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六章 老者与珠子


    “就是你吗?”

    骤然从背后传来的声音让夏悠身体一僵,马上猛地转身后退看了过去。

    那是一位青白武服的老者。

    腰杆如同劲松般很直,腰间悬着两把归鞘长刀,长发长须长眉尽皆如雪霜白,清冷的脸上斑驳刀伤清晰可见,蓝瞳有着让人遍体生寒的淡漠。

    夏悠一动都不敢动,这一瞬间连呼吸都停滞了。

    让他紧张的不是老者鬼魅般的浮现,不是那让人窒息般的压迫感,而是他身边环绕着的白云般的幽浮物。

    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特殊的唯一性,也接受了这个世界的平凡性,可是他一时无法颠覆自己已经认定的认知。

    这世上原来有着他并不知道的一面。他分明看到了老者的脚根本就是踩在草叶尖上,没有落地!

    夏悠的瞳孔在紧缩,心率在不可抑止的加快。

    “心性不稳。”

    青白武服老者淡淡看着夏悠说了一句,然后开始上下打量了起来。

    那股如同实质般的审度目光让夏悠如坐针毡,但是身体本能的让他不敢乱动。

    生物遇到外界赋予的危险时候,第一反应是僵住,这是冻结效应,是大脑边缘的潜意识的自我保护机制,因为不知道危险来自何方,伤在哪里,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夏悠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老者危险,四倍常人的精神力让他对这种危险尤为敏锐,那是一种让他心脏都几乎要跳出嗓子的恐怖。他想逃,可是他的身体却是不受控制般的站在原地。

    青白武服老者来回打量了夏悠几次,又看了看夏悠手上的那串佛祖,皱起了白眉:

    “月面上的人?”

    夏悠脸上绷紧着,看着那缓缓蠕动的幽浮物,一时间无法说话。

    “不对,太弱了。”武服老者似乎也没有在意夏悠的沉默,只是再次皱眉:

    “你是怎么选来这个世界的?”

    “!!!”

    瞳孔瞬间紧缩,夏悠嘴上抿紧,但是心却是一阵疯狂的惊涛骇浪。

    老者知道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手脚有股莫名的寒气在升起,那声一语道破的话语,已经在夏悠脑如同惊雷般炸响,让他慌张的不知道怎么掩饰。

    这是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之一,他以为除了他自己知道这个秘密,就只有莱香了。

    是莱香出卖了自己吗?

    夏悠已经来不及细想,他看到老者已经无声无息的站在了他面前。

    那股瞬闪出现在眼前的方式让夏悠呆若木鸡,不是他不想逃,而是身体如同被空气禁锢着般,连动都动不了。

    老者在夏悠瞪大的双眼下,就那么抓起了他的手,看着他手上的佛珠,目光第一次呈现出让夏悠难以理解的极度复杂:

    “真的就是你?为什么会选这么弱小的。”

    似乎在询问,似乎是叹息,也似乎是在缅怀什么,夏悠眼睁睁的看着他忽然一掌拍了自己的小腹上。

    被禁锢着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规避,夏悠只感觉一阵剧痛,然后一阵叽叽咔咔的声音,脑忽然一阵剧烈的晕眩。

    他没有看到那一掌将一阵如同实质的寒气,从他背后被拍得透体而出,他看到冰霜满地的时候,那股剧烈的晕眩感让他摇摇欲坠。

    “不是灵力,不是妖力,你是纯粹人类?”

    武服老者语气依然冷淡,白眉却是越皱越紧。

    夏悠已经无法回答他的问题,身体内那股忽然干枯的感觉让他极为难受,意识到自己的冰异能被完全拍掉的夏悠,终究难抑的红了眼睛。

    嘴角的血丝滑落,在空气划过一道猩红的轨迹,那股戾气忽然无法控制的涌了出来,夏悠的双眼几乎是瞬间变得通红。

    是不是因为精神力随着冰异能驱散而消失,导致自己陷入无法压制力量而暴戾,夏悠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心有股狂躁的戾气在疯狂冲撞,他想要杀人。

    “心性不稳。”

    老者忽然对着地面一招手,那被拍出夏悠体内的满地寒霜瞬间如同时光倒退般,凝在老者手收拢成球,老者也不多言,只是径直将它拍入了夏悠体内。

    猛然灌入体内的充盈感让夏悠一滞,戾气潮水般退却,夏悠也迅速的清醒了起来。

    惊疑不定的看着老者,夏悠艰难滑动了一下喉头。

    那翻手云覆手雨的姿态,如果再看不出他是位高山仰止的隐士异人,夏悠就白活了。

    “是不是认为只要不断提高实力,就越有安全感。”

