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二十章 心跳


    衣服滴落的水在地上发出阵阵滴答声,在安寂无比清晰。

    房门已经关上,夏悠和桂言叶站在房里的地板上,看着那仅有的一张大床,谁也没有说话。

    灯光是一种柔黄偏粉紫的颜色,弥漫在空气仿佛带着一股薰衣草的馨香,身上的衣服已经难受的黏在身上,但是无论是夏悠还是桂言叶都不敢动。

    仿佛发出任何声音就会引来什么怪物般,房内只有着那一下接一下的滴水声。

    明明空调吹到湿漉漉的身上很冷,但现在,夏悠只感觉一种口干舌燥。

    飞快的看了一眼身边同样僵在那里没有动作的言叶,夏悠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道:

    “言叶你…身上湿着容易着凉,先去洗澡吧。”

    桂言叶被叫到名字的时候身体抖了一下,听到夏悠的话后,抿紧嘴唇低声应了一声:

    “嗯...”

    桂言叶的软糯的声音让夏悠想要转头,他忘不了刚才她之前松开外套时的那惊鸿一瞥,湿透的黑裙将身体紧紧裹住后那惊艳的样子,会让人血液都能够沸腾起来。

    桂言叶应了一声后只是低着头,匆匆的走向浴室,只留给了夏悠一个窈窕的背影。

    那仓促的步伐和摇曳的身姿,却让夏悠有了无尽的遐想。尤其是当夏悠看到了地上那蔓延的娇小脚步水印,又看了看那张大床。

    夏悠的心跳开始莫名的加快了。

    暗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下一秒,夏悠隔着一道门听到了那脱衣服的??声,吸到一半的呼吸也顿在了那里。

    脚下的水已经汇成了一滩,夏悠的眼睛看着地面,却睁得很大。

    脑浮现出来的画面无法驱散,夏悠听到了浴室里面传来的水声,淅淅沥沥的声音在一点一点的,挠动着他的心。

    夏悠动作机械的看了过去。

    隔着磨砂玻璃的门,隐隐约约能看到那曼妙的身姿,让夏悠双眼再次不可抑制的睁大。

    脑仿佛被什么撞击了一下,晕乎乎的,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但是夏悠又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那将纣王**住的女人叫夏娃还是嫦娥?她们是像现在这样做的吗?

    听着水声哗啦的每一秒似乎都在煎熬,看到那模糊身姿的微动都在撩拨心跳,夏悠以莫大的毅力扭开了头,看到电视柜那里标识的毛巾二字,脚步轻浮的走了过去。

    扶上坚硬冰凉的柜角,夏悠依然无法让自己画面丛生的大脑冷静下来,等拉开抽屉想要拿出毛巾擦水的时候,目光所及的一些糟糕物,让夏悠马上用力的推了回去。

    “砰!”

    用力合上的实木抽屉发出一声巨响,夏悠犹在心跳不已,浴室里面的水声骤然一止,桂言叶的有些慌张的声音传了出来:

    “夏悠君...怎么了?”

    “不,没事!没事。”

    夏悠连忙回道,拉开了另外一个抽屉,将里面的干净毛巾拿出来后就直接盖在了头上。

    这是一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夜。

    夏悠拉开了窗帘,看着夜幕下窗里面呼吸不匀的自己,手机械的用毛巾擦着头。

    那种仿佛审判在倒数,又仿佛是大奖即将揭开的等待,让夏悠脑一刻都停不下来。

    说不上是慌张,但那股因为期待而连呼吸都无法平静的颤抖,夏悠无法骗过自己。

    “那个…我,出来了。”

    桂言叶的声音柔柔传来,夏悠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扯开毛巾猛拉上了窗帘,浴室门拉开的吱呀声让他身体本能的盯着,他甚至不知道水声是什么时候停下的。

    白嫩纤长的手探出,轻轻带着水汽的精致嫩足,然后是浴巾包裹的赛雪凝脂。

    夏悠瞳孔猛的一缩。

    出水芙蓉是一种怎样的娇艳,美人如玉是一种怎样的撩人,夏悠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这一刻连呼吸都屏住了。

    淡淡的柔和灯光让那股俏生生的美丽安然展现,粉嫩赤脚在光滑的木质地板上,玲珑精致的小巧脚趾正不安的蜷缩轻展着。

    纤长笔直的小腿隐没在浴巾之下,试图着向后躲着,却反而扯动着浴巾将更多让人想入非非的轮廓展现出来。

    柔软的雪白浴巾无法掩去那平坦的小腹,也无法按捺的在胸前撑起的一大片,白皙水润肌肤还在依稀蒸腾着袅袅热气,浴后的醉人熏红若隐若现。

    锁骨细展,盘起的头发让纤嫩无暇的粉颈露出,桂言叶樱唇紧闭,闪躲的目光上,修长的睫毛在轻颤着。

    那是一股清纯,却无法抹去的惊人妩媚。

    夏悠愣愣看着,手的毛巾就那么握着僵在空。

    “夏、夏悠君…”

    桂言叶被夏悠灼热的视线盯着,站也不是躲也不是,哀求的唤了一声,语气已经带上了哭腔。

    “哦,哦,轮到我了,我去洗了!”夏悠语无伦次的说着,心跳澎湃的冲入了浴室。

    温水淋在了身上,夏悠才想起自己没有脱衣服。浴室有着香波的味道,还有一股让夏悠感觉呼吸躁动不已的香味。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完的,等他胡乱洗完出来的时候,桂言叶正坐在床头那里梳着自己的头发。

    感觉到了夏悠的视线,桂言叶动作顿了一下,又继续低着头梳着。

    只是夏悠看到了,她的动作抖到连梳子都无法顺畅了。

    夏悠握了握拳头,也坐上了床。

    桂言叶的动作再次一僵。

    …

    …

    说好会两更,今晚半夜会赶出来!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