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中枪


    “砰!“

    骤然响起的枪声,众人已经被夏悠震撼而神经脆弱再次一震,所有人都懵了。

    不是没有见过血,也不是没有看过,却没有这一刻这么有冲击性。

    火器的威胁自诞生以来,就一直贯穿着人类的历史,挑动着人类的恐惧。

    长谷川他们的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裁判握着的麦被失手关上,唯一不变的,只有那始终照耀着擂台的刺眼灯光。

    落针可闻不足以形容那连呼吸都屏住的发怔,两边的社员,现在正愣愣的看着台上。

    看着场低头抱着自己手臂的夏悠。

    剧痛随着脉搏一下一下的传入自己的大脑,夏悠咬着牙,紧紧的捂住了受伤的左臂。

    枪了。

    夏悠死死的闭着嘴巴,捂着手臂的掌间传来的湿濡和温热,让夏悠也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慌张,让他握得更紧,更用力。

    涓涓的血液慢慢在衣服上蔓延,甚至在指缝溢出,那股阵阵传来的刺痛让夏悠有种想要吼出来的冲动。

    被枪击前的一刻,他已经察觉般的飞速后退,可还是不能完全的躲开。

    他的速度,还快不过子弹,他的身体也硬不过子弹。

    那股慌张仅仅只是一瞬,就被深深的埋了下去,夏悠猛地抬起了头。

    夏悠想过如果自己面对着抢的时候该怎么办,臆测过,也一直害怕着,等现在真的被枪打了,夏悠没有想象的那种害怕。

    只有难以平息的怒火直涌而上。

    双眼随着指间滴落的血液而渐渐发红,夏悠的双眼猛地扫向了之前感觉威胁的方向。

    “谁!!”

    长谷川也怒吼了起来,两方的人群,也在这一吼之下开始骚动了起来,人群渐渐的收拢。两方人各自向着自己的社长簇拥而去。

    而夏悠,也一眼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了武组社长旁边,正一脸狞笑的看着自己的泽越止,也看到他手的抢。

    黑黝黝的枪口正在对着他再次抬起。

    “啪嗒。”

    圈绳被剧烈拉开而晃荡着,夏悠想都不想,马上钻入了人群,同时也让泽越止的枪失去了目标。

    擂台上已经没有站着的人,整个地下室已经变得慌乱了起来,因为一枪带来的刺激,两个社团的人彼此还在混乱,有茫然无措,也有剑拔弩张,更多的是想着怎么自保。

    但这种混乱,随着一个武组的西装男被踢飞在空,很快变成了骚乱。

    “你干什么!!”

    “喂!!住手!”

    惊慌和急促的声音从擂台边缘的武组社员口传出,让骚乱更加涌动。

    夏悠目光前所未有的冷冽,只是知道有枪在等着自己,于是不露头,对挡在自己的面前的人直接踹飞,心在默默的计算着和泽越止的距离。

    眼的红光在闪烁,手臂的上的痛让夏悠无时不刻都在滋生着难抑的暴戾。

    一个挑染着头发的社员看到夏悠一下出现在自己面前,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推开,夏悠却是身形一矮,直接肩靠撞入了他怀。

    呼吸为之一滞。挑染社员感觉自己如同被一辆卡车撞到般,眼睛瞬间都凸了出来,而身体也的确如同被卡车撞到般弹飞了出去。

    夏悠没有留手。

    自跳下来人群之后,夏悠没有想过留手,也不打算留手。

    手臂上的剧痛让他现在极度想将泽越止撕成碎片。

    “拦住他!!把他拦住!!”

    武组社长脖子上又疤痕的人大声的吼道。

    虽然前面被挡住了视线,并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只要想一下就能够清楚是夏悠在冲击。

    而且那直接让人飞到半空的冲击不可谓不恐怖,看着那越来越逼近的骚动心,武组社长也不禁急怒了起来。

    本来被动而惊措看着夏悠冲来的社员们,一下像找到了主心骨般,一个个挡在了夏悠面前。

    只是夏悠根本不管不管的迎上,他只知道,这些人在挡着他对泽越止的报仇。

    “喂!!停下!!”

    武组边上的一个西装男看到夏悠靠近,终于忍不住将手伸入了怀。

    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夏悠眼的红光陡然迸发了起来,身形更是倏然闪现,在西装男惊愕交加,捏着他的手,错身而过。

    “咔咔喀。”

    骤然扭转的手臂发出?人的脆响,完全旋转了几周的断裂白骨直接从衣服刺出,随着飞溅如箭的血液迸出的,还有那声音变形的惨叫声。

    以及那缕缕飞洒血液之后,夏悠那比血更红的双眼。

    极度刺激眼球的画面让很多人呼吸一滞,凌厉的惨叫声让部分人头皮发麻的僵在了原地,但也有不少人被激起了血性,怒吼着冲了过去。

    被合围的下场很多人也都能预见,看到一群人冲向夏悠之后,包括武组社长在内的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口气方方舒出,就曳然而止。

    任谁看着一个能凭空跳起近四米的人,都会像现在一样将眼睛都要瞪出来。

    高跃的身影遮住了他们的视线,让他们的视野蒙下了一片黑影。

    在他们的心也蒙上了一层化不开的黑影。

    无论是泽越止、武组社长、长谷川,亦或者其他想要挡住夏悠的人。

    随着夏悠安然跃过人群落地,那股无尽的森寒无声的袭过每一个人。

    尤其是,当夏悠落下时,用一条莫名出现的冰凝长矛,将一个躲避不及的社员的脚直接钉在了地面上。殷红的血液喷染在晶莹无垢的冰棱上,妖艳而刺眼。

    同时让人毛骨悚然。

    “不、不要!别过来!!”

