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七章 觉悟与等着


    ?Y野学园的旧教学楼后阳光被阻隔,稀疏的草坪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跟着夏悠转进来的伊藤诚和泽永泰介早就没有之前的那股硬气,在看到了等在那里的一群西装男之后,马上转身要跑。

    却被夏悠扯着衣服,猛地往地上一带。

    “砰!”“砰!”

    巨大的力量让伊藤诚两人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就被贯在了地上,当他们忍痛慌张爬起的时候,十多个的黑衣人已经将他们围在了间,本来对他们来说稀薄的光线这一瞬更是几乎被完全阻断。

    本来还想要爬起的伊藤诚和泽永泰介,瞬间不敢动了。

    “你们什么人,在学校做什么?”

    有些犹豫的声音传来,局外的喊声让夏悠转头看了过去,看到了远远对着这边喊着却不敢过来的安保。

    夏悠没有开口解释,只是看了看西装男的领头藤村,他马上心领神会的对手下示意了一下,两个西装男向着安保走了过去。

    安保员再也没有发来任何声音,伊藤诚和泽永泰介被包围着看不到外面,从安保员开口时脸上升起的希冀在一点一点的磨灭,现在两人终于不可抑制的慌了。

    尤其是他们看着夏悠向着他们步步走近的时候。

    “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色厉内荏,仅仅是他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最后勇气。泽永泰介依然在地上不敢起来,眼神闪躲的喊着。伊藤诚嘴唇?q动没有说什么,但是身体却随着夏悠的走近而向后挪动着。

    明明围着他们的人种,最显和煦的是夏悠,但想起之前夏悠对他们的种种,那张平和的脸此时在他们眼渐渐的恐怖了起来。

    “别吵,我慢慢问,你们回答就好。”

    夏悠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我们没有什么要回答你,这里是学校,你要做什么!”

    泽永泰介马上反驳道,只是看到夏悠抬脚马上慌忙的向后一退,撞到了围在后面的西装男,被踹了一下后背重新坐回了原地。

    阴暗角落本来就让人无法安心,黑西装的围堵让这种不安浓郁,无形的压迫更是很容易随着恶意人数的增加而几何级数的增大,泽永泰介被踹了一脚之后马上噤若寒蝉,那一脚,他已经真切的体会到了周围人的恶意。

    他们不是来开玩笑的。

    “我最近感觉一句话很有道理。”

    夏悠不置可否说了一句,打破了死寂。看向了他们施施然的说着:“‘既然敢乱说话,那就该有承担后果的觉悟。’你们觉得呢?”

    夏悠没有明说,但是伊藤诚和泽永泰介都是脸色一白,连呼吸都屏住了。

    这栋教学楼是平时不用的,连上面的窗都几乎不会打开,那种特有的宁静有种让人觉得很适合讲道理的感觉。夏悠扫了一眼至始至终没有说话的伊藤诚,脸上无悲无喜:

    ”听说你们想要对言叶做什么?而且全校都在传了?”

    “不是我!是他!是他说的而已!我什么都没有说过!都是他一个人说的!我叫过他不要妄想的!可是他说要那样的!我什么都没有同意过!不关我事!”

    伊藤诚的爆发不仅仅是让夏悠始料不及,让他连获得经验的系统提示声也没有听清,泽永泰介也是愣了一下。

    在夏悠看狗咬狗般的诡异眼神下,泽永泰介不可置信的看着因为爆发而喘着气的伊藤诚:“喂!诚,你说什么…”

    他的询问伊藤诚并没有回答,伊藤诚只是飞快的扫了四周一眼就迅速低下头,仿佛没有听到泽永泰介的询问般,身体却在微微发抖,连语言都在发抖:

    “他说你被社团的人盯上,说你死定了...都是他说的,不关我事…”

    呢喃般的声音不大,却就是那么的清晰传起。泽永泰介虽然明白伊藤诚没担当,他自己也害怕,但是却想不到伊藤诚会怂成这种地步。

    西装男们对这一幕似乎习以为常,看着他们冷笑了一声。

    夏悠看着伊藤诚,也从一开始的微怔,然后很快释然了。

    他也记得原著,伊藤诚和桂言叶约会冲突了社团的人,被别人瞪了一个眼神后他马上缩在一旁,最后是桂言叶站出来鞠躬道歉平息的。

    如果不是看到了现在他这个样子,夏悠还真的忘了伊藤诚有这样的一面。

    对于现实世界的来说,伊藤诚这个名字的名气太大,现在看着他这副赤果果的怯懦样子,夏悠依然有些侧目。

    只是侧目归侧目,夏悠现在既然知道了敢对桂言叶口放厥词的正主,就不打算再放过了。

    直接对坐在那里发愣的泽永泰介肚子飞快的踹了一脚,在他剧痛而蜷缩趴下的同时,夏悠走近,在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对着他露出的手踩了下去:

    “所以是你说要碰言叶?是这只手吗?”

    脚上的力量随着夏悠的话一点一点的加重,泽永泰介脸色一变,用力想要抽,却发现无法抽出分毫,反而夏悠脚上的越来越重的力道让他清晰感受到了那股锥心剧痛。

    “咔喀!!”

