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询问


    有些凌乱的喘息声在房内响着,金色的双马尾也在随之轻摆,爱莉脸色通红,杏目狠狠的瞪着夏悠。

    夏悠已经从被子出来,顾不得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爱莉下床时将他手臂上的伤口撞到了,现在他正因为那股抽痛而倒吸着凉气。

    真理奈奇怪的看着,看了看夏悠,又看了看爱莉,还有些弄不清情况。

    她刚才只是离开一会爱莉就在自己的房间了,而且还躺上了床,并差点让夏悠被发现。想了想,真理奈还是看向了自己的妹妹:

    “爱莉,你怎么钻上被窝里面了?”

    “我...我不知道!!”

    爱莉闻言一愣,旋即一时语塞,有些恼怒的继续瞪着夏悠说道。

    夏悠本来只顾着手臂上的痛,看到她这样看着自己,对她似笑非笑的勾了勾嘴角。

    “哇!你...!!”

    “爱莉你干什么?”

    看着妹妹抽起枕头就要砸夏悠,真理奈连忙夺下,看了看夏悠手臂上染红的包扎,转头对爱莉斥怪了起来:

    “我不是告诉过你,他受伤了吗?怎么还乱开玩笑!”

    “不是,是他...!”

    爱莉指着夏悠涨红了脸,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高耸的胸口起伏着。

    真理奈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平时总是喜欢胡闹,习惯了她无理取闹也没有多想,而且夏悠的醒来让她感觉很多东西需要了解一下,于是对开口了:

    “好了好了,爱莉,你先回自己房间,我和他单独聊聊吧。”

    “姐姐!!”爱莉极度不服的喊了一声。同时不忘狠瞪了夏悠一下。

    “爱莉,听话。”

    真理奈蹙起了眉头,语气有些严厉了起来。尤其是看到了夏悠手臂上似乎新染的一层殷红后。

    爱莉脸上委屈的看了看真理奈,指着夏悠想要辩解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身体残留的异样让她咬牙切齿,最后猛地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哼!!”

    临行之前,还不忘深仇大恨般狠狠的剜了夏悠一眼。

    只是出于两人意外的,夏悠忽然开口了:

    “等等,爱莉。”

    “随让你随便叫我名字了!”爱莉马上炸毛狮子般怒瞪着夏悠。

    只是那还带着童稚的气鼓鼓的样子在夏悠眼却没有一点威胁力。夏悠感觉自己应该提醒她一下:

    “要小心秋月孝三。”夏悠想了想,觉得还是直接简单的表达出来好。

    “要小心你吧!”爱莉马上喊到,手本能的对着夏悠挡了挡自己的胸前,但察觉到真理奈的视线马上又生怕被发现什么般马上放下,如雪脸上有着红彤彤的羞愤。

    “?”真理奈不解的看着她,但爱莉却是哼了一声,直接开门甩上离去了。

    “哼!”“砰!”

    “……”

    关上的门带起一阵安静的风,爱莉的离开,让房间里面只剩下了夏悠和真理奈。

    两人静谧的对视了一眼,真理奈默默将门锁上了。

    夏悠坐了起来,有很多东西想要问又似乎不知道问什么,真理奈站在那里,没有靠近也没有坐下。两人相顾无言。

    床很柔软,绸棉绒布有种很轻柔的感觉,夏悠打量了一眼真理奈。

    和桂言叶相同,都是那么的绝美而娴静,也是那么的身材出众,日法混血的她看起来落落大方,比起桂言叶,眉宇间多了一份舒和,少了一份怜豫。

    真理奈当先打破了宁静:

    “你,那个...是枪伤吧?”

    夏悠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直接,讶然的看着她,真理奈只是严肃的看着他。

    看了看自己手上染红的包扎,夏悠深吸了一口气:

    “嗯。”

    真理奈了然的点了点头,夏悠余光却看到了她将手上的手帕绷了绷。

    “你的伤口是我帮你包扎的,爱莉并不知道你受了什么伤,但是...你能告诉我,你是做了什么坏事了吗?”

    夏悠摇了摇头,想到自己受伤的经过眼寒意闪过,但马上被他隐藏了下去: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如果你是问枪伤的话,我也算是很无辜的受害者。”

    房间里面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真理奈将手帕展了展,又在手卷小:

    “那…你能告诉我,你是坏人吗?”

