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章 做我女朋友吧


    西饼店写着营业时间是到晚上十点半,但是到了十一点才送走最后一位顾客。据说是习以为常了。

    其他店员已经陆续离去,黑田光点完了钞就关门了,在门口告别夏悠的时候脸上一副欲言又止。

    “怎么了?”

    夏悠揉了揉肩膀,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问道。

    “不,没什么啦。”黑田连忙摆了摆手,对着夏悠甜甜一笑:

    “今天谢谢啦,工资你急的可以日结,如果明晚也有空而且愿意的话可以继续过来,就这样吧,拜拜~!”

    挥手目送了那跳脱的双鬟远去,夏悠也拦了车回去了。

    瘫在松软的坐垫上的时候夏悠才感觉到那股酸累,精神属性的增加让他有了那个学习能力,也有了那股坚持的毅力,但是身体依然会感觉累。一直连续五个小时不停的包装,夏悠感觉自己的手都累到有些发颤了。

    只是看了一眼属性版面上的经验的时候,夏悠就舒心了起来:

    等级七:420/1280

    比起五个小时之前经验增加了几乎三百,为这样暴涨的经验,再怎么累夏悠也甘之若饴。

    原来只要自己找对方法,根本不用四处去找架打也能快速升级。

    有些懊恼之余,夏悠不禁为自己能够找到这里而庆幸。

    莱香的别墅依然灯火通明,夏悠知道那是为自己留的。回来之后夏悠没有吵醒莱香,只是胡乱的洗完澡,然后关上门就睡着了。

    也许是工作太累的原因夏悠睡得很沉,等天亮夏悠醒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床边放得整整齐齐的?Y野学院校服。

    看了看时间,洗漱一番之后夏悠穿上了校服,还是第一次穿次元世界校服的夏悠,对自己镜子里面的样子感觉尤为新鲜。

    “夏悠,很帅气。”

    夏悠闻言看了过去,看着了端着早餐的织田莱香对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夏悠笑了笑,织田莱香已经放下了早餐走了过来,很自然的伸手帮他整理衣领。

    细心的动作和姜芯的影子开始重叠,夏悠的笑容开始一僵,身体也绷紧了起来。

    ...

    ?Y野学院教学楼旁有棵很大的樱花树正在开花。。

    寒绯樱,一棵不按时令开的樱花,不算很茂盛,但是花瓣随风飞落有种凄美的感觉。

    夏悠从肩头上将樱花瓣轻轻捏在手,看了看,才走进4班里面。

    班级里面的人第一次看到夏悠穿校服的样子,不少人闪烁视线的看着,夏悠对他们的目光也不以为意,只是走到早就安静坐在那里看书的桂言叶面前打了个招呼:

    “早啊,言叶。”

    桂言叶刚才就看到了夏悠,已经马上避开了视线,但想不到夏悠竟然走到了她面前来打招呼,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攥紧了裙角。

    “夏、夏悠君、早...”

    “啧!”

    一声清晰的讥讽声忽然传来,桂言叶的声音曳然而止,夏悠也眉头一皱抬头寻找了起来。

    桂言叶的声音本来就小,还很柔弱很容易被打断。班里自夏悠进来后可以说一片安静,那声啧声分明就是针对桂言叶的。

    所有人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夏悠和班里人不熟认不出是谁的声音,等他再次看向桂言叶的时候,她已经完全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夏悠分明看到了她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这种感觉很不好,夏悠也不是没有承受过,想到了之前她放学时候的匆匆离开,不禁想要试探的问一下:

    “言叶,”

    “对不起我上一下洗手间。”

    没有让夏悠的话说完,桂言叶直接起身从夏悠身边低头跑了出去,期间夏悠似乎听到了有人在轻笑,等他抬头的时候声音已经敛去。

    看着言叶桌面上被攥皱了一片的书页,夏悠目光冷了冷,一脸阴沉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言叶是踏着上课铃回来的。没有抬头看任何人。

    老师在讲什么夏悠一定兴趣都也没有,眼神一直盯着第一排的桂言叶,他发现她由头到尾都是低着头。

    夏悠知道原著加藤乙女等几个女生是会刁难桂言叶,但是他认为他砸讲台之后就没人敢对桂言叶做什么。看来他还是天真的。

    只是他想不通为什么桂言叶连和自己打个招呼都会这样。

    “喂。”

    “什、什么!”

