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一十二章 定位与邀请


    小鸟游家。

    插在瓶口上得花已经枯萎,木质的地板没有之前的那股明亮,略带哑色的感觉。

    ?理的黑白照片安静的摆放在那里,佛香上的星火悄悄的燃着,熏出的袅袅轻烟模糊了照片,熏蔓了整个房子。

    门是美羽开的。夏悠进来的时候,包括濑川?太和穿着校服小鸟游姐妹在内,所有人都很默契的在。

    空气有些莫名的沉闷,这是?理逝世的第三天。无论谁不舍谁不承认,三天的时间已经能将那股初初无法接受的激愤沉淀下去。

    小鸟游雏趴在小鸟游空得大腿上睡着了,和?理一样颜色的长发撒在她娇小的身体上,看起来睡得很安稳。夏悠目光一一转过其他人脸上,看到的都是一脸疲惫和憔悴。

    只是都倔强的死死掩饰着而已。

    “我们,说正题吧。”

    夏悠打破了沉寂,濑川?太和小鸟游美羽同时抬头看着夏悠,小鸟游空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着小鸟游雏。

    时钟滴答的响着,夏悠拿了拿身前的热茶,想了想还是松开了。在场的都在等着自己的话。

    “这个家,说实话,那些所谓的长辈们都已经不会管了吧?”

    夏悠说话的时候,是看向濑川?太的,他听到了夏悠的问题只是沉默的撇开了头。

    不予回应就是最坏的回应,没有人理会了的确很惨,但夏悠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如果不是一群爱护自己的亲属那么不要也罢,自己过得好就足够了。

    “那,这栋房子的所有权是属于谁?已经完全供完了吗?”夏悠沉着声音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既然要让小鸟游她们继续住下去,产权的确认很重要。

    “已经差不多供完了,房契现在在大伯那里…”小鸟游美羽和小鸟游空对视了一眼,然后轻声回答到。

    夏悠点了点头,看向濑川?太:“能拿回来吗?”

    “我?”濑川?太愣愣的接受着夏悠的目光,不可置信的问道。

    “嗯,你是雏她们的舅舅吧?房契必须要让她们自己拿着,能去要回来吗?”夏悠目光从小鸟游美羽她们身上转过,最后看向濑川?太问道。

    “我试试吧…”

    濑川?太硬着头皮应了一句,然后定定的看着夏悠:“之后你想怎么做?”

    “我也不知道。”

    夏悠的回答让所有人微微一怔,他自己却是低着看着自己的手掌张开,又紧紧握住:

    “我现在大概能帮助她们的只有钱。或许,我会资助到她们上完大学,然后让她们自己找到工作,能够自力更生为止…”

    “我们不需要你的帮助。”

    蓝色的缎带倔强的垂坠着,小鸟游空得语气很生硬,但并不大声。

    “姐姐。”

    坐在她身旁的小鸟游美羽拉了拉她的手,小鸟游空抬头飞快的扫了夏悠一眼,又低头看向小雏。

    这次却没有再说什么了。

    整个大厅再次陷入了安寂之,夏悠默默看了小鸟游空一眼,最后还是转向了美羽问道:

    “美羽,我不清楚你们现在是具体到了怎样的地步,我想知道你们现在感觉无能为力的问题是什么?你…懂我说的吧?”

    “我...”

    小鸟游美羽迟滞了一下,握着姐姐的手紧了紧,才认真的看向夏悠:“悠哥哥,对不起,但这是我最后一次确认:你真的愿意帮助我们吗?”

    “嗯,我说到做到。”夏悠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她们露齿一笑。

    小鸟游美羽和姐姐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低声向着夏悠说了起来:

    “家里剩下的钱已经不多,姐姐和我上学那里没有问题,饭的话可以从便利店买回来,只是小雏到时候一个人在家,而且她也差不多要报名幼儿园…”

    小鸟游美羽顿了顿,有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夏悠,看到他在认真听着自己的话,下意识的有种放松了一些的感觉,继续开口说道:

    “我和姐姐会退掉社团早点回家,甚至去打工也可以,只是小雏那里不仅仅需要有人照顾,而且监护人…”

    小鸟游美羽欲言又止的看向夏悠,夏悠想了想,开口道:

    “不用退出社团,小雏那里会有办法的,至于监护人...?太可以吗?”

