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七章 血液


    “嗒…”

    滴落的血液在地上渐起一朵浓稠的花,只是它的美丽没人去理会。

    泽越止愣愣的看着自己腹间露出的刀。

    刀尖上扭曲的倒影,上面的面容依然是一副不可置信。

    “怎...么…”

    泽越止抽搐着脸部肌肉,沙哑的喊出一声,刀,忽然猛烈的从他身上拔出。

    “嘶!”

    空出来的洞口,殷红的血液飞溅而出,浓稠而腥烈。泽越止扭曲着脸,刚想说话,刀,带着闷响,再次在腹部捅了个洞穿。

    捅在身上的力道让泽越止脚步一虚,腹部再次冒出来的刀尖让他的瞳孔收缩到极点。

    “咳咳..咕噜...咳咳咕...”

    涌上喉咙的血液让泽越止一阵剧烈的咳嗽,直接咳出了一股刺鼻的血腥,脚步也踉跄了一下。

    夏悠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泽越止身后的人,连身上的寒气也忘了操纵:

    “言叶?”

    泽越止身后,桂言叶听到了夏悠叫自己的名字,抬头露齿纯纯的一笑,松开了握着尖刀的手,小跑着一下投入了夏悠的怀。

    撞来的力道有点痛,夏悠无意识的伸手抱住了她,眼依然有些失神。

    桂言叶捅了泽越止。

    还捅了两刀。

    毫无预兆的出现,毫不犹豫的动手,夏悠脑依然无法抹去刚才看到血液溅在她脸上时,她嘴角的微笑。

    “夏悠君,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在夏悠怀。桂言叶呓语般的呢喃着,抱着夏悠用力到手臂颤动。

    夏悠迟滞的低头看着她。

    近在咫尺的脸上,那如雪的肌肤因为沾染了血液,显得有个异样的妖艳。拂乱的发丝下,依然柔美的双眼显得有些空洞,嘴上也带着一丝神经质的笑容。

    一个柔美甚至完美的清纯如水女孩,却能握着刀轻易的捅别人的腹部,事后竟然还能轻笑出来。

    夏悠心升起了一丝莫名的不寒而栗。但这股情绪马上被他强压了下去。

    原著,桂言叶就是会因为人生观崩溃而彻底崩坏的女生。只是比起原著的情伤崩坏,现在她的崩坏却是为了他。

    只是这根本无法掩过她在杀人这个事实。

    夏悠能感受到从她身上传来的颤抖,夏悠脑也一片浆糊,他不清楚现在到底是自己抖还是桂言叶在颤抖,他只清楚,怀的是一个为了自己而自甘坠入魔道的女生。

    凝滞般的呼吸依然屏着,夏悠看向了那柄依然插在泽越止身上,折射着灯光的刀。

    “嗬...咕...”

    泽越止喉咙大口的喘息着,握着枪的手已经垂下。另一种手拼命的捂住自己腹部空出来的伤口,看着血液从指缝溢出。泽越止瞳孔在慌急的跳动着。

    桂言叶他知道,之前他还对她欲念横流,只是他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前一刻自己打定主意以后下手的女孩,这一刻忽然出现要将他送去见阎王,泽越止怎么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腹部透出的刀面依然光滑如镜,甚至血液也油性的滑开,在上面留下的猩红图案在泽越止看来,是

    他自问本来已经控制了恐怖的夏悠,已经要将这个威胁永远剔除,已经想好以后怎样接手他身边的女生...已经很多很多。

    只是现在,夏悠依然安然站在那里,他却因为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忽然出现,身上多了两道洞口,并且都还在剧痛的将体温流走…

    刺鼻的腥血味很快在这个不通风的地下弥漫,将其他气味都掩盖了下去,泽越止带着申吟的大口喘息声已经是唯一的声音,那不时咳血的液体蠕动声也让人手脚冰冷。

    泽越止瞪大眼睛的蜷缩在地上,根本不理会地上的脏霉,身体痉挛扭曲着,似乎想要寻找一个舒缓痛楚的姿势,手死死的抓着伤口的地方,血液却在地上开始蔓延。

    浸染的血液流淌,在灯管闪耀的地面上缓慢的蔓延着,夏悠仿佛能听到它们蚕食地面尘屑发出的沙沙声。

    他想要避开视线不去看,但是却咬牙强迫自己去看。

    看着泽越止生命在流逝的样子,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在自己面前,哪怕不是自己动手杀人的,夏悠依然有种手脚冰冷的感觉。

    哪怕精神力已经强大到让人叹为观止,哪怕心态已经一再蜕变,夏悠依然对于眼前的视觉冲击和思想冲击而一再失神。

    杀人。

    这是夏悠从来没有想过的东西,哪怕动手暴戾,哪怕想过让泽越止他们去死,但是面对着却没有想过要’杀’的念头。

    现在却纤毫毕现的近距离看着’杀’的过程。而且杀的是人。有手有脚有头有思想会说话的人。

    心跳的擂动让夏悠有种整个世界失真的感觉。

    “救我…快点救我!”

    泽越止手在地上划动着,已经溢出了泪水和鼻涕的肮脏脸上,看着夏悠充满了乞求,急怒,恐惧,慌乱和绝望。

    复杂的面孔最终被乞怜所替代,沙哑的声音让人无法将他和几分钟前胜卷在握的样子联想起来。

    夏悠看了挣扎哀求的泽越止一眼,眼跳动着,桂言叶的呓语也在一下一下的冲击着他的大脑:

    “夏悠君,我是爱你的,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任何人…”

    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回应,多年的人生观,让他眼睁睁看着一个人被当面捅死,震撼性远比想象要大。

    桂言叶见夏悠没有任何回应,不禁抬起了头,语气带着一丝绝望的惶恐:

    “夏悠君...你…这是讨厌我了吗?”

    “言叶你…”夏悠深吸一口气,用力的握了一下拳,推开了桂言叶,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言叶你先出去等我一下,好吗?”

    “不要!夏悠君,你不要讨厌我!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离开我!”

    桂言叶忽然歇斯底里般的抓紧了夏悠,用力的双手直接抓在了夏悠包扎好的手臂伤口上,剧痛让夏悠差点喊了出来,但看着就是桂言叶情绪不稳的脸,夏悠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

    “言叶,乖,我不会讨厌你的,这里交给我处理,你不要看,好不好?”

    “夏悠君…”

    “听话。”夏悠轻轻将她抓在自己手臂的手解开,余光却看到了泽越止竟然再次举起了枪,对准了桂言叶。

    看着泽越止绝望痛苦却咧起的嘴角,夏悠瞳孔猛地一紧。

    …(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