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三章 协商


    简志强躺在病房床上,看着天花板一声不吭。

    鼻梁上厚厚的夹板棉花和白色绷带阻拦了他大片的视野,让他很不习惯,但是却不敢去拨弄。

    其实他感觉自己不必住院的。同时送来的四个人之他已经算是伤的最轻的一个了。

    其他三人都在隔壁。

    马脸男傻坤左边肾脏轻微破裂,臃肿胖子的小臂骨断裂,青春痘男最为严重,下巴粉碎性骨折,听说需要做三次手术,还要在下巴里面垫钢板什么的。

    一想到这里,简志强就忍不住身体寒颤了一下。然后双眼狠戾了起来。

    他不知道现在学校里面是怎么传,他能想象出来的场景就是四人出院之后会被所有认识的人笑死。

    他已经将夏悠恨的几乎要挫骨扬灰,只是现在连动一下牵扯到鼻梁上的伤口,都会让他痛到哭出眼泪来。

    更让他心慌想要哭的是,现在出事了才知道,以往在学校耀武扬威的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实在的朋友。

    他妈妈今天过来,现在正在那里打瞌睡,平时她来了不是像个泼妇般骂骂咧咧就是打瞌睡。同病房其他床位上的人那里都是热热闹闹的,简志强打从心底厌恶别人的热闹。

    那些人其实看起来都一副很和气的样子,这种人他平时最喜欢欺负,他现在就想对他们发火,可是鼻梁上微微一动就带来的刺痛让他闭上嘴。

    夏悠何尝不是一直很好欺负,他们也一直欺负着。

    但现在他们都躺在了医院里面了。

    简志强的强忍着恼怒,但他怕又会扯动刺痛,只能将双眼憋红。

    出去之后绝对要找人将夏悠弄残!哪怕那个人阻拦也要!

    内心咆哮着,简志强余光看到又有人进入房间,微微侧头看了过去。下一刻却不顾伤口大吼了起来:

    “妈...!!”

    ...

    有了地址和姓名在医院要找人并不难,夏悠是深呼了一口气才走进病房的。

    比起走廊上的消毒水味道,房间内弥漫的是一股浓郁的药味。

    夏悠看到简志强的时候,他正瞪着自己大喊了出来:

    “妈...!!”

    他旁边瞌睡的那个高颧骨妇女一下惊坐了起来,怒瞪着他正想开口,忽然从他脸上意识到什么般,马上顺着视线看向了夏悠。

    看到夏悠身上的校服,又疑惑的看了自己一脸凶戾的儿子一眼,脸色骤然一变:

    “阿强,是不是这个人!是不是他!”

    拔高的尖利声音让病房其他人也安静了下来,纷纷看了过来,妇女本身更是一脸凶气的瞪着夏悠,一副要过来抓脸撒泼的样子。

    夏悠一直都在原地看着。

    他看到简志强了。

    其实从在医院门口开始,夏悠想到马上要见到他们,心下就开始有些不安。

    无关独自一人,无关怯懦,只是一股如同梦魇般的阴影。夏悠承认自己以前是怕简志强他们的,现在那股畏惧依然隐藏在心底某处。

    只是当夏悠现在看到他缠着绷带,连床也下不来的衰弱狼狈样子,夏悠心底那份畏惧,不知不觉就那么弥散了:

    原来他只是这样一个孱弱者。

    心沉淀的积郁在一点一点的挥散,夏悠看着简志强也不知不觉带上了怜悯的目光。

    这是他曾经畏惧的人,现在回头看,原来一切都不足畏惧。

    他原来害怕的,只是曾经自己的弱小而已。

    “喂!你...!”

    “去外面说吧,这里会打扰别人休息。”夏悠打断了高颧骨妇女还未说出的话,淡淡的扫了简志强一眼,率先走向了外面。

    简志强看着夏悠的背影呆住了,他妈妈也是滞了一下,然后气势汹汹跟了出去。

    只留下简志强瞪红了眼睛,却只能好无所为的躺在那里...

    “是不是你将我儿子弄成那样的!艹你...”

    “等一下。”夏悠举手阻止了一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年男人的话。

    他是跟着自己出来的人之一,他身后跟着的还有四个妇女,同样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其一位就是高颧骨妇女。

    夏悠根本不用多想就已经知道他们是包括简志强在内四人的父母。刚才高颧骨妇女的声音早就将他们都引过来了。

    年男人猛地一推夏悠举到他面前的手,推了一个空,还未来得及恼怒夏悠的声音已经冷冷的传来:

    “够了吧,动手动脚的话你们信不信吃亏的是你们自己?”

    夏悠莫名的很厌倦,也不知道厌倦什么,但是却烦躁的想要将一切都快点解决掉。

    年男人冷哼了一声,张开刚想对夏悠大骂起来,一股莫名的寒气让他打了一个寒颤,将话吞了回去。

    同样打了寒颤的还有他身后四个妇女,以及走廊上附近的人。

    “我父亲不会给你们赔钱,也没有钱赔给你们。”

    夏悠顿了一下,却在他们开口之前继续说了下去:“如果你们还想让我赔钱,态度最好改一下。”

    “...这次伤人的是我,但错的并不只是我,我并没有推卸的意思,而是阐述事实而已。”

    “...我只是想要解决问题,而不是僵化问题,这样下去很难聊。”

    “...没必要威胁我,你们的儿子本来就是一身屎,弄到哪里都只会是你们输,难道不是吗?”

    “...我并没有要什么,如果说我想要的话,我只想将这件事安静和解。”

    “...你们真的不认真考虑一下,我走了你们就真的拿不到一分钱医药费的。”

    “...你儿子的手是谁打断的你应该好好问他,赖在我身上你不觉得很可笑吗?”

    “...好吧,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的,我会赔钱,全额赔,只要医疗需要的我都会赔,而且只要不过分我会赔偿必要费用...”

    “...那好,你们回去想我也回去想,但是我先说明,不该给的我一分钱都不会给...”

    夹杂着孜孜不倦的咒骂声,夏悠一直平静的阐述着...

    风停了。

    从医院出来之后,夏悠抬头看着太阳,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夏悠发现将自己凌驾他人之后,会发现很多问题其实根本就能从容的去面对。

    能做的已经做了,夏悠感觉自己今天已经完成了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东西。或许王子轩对了,他变了。

    谈及钱的时候,简志强他们的父母真的被镇住了,虽然夏悠期间推波助澜的让寒气助威,可是提到全额赔钱的时候他们父母的嘴巴堵上的样子,还是让夏悠为他们感觉一阵悲哀。

    事情现在是并不算完结的完结了。

    只是夏悠没有继续去深想,他不是没有看到简志强的眼神,哪怕和他们父母协商了,和他们大概还要作过一场。

    夏悠对此只是笑笑。

    下午的时间夏悠都是在无所事事的流连,甚至去了一下店铺看了下当下的黄金时价。

    看着属性版面上差不多缓冲完成的进度条,夏悠找了个偏僻的地方,一头扎入了日在世界...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