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四十章 拦截与熟人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学校外的空气似乎也有种特别自由的味道。79阅.

    夏悠看了看因为翻墙出来而扯痛的手臂,扶了扶,忽然看到一群人走了过来。

    出于礼貌的让了让,那群人却是再次挡在了自己面前的路上,让夏悠不得不停了下来。

    “喂!”走在最前面一个鸡冠头的人仰着下巴对夏悠喊了一声。

    “叫我?”

    夏悠不明所以的看着这群人。

    除了脸色最平静的那个休闲服的,其他流里流气的十来个人,将自己包围了过来。而且夏悠一个都不认识。

    “装什么傻!除了你还有谁?”

    鸡冠头嗤笑了一声,吊儿郎当的歪着头哼道,夏悠也看到了他耳侧密密麻麻的耳钉。

    周围店铺的老板对这类学生斗殴并不少见,已经远远在店里面看好戏了。鸡冠头和其他人的恶意很明显,只是夏悠根本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些人的。夏悠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是叫夏悠对吧?是就没有错了!”

    鸡冠头的话让夏悠瞳孔缩了一下。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夏悠不认为这些指名道姓找自己的人是找他聊天的。静静的扫了他们一眼,夏悠不动声色的问道:

    “有什么事吗?”

    “呵?不记得我了?”一个娇蛮的女声传来,夏悠看着双眼眯了眯,他终于知道这些人今天为什么找上自己了。

    潘洁莹虽然比夏悠要矮,但是看着夏悠俨然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那天不是很嚣张的吗?”

    夏悠没有回答她。他认得这个女生。当初她和姜菡冲突的时候夏悠就记住她了,甚至那天放学刻意和姜菡一起走,就是怕她会对姜菡做什么。但是夏悠想不到,她找上的,竟然是自己。

    夏悠一直以为,会找自己麻烦的只有简志强几人。现在还要加上这个女生。一个比简志强他们要麻烦得多的女生。

    扫了一眼围着自己的十多个她不知哪里找来的混子,夏悠面无表情的紧了紧手臂。

    如果是之前,仅仅十个乌合之众,夏悠有足够的实力去让他们知难而退。

    可偏偏是这种实力十不存一的受伤时候...

    这种时候。任何冲突吃亏的都只能是自己而已。

    “不说话?不说话就行了吗?今天我们一圈人来可不是看你演默剧的。”鸡冠头再次在夏悠面前哼唧了起来。他身后的一众流里流气的人也一脸戏谑的哄笑了起来。

    “你们想怎么样?”

    夏悠平静的问道。如果可以,他只想安静的养伤。至于伤好了之后,到时候他们想要玩什么,他就陪他们玩个够。

    “我们想怎么样?哈哈,我们想…”

    鸡冠头说到了一半,忽然猛地出手,好无预兆的对着夏悠一掌刮了过去。

    夏悠仿佛先知先觉般,轻轻的让了一下,打空的巴掌过后,夏悠依然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

    只是目光已经渐渐冷了下来。

    鸡冠头可能也想不到自己屡试不爽的掌掴会落空。怔了一下,然后就是在别人的哄笑声,再次恼怒的对夏悠扬起了手:

    “好了。”

    潘永泉皱眉,看到想要继续的鸡冠头,直接开口喊停。在鸡冠头讪笑,径直走到了夏悠面前,认真的打量了一下,才开口说道:

    “她,是我妹妹。我听说你之前对她动手了,我觉得你需要好好道歉一下,然后该怎么赎罪就怎么赎罪。”潘永泉不急不缓的说着。与其他人相比,给夏悠的感觉是完全不在一个层面的气质:“还有,你是不是将一个叫简志…”

    “哥!!为什么要和他好声好气的说话!”

    潘洁莹不满的娇斥了起来,拉了拉潘永泉,自己则再次走到了夏悠面前:

    “我告诉你,你死定了。你那个臭婊姜菡也…”

    潘洁莹的声音曳然而止,一股莫名的寒气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连话也说不下去了。

    不仅仅是她,那股蓦然的寒意让在场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但又不知道怎么回事。

    只是比起其他人。潘洁莹近距离的看到了夏悠的双眼,那让人如坠冰窖般的冷漠双眼,她记得之前见过。也记得就是这双眼睛,出现在自己的噩梦。

    畏惧,让潘洁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突兀的安静让很多人都留意到了潘洁莹的动作,潘永泉皱了皱眉,将她拉了过去,其他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潘洁莹到底怕什么,但是不妨碍他们要站出来现自己。

    鸡冠头再次冲到了最前面,扯着脖子狞瞪着夏悠,一脸狠意:

    “干嘛!艹!你再凶一次看看?”

    比起真正社团的人,在夏悠眼,这种刻意装出来的狠戾是显得是那么幼稚和肤浅。夏悠扶了扶手臂,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了眼睛。

    只是在鸡冠头和其他人眼,这种不予理会被理解成了不敢吭声。

    “装你妈个比啊!”鸡冠头骂骂咧咧对夏悠冷哼了一句。

    夏悠的眼睛,却是猛地睁了开来:

    “你再骂一次?”

