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闹事与流言


    “谢谢夏师傅。”’获得初级好感,获得3点经验’

    “不用谢,欢迎下次光临。”

    夏悠对客人笑了笑,继续开始手脚利索的包装起蛋糕来。

    等级八:1721/2560.

    经验升的很快,夏悠看到这个经验数字的时候自己也有些惊诧,但旋即又释然了。

    随着他再西饼店做得越来越久,对自己熟识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多,能叫出自己名字的人也越来越多。

    叫名字能获得的经验是单纯口头感谢的两倍。

    叫昵称能获得的经验是单纯口头感谢的三倍。

    这个经验数是从前晚结束到现在的,期间进过了一晚多,增加了几乎八百点经验。夏悠才发现不知不觉,自己的经验增幅已经上升到这种地步。

    这是个很值得欣悦的变化,而且明天还要和桂言叶约会。

    一想到明天的约会,夏悠莫名的开始期待了起来。

    “哇,这是什么,好难吃!!”

    店里忽然响起的夸张声音让所有人多顿了一下,夏悠也循声看了过去。

    花里花哨的非主流衣服,五颜色的鸡冠染发,这两天来这里的人这种打扮的并不少,店里的人也习以为常,本来也不至于被多关注。

    只是现在夏悠莫名的有种不祥的预感了。

    “里面夹着头发!喂,店里是谁负责的,给我出来!”

    一个脖子上戴着很多柳钉项圈、花色头发的混子举着手叫嚣着,鸭公喉的声音如同锯木般让人难受。

    店里人已经安静了下来,项圈混子同座的两个满耳穿环的同伴也助威般的发难:

    “我刚才吃了一口,现在肚子好痛,这些里面都加了什么啊!”

    “店长给我出来!”

    桌子被拍得砰砰作响,这三人的忽然暴起没有任何的预兆。但店里的人很快都反应过来了:他们在闹事。

    意识到这点的人们都沉默着,无论是店里的服务生女生,还是一些常客,目光几乎是下意识的看向夏悠。

    夏悠现在的脸色并不好看。

    那一桌上的人已经将盘子都摔到了地上,清脆的碎裂声是那么的肆无忌惮,在周围渐起的窃窃私语声三人的态度越发的嚣张。

    他们享受这种被瞩目的感觉,也喜欢看到自己大呼大喊的时候别人只敢小声说话的样子,虽然不太理解那些个同样打扮的混子们为什么露出那样古怪的笑容,但是他们现在很享受。

    “哼!你们…”

    “等等,我去问问。”

    夏悠阻止了黑田光不经大脑的冲出去,将身上的围裙解了一半,想了想又重新系好,向着大吵大闹的三人走了过去。

    沿途的人察觉到了夏悠的动作,双眼亮了亮,纷纷给夏悠让开了一条道。

    项圈混子也看到了过来的夏悠,马上一脸凶狠的瞪起了眼:你是这里的负责人?”

    夏悠没有回答他,停在了他面前,看了看地上的碎盘子和被菜碎的冻蛋糕,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就在昨天,他还信誓坦坦的和黑田光说不会再有人来闹事。可是现在这些人却狠狠的将他打脸了。

    他明明已经和长谷川谈过,明明让藤村敬畏有加,明明亲自在现场。他不明白这几人是出于什么想法而来挑事的。

    “你看看,你看看,多恶心,这些头发都是刚才在里面…”

    “砰!”

    举在空的染色头发被带起的风吹散,项圈混子的头已经被夏悠按在了桌上,速度太快谁也没看清夏悠是怎么做的,只是那发出的巨响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谁也想不到夏悠说出手就出手,项圈混子的椅子在地上缓缓滚动着,脸被夏悠按着连闷哼声都发布出来。

    而他同桌的两个同伴,还在呆呆的看着夏悠。

    “你、你干什么!!”一个同伴终于回过神来,声色俱厉的指着夏悠。

    夏悠看了他一眼,直接将那只手拉住,向下一扯一折。

    “咔喀!”

