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反击


    这条是烧烤街,是一条夜晚兴旺,白天稀寡的路,甚至很多家的店的闸门都还关着。

    只需要一个转口,就能够出到外面车水马龙的公路上,夏悠距离那个转口仅有几步之遥,却被潘永泉堵住了。

    而且潘永泉手把玩着一把闪着寒光的折叠小刀。

    从一开始,夏悠就感觉这个人和其他乌合之众很不一样,现在这种感觉尤为强烈。

    前面有人挡着,后面的人也追了上来,夏悠和大眼睛少女被堵在间,两边是单面店铺和墙,他们无处可逃。

    所以无论是潘永泉,还是追上来的人,也不缓不急了起来。

    只是这种不缓不急下,更多的是谨慎。

    看过了夏悠之前一脚之后,对夏悠有种莫名畏惧的谨慎。

    “他们要捉你吗?为什么?”

    大眼睛少女在夏悠耳边轻声问了句,哪怕她再迟钝,也察觉到气氛不对了。

    呼在耳边的风很痒,夏悠没有回答她,默默数了一下后面追上来的人,那个娇蛮女没有来,几个之前挨了啤酒瓶的也没有来,限制算上前面堵着的人,堵着他的一共有人。

    夏悠扶了扶手臂。个人,自己现在这副虚弱底子恐怕无法应付。他们要做的可不是少女说的’捉’而已。

    “艹!你不是很能跑吗!跑啊!”

    一个唇上有环的追来的人对着夏悠破口大吼了起来,夏悠无动于衷,大眼睛少女却是被吓了一跳,身体往夏悠身侧躲了躲。

    夏悠现在才察觉,自己是一直拉着她的手的。

    “不用怕,没事的。”

    随口安慰了一句,夏悠紧了紧她的手又放开,然后挡在了她面前看着走向自己的人。

    大眼睛女生用力点了点头,修长睫毛眨了眨。夏悠没有看到,躲在他身后的她,此时眼更多的是好奇和兴奋。

    嘴环混子更加兴奋,有所顾忌的人从来都是受挨打的人。他见多了,尤其是夏悠这种要保护身后女生的人。而且夏悠刚才连跑步都踉跄的虚弱样子他们是看到的。

    想都不想,手上已经抄起了一根木棍,嘴环混子直接对着夏悠冲了过去。

    潘永泉看着,瞳孔忽然一缩,连忙喊了起来:

    “别过去!!”

    他喊得有点迟,夏悠在嘴环混子冲过来的时候,也同时迎了上去。

    错身,蹬腿,二段踢。借力弹退...夏悠一系列的动作,做得行云流水,近距离看着的大眼睛少女瞠目结舌。

    “啪!!”“呜…!!”

    夏悠和嘴环混子同时落地,只是夏悠是脚落地,嘴环混子是身体落地。闷哼了一声就直接滚在地上。

    看着蜷缩在地上的嘴环混子,其他人都有些发怔,看向看似孱弱的夏悠的眼神,也开始惊疑了起来。嘴环混子在地上扭曲着身体,摩擦地面的咔沙声和呕吐声,几乎是这一刻唯一的声音。

    夏悠微微喘息着,手上的因动作而扯到的剧痛再次刺激着他的神经。

    “啊!你手臂流血了!流了好多!”

    大眼睛少女一直留意着夏悠。很快就看到了他手臂衣服上蔓延的血痕。

    不仅仅是她,潘永泉他们也看到了,心下虽然不解,但是不妨碍他们对夏悠虎视眈眈。

    “我没事。”

    夏悠咬了咬牙说道,扫了一眼已经渗出包扎将衣服也开始染血的手臂,又看了看还在包围着自己的人。夏悠右手将地上的嘴环混子抓着头发提了起来,顶在了自己和来混子们面前。

    看到夏悠动作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不对想要跑过来阻止,只是嘴环混子的惨叫让他们脚步一停。

    夏悠毫不理会手的混子惨叫越来越虚弱,只是冷冷的看着潘永泉,他多少已经看出来。所有人都是听这个人的:

