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二章 困兽


    播泰是一名拳击手。不专业的拳击手。

    从小开始,他就被师父带着用几近残虐的方式锻炼着,让他将身体每一寸都能成为攻击的武器。

    17岁那年,师父死了,而他,也成为了杀人凶手而开始逃窜。

    逃窜到了一个没人认识他的城市,他渐渐发现自己如师父所愿,真的成为了一个凶狠的杀戮武器,他用了五年的时间,在这个不大的城市里,成为了让别人颤栗的存在,期间他不知道打断了多少人的骨头,让多少人不治而亡,也在他肆意妄为的那时,被几个当地的势力忍无可忍,开始了追杀。

    他很感谢他的师父,让他强大到能够在一群人的追杀依靠身手逃了出来,期间直接踢断了好几个人的脖子,也打断了好几个人的全部肋骨。

    他喜欢那种骨头碎裂的声音,也喜欢那种血液在他拳头下溅飞的样子。那样的画面让他很上瘾。可惜越来越多追剿的人,让他只能远离家乡了。

    辗转着,他来到了泥轰。来到了这个灯红酒绿让他迷醉的地方。

    这里有太多他家乡城市没有的东西,也有太多让他迷醉的东西,他身手很好,依靠着身手和那五年学会的手段,他也很快获得了一些人的青睐,并成为了很多黑夜人物的座上宾。那一年,他二十岁。

    然后,他被安排着开始了黑市拳,一个让他的身手绽放得淋漓尽致,让他肆意享受欢呼的地方。

    他喜欢东亚的女人,所以和东亚人交手,那种不高大的身体,那种稚嫩的攻击,那种不堪一击的防御…都在他的拳头和膝盖下折断发出的清脆声音尤其让他沉迷。

    咧齿笑了笑,播泰开始缠着绷带。一圈又一圈。

    今天,他也被请来和人交手了,也是一个东亚人。

    东亚人啊。播泰双手合十,这是他家乡的礼仪,也是在这个国度’我要开吃了’的意思。斑驳的绷带上淡淡的腥血味让他很迷醉,有他自己的,更多的是别人的。

    播泰享受的嗅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吻了一下合十手腕上的绷带。

    他现在感觉很兴奋。他决定了,等下要将那个东亚对手的四肢全部打成粉碎性骨折。

    休息室的门打开了,播泰站了起来,咧齿笑着走了出去。

    ...

    “让大家久等了!!这次花组的选手,依然是之前的夏悠选手!!而这次的对手则是…”

    裁判的此时脸上根本看不出之前经历的变故影响,声音反而更加的声嘶力竭的卖力:

    “让人闻其名而心战栗的,来自泰国的恐怖八手凶器:播—泰!!!”

    裁判的声音很激昂,底下武组的人欢呼是更加是疯狂,脸上因激动都已经带上了不正常的潮红。而长谷川这边,则是脸色瞬间的垮了下来。

    “怎么会请到他!”

    长谷川看了看撩起圈绳踏进擂台的播泰,又恨恨的看了一眼对面得意的武组社长。至始至终都没有多看夏悠一眼。

    凶器播泰的盛名在他们之已经是如雷贯儿,这种人物已经不是他们能够说请就能请来的,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让他过来的,看来为了这次比斗对方是下了重本了。

    不仅仅是长谷川,花组里面除了藤村和纹身男几个,所有人都已经对夏悠不抱侥幸了。

    手脚肘膝皆可杀人,八手凶器的名字,不是浪得虚名的。

    “那么...请期待吧!!来自异国度的对决!!”

    裁判的高昂的声音彻底的点燃了武组心底的躁动,每个人都红着眼睛嘶吼了起来,似乎要将之前的屈辱般的憋屈统统倾倒出来:

    “播泰!!播泰!!”“播泰!不用留情!打死他!!”“播泰大人!!请尽情的去杀吧!!”“打啊!!打死那个装腔作势的猴子!!”…

    凌乱的叫嚣声让人耳膜震痛,看着群情激涌的样子,播泰咧齿笑了起来。

    他不完全能够听到他们在喊什么,但是他听到了他们喊自己的名字,也听到了’打死’这两个字。

    这种热情让他很享受,他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满足他们一下,改变打断对面这个东亚人四肢的初衷,变成直接打死好了。

    反正之前也在擂台上打死过人,也没有任何人找上门的,而且还更加受欢呼。

    想着,他抬眼打量了一下夏悠,决定还是选择将他打死。因为这个东亚人看起来长得挺好看的。

    只是,应该一节一节踢断肋骨好呢,还是碎颅好呢…

    夏悠在播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目光紧紧锁定着他。

    他之前还不清楚什么叫做戾气,什么叫做凶气,但是他却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了。

    尤其是那咧齿笑着打量自己的眼神,让夏悠感觉极度不自在。他看到了对方打量着自己的一个个部位,那种仿佛选择如何对猎物虐杀的感觉,让夏悠的目光也冷了下来。

    “咔咔咔咔…”

    头顶传来的机械声让夏悠不禁抬头看了过去,却看到了擂台上方,一个铁笼模样的东西正在缓缓下降,黑漆漆的冰冷感觉让人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上面还隐隐散发着让夏悠不舒服的味道。

    而这个时候,裁判的声音也开始响起:

    “咳,为防止之前的意外,我们特意降下这个斗兽笼,让两位…呃!”

    裁判的声音曳然而止,因为夏悠动了。

    一言不发的冲向了播泰。

    下降的铁笼也顿在了半空,本来还待叫嚣的人们也开始欢呼了起来。睁着眼睛期待着夏悠怎么被播泰如同破布偶般的虐杀。

    夏悠没有理会他们,眼的平静已经无法掩过那四溢的寒光。

    斗兽笼。

    播泰听不懂,但是他听懂了。在这些人眼,他不仅仅是能够随意愚弄的打手,而且已经成为了供娱乐用的斗兽了。

    愠怒已经到了临界点,夏悠觉得现在很需要发泄。

    而眼前这个将他视若猎物的播泰,是他夏悠选择的第一个发泄的对象。

    播泰看到夏悠冲过来,咧齿笑了起来,身形不闪不躲,踢腿却如同鬼魅般踢出。

    这是让无数人饮恨的鞭腿,是让泥砖也能华为齑粉的抽击。论力量能让被踢的人大腿骨碎裂,论速度能让人察觉到那股刺痛,才知道被踢。

    和以往无数次一样,播泰仿佛已经能看到夏悠被他拦腰抽飞的样子了。

    只是夏悠闪开了他必的一击。

    或者说,他根本看不到夏悠是怎么闪开的。

    播泰瞳孔缩了一下,微微一愣,旋即是一痛。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