隐匿在空。

    “夏悠君!夏悠君你没事吧?”

    桂言叶被夏悠推开懵了一下,也亲眼看到了泽越止的惨相,只是她根本没有多看一眼,只是愣了一下就连忙跑到了夏悠面前,小心翼翼的想要触碰夏悠被划伤的脸,却有怕碰痛般夏悠般收了收手。

    然后。不含一丝情感波动的空洞眼神扫向了泽越止。

    桂言叶的变化夏悠不可能看不见,看了看已经咳血说不出话的泽越止腹部的刀,又看了看桂言叶。

    夏悠明白,麻烦,才刚刚开始。

    深吸了一口气,任由空气的血腥味充满鼻腔,夏悠将桂言叶的身体扳了过来,认真的看着她的双眼:

    “言叶,以后这份黑暗,只让我看到就足够了。可以吗?”

    “夏悠君?你在说什么?”

    樱唇轻启,带起阵阵幽香。桂言叶眼神和夏悠对接的时候,柔顺的发丝下,已经换回了平时温润如水的样子。

    “答应我好吗?言叶。”

    夏悠只是看着桂言叶的双眼。

    “只要是夏悠君需要的,我怎么都可以。”桂言叶抬起了头,柔柔的看着夏悠,然后轻声说道。

    没有说话,夏悠牵起了桂言叶的双手,贴在了自己的脸上。夏悠以为有了冰异能后不会再感受冰凉,可是他发现自己错了。

    明明柔若无骨,明明娇柔细腻,为什么会拿起刀...

    操蛋的世界。

    泽越止疯了,言叶也疯了,夏悠感觉自己也有点疯了。但明明所有人都疯了,心态反而有种莫名其妙的平静。

    夏悠轻轻的抱了一下桂言叶,又放开,缓慢着动作,不想让她现在再胡思乱想:

    “言叶,听我说,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理会,在外面等我,好吗?”

    “夏悠君…”

    “言叶,听话。”夏悠手触过她滑腻而凉凉的脸,将她的脸旁的发丝捋后了下。

    “嗯...”

    桂言叶温顺的点了点头,脸色带着不正常的潮红,脚步有些木滞的走了出去。

    看着她背影完全消失,夏悠呼了一口浊气,走到了泽越止面前蹲了下来,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一把锋锐的冰刃,已经出现了在夏悠的手上。

    “不能怪我,只能怪你自己作孽了。而且我也不想让言叶因为你而背负什么。”

    对着眼神一点一点涣散的泽越止,夏悠语气轻缓的说着。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泽越止开始最后的挣扎了起来,血沫堵住了口,他说不了话了,眼残留的意识已经完全变成的求饶和乞求。

    这一刻再也没有了讥讽,也没有了邪念,泽越止胸口起伏着,已经无力喘气的气若游丝,最本能的求生念头让他拼命的想要对夏悠传达他不想死。

    浓郁的血腥味,手的冰刃握着,夏悠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演变成这样,是夏悠始料不及的,桂言叶的掺入甚至崩坏,也让夏悠手脚无措。只是无论如何,夏悠不想让桂言叶继续崩坏下去了。

    如果放任泽越止是死在桂言叶手上,那么桂言叶也许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怪圈。夏悠不想让她因为自己而背负这些。

    所以他要自己动手。

    他要杀人。

    手的冰刃停在了泽越止的咽喉上,松了又紧,因为用力握着而发出嘎嘎的声音,传入耳是那么的清晰。

    不是不能杀,也不是不愿杀,是不敢杀。对生灵的敬畏让夏悠抵触杀生,对生命的谦卑让夏悠犹豫下手。

    他感觉,如果自己划下去了,或许就从此划开了一道永远也补不上的裂缝。

    一道夏悠也茫然于是好是坏,但肯定以后人生观将会彻底改变的断缝。

    “对不起了。”

    夏悠陡然睁开了眼睛,因为畏惧而颤抖的手忽然一用力,贴着泽越止喉咙的冰刃,随着他的咬牙用力一划。

    “嗤啦...!”

    飞溅的血液带着热气,仿佛狰狞的魇魔般扑来,

    夏悠愣愣的握着手的冰刃,看着泽越止瞪得激凸的双眼。

    我杀人了。

    一股源自心底的颤抖,马上化为了胃部的涌动,夏悠浑身忽然感觉一股强烈的恶心感,那股虚脱般的感觉让他几乎要软倒。

    “咕噜...咕噜...”

    浓稠而刺鼻的血浆从喉咙豁口缓涌,泽越止,没有了任何的气息。

    ‘获得100经验,满足升级,当前等级10’

    “蓬!!”

    一阵豪光陡绽,骤然爆发的寒流瞬间耀白了夏悠茫然的视野。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