    一个壮汉当先忍受不住近在咫尺的刺激,开始拼命的后腿。不仅仅是他,眼睁睁看着夏悠拔出染血冰棱的人们,都一个冷颤让开了道路。

    一腔热血的确让人很容易失去理智,尤其是在人多势众的时候,只是夏悠冰棱上依依滴落的鲜血,让他们清醒了过来。

    空气那种寒气带着淡淡腥血的味道,让他们作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自己的命更加重要。

    人群一分开,武组社长和泽越止就一下暴露了在夏悠面前,泽越止也果决,眼神一冷,马上想要开枪。

    只是夏悠这次直接抓起了一个社员投掷般扔向了他。

    “啪!”“哼!”

    泽越止已经见势不妙马上躲开,可是夏悠投掷的人,一个活生生的人,太突然也太震撼,现在到处都是社团的人他也不可能开枪,一时思量之间人已经砸到,泽越止仓促也不能完全避开,闷哼枪已经脱手而去。

    夏悠马上冲上,泽越止则是爬起瞬间转身就逃。

    “快!快拦住他...”

    武组社长沙哑着声音竭力嘶吼了起来,身体也开始后退着。在他眼,夏悠是直接冲向了他,一想到被这种力量和那沾血的冰矛蹭到,他一时间将心脏都提到了嗓子上。

    只是他想不到夏悠下一秒就出现了在他面前,也想不到因为他的阻挡夏悠不得不停下来看着他。

    对上夏悠双目那道红光,饶是历经了各种残虐的他,也感觉头皮乍起:

    “让开!你敢…”

    最后的外厉内荏曳然而止,武组社长脖子直接被夏悠掐住,那道疤痕淹没在夏悠的掌,武组社长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离地。

    脸因为充血而开始憋红,半空的脚在拼命的蹬着,武组社长手用力的想要拨开夏悠的手,却怎么也拨不开。

    “社长!!”

    社员们愣了一下,马上吼叫着围了上来,一个靠的近的社员想要帮忙拉开,被夏悠握在了他的手臂上。

    握着他手臂的是夏悠的左手,受了伤的左手,他刚开拍开,手臂上一股刺骨的灼痛让他忍不住抱着手惨嚎着翻滚在地,洒出的星星点点的冰屑很快在地上融化开来。

    “都让开,让我砸死着混账!!”一个方脸的壮硕社员脸上一狠,直接抽起一张木凳就要砸在夏悠头上。

    夏悠身形一偏,躲开木凳的同时,摁着武组社长往地上就是一撞。

    “咚!!”

    猛烈撞击发出的声音让所有人心头俱是一颤,社长瞬间晕死,刚才砸空的方脸壮汉微怔之后,怒吼着再次砸向夏悠。

    “去死!!”“砰轰!!”

    木凳被夏悠的拳头洞穿停了下来,夏悠的左臂也因为用力而无法抑制的溅出了一条血箭。

    夏悠脸上一阵苍白。

    但方脸的大汉脸上更加苍白。

    拳头洞穿木凳后离他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上面凸起的根根冰刺尖端却停在了他瞳孔前一分之处,

    冷汗在眉间留下,他不敢动,甚至害怕一眨眼会划破自己的眼皮。

    夏悠为他解决了这个问题。猛地一踹,将他直接横平飞出。而夏悠脸上的苍白更是更明显了一分。

    没有人敢动了,无论是夏悠临近的,还是躲在外围的。

    夏悠身体颤了颤,低着头,扶着自己的肩膀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沿着他手滴落的血液在地上大大小小的绽放着,滴滴答答的轻响每一下都在绷紧着所有人的神经。

    谁都看出来了夏悠现在要离开,但没人敢动,一个也没有。

    “社长?”

    长谷川身旁,一个手下已经靠近了他身边问道,他看着夏悠的背影一直脸色阴晴不定。

    直到夏悠消失了在他的视野,他才狠狠的哼了一声:“算了!现在不要追了!”

    说着眼神扫了一下空空如也铁架延伸台,又看了看一团糟乱的对面社团,嘴角慢慢狞起了一丝微笑了:“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夏悠强忍着晕眩,一出地下室门后,就在大街上疯狂的狂奔了起来。

    他信不过这里的人,一个也信不过,现在不知道是爆发的后遗症还是失血的后遗症,他感觉浑身都痛,也有着想要马上倒地就睡的潮水般疲倦,但他直到自己不能在这里倒下。

    这些人,已经不值得信任了。

    手臂上的刺痛渐渐被模糊的感觉取代,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是夏悠不想让那些社团的人能够找到自己的踪迹,所以现在有多远就疯跑多远。

    视野越来越难以辨清,夏悠甚至不知道现在是白天黑夜。

    在一个街口,夏悠和人撞了一下,在一声娇呼声,眼前一暗失去了所有知觉...

    …

    …

    拜山...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