    姜菡姜芯是夏悠的逆鳞,而母亲,是让夏悠自己也不敢轻砰的刺骨逆鳞。

    鸡冠头已经沉浸在将夏悠逼到不敢吱声的快感,闻言狞笑着,脸几乎要贴在了夏悠面前:

    “我艹你妈…”

    毫无征兆的,鸡冠头的声影和伴随着余音飞了出去。

    “砰轰!!”

    带起的劲风刮过每一个人的脸,摆放在那边的胶凳碎片乱飞,所有人都有种荒谬的感觉。

    历经风吹日晒的胶凳是那么脆弱,碎片打在脚边轻晃着。他们愣愣的看着淹没在在里面的鸡冠头,又机械的转头看向夏悠。

    夏悠面无表情的缓缓收回了自己的脚。仿佛嫌脏般,收起的时候脚还在地上挪了挪。

    一切发生得太快,他们甚至没有看清夏悠是怎么出脚的,鸡冠头倒飞的时候他们只看到一片残影,比科幻还科幻。他们脑努力还原着刚才夏悠是怎么踹飞鸡冠头的,那种极度暴虐的画面对很多人很冲击,他们当机的大脑需要有人站出来为他们解释。

    “哗啦啦...”

    鸡冠头艰难拨开了埋着他的胶凳碎片,发出的声音让众人都看了过去。

    却看到鸡冠头爬了一下。又重重跌下,表情扭曲的张开了口似乎要说什么,一口浓稠的血,就那么直接从他口喷洒了出来。

    妖艳的血色腥腥点点,在干燥的地上慢慢的渗透。

    一股不同于前的寒意,袭上了众人的心头。

    “开玩笑的吧?”

    鸡冠头的同伙有人强笑了一声道,却看到了鸡冠头带着满口血污,挣扎着爬了一下,又重重摔下,再次溅起一堆胶碎。

    然后就再也没有爬起来。

    一众人都懵了。

    夏悠也微微发懵。佛珠灼度少了一丝,随意瞥到的缓冲条也跳前了一节。

    只是夏悠明白眼下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趁着别人在发愣,他马上冲了出去。

    鸡冠头是什么样的伤势夏悠大概能够清楚,如果治疗及时肯定不会死,至于有没有其他问题夏悠根本不想理会。他的伤不允许他做得更多。现在他只想趁着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离开这里。

    他明白,一旦这些人回过神来,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潘永泉是最新反应过来的,只是没有第一时间追,而是将自己的妹妹拉后了一些。事后他也为自己的决定庆幸。

    夏悠跑的事后并没有安分的跑,而是将那桌刚才他们开了却还没有喝的啤酒瓶,握了几瓶。往回猛地一阵狂甩。

    乒乒乓乓夹带着闷哼和惨叫,潘洁莹看着已经跪在地上的人,也一阵心悸不已,几个还没有在砸到的人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蜷缩的人,别夏悠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别看了,追!”

    潘永泉直接操起地上的一截断瓶。直接追向夏悠,其他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也马上有样学样的追了上去。

    夏悠的速度很快。但脚步却很乱。

    带着身后的人东拐西拐,夏悠感觉自己的脑有些晕眩。是剧烈运动后的缺氧,他也知道是因为自己持续失血的后果。

    手臂上的伤口随着他奔跑而扯动。夏悠感觉到它似乎被撕裂了,剧痛一阵阵的传来。

    也正是这种刺痛,让他本来的晕眩感不至于让他倒下。

    “喂!喂喂!!”

    一个清丽的声音,夏悠迷糊间看到了有个女生追了上来,他没有看清是谁,他没有停。

    脚步已经完全乱掉,也跑得很慢,但是心那股倔强让夏悠咬着牙不肯停下来。身后还有人追着。

    一个踉跄,让夏悠擦点摔倒在地。

    而那个喊他的女生,也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他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真的是你耶!!”

    惊喜交加的喊声,让夏悠本来要蛮横挣脱的手滞了滞,然后努力的辨析着眼前的大眼睛美女。

    大眼睛美女一手抓着夏悠的衣服,一手指着自己:

    “我啊!那天咖啡厅!隔着玻璃!可乐!结冰!!”

    语无伦次的表述着,大眼睛美女小脸因为兴奋而涨红,拉着夏悠的衣服乱晃着。

    夏悠没时间去记起她,他无法理解她的激动和兴奋,也无暇去理会,汗水在他脸上随着喘息流下,夏悠反手一拉她:

    “快跑!”

    大眼睛美女下意识的一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抓着自己的夏悠的手,然后才有些后知后觉的问道:

    “跑?跑什么?”

    一阵急促的奔跑声,一群已经喘着粗气的人,已经追了上来。而潘永泉,更是在他们前面的路上堵住了。

    夏悠知道自己不用解释了。已经跑不了了。

    …

    上架得很莫名其妙啊…

    忽然通知,忽然就上了,我说要下个星期五上,编辑说不行,说今天就今天,一点预兆都没有,然后又不给任何解释...

    我连怎么发布都不懂,一直靠自己弄…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