    折断骨头的清脆声音让在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其他混子太妹们已经哦哦哦的欢呼了起来。明明是惨烈的一幕,那热闹的叫好声却有种让人有股热血沸腾的感觉。

    那些混子太妹们只是单纯的起哄,店里的人却是有种义愤填膺同仇敌忾的感觉了。西饼店这里一直是女生们喜欢的安静地方,被这些人弄成这样早就让她们很不舒服,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夏悠的狠戾出手没有让她们感觉害怕,反而有股倾慕了的感觉。尤其是店里的服务员女生而言,在她们的眼,夏悠做的就是在保护这里,保护她们。

    夏悠对那些欢呼和窃窃私语充耳不闻,折断手的混子已经在地上抱手翻滚着,凌厉的惨嚎了起来。

    刺耳的声音让夏悠蹙了蹙眉,松开了项圈男,夏悠强硬的将地上的踩脏的蛋糕塞进了他嚎叫不断的嘴里。

    “呜…呜呜呜…”

    “刚才说难吃的是你?”

    夏悠一边塞着,一边轻声的问道。

    周围的人安静了下来,静寂的看着夏悠的动作。被踩过的蛋糕夹杂着沙子并不好吃,惨嚎的混子现在已经嚎不出声,被夏悠塞的蛋糕呛了一下,一副拼命想要吐出来,甚至伴随着口水的碎末也弹了出来。

    夏悠嫌恶的站了起来,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用脚一下踩住他的嘴巴。力道不小,混子的嘴唇直接被踩破,和着蛋糕碎屑的血液也是溅飞了出来。

    “呜呜…呜…”

    “咽下去,如果不吃完,你这排牙齿我会踩碎让你一起咽下去。”

    夏悠并没有因为他的样子而松开脚,反而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辗动了一下,惨叫的混子不敢挣扎了,周围的混子太妹们想要鬼叫狼嚎,夏悠一个淡淡的眼神看了过去,所有人瞬间噤若寒蝉。

    西饼店,作为能获得巨额经验场地对夏悠来说很重要,非常重要,他只想能够在这里顺顺利利安安然然的收获经验,之前的砸店,现在的闹事,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挑衅,让夏悠的耐心已经消磨殆尽。

    被莫名其妙的找碴,那股累积的火气现在已经烧上了头。

    而且一想到如果三天两头被这样那样的找麻烦,夏悠就莫名的火大。

    “你这个狗杂…”

    项圈混子迷迷糊糊清醒了一些,摇晃扶着桌椅站起,看着夏悠张口就骂了出来。

    只是夏悠转身忽然抽住了他脖子,让他的声音咽了回去之余,将他的身体直接摔了出去。

    项圈混子的下场不死也会一身残,这是所有看到他飞的人脑共同的想法,夏悠现在已经不顾上会有什么后果,他只想让所有想要在这里闹事的人好好掂量一下。

    “轰!!”“哐铛!”

    巨响在墙角倒塌的座椅响起,刚才那空飞舞的距离太夸张抛物线太过惊人,包括黑田光和小太妹她们在内,也一阵瞠目结舌。

    但很快的,处于骚动年纪的她们,看向夏悠的眼神慢慢变得狂热了起来。

    夏悠这时候的目光已经看向最后一个闹事者。

    “啪。”接触到夏悠目光的他直接被吓瘫软,双眼充满了乞求的看着夏悠,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夏先生,这些垃圾让我们来就好。”

    夏悠刚想动作,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动作一止,夏悠转头看了过去。

    看到了那天那个脖子上有纹身的西装男,夏悠微微皱了皱眉:

    “这几个人不是你们的人?”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纹身西装男面对着夏悠的目光,连忙退了一步摆手说道。

    对于其他人来说,刚才夏悠的抽颈甩飞是让人心生崇拜,但对于他们来说,那是让他们遍体生凉的画面。纹身西装男心下已经无比庆幸那天没有和夏悠动手,哪怕现在面对着夏悠,他依然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不是他们?那...又是泽越止教唆来的?

    夏悠看着地上依然在缓慢而痛苦的咽着蛋糕的混子,皱了皱眉。

    似乎察觉到了夏悠的想法,纹身西装男连忙开口道:

    “放心吧夏先生,我们一定帮你问清楚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是谁派来的!”

    说着,就让那些跟在他身后的混子太妹们不耐烦的呼喝了起来:“还不快将这些垃圾都拖出去!影响到夏先生了!”