    “如果你们平时有什么指教的,我乐意奉陪,但是今天不行。现在放我们离开。”

    劫持,是夏悠现在唯一想到的破局方法。

    他无法保证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失血和运动后的晕眩让他连睁着眼皮都感觉很疲倦。

    而且他还必须将这个似乎认识自己的大眼睛少女送走。

    潘永泉冷冷的看了一眼夏悠。

    如果一开始他围堵夏悠是仅仅只是为了警告,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他也想不到,仅仅只是一个学生,就将他们逼到了这种地步。这已经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预计。

    左右看了看,潘永泉将全金属的折叠刀用力插入了砖墙上,自己则是站在那里,慢条斯理的点燃了一支烟。

    动作有种糅合着优雅的不羁,如果是平时,夏悠可能会悠哉的赞叹有型,但是现在他连提着混子都感觉吃力。

    潘永泉皱着眉深吸了一口,然后将烟呼了出来,眉头也随之展开:

    “不要管打到自己人,谁受伤事后我会给足够的抚恤,也会提携有功的人,现在,拿下他。”

    烟气模糊了他的脸,看不清他此时的表情。

    夏悠眼角跳了跳,尤其是看到其他人听到之后,那犹豫了一下,脸色开始发狠起来的时候。

    “等一下。”

    夏悠忽然道,看着所有人都谨慎的看着自己,夏悠放开了手烂泥般的嘴环混子,伸手指向了大眼睛少女:

    “我们的事和她无关,让她离开。”

    “哈哈,真好笑!”“你说让她走就走?”“打了我们的人还想走!!做梦!!”.

    潘永泉没有出声,其他混子们却已经破口大骂了起来。

    谈判才一开始就决裂,夏悠歉意的看着大眼睛少女一眼,她却是仿佛看不清形式般,对夏悠嘟喃了起来:

    “我才不要走呢!”

    夏悠看着她,张了张口,忽然看到了她瞪大看向自己身后的双眼。

    夏悠也马上回头看了过去。

    一个穿着柳钉夹克的混子,趁着夏悠的注意力移开,一咬牙。捡起路上烧烤店没有收回去的破烂板凳,当做武器直接砸向夏悠。

    夏悠回头的时候,他举起的板凳已经开始砸下。

    凌厉的风声很大,柳钉混子一副拼命的样子气势汹汹。而且砸落的陆续甚至将大眼睛少女也囊括了进去。只要夏悠一避开,就会砸向大眼睛少女。

    只是在夏悠眼看来,他动作依旧很慢。

    猛地拉了一下大眼睛少女,让她跌跌撞撞的离开原地,夏悠憋着一口气,自己撞向入柳钉混子怀里,身体一矮的同时,一脚撑地,一脚则如同升龙般向上一蹬。

    “咔擦!!”

    清晰的碎骨声让人牙酸,被从下而上踢的下巴仰了起来。柳钉混子整个身体也硬生生的拔离地面。

    然后如同烂泥般,重重的摔在地上。

    空的碎牙滴滴答答的在地上滚动着,其他人想要跟着前冲的动作也瞬间曳然而止。

    大眼睛少女捂着嘴巴,眼睛瞪得更大,潘永泉送进口的烟僵在了那里。混子们看着地上已经失去知觉,任由血水从缺牙的口流出的人,瞳孔颤动的看着夏悠。

    彼此间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的眼尽皆看到的,都是荒谬和不信。

    还有一丝他们不肯承认的惊惧。

    夏悠收回了脚,很是平静的站在那里,眼睛微微闭张着。这幅闲淡的样子让混子们的惊疑又莫名的加深的一份。

    只有夏悠自己知道。刚才那一下后,现在自己已经连站在都感觉无法维持了。

    “你们干什么吃的!不会一起上吗!!”

    潘永泉将手的烟一扔开,吼了起来。混子们对视了一眼,咽了咽口水,脸上一狞刚想动作。

    夏悠忽然脚趔趄了一下,然后蹲了下去。

    蓦然的虚弱姿态让潘永泉他们马上谨慎了起来。惊疑的看着夏悠,他们谁也不知道夏悠是不是装的。大眼睛女生却是一下急了起来,连忙过去扶着:

    “怎么了怎么了!你怎么了!喂!”