    濑川?太听到自己的名字愕然的抬头,看到夏悠和小鸟游她们看向自己,连忙摆手拒绝:

    “我不行我不行,我什么都不会,而且我也帮不上你们什么…监护人是你们伯父他们不就…”

    “不行,他们会让我们分开的!”小鸟游空马上厉声拒绝,似乎声音有点大让小鸟游雏动了动,连忙住口不动。

    “那...”濑川?太看了夏悠一眼,仿佛下了什么大决心般:“让他来…”

    “我还没有满十八岁。”

    夏悠的话让濑川?太呛了一下,小鸟游姐妹也是愕然的看着他。

    夏悠看着他们这幅样子,有些黑线。他自认自己面相一点都不老,加了体质之后甚至变得极为脸嫩,他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听到他未满十八就这样一幅惊愕的样子。

    但是夏悠真的是无法成为她们的监护人的。

    排除血缘关系的问题。在泥轰,女孩子16岁就可以结婚,男孩子是18岁,但是无论男女,都是20岁才算法定成年。这里未成年是无法成为监护人的。

    无论是小鸟游美羽和空,还是小鸟游雏,她们有很多事情需要监护人来出面,只是她们并不想让那些亲属来做。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夏悠的错觉,刚才濑川?太提出让他做监护人的时候,她们竟然没有马上反对。

    包括小鸟游空也没有反对...

    “那…这件事先不管吧,我想问问你们在学校有没有其他事...”...

    监护人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但似乎所有人都已经默认了夏悠对这个家的身份。

    小鸟游姐妹的情绪还需要缓和过来,也需要思考怎么去面对以后失去父母的生活,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任务,夏悠当务之急,也是需要钱来让这个破碎的家重新稳定下来。

    连同供房的话,大概需要不少钱。

    夏悠脑想着能快速来钱的方法,一直到离开了站在外面街道时候,依然没有想到一个什么好方法。看来只能回去再和莱香商量了。

    “悠哥哥,很感谢你能够在这个时候能够帮助我们。”

    小鸟游美羽头上的绑带依然是那个红绳雪绒球,只是比起以往的总是乱跳,它们现在显得很安静:“姐姐只是因为爸爸妈妈...所以才这样的态度而已,悠哥哥不要对她有什么误解。”

    “我知道的。”

    夏悠脸上笑笑。他对小鸟游空没有什么误解,就怕小鸟有空对他有什么误解了。

    “悠哥哥,你是个好人。”

    小鸟游美羽展颜一笑,金色的柔丽发丝下白皙赛雪的笑容是那么的甜美,夏悠看过她以前的笑容,现在这种看起来更像是勉强自己的微笑,莫名的击了夏悠心的那道心坎。

    夏悠的手,没有多想就直接的摸在了小鸟游美羽的头上:

    “不要有什么压力,刚才给你们留得电话要记住,有什么和我说,我会帮你们解决的。”

    声音很轻,摸在头发上得力量也很轻,小鸟游美羽并没有躲开夏悠的手,而是睁着双眼静静的看着他。

    看了好一会。

    小鸟游美羽开始很温顺的点了点头:“嗯。”

    夏悠有些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那我先回去看看姐姐她们了。”

    少女特有的气息随着双马尾的飘动而拂动着,夏悠总感觉小鸟游美羽头上的雪绒球跳得雀跃了一些。

    他默默目送着她的离开,身边的濑川?太同样是默默的看着。

    “为什么做到这种地步,你到底想要什么?”濑川?太忽然对夏悠问道。

    “你发现了吗?”夏悠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风从他身边拂过,撩起了他的衣角,夏悠伸手握了一下,感觉自己已经将那股风抓在了手心。

    “……,你想说什么?”濑川?太皱着眉想了一下,最后有些烦躁的问道。

    “小鸟游美羽她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我这样做是为了得到什么,她们只是单纯的觉得我是好人,单纯的接受了好感,所以单纯的接受了我。而所谓的大人,都是以我想要得到什么而去想问题的。”

    夏悠看了濑川?太一眼,将握着空气的手放开。

    “……”濑川?太闻言沉默了一下,眼神复杂的看着夏悠:“那你是真的是一个好人吗?”

    “你是不是问过我同样的问题?”夏悠笑了笑说道:

    “我的意思其实是,我是不是也以这种大人的利益想法去做,才算得上是一种成熟。”

    “什么意思?”

    濑川?太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但又想不通是什么不对,连忙看口问道。

    “放心吧。”夏悠转身,一步一步的走离,声音却始终平稳:

    “我答应过会照顾她们,就一定会履行承诺的。”

    “……”

    ...

    天色很快变暗,夏悠没有回去莱香那里。

    去到西饼店的时候,门口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光滑可鉴的车身旁,那个叫藤村的人对周围的目光视若无睹,正一脸恭敬的站在那里看着夏悠:

    “夏先生您好,我们的社长今晚想要请你过去一趟…”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