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连场


    拳击台般的擂台上,那股血腥味被刻意掩饰过,但是却无法逃过夏悠的鼻子。看了看灯光,又看了看对面的对手,夏悠已经开始适应了刺眼的光线。

    对手的卖相给人一种充满了力量感的感觉,夏悠看不清他的脸,却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却说不出是哪里熟悉,那裸露的上半身上因热身而渗出的汗水在流淌,随着他呼吸起伏而闪耀着点点光芒。

    相对于对手,夏悠现在的休闲装束,简直就是在游玩般儿戏。而且比起对方的裸露出来的块块鼓劲的肌肉,夏悠是怎么看,怎么的文弱。

    “啪。”

    赤脚点在角垫上发出轻响,夏悠看了看对手,又越过他看向了他身后的人群。

    他上台后,对面的叫嚣声变得更大了起来,乱七八糟的。工整的西装压不住那些躁动和癫狂的心,那种脸上狰狞口疯狂的样子,就差冲击擂台了。

    夏悠对着人群找了一下,但是没有看到泽越止,这个发现让夏悠不禁皱了皱眉。

    “让大家久等了!!”

    随着一柱场外强光的扫下,裁判的声音通过扬声器响彻在整个地下室,裁判没有上台,只是站在了舞台上一条悬空的铁架延伸台上:“今天,很荣幸,总社的井上长老莅临!并作为这场比斗的见证!”

    光柱随着他的话音而转移到了他旁边的一位老人身上,所有社团的人都激奋的嘶吼了起来,夏悠也看了过去,那是一个光着头,苍老,但是腰却挺得很直的和服老人。

    那份仅仅只是权势带来的光环,就让人为止疯狂,夏悠现在也再一次认识到权势的影响力。

    而且夏悠隐隐在光柱的边缘,看到了泽越止,但隐藏在暗处看得不太真切。

    “首先,要为大家介绍的这位很眼生的少年。没错,就是少年!而且是一位在校的国留学生!现在谜一般的被委以重任!来,让我们欢迎这位:”

    裁判也在嘶吼着,随着话音手猛地一指夏悠:“花组的,夏悠夏先生!”

    欢呼声应声而起,夏悠没有回头,只是听到身后的欢呼却是脸色平静。

    对于长谷川他们来说,夏悠现在是代表他们这边出战的,无论和他在怎么闹,现在也只能是拼命的造势。

    “而另一边的,则是久负盛名的半山武道馆的现任首席大弟子,武组的…”

    裁判捏起的声音顿了一下,深吸了一大口气,咆哮般吼了出来:“渡边隆!”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远比刚才的要激烈,被称呼为渡边隆的对手从擂台边缘走出了两步,迟滞了下,在此起彼伏的喊声拉开了头上的毛巾。

    露出的脸让夏悠愣在了那里。

    一开始,听到半山武道馆的时候已经夏悠已经心下微愕,现在看到了并不陌生的人,也不禁意外的失神了一下。

    阿隆?

    半山武道馆的阿隆?

    阿隆此时也是有些发怔的看着夏悠,口上?q动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手拿着毛巾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

    “下面,有请井上长老!”

    相对于场上相对安寂,场外的人依然群情汹涌,裁判声嘶力竭的吼着,他旁边的老人接过了话筒,咳嗽了两声,浑浊的双眼居高临下的扫了一圈,哑声开口:

    “开始吧。”

    声落,现场为之一肃!

    在场的除了夏悠,谁都明白这次比斗的重要性,这是牵扯到以后他们根本命运的一战,由不得他们不重视。

    极闹到极静仅仅只是瞬间,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屏气凝神看着台上两人,等待着他们的动作。

    强光下的擂台纤毫毕现,很耀眼,甚至是刺眼,但谁也没有眨一下眼睛。

    天花上的抽风机发出着微微的嗡嗡声,淡淡的汗味,擂台上依然一片安静。

    空气仿佛凝滞般,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压抑,夏悠没有动,阿隆也没有动,只是脸上都是一片古怪。

    “怎么了?”

    一个西装男耐不住低声问了旁边一句,但马上被旁边的人制止出声,忍不住硬着头皮继续等着。

    井上长老眉头慢慢皱起,裁判几次想要开口但还是没有打破这种安寂,泽越止双手抱胸隐在暗处咧着嘴,擂台下很多人扭了扭酸痛的脖子,面面相觑,长谷川拳头始终紧握的盯着上面。

    “喂,干什么,打啊!”

    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喊了出来。

    一瞬间,如同引爆般,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

    “站在那里干什么!!”“上去干趴他啊!”“艹,直接过去打啊!!”“什么玩意啊!”