    “等等”

    夏悠忽然出声,正在卖力拖扯着闹事者的混子太妹们立马停了下来,纹身西装男微微躬身一脸尊敬的等待命令,刚被驾起的那个吓瘫的闹事者再次吓得身体一软。

    夏悠在他哀求的眼神,走了过去。

    然后在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的目光下,夏悠只是扯着他的衣服,擦了擦刚才捡蛋糕弄脏的手。

    闹事者身体一直再抖,幅度很大,让人安静擦手也做不到。夏悠抬头平静的看了他一眼,闹事者瞬间僵了起来,只是脸色煞白。

    这次夏悠没有再做什么,一直到他们拖着三个闹事者都出去了,夏悠只是抽了一张纸巾继续擦手。

    店里又开始了一片窃窃私语,几个服务生刚想将地上的残余痕迹弄干净,一些个小太妹和混子们看了一眼夏悠,然后很热情的将这些都抢过去做了。

    黑田光瞪着眼驱逐了几个想要粘着夏悠的小太妹,自己站在了夏悠身旁,看着被架走的闹事者和纹身男的背影,怒哼了一声:

    “哼!都不是好人!”

    说着,又忽然转头看着夏悠,气呼呼的道:“你也是!”

    夏悠已经从刚才的冷漠恢复过来,看着黑田**鼓鼓的样子心不在焉的笑笑,揪了揪她的双鬟,脑却想着泽越止的事情。

    他现在越来越肯定是泽越止让这些人来闹事的了。只是夏悠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找他,之前和长谷川聊的时候,长谷川也是对泽越止一知半解,只知道他依靠女人在各个阶层都很吃得开。

    他靠的是哪个或者哪些女人,夏悠知道找上她们就大概能找到泽越止,只是他没有问,也不想去逼迫那些可怜的女人。包括现在依然是如此想着。

    而且在夏悠看来,他还有一个途径能大概找到泽越止的线索:泽越止的子孙,伊藤诚和泽永泰介。

    “喂...喂!你不是生气了吧?”

    黑田光重新弄好了自己的头发,见夏悠沉默,忍不住问到,想扯一下夏悠的衣服又有些不敢:

    “小气鬼!你不是好人不是我说的,是别人说的,我也只是听学校里面的人说说而已。”

    “学校?说了什么了?”

    夏悠本来不太在意黑提光的话,只想继续安静的去继续干活拿经验,听到她提起学校不禁疑惑的问道。

    “就、就说你和四班的那个叫桂的女生...总之不是好话啦!你什么都没做对吧?呐,你是不是真的和那个女生有什么哇?”

    黑田光有些支支吾吾的说着,说到最后目光有些闪躲的低声问道。

    “哪里传的,为什么我不知道?”听到了关于桂言叶,夏悠已经正色了起来。

    “我也是课间上厕所的时候听到的,而且男生也有谈这个...哦对了,你们四班那个叫桂的女生,是不是脚踏两条船?”黑田光说着说着,忽然满心好奇的问道。

    “怎么回事?”

    夏悠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他现在已经无法淡定下来。

    “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哇,好像说那个你们班那个桂,和你不清不楚的同时,也**了泰介…”

    “不可能!!”

    夏悠忽然的大声打断让黑田光吓了一大跳,旋即一脸不忿的反吼了起来:

    “干什么!还要不要听了!”

    “……”夏悠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眼神直直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桂言叶不会被背着自己去和谁好上,夏悠很确信这点,他现在只想知道到底是谁弄出这些谣言的。而且想知道言叶自己知不知道,会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我也是听说的而已,好像是有人听到泰介对她说要摸、摸...总之不是好事情,而且伊藤也在场的。”

    夏悠的脸色,在一点一点的阴沉了下去。

    黑田光打了一个寒颤,店里的人也感受到了那股忽然降下来的温度,缩了缩身体疑惑的抬头看了看空调口。

    “空调坏了?”

    黑田光也左右看看,缩了下脖子,抬头时忽然对上夏悠的眼神,身体骤然一僵。

    夏悠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都告诉我,我想看看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

    感谢有道和咖喱的打赏!大家秋节快乐!!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