    老者忽然嗡声开口,淡漠却近在咫尺。

    夏悠不知道怎么回答,震骇之的他一时间很难保持思绪通畅,他只能隐隐知道老者在教自己什么。

    只是他现在抗拒老者的任何说辞。

    浮游白云在缠绕,老者说完一句之后就淡淡的沉默了,可是看到了夏悠手上的佛珠,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继续开口:

    “不要被力量引导你的内心,你真正追求的是另外的东西,力量只是一种实现手段而已。所以强大依然强大。弱小依然弱小。不会驾驭它,那只会成为力量的傀儡。只有明白自己正在追求,才不会迷茫。”

    “找到自己的道,相信自己的道。老朽无意去影响你什么,只是力量是需要制约的,没有制约的力量是双刃剑,伤人,伤己。”

    老者的话一字一句都在夏悠耳边萦绕。

    被老者莫名其妙攻击的夏悠明明对他生不出什么好感,但却莫名的感觉自己在共鸣着他的话。

    如果没有刚才那一掌,夏悠会因为他这几句话而对他恭敬起来。只是...

    夏悠目光不甘的看向老者,却蓦然看到了他手正拿着一颗珠子。

    珠子那过分熟悉的模样让夏悠恍惚的一下,正想继续看清,却是看到老者直接将它弹向了自己。

    “嗡...!!!”

    骤然而起的罡风将草叶压塌,将四周枝叶吹得簌簌咔咔,将老者和夏悠自己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

    夏悠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手的那串颗佛珠脱离了手掌,迎上了那颗弹来的佛珠,然后在空绽放出万千豪光,光柱似乎直冲苍穹。

    那似乎是一瞬间的短暂,也似乎是一世纪的漫长,夏悠在光芒和罡风已经看不到自己的手,看不到老者,也看不到周围的密林草地,他只看到一片白芒的世界。

    等一切归复原状的时候,什么都仿佛是南柯一梦般,密林依然是密林,青草依然是青草,老者依然是老者。

    夏悠手上的那串佛珠却变成了七颗。

    一股温润的光晕在它们时间流动着,那股无时无刻散发着什么的感觉让夏悠既熟悉,又陌生。

    “这是你的造化。”

    老者打断了夏悠的沉溺,已经受到了太多冲击的夏悠只是抬起了头,愣愣的看着老者。

    老者同样的看着他:

    “老朽不知道它的存在代表什么,甚至不知道它具体是什么,有什么用。既然送出去了,我就该离开了。还有,它现在并不完整。”

    浮游的白云带着修长的尾巴,在缓慢游动。夏悠闻言无意识的抚摸着佛珠,微微的灼烫感让夏悠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临行前,老朽想说一件事。”

    老者也没有在意夏悠的魂不守舍,顿了一下,才压沉了声音开口说道:

    “如果,老朽说的是如果。如果你在将来某一天,遇到一个不会彷徨,也不会困惑的亡灵少女...尽可能的帮助她。这算是了结赠珠的因果了。”

    一段话,说的夏悠不明不白,夏悠看着他转身就准备离开的样子,瞬间醒了过来:

    “等、等等!它有自己意识吗?为什么选我?我该怎么去找剩下的?我...”

    一连串急促的问题并没有让老者留步,他只能睁眼看着老者在自己面前,兀然消失无踪,只有那里他站过的草叶在轻轻摇摆。

    “自己去寻找答案吧。”

    这是仿佛从空传来的飘渺声音,也是夏悠听到的最后一声声音。

    老者彻底消失了,无声无息的,就如同他出现的时候一样。

    那股结界般的死寂没有了,夏悠再次听到了林鸟鸣,听到了虫声蟀响。他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想要问,可是他发现自己糊里糊涂就和老者见面,老者是谁他不知道,连他名字叫什么都不清楚。

    而且听老者的意思,他大概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了。

    “砰。”

    夏悠重重的坐在了草地上,双眼失神的看着手上的这串佛珠。今天实在忽然接收到太多的信息了,很多到现在夏悠依然在云里雾里,晕乎乎的。

    老者似乎知道很多自己想要的信息,其让夏悠感觉最不可思议的是,原来一切问题都出在这串佛珠上。

    与自己最贴近的反而一直未认真察觉过,夏悠之前隐隐感觉过珠子有问题,但是却从没想过它关系着自己的穿越和升级。

    原来一切并不是无迹可寻!

    夏悠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双眼紧紧盯着佛珠上浮现出来的属性版面,一阵璀璨:

    “似乎你有很大的秘密呢...”

    “集齐...吗?”

    “我一定会弄清楚你到底是什么...!”...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