    清脆的碎裂声让人无法抑制的一阵心悸,伊藤诚瞳孔猛地一跳,而泽永泰介的凌厉的惨叫声,也是这时候喊了出来。

    本来捂住肚子的手也拼命的想要拨开夏悠的鞋,泽永泰介的痛浮现了在扭曲的脸上,同样浮现的,还有那丝对夏悠的怨毒。

    那种不谙世事而掩饰不全的怨毒,在惨叫微张的眼不时流露,仿佛一条狼狈的狗崽,在努力的卧薪尝胆,幻想着有朝一日变成凶狼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咬断别人喉咙般。

    也正是看到了泽永泰介这种姿态,让夏悠彻底的指导,自己之前真的是对他们太放松了。今天可能他们只会对桂言叶口花花,甚至提出过分要求,这还是他夏悠还在的前提下。

    一旦如果在他满十级的时候发生什么事,或者他夏悠因为什么事而短暂不在了,那肆无忌惮的他们...

    一想到泽永泰介他们可能报复在桂言叶身上的事情,夏悠的嘴角咧了咧,双眼却是眯了起来。

    带头的西装男藤村察觉到了夏悠的表情,马上恭恭敬敬的走近询问了一句:

    “夏先生,要不我们直接剁他们几根手指让他们长长记性吧。”

    声音并没有刻意放轻,泽永泰介的那种怨毒和惨叫曳然而止,伊藤诚也是呆呆的抬起了头。

    西装男的话只是询问,并不是玩笑。无论语气还是现在他们的脸上所表达的,也是如此。

    而最让他们感觉到心悸的是,夏悠闻言却是平静了。是那种仿佛思考着可行性的平静。

    泽永泰介的脸色已经煞白,伊藤诚也好不到哪里去,脚软在地上扭着,身体却在颤抖。

    他们都在屏息凝神一眨不眨的看着夏悠,生怕夏悠忽然点了头,或者发出任何应许的话。这一刻的他们再也没有之前那种以为夏悠会被社团的人弄死的认知了,事实在眼前,所有人都在遵守着夏悠的意见。

    包括他们也是。

    夏悠忽然灿烂一笑。

    洁白的牙齿,却让他们心底感觉到无尽的森寒:

    “不用了,那样做不好。”

    听到夏悠的话,他们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只是夏悠的下一句话,让他们的寒毛瞬间炸起:

    “有没有方法让他们不死,但是以后的人生什么都做不了?”

    轻轻的询问如同七月寒风般,让人遍体生寒,伊藤诚已经如同木头般僵在了那里,泽永泰介则是不顾一切的大声喊叫了起来,似乎是因为自己的手,又似乎是因为夏悠的话。

    夏悠低头看了他们一眼。

    如同寒冰般的眼神扫过,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他脚下锥心痛的泽永泰介,而是伊藤诚。

    几乎是接触到夏悠眼神的刹那,伊藤诚一个激灵,马上去死死捂住了泽永泰介的嘴巴。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他只知道,夏悠眼传达的意思如果他不遵循,那么倒霉的或许不仅仅是泽永泰介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之前他被夏悠踢伤腿的时候,他和泽永泰介也是一个人惨叫,一个是拼命的捂住对方。只是当时是泽永泰介不让他发出声音,现在是他捂住泽永泰介。

    而面对着的,依然是夏悠。

    他们才发现的,原来和他们根本不是同一个层次的夏悠。

    夏悠对伊藤诚的动作满意的笑了笑,这时候藤村试探的声音却响起了:

    “夏先生,您确定要让他们…”

    “等等,我认识加藤先生,大家都是自己人!”

    泽永泰介忽然挣脱了伊藤诚的手,拼命的大喊了起来,连声音都已经变调了。事关生死面前,他甚至连手上的刺痛都仿佛忘记了,拼命的想要撑起身体。

    周围的西装男没有反应,哪怕有反应夏悠也不会理会,而且他刚才的话也只是吓唬而已,只是泽永泰介的话却让夏悠想起了一个问题,挥手止住了藤村他们,看着地上两人问道:

    “对了,你们认识泽越止吗?”

    泽永泰介目光有些茫然,伊藤诚却是瞳孔急剧的跳动了一下。

    也正是这轻微的跳动,让夏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来认识呢,你们看来还有用呢。”

    夏悠仿佛自言自语的话让伊藤诚和泽永泰介没由来的一股心慌,但是听到了夏悠说他们还有用,又滋生起了一丝激动。

    “如果泽越止问起来,你们就说,我正面等着他来。”

    夏悠蹲了下来,对着一动也不敢动的两人轻轻说道:

    “我给他三天时间,他有的是方法找我,如果三天没来,或者他伤害到我什么的任何人,首先你们下场会比较惨。"“而且我们的事情还没完,在见到泽越止之前,如果期间我看到言叶再受到任何流言蜚语或者伤害,你们两个都会死的。”

    抬眼看了两呼吸都极力憋住的两人,夏悠再次问了一句:“你们听清楚了吗?”

    伊藤诚和泽永泰介马上点头如捣蒜,仿佛点头慢一刻就会灾厄临头般。

    夏悠满意的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笑容如同春风般和煦:

    “那好,你们现在都脱掉衣服,互相搂着拍一些照片吧。”

    夏悠退后了一步,把位置让给了西装男他们。伊藤诚和泽永泰介愣愣的坐在那里,傻了般看着狞笑的逼近的西装男们...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