    夏悠没有回应,只是蹲在那里,大口的喘着气。

    “我、我打电话叫救护车!我、我叫人来啊。你没事吧?我马上打呀!”

    看到夏悠没有任何回应,大眼睛少女慌了,连忙从随身的粉色包包拿出了电话,一边慌乱的按着,一边还对着潘永泉和混子们排斥着:

    “你们不准过来了!不然我要打电话报警了!”

    报警?

    听到这个词的潘永泉和混子们,脸色都不自然的变了变。

    他们的身份,注定对警这个字眼,有着超乎常人的敏感,甚至过激。

    本来捡起了嘴环混子木棍的一个黑恤混子,听到报警这两个字,又看到了大眼睛少女拿着手机乱按,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眼睛一下红了,对着她就当头一棍砸了过去。

    大眼睛少女抬头看到的时候,已经完全吓呆了。

    手指还按在手机屏幕上,看着在眼越来越大的棍子,大眼睛少女愣愣的看着,眼慌张很快变成了绝望。

    她已经张开了嘴巴,绝望的尖叫要喊出来的瞬间,她忽然看到了一条手臂。

    横陈挡在她面前的手臂。

    “啪!!”“咔咔喀…”

    棍子打在手臂上震弹了一下,发出的脆响很飘渺,她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陷入了一种异样缓慢。

    她清晰看到了被打的手臂震了震,手臂表层的冰晶被砸成一颗颗碎片,在空缓慢的翻飞着,晶莹而闪耀着阳光,星星点点。

    她也感受到了那股冷风,拂过了她吹弹可破的脸,撩起了她的发丝,那只手,依然巍然不动的挡在自己的面前。

    指尖仍按着手机,她完全呆住了。

    “哐当!”“叮铃铃…”

    冰屑和脱手的棍子在地上叮叮当当的响着,夏悠的手臂依然陈桓在那里,黑恤混子愣愣的看着夏悠手臂上不断掉落的冰晶,连自己虎口发麻都没有去注意。

    那砸到硬物的声音他们听到了,夏悠手上碎落的冰晶他们也看到了,潘永泉他们同样在发怔。

    冰?那是什么?怎么藏了这种东西?为什么会结在手上?

    脑的问号没有任何人回答。大眼睛少女眼的不可置信更加剧烈:

    “不是魔术…不是魔术…”

    失神的呢喃夏悠没有去听,现在机会难得,夏悠鼓着一口气,将发懵的黑恤混子一下扯了过来,然后用力的扔向潘永泉。

    自己却拉着迷茫的大眼睛少女,趁机冲向了转口位置!

    “喂!”

    潘永泉回过神的时候,只能手忙脚乱的接下黑恤混子,眼睁睁的看着夏悠从身边跑走,身体根本做不到拦截。

    “那、那边!”

    跑出了转口跑到了大路上,大眼睛少女马上大喊了起来,指着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的车不断的拉着夏悠。

    夏悠已经听到身后的人追来,强忍着那股连路都看不清的晕眩,拉着少女就按着她指的地方跑了过去。

    “快!!快啊!!”

    少女慌忙的拉开车门,将意识模糊的夏悠推了进去,回头看了一眼追了上来的潘永泉他们,马上又钻了进去,将门砰的关上,对着驾驶座狂拍了起来:

    “开车!快开车!!”

    “小姐,这个人…”

    “不要管啦!福伯!快开车!快!”

    大眼睛少女不断的拍着驾驶座座位,急促的呼叫了起来。

    被称为福伯的人有些诧异的看了少女一眼,又看了看夏悠,点了点头。

    “我...能信任你们吗?”夏悠强忍着那种想要永远沉睡的晕眩,沙哑着声音忽然问了一句。

    “什么?你说什么?”

    车子的摇晃让夏悠意识再次模糊了一下,然后终于忍不住,昏迷了过去。

    有四千字了吧?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