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三章 定数与变故


    播泰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的被动。

    从来没有过的被动。

    大腿上的剧痛让他差点想要跪了下去,接着他看到了一团黑影袭近自己的脸庞,大惊之下连忙侧避护脸。

    这是长年累月从搏斗获得的经验本能,那劲风传来他知道他是挡住了,只是那从护脸手臂上传来的力道让他脸色剧变。

    “啪!!”

    明明挡住了,但那股巨力如同炮弹般冲击而来,播泰只感觉大脑仿佛被震荡了一下,视线也一阵恍惚。

    已经练成如同铁木般的麻木手臂,到这里之后第一次感觉到的疼痛,让播泰无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摧朽拉枯,这是什么样的力道?

    圈绳外的人目光都在呆滞,那股欢呼曳然而止,隐隐的,播泰余光看到再次袭向自己脸的一团黑影。他想不屑一顾,可是那股带着凌厉劲风的攻击让他无法无动于衷。

    一咬牙,播泰身体猛地一矮。

    虽然只是先势被夺,但他明白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听着拳风贴着头皮而过,播泰看准时机,猛地斜上一个勾拳。

    这是他蓄力的必得的一击,无论是力量还是角度,他都感觉自己做的前所未有的绝妙。播泰已经狞咬着牙,他已经准备好一击人之后,毫不留情的让这个东亚人感受什么叫做地狱。

    只是,挥空了。

    过猛的力道让播泰重心一下失控,身体被带动着动作,眼睛却在不可置信的瞪大。

    明明计算好的,明明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躲过的,明明百分之百把握的...

    喘息很漫长,播泰重心失控间忽然看到了夏悠的脸,那身体不可逆的动作仿佛放慢了的世界,他却看到了夏悠不受限制的原速在动。

    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到夏悠的脸,有着他没有注意到到青稚,也有着他没有留意过的淡漠。

    他忽然感受到自己的腰间一痛。

    然后整个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般,眼前一花,不可抑制的侧身扭曲飞起。

    “砰咚!!”

    撞击的圈绳拉成一个巨大的弧度将他拦住,又把他弹回角垫上,圈绳依然在弹跳不已的嗡嗡作响,周围却是鸦雀无声。

    脚因为剧烈碰撞正在发麻,腰腹不用看也知道起码是青肿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伤及内脏。播泰忍痛抬头,惊疑不定的看着夏悠。

    他记得,刚才自己是在这个四米多的擂台那边的。飞过来这边撞到圈绳之前,他是凌空一下都没有碰到过地面。

    这一脚,真的是这个稚嫩的东亚人发出的?

    脑的询问没有得到任何的答案,他看到夏悠面无表情的点了点脚,然后再次冲过来了。

    好快!!

    播泰瞳孔猛地收缩。匆匆抬起手臂交叉挡在了身躯前。

    “啪!咔!”

    清脆的碎裂声很熟悉,以往都是从别人身上听到的,现在却是从自己身上听到。

    强忍着手臂传来那股刺痛,播泰借势就地一滚,想要从夏悠的身边脱离,余光却看到他再次缠了上来。

    啪!

    播泰已经竭力让自己避开夏悠的脚,但左手上臂还是被抽,让他整个身体都为之一歪。

    那种灼痛和力量的晃荡,他感觉自己的肌肉内部已经被震烂溃散。他终于忍不住惨叫了出来,在已经一片死寂的地下室显得尤为清晰而凌厉。

    播泰本来以为,自从17岁那年杀人后,他就没有了害怕这种情绪。可是他现在发现自己错了。

    身体每一寸都仿佛在撕裂,眼前这个东亚人淡漠得冰彻的双眼让他感觉到无尽的森寒,力量让他无法抵抗,速度让他绝望,还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比他知道的任何恶魔还要恶魔,他现在除了想要转身就跑,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好在那个铁笼没有落下来,他还能逃!

    心想着,播泰不顾一切的,趁着夏悠一脚后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猛地绷紧了双脚对地一蹬。

    跃起的脚步让他升起了一丝安全感,身体却忽然一滞。

    播泰一愣,转头看到了夏悠不知何时已经抓住了他的脚,然后在他视线一花,猛地翻了个一百八十度往台一摔。

    他没有看到自己被直接抓起抡过空,遮挡灯光而投下的黑影在底下人们惊愕的脸上晃过,他的身体划过半圆,被重重的摔在擂台上。

    "砰咚!!”