    群情激愤让阿隆身体颤了颤,踏前了一步,但看到夏悠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又退了回去。

    一副进退维艰的样子。

    “咳咳。”井上长老咳嗽了一声,声音不大,却让吵闹的西装男们渐渐安静了下来。

    继续抬头睁眼看着阿隆和夏悠。

    阿隆慢慢握拳举起了手,一副要进攻的样子。所有人都在此屏住了呼吸看着。

    阿隆忽然苦笑了起来:

    “抱歉...我…打不过他。”

    本来进攻的起手式也放下,阿隆视线闪躲的苦笑着,说出的话却让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是幻听。

    只有夏悠笑了笑。

    “…怎么回事?”

    同样的话语从几个地方响起,那种质问依然带着强烈的不可置信。

    其他人,尤其是阿隆代表的社团的人也是现在才反应过来,愣愣的睁大了眼睛:

    “你在说什么...喂!你干嘛!!”

    “这是怎么了?喂喂!”

    “抱歉。”阿隆说了一声,深深的看了夏悠一眼,然后径直跳下了擂台离开了。

    如同闹剧般的变故让所有人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擂台上,只剩下了夏悠一个人在站着。

    “艹,这算什么!!”“打不过?为什么打不过!!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老大,我现在就去干掉那个家伙!!!”“王八蛋!!混账东西!!”…

    阿隆一方的人短暂的沉默之后,铁青着脸的开始破口大骂了起来,好几个想要去追阿隆,也有人愤恨的踢擂台出气,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只是也有不少人,开始疑惑的看向夏悠,试探在夏悠身上找到阿隆临战逃脱的原因。

    相对于对面,长谷川他们面面相觑之后,脸上还有着一种震撼的不敢相信:

    “这算是...赢了?”

    彼此眼的异彩越来越浓,最后他们终于忍不住欢呼了起来。没有谁去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没有人关注台上的夏悠,那种兴奋让他们疯狂的嘶吼发泄着,蔓延般瞬间变成了欢乐的海洋,和对面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极端。

    夏悠也在微笑,看着阿隆离去的方向,他也想不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和阿隆的比斗早在之前就有过,那是还在半山武馆的时候,那时候的夏悠给了他无限的震撼,夏悠在知道那个神秘老人真的离开后就没有再去那里,本来以为和他们再也不会有任何交集,却不想竟然擂台上重逢。

    而且阿隆还让他不战而胜了。

    不战而胜!

    夏悠微微笑了笑,手轻轻摸了一下袋的那张金卡。

    长谷川他们大概也想不到自己会赢得这么轻松吧?

    裁判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看井上长老,这种情况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而且是在这么重要的比斗上发生,下面那些人几欲择人而噬的样子太恐怖,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宣布了。

    就在所有人都在沉迷于自己的情绪的时候,长谷川身边的一个西装男,附在了他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让他的双眼一点一点的缩起。

    “好,这场比赛花组获胜,下一场是由…”

    “等一下。”

    得到了井上长老的许可,裁判匆急想要快速结束的宣布被大声的打断,长谷川站了出来,看了夏悠一眼,又看向了裁判。确切说是看向了裁判身边的井上长老:

    “我们这边的选手连场。”

    忽如其来的请求带来一片哗然,夏悠猛地转头看向了长谷川。

    长谷川没有看他,只是他身边一个西装男挡住了夏悠的师兄,低声和他说道:“社长会赛后给你一个亿,你只要安心的在场上打就可以了。”

    说着,手悄悄的伸进西装内的腰间示意一下,一脸威胁的看着夏悠。

    隐隐猜到那是什么的夏悠瞳孔缩了一下,那种危险的感觉却让夏悠的愤怒在平静的表面下,如同火山般翻涌着。

    还是不够强大的原因吗...

    才让无论阿猫阿狗也敢来威胁自己一下!

    深深地看着他们,忽然平静的笑了笑,点了点头。

    “可以。”

    夏悠说着扭过了头闭上了眼睛,一副安静等待的样子。

    谁也没有看到,角垫上那不断蔓延又碎裂的冰痕。

    井上长老咳嗽了两声,并没有马上回应长谷川,而是看向了脖子上有疤痕的另一方社长:

    “你们怎么说?”

    “好啊。我也想看看将渡边吓跑的人到底有多厉害呢。”

    脖子上有疤痕的社长马上应道,看向夏悠,狞笑着舔了舔唇:“还不如说,这样子的规则更加好。”

    …

    ...感谢咖喱、如云、金甲瓢虫的打赏!!话说十二点还有一更你们信吗!!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