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八章 质问与惊诧


    接下来的两天,一切显得风平浪静。

    伊藤诚和泽永泰介被强迫拍了一堆照片后,又再夏悠的默许下被西装男们殴打了一顿,两人就没有再回学校。

    学校关于桂言叶的风言风语也少了很多,让夏悠愈发确定原来是伊藤诚他们在搞鬼,笑容也更加冷冽了起来。

    夏悠没有动作,他在等着,等着到时候泽越止出面之后,将他们一起收拾了。

    两天的时间,夏悠本来以为黑田光会问起泽永泰介的时间,但她却仿佛不认识这个人般根本提也没有提过,反而没心没肺的经常缠着自己,问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和桂言叶的感情,也在这两天急剧升温。自从经历了那次旅馆事件之后,夏悠发现了桂言叶对他少了一份拘谨,多了一份自然和依赖,却依然有着那种动人的羞赧。

    经验也在两天的时间里,飙升了一千多点,这种增加的幅度让夏悠开心的同时,也开始因为越来越接近10级而有点莫名急躁了起来。

    就在今天放学之后,夏悠上完厕所回来,想要送桂言叶回家,他预料之外的人将他拦住了。

    皱眉看着挡在面前的西园寺世界和清浦刹那,夏悠淡淡开口:

    “有事?”

    西园寺世界看着夏悠,眼神极度复杂。

    本来西园寺对夏悠还是很有好感的,而且夏悠在那次后巷救了她,她也一直很感激。

    只是后来,夏悠对伊藤诚动手的事情让她无法释怀,而且伊藤诚私下也跟她说过,夏悠是一个怎么恶劣和卑鄙的人。她慢慢开始深信不疑。

    正和伊藤诚打得火热时候,伊藤诚却再次受伤了,而且连家门都不肯踏出。她是鼓起勇气上门去看他的,那满身的伤痕的孱弱样子让她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伊藤诚支支吾吾不敢说是怎么弄的,也不敢说是谁弄的,可是她知道,这一切和夏悠绝对脱不了关系。

    毕竟那天她是看着他将伊藤诚他们带出去的。然后他们就没有再回班上了。

    “诚…他的伤,是你做的吗?”西园寺世界面对着夏悠,毫不掩饰的直接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夏悠看了看有些激动的西园寺世界,又看了看她旁边一脸平静的清浦刹那,不置可否的问道。

    伊藤诚和泽永泰介是什么人,夏悠很清楚,夏悠同样清楚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两女,有着和伊藤诚他们同一个血脉。

    也正是这个血缘关系,让夏悠对她们一直敬而远之。

    只是他想不到她们竟然主动找上来了。

    “诚他受伤了,很重的伤,一定是你做的对吧?”

    西园寺世界看到夏悠不咸不淡的样子,情绪有些激动的踏前了一步质问道。清浦刹那拉了她一下,目光戒备的看着夏悠的同时,也带有着同样的质问。

    正是读懂了她们这种质问,夏悠的目光开始冷淡了下来。

    他自问自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性格,西园寺世界她们凭什么这样质问他他也不想深究,但是他却没有忘记当初帮助了她们,却被她们冷拒离开的事情。

    夏悠感觉自己是不是和这个血脉的人天生八字不合。

    “就这样吧,我有事先走了。”

    周围已经不少人看到这边的吵闹而看了过来,夏悠看到了人群一脸担忧走过来的桂言叶,也不想和西园寺世界她们争执什么,径直离开。

    “不要想跑!”西园寺世界张开了双臂挡在了夏悠面前,大声的喊着:“你今天不解释清楚诚他们怎么回事,你就不要想跑掉!”

    夏悠想不到西园寺世界反应竟然这么神经质,脸上的表情怔了一下,旋即蹙起了眉头。他们的家族乱伦血脉彼此之间的吸引力很吓人,夏悠本以为西园寺世界对伊藤诚只是关切而已,但现在看来是盲目了。

    只是这种蛮不讲理,让夏悠愈发的不耐烦了。

    “我觉得我不需要像你解释什么,也没必要和你们解释什么。”

    夏悠说着继续绕开离开,但西园寺世界却继续不依不饶的拦在了夏悠面前,仿佛认定了夏悠般,厉斥了起来:

    “你不用装了,一定是你!诚说了,你就是一个表面道貌岸然实则衣冠禽…”

    “啪!”

    清脆的巴掌声让西园寺世界的话曳然而止,周围的人群也一阵惊呼。

    西园寺世界愣愣的捂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桂言叶。

    桂言叶的手还在空,飘舞的头发依然飞舞着,冰冷的眼神却是一动不动的锁定着西园寺世界。

    “不准乱说夏悠君。”

    仿佛没有任何情感波动的话让西园寺世界终于回过神来,但是对上了桂言叶那双冷漠而黑寂的瞳孔,那股莫名的心悸让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同样说不出话的,还有正面看到了桂言叶双眼的清浦刹那。

    甚至连人群的加藤乙女几人,也是呆呆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场面落针可闻,认识桂言叶的想不到她敢直接打人,不认识的则诧异于这么娴静漂亮的女生竟然会掌掴。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不仅仅是其他人,夏悠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桂言叶,也是有些发愣了。

    桂言叶出手得太突然,也出手得太迥然于常,平时一直以来都是柔柔弱弱的,现在却忽然转变成这样盛气凌人。

    那种感觉太突兀,甚至明明发生在面前,夏悠却有种很荒谬的感觉。

    只是夏悠也知道现在不是惊异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还在看着。

    “好了,言叶别冲动。”

    夏悠挡在了桂言叶面前,将她空的手拉了下来,同时也转向了西园寺世界她们冷淡的说道:

    “伊藤诚他们的事情,是他们自己自找的,我不会给你解释什么,你们也不需要问,他们没有你们想象那么好,如果你们想要掺进去也可以,但是未必是你们想要的结果,言尽于此。”

    “……”

    西园寺世界还在捂着脸,愣愣失神。清浦刹那看了一眼夏悠,然后拉了拉西园寺世界:

    “世界、世界。我们走吧,先离开这里。”

    西园寺世界有些迟滞的被清浦刹那拉着离开了,什么也没有说的踉跄着脚步。人群自动分出了一条通道让给了她们离开,很多人眼却是燃起了八卦之火。

    只是这种燃起的火,在遇到了夏悠冰冷的目光之后,马上熄灭了。

    一股莫名的寒气临身,所有人接触到了夏悠的目光,都打了一个寒颤,然后马上揣着心悸化作鸟兽散了。

    走廊很快变得空荡了起来。

    “夏悠君…”

    夏悠闻声看过去的时候,桂言叶正苍白着脸色,局促不安的看着自己。

    夏悠默然了一下,表情柔和了下来:“言叶也是为了我,不要紧的,不要想太多。”

    微微一笑,夏悠给了一脸忐忑的桂言叶一个宽心的眼神。

    “嗯...”

    桂言叶低声应了一句,看到手被夏悠当众握着,红晕又慢慢从白皙修长的脖子蔓延到脸上,娇艳,动人。

    那娇羞的样子和之前出手掌掴的样子判若两人。

    走廊上的盆栽叶片随风轻摆,夏悠脑,始终想着她之前的样子,哪怕那之前的再像幻觉,夏悠依然有股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感觉。

    这种感觉,在夏悠和桂言叶分别的时候,听到她无意说了一句之后尤为强烈: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夏悠君的,我可以为夏悠君做任何事的…”

    明明是温情的话,夏悠却感觉自己有种心惊的感觉。

    也正在这个时候,夏悠接到了一个他等了不短时间的电话。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