    旁坐的女生显然想不到夏悠会突然和她搭话,直接将笔记本挡在了身前,厚厚眼镜下的双眼满是闪躲和慌张。

    夏悠也想不到自己会让人这么害怕,愕了一下,还是压低了声音询问了起来:

    “我是桂言叶的朋友,你知道这两天,桂言叶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女生看夏悠没有做什么,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听到夏悠的问题后沉没了一下,摇了摇头,然后抿了抿唇,在笔记本上写了什么,飞快的递给了夏悠又拉开了距离。

    “......”“我看不懂...。”

    夏悠有些难受的说出了这句话,眼镜女生闻言顿了一下,竟然忍不住笑出来了一声,但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力而收敛了起来,犹豫了一下,靠近了夏悠一些小声的开口了起来:

    “我...告诉你。你...不要说是我说的呀。”

    “嗯,我知道。”

    “那...我说了呀,我也只是听回来的。你不要迁怒我呀。”

    “我不会的,我只是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已。”夏悠看眼镜女生的小心翼翼,给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

    “那...班里里面传闻,说留学生..也就是你,传闻说你是很有后台,然后说桂同学不知廉耻的勾、**你,说桂同学是个骚...骚...婊...还说你们是那个,那个那什么夫什么妇的,经常晚上...”

    眼镜女生说的很含糊很小声,有些地方还断断续续,但是夏悠却是听懂了。

    这已经不是传闻可以形容的事情了,而是完完全全的人身攻击。玩笑开成这样已经不再是玩笑,而是恶意的名誉侮辱。而且夏悠根本不觉得这是玩笑。

    夏悠想不到言叶这次是因为他而陷入了这样的污蔑。他本人对此是嗤之以鼻,根本不会在意,但这些流言是对于言叶来说那就是灾难。

    想起刚才言叶的对自己的躲躲闪闪,夏悠就知道她肯定又不知道胡思乱想一些什么东西了。

    而刚才眼镜女生虽然口上是说班里传闻,可是眼睛频频偷看向加藤乙女的方向,夏悠根本不用细问已经知道是谁做的了。

    “全校都在传?”

    “不知道...好像是附近几个班吧...”眼镜女生小声的回了一句,同时将刚才笔记本上写的东西都涂鸦划掉。

    夏悠现在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桂言叶原著一直只是在班里受排挤,在外人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看来都是身材出众,乖巧温柔的闺秀。现在如果发展成几个班级都这样乱传,夏悠已经不知道桂言叶会面对怎样的压力了。

    “不要说是我说的。”眼睛女生小声说了一句,夏悠点了点头。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桂言叶家是名门世家来的,这种门风的事情别人可能只是皱皱眉,可是在桂言叶家必然会掀起欣然大波。

    如果发展成桂言叶被家里要求转学,那么夏悠连哭都没眼泪了。

    夏悠忽然想起之前黑田光的欲言又止,恐怕她也是知道这件事了,黑田在三班,三班的伊藤诚他们可能也知道了,扩散到几个班,他们是不是在其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

    而一切的起源,归根就是加藤乙女四人吧?

    寒气的兀然降临让班里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很多人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夏悠一直默默的忍到了下课。

    等老师离开了课室之后,夏悠径直走到了加藤乙女面前。

    班里刚刚升腾起来的吵闹声再次归于安寂,所有人都或直接或偷偷的看向这里,加藤乙女四女一脸紧张的看着夏悠,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妄动。

    夏悠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们,一句话也没有说。

    沉默给人的压力巨大的,尤其是面对着一个充满未知恐惧的沉默者。

    对未恐惧也是一种人类的本能。夏悠独来独往性格她们不知道,夏悠能够砸烂讲台是有多暴戾她们不知道,他的武力多高她们不知道,他会不会对女生动手她们不知道,他是不是来为桂言叶出头她们不知道,他会怎么做她们不知道。

    现在该要怎么办她们还是不知道。

    无形的压力让她们只能选择噤若寒蝉。

    加藤乙女作为平日习惯的带头人,现在看着大家都不敢吭声,只能硬着头皮向夏悠开口:

    “看、看什么!”

