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六章 枪与刀


    枯黄的叶似乎马上就会掉落,却在风摇晃着始终掉不下来,僵持在枝头上。

    枝头下,脚步缓慢而沉重。

    夏悠走在前面,泽越止走在后面,两人间是用衣服遮掩着的枪。

    插身而过的行人脚步匆匆,都在低头想着自己的事情,夏悠几次借着街道店面的玻璃窗看向泽越止,花衫,短裤,还有挡住脸的帽子。

    “进去吧,这里不会有其他人进来的,正好我们好好聊聊。”

    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脏乱转角巷子,看着那个地下室般的入口,泽越止示意了一下夏悠。

    夏悠停下了脚步,深深的看着幽深的里面一眼,然后避开了泽越止推向他肩膀的手,走了下去。

    泽越止手推空一顿,也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夏桑真是好说话呢。”

    打开的光管三两根闪速着,光线并不好,空旷的地下室这里到处是堆放的杂物,一些传单和桌椅碎片凌乱一地,吧台上的橱窗玻璃碎得七零八落,空气散发着一股夹着死老鼠的味道。

    夏悠抬头看了看天花上吊着的蛛网尘封的彩光射灯和依稀可辨的海报,明白这里以前是个kv大厅。

    “不介意地方有点乱吧?不过要找一个没人来而且在附近的地方,也不简单呢。”

    泽越止踢了踢旁边一张露出弹簧的破沙发,一脸嫌恶的说着。

    被余风带起的地上碎纸发出沙沙声,夏悠缓缓的转过了身,看着他。

    泽越止也没有在意。只是对着夏悠扬了扬手的枪。然后指着夏悠。身体却后退了一些。

    “说起来你还是留学生吧?榊野学园?恰好我也有几个家属在学院里面呢,可惜不知道夏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他们呢。”

    光管的接触不良不时的闪烁着光线,夏悠只是平静的看着泽越止的自导自演,没有说话。

    却换来了泽越止脸上的愈发得意:

    “怎么不说话了?是认命了吗?”

    “你说话声音太小,听不清,你可以靠近一些说的。”

    一股淡淡的寒气在夏悠体表缓缓的蔓延着,夏悠似笑非笑的看着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的泽越止说道。

    “别啊,我可不敢靠你太近呢。你有多恐怖可是历历在目的,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而且。”

    泽越止顿了一下,手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属光芒的枪在夏悠身上比着:“夏桑是不是还有点没有弄清现在你自己的立场呢?”

    溢出覆盖在体表的寒气更加浓郁,夏悠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那仿佛藏着凶兽般的幽深枪口,忽然开口问道:

    “两次有人去西饼店闹事,都是你指使人做的吧?”

    “是不是我指使人做的很重要吗?”

    泽越止不以为意的说着,看着夏悠直视的目光,耸了耸肩:

    “噢,好吧,是我做的。而且我发现你身边的女生都很极品啊,夏桑...”

    陡然降低的温度让泽越止不自然的停止了说话。看到了夏悠冰冷的双眸时,泽越止瞳孔缩了一下,手握枪的手紧了紧:

    “别激动别激动,你一激动我就害怕。”泽越止短暂的顿了一下后,见没有什么危险又开始咧嘴笑了起来:

    ‘对了,今天这个是你的正牌女友吧?那脸蛋和身材真的是很了不起呢,你看,我一想到她,这里就变成这样了。“

    泽越止一脸无辜的指了指自己鼓起了一片的下体。

    “啪嗒。”

    夏悠看着泽越止踏前了一步,眼的寒意浓郁得让人如坠冰窖的感觉,让泽越止很不自然。后颈因为感受到寒气而寒毛炸起也让他莫名的有种心悸感,让他面对着夏悠踏前,自己退后了一步。

    让他羞恼不已的退一步。

    泽越止看见地上有一根椅子的残条,猛地踢向夏悠。

    “哐当!”

    锈铁残条撞到了夏悠,却似乎被什么力量阻挡了一下,滑过夏悠身边就甩向了一边地上,在空荡的地下发出一阵清响。

    光线泽越止看不清细节,但却看到了它打了夏悠,泽越止脸上的笑意渐渐浓了起来:

    “真实学不乖呢,夏桑。你身上有伤吧?不要太激动了。”

    看到了节奏似乎又重新掌握在自己手,泽越止再次恢复了之前的轻佻模样:

    “说起来,夏悠君是不是和我的一些亲属有些误会?听说你对他们动手了呢,怎么这样子,好像还伤的挺重的呢,要知道对别人随意动手可不是好孩子行为。作为亲属,我感觉自己应该为他们收取一些利息呢,你说呢,夏桑。”

    “你是说那几个**出来的垃圾?”

    夏悠忽然嗤笑道。眼睛的余光却一直锁定着枪口。

    泽越止眼冷光闪了一下,语气也变得阴森了起来:

    “夏悠君受伤的是那只手?这只吧?还是这只?”

    一边说着,枪口缓慢左右摆着,隐隐对着夏悠的心脏。

    夏悠忽然微笑了起来:

    “我踩断了泽永泰介的一只手,还擦点踢断过伊藤诚的一条腿,而且准备回去变本加厉。”

    相对于夏悠,泽越止的笑容已经完全敛起:

    “激怒我是没有好下场的,夏桑。”

    泽越止说着,语气忽然玩味了起来:“况且你确定你真的有机会回去?”

    寒气覆盖的衣服甚至已经硬化,夏悠对着泽越止点了点头,脸上很认真看着他:

    “我确定,但是我不确定你有没有机会看到了。”

    泽越止握着枪,听到夏悠这些话他本来很是恼怒,但总感觉哪里不对。

    那股不安他找不到任何源头,但枪支的金属冰冷让他渐渐的冷静了下来:

    “噢,抱歉呢,一直在闲聊,忘了聊正事了。”

    泽越止迷醉般的眼神从自己手上的枪上离开,看向夏悠,咧起了嘴:

    “怎么说呢,我呢,以前就感觉有点害怕你,嗯,是真的呢,现在这个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强烈,偏偏我们又不能做朋友了。所以啊。”

    话语一顿,泽越止看着夏悠忽然狞笑了起来:

    “你去死好了!!”

    四溢的寒气骤然一拢,夏悠的衣服迅速结冰,夏悠浑身的肌肉都在绷紧,泽越止脸色狰狞开始要扣动扳机。

    “卟!!”

    利器入体的声音很沉闷,但在现在这里却显得尤为清晰。

    看着腹部上冒出的带血刀尖,泽越止呆住了。

    夏悠也呆住了。

    ...(未完待续。。)

    ps:感谢霜瞳女女的万金!

    今晚太晚无法加更了,明后加!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