    震耳欲聋的巨响和散架般的剧痛从身上传来,一口腥甜终于忍不住涌了上来。

    很痛。

    痛到播泰想要大吼,可是他连喊的空隙都没有,就感觉身体如同垃圾般再次被甩飞。

    一落地,那个东亚人的拳脚马上毫不停息而至。

    张开是腥血,呼吸是灼痛,他感觉这简直是个噩梦。

    一个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的噩梦。

    每一拳都能让他感觉自己身体被崩溃,每一脚都让他听到自己的骨头在碎裂。

    这在以往,只是他对别人的,从来没有人能这样对他。

    从来没有过。

    播泰脑渐渐的已经没有半分的其他念想,他发现这样的躲避,已经是他能够做到的极限。

    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不断的挪躲,连求饶,都已经失去了力气。

    夏悠没有理会他那么多,头上铁笼落下的条条阴影形成了一个个格子,映在台上每时每刻都在挑动着夏悠的神经,戾气在他眼不断吞吐。

    自从进入这里之后,他就蕴起了无数的愠怒,他需要一个让他发泄的东西。

    脚下的这个打手可以说是送上来的靶子,而真正让夏悠毫不留情的,是他那将自己视若猎物的眼神。

    夏悠想让他知道,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惹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蜷缩的躯体被夏悠硬生生的打得腾起,下一秒又连人踹飞,整个擂台,再次变成了他一个人的舞台。

    拳拳都在闷响,击打着整个擂台都在颤动,每个看着的人心也在颤动。

    那个被他们很多人奉若神明般的播泰,现在如同缩尾狗般被殴打,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裁判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着场完全一面倒的虐打,几次拿起麦,深呼吸了几次,但还是开不了口去解说。

    一面倒的场面,根本不需要多言,谁也看得清清楚楚。

    而且那个叫夏悠的年轻人,让他们有太多的震惊了。

    淡淡的血腥味传来,夏悠拳头有些痛,但是却依然如同狂风暴雨般拳打脚踢,甚至攻击频率越来越密集。

    这时候完全不需要考虑任何的技巧,他只需要抡,只需要抽,只需要踹。用最野蛮也最直接的方式去宣泄着。

    底下无论是武组还是花组的人都已经呆住了,一个个如同木头般,看傻眼了。

    播泰很非人,这是众所周知的,地下世界早就传遍了他的盛名,追捧者无数。但现在他却被打得龟缩在地上,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

    他遇到了一个比他更加非人的存在。

    他们在场外看得很清楚,看得到夏悠是怎么的将一个人如同布偶般挥来抡去,也看到了那脸色淡然之下挥拳如弹,他们甚至在他冲跑的时候看到了残影。

    那每一拳落下的咚咚声,也震在了他们的心脏上,让他们连呼吸都感觉有些窒息。

    隐在暗处的泽越止已经不再淡定,看着夏悠眼神一阵阴晴不定。武组社长呼吸急促,额上的青筋在跳跃起伏着。长谷川想要大笑,但总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安,却不知道是什么。

    无论他们怎么想,底下的两社成员已经脑一片混乱。

    眼睁睁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场景,如同看电影般。只是那击打在肉体上的闷响,那飞溅的出来的血液,却比任何电影都来得震撼。

    很多人的眼神从一开始的不屑和狞意,慢慢变成了震惊,再由震惊变成了一种荒唐的迷茫,和一点隐藏的慌张。

    其一些年轻一些的,眼甚至带着一些自己都不知道的狂热,随着夏悠的动作愈演愈烈。

    实力为尊的世界,那股似人非人的实力,足以让他们不安分的血液沸腾。

    夏悠,符合着他们现在渴望和崇拜的一切。

    只是一想到这样下去的后果,武组一方的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已经从小变大了起来。

    脖子上有疤痕的武社社长眼阴翳的目光四溢,飞快的和周围同样脸色难看的人迅速眼神交流着,然后和隐在暗处的泽越止一脸狰狞的点了点头。

    播泰已经神志不清,烂肉般任夏悠摆布,夏悠眼神始终冷冽,红光若隐若现,没有因此而停手,哪怕手上沾染了一片血肉模糊。

    而一切,都已经变成了定数。

    夏悠一手缔造的结果谁也没有想过。

    夏悠举高的拳头刚要落下,忽然一阵莫名的心悸,让他浑身寒毛炸起。

    那股心悸是来的那么突然,也来的那么强烈,夏悠想都不想,身体疯狂向后弹退。

    “砰!!“

    枪声的响起压过一切喧闹,看着擂台上飚绽的血花,整个场内瞬间一静。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