    夏悠犹豫了一下,但马上摇了摇头。

    最起码面对着救了自己的真理奈,夏悠除了感激还是感激。而且他现在也想知道真理奈确认自己是枪伤之后,会有什么想法。

    真理奈深深的看着夏悠,走了过去:

    “好的,我相信你。”

    “谢谢,而且谢谢你救了我,还给你添麻烦了。”

    夏悠语气很真诚,也诚恳。

    不是谁都能看到别人一身是血的时候会伸手救援,夏悠能想象自己当时的狼狈样子,他和她仅仅只是两面之缘,真理奈不仅对他伸出了援手,而且还义无反顾的将他带回自己的家里。

    这份帮助,夏悠说不感动是假的。

    真理奈闻言只是微微一笑:

    “不用,当初我没带伞,你也救了我。”

    “就…因为这个?你就救了我?”

    夏悠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那把伞仅仅只是他当时临时起意的随手为之而已,但是却想不到会被真理奈如此看重,而且还因此救了自己一命。

    晕倒街头满手是血的人是一个麻烦,**烦,而且是谁帮了也会让自己沾上麻烦的灾厄,已经习惯了人情冷暖的夏悠一时之间,还无法理解真理奈是怎么想的。

    这种完全不等价的付出,夏悠发现自己有点不明白她的价值观。

    “我也不知道,当时看着你的样子,我也很害怕...只是感觉无法放着不管不是吗?”

    或许还有因为夏悠微笑起来的清秀和特别,让她无法放弃他。但是她不会将这些话告诉他。

    真理奈挽了挽耳边的发丝,血统带来的微褐色长发很柔美,夏悠现在才发现,真理奈一身的连衣白裙,美如微澜涟漪上悄绽的莲花。

    “对了,现在什么时候了?”

    夏悠侧了侧身体想要掏手机看一下时间,一时忘了自己是受了伤的,支撑的左手一阵剧痛,一阵脱力就要摔落。

    “小心!”

    真理奈此时顾不得男女之防,连忙将夏悠扶起来。

    再次感受到自己孱弱的夏悠,强忍着那股疼痛一声不吭。

    枪伤,他需要找人取出里面的子弹,真理奈她可能还没有意识到手臂里面有子弹这个事实,但是夏悠自己能感受得到它。

    而且一般人如果需要恢复使用枪伤后的手臂,可能需要半年以上的时间,甚至手好了也会废了,大不如前。但是夏悠只需要升级,升级了,就能尽数恢复。

    夏悠调出了泛红的属性版面查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经验。

    等级:1656/5120

    自从升到级之后,夏悠在西饼店获得了一千多的经验,然后又在地下室出手获得了一些经验,刚才在爱莉身上也获得40点,便有了现在这个经验数字。

    真理奈扶着夏悠是触碰到他身体的,没有经验夏悠已经能想象得到当初是她扶着自己回家的时候大概就已经产生过了。夏悠看着现在还差三千多的经验点,有些坐不住了。

    习惯了经验的平稳增长,夏悠感觉现在自己很不适应,更不适宜的是自己连动一下都会痛到无力的身体。

    他知道一切都是因为长谷川他们的原因,也想到了开枪的泽越止。

    一想到泽越止,夏悠就有股难以压抑的暴戾。泽越止逃掉了,现在已经隐在了暗处,谁也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跳出来咬人一口。

    他有途径能获得枪,也敢开枪,夏悠下次看到泽越止是不会让他再有对自己开枪的机会,可是夏悠无法保证泽越止会不会对其他人下手。

    织田莱香、桂言叶、黑田光...

    甚至救了自己的真理奈姐妹!

    夏悠哪怕有通天的能力,也不可能无时无刻将保护她们每一个人,泽越止的威胁如同悬顶之剑般让夏悠感觉呼吸都有种窒息感。

    夏悠只恨现在不能马上找出他,捏碎他身上寸寸骨头!

    “我想要离开了。”

    夏悠忽然开口说道,身体从床上要下来。

    在这里安心养伤一分钟,莱香和桂言叶她们就危险一分钟,夏悠不敢想象她们如果遇上泽越止的后果。

    “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走?”

    真理奈看着夏悠,急忙道,她没有忘记刚刚将夏悠带回来的时候他那满手是血的样子,现在夏悠手上同样残留着血色。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