    “这件事是你们弄出来的吧?”

    夏悠直接问出来意,双眼紧紧的盯着她们不让她们有任何躲避空间。

    她们都知道夏悠问的什么,哪怕夏悠并没有明说。全班的视线都看着这里,夏悠冰冷的视线注视着她们。这次加藤乙女没有出声,其他三女更加不敢说什么。

    “不否认也就是承认了?你们这样做有没有想过言叶的感受?”

    夏悠说得很慢,语调也不大,但是蕴涵的怒火谁都能感受得到,班里的人甚至能感觉到空气的温度再次凭空降了几分。

    加藤乙女四人想要开口,可是却不知道怎么辩解,最重要的是她们看到了夏悠的眼神后马上选择了明智的闭嘴。

    只是错了就是错了,沉默是并不代表可以就此揭过。而且夏悠根本没有从她们身上看到任何表明悔过的意思。

    “那好。”夏悠目光从四人身上游离,最后停留在加藤乙女身上,一字一顿的说道:

    “言叶无论受了什么伤害,我都会用暴力,十倍还在伊藤诚身上。”

    “你有病啊!关诚什么事!”加藤乙女仿佛触到了痛脚般忽然喊了起来,连她身边的三女也被吓了一跳。

    “我也不知道,就如同我根本不知道言叶和你们何怨何仇,你们为什么要污蔑言叶一样!”

    夏悠冷冷的看着她,说到后面已经厉声的吼了出来。

    没人敢回嘴,加藤乙女也不敢。夏悠的拳头已经握紧了,就如同那天一拳砸烂讲台的前奏一样。

    班里面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班外面经过的人一开始是抱着看戏的态度,现在也是莫名的打了一个寒颤。

    “我除了用暴力,不会任何其他的解决事情的技巧,以前的事情是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开始,如果谁再敢说言叶一句,被我知道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夏悠忽然顿了一下,转头冷冷扫视了全班一眼:“我说到做到。”

    骤然刮起的风让人脊背生寒,夏悠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如坠冰窖。

    没有人敢说话,哪怕夏悠已经走了下去也没人敢乱动。

    桂言叶愣愣的看着夏悠走向自己,从一开始她听到夏悠提到她名字的时候,她已经呆住了。

    那个如同被嘲笑声困在无助角落的黑暗牢狱,就那么被霸道的撕开,为她撕开那一切的手,现在就强硬的牵起了她的手。

    很温暖,暖得让她有股想要哭的冲动。

    她任凭那只手拉起自己,如果这一刻世界还有什么是她唯一不愿反抗的,也许就是眼前的这只手,这个人。

    桂言叶也不知道他要拉自己去哪里,她只是跟着,眼只有这个身影,这个让她想要深深烙印在脑海的身影。

    一直到上了天台他松开了手之后,桂言叶才有了一种怅然若失的空虚感。

    她发现自己竟然在懊恼刚才没有反握那只手,让他轻易松掉。

    ?Y野学院的天台很干净。

    天空也很干净。

    空旷的天台上安安静静的,阳光柔和如同**的安抚。

    夏悠回过身看着桂言叶。

    他不擅长安慰别人,或者说根本不会。带她上来天台也只是一时冲动,他甚至自己都是第一次上来这里。

    风吹过,很轻。

    带起寒绯樱的花瓣在空飞舞,同时微微撩起了桂言叶的乌黑发丝。他看到了她柔和看着自己的眼神,那温柔太美如同女神。

    夏悠呆滞的同时,已经本能的脱口而出:

    “言叶,做我女朋友吧。”...

    ...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