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七十二章 变了与办公室


    后悔了吗?

    夏悠摇了摇头,想了一下又点了点头。

    王子轩问的只是面对这次的事情,但是夏悠却想到了以往时候的一次次面对。

    但只是想想而已。

    后悔,也只是有了能力之后对过去的怜悯。

    如果当初没有那个实力却去反抗,那只会遭受更大的报复。这个平稳的世界底下,是充满了不公平和不合理的世界。

    大世界有大世界的法规,小圈子有小圈子的规则。就如同大世界的法则,触犯了可能会被枪毙。在学校这个圈子里面,一些人用暴力建立起来的规则是不容侵犯的。

    夏悠以前没有那个底气,他能做的就是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受欺凌的根本源头,只要他不激烈反抗,也不会太被怎样。

    也仅仅只有现在,他才会心情平静的去想这些问题。

    “后悔了很正常。太爷以前经常和我说,少年人心态就是做事不计后果,做完之后又会懊悔不已。这是不成熟成长的必经。”

    王子轩推了推眼镜说道。他太爷以自己的人生引导着很多人,他也一直以太爷的话标榜自己。

    夏悠对这些话似乎停留在字面上的理解,又似乎有股切身体会的感慨,似是而非的感觉让他默默的颔着首。

    “那你太爷说过成熟是什么?”

    “成熟就是做了就不后悔。”

    “你太爷是这样说吗?”夏悠沉思了起来,他的确还不能做到面对什么都不后悔的那种豁达。无法否认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的智慧,夏悠只能承认自己的不成熟。

    “不是,是我说的。”王子轩推了推眼镜,微微眯着眼扬了扬头。

    那个傲骨凌风的侧脸太欠揍,夏悠深呼吸了一下才忍了下来。

    “不过说真的,你真的会有些麻烦,需要我帮忙吗?”王子轩很快从自我陶醉恢复了过来,对着夏悠认真说道。

    夏悠并不质疑他有这个能力。

    从他旷课连校长知道都只是笑笑,任课老师都装作不知道就可见一斑。夏悠班里唯一的朋友是他,所以哪怕他掩饰得很好,夏悠还是看出了一些。

    只是从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他,为了他夏悠,第一次想要崭露头角了。说不感动是假的。

    流露感情会很矫情,尤其是两个当众的男人。夏悠只能让自己尽量的轻松起来:

    “宵小而已,还不配动用你这尊大神。”

    王子轩深深的看了夏悠一眼,这是他今天第三次用这种眼神看夏悠:

    “柚子,你变了。”

    意味深长的语气让夏悠有股错觉,错觉眼前的王子轩似乎很睿智。

    “哪里变了?”

    “或许猴子知道,他今天也没有逃课,你要去他的班上问问他吗?”

    王子轩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你自己慢慢和他去相亲相爱吧!”猴子是王子轩的朋友,也算是他夏悠的第二个朋友,只是相对于王子轩的低调和**,猴子整个人就是一个奇葩。

    “嗯,这种始乱终弃的感觉...柚子,你果然变了。”

    “......”

    “夏悠,田老师让你去一趟办公室。”

    一个声音瞬间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两人同时淡淡看了一眼传话的班长,夏悠顺便看了一下黑板上挂着的时钟。

    早读时间还没有到,这个时候整个学校都是哄哄乱乱的没人知道谁到了谁没到,也不知道哪位热心人早早就将自己回来的信息传递给田黑痣了。

    夏悠平静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向外面。从班长那声呼叫开始,他已经全班的关注焦点了。

    “喂柚子,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可以帮忙。”

    王子轩的声音是这个冷寂下来的班里唯一的声音,夏悠露出了一个班里很多人从未看过的笑脸摇了摇头,就走了出去。

    “我说过,宵小而已。”...

    ...

    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和教学楼隔着一条通长廊,里面的陈设很繁重而繁复。

    小到一个钢笔字,大到一叠试卷纸,自夏悠对这里有记忆开始,就从来没有感觉过一件是好事。

    外面早读的声音已经开始,朗读声从参差不齐到有气无力,状态进入得很快。办公室里面的老师都在一边享受着这些远远传来的声音,一边施施然的喝着水翻看着报纸。

    夏悠站在其一个办公桌旁,低头看着慢慢呷了一口茶水闭眼享受的田黑痣,很是不舒服的撇过头。

    有些人穿着龙袍都会像土狗。田黑痣慢里斯条的动作有多做作夏悠不知道,他不想告诉田黑痣刚才他喝水的时候黑痣上的长毛已经浸入了其,现在上面依然挂着一小撮水珠,在光管下熠熠油亮。

    “哼,很有能耐嘛,带武器上学?还将几个人打到重伤?”

    冷嗤了一声开场,田黑痣正眼也没有去看夏悠,而是用粗短的指头将白净瓷盖给杯子盖上,弄出一阵有点刺耳的摩擦声:

    “学校不是某些人的家那样,这里是讲法规、讲教养的地方。不是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的。而且给学校惹了一堆麻烦之后就想跑的学生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打电话没人接,找家长家长说理不了,连课都说不上就不上了。”田黑痣斜着眼瞥了一眼夏悠,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你这种学生,我可是教不了了。”

    “那就不要你教了。”夏悠一脸深以为然,认同的点了点头。

    田黑痣显然想不到夏悠会这样说,滞了一下,旋即猛地一拍办公桌声音尖利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说多一次?”

    夏悠没有去看他,只是微微笑了笑。

    路过斟水的老师放缓了动作,一些读报纸的微微将报纸降低了高度,田黑痣余光扫了扫周围,将声音压低着一脸阴沉的看着夏悠:

    “这次的影响很恶劣,学校给你的处分是必然的,等受伤同学的父母找完你就会公布,哼,你自己有个心理准备了。”

    夏悠只是看着旁边桌上的地球仪在发呆。

    田黑痣看到夏悠无动于衷般的样子,恼怒溢于脸面,冷冷的看着夏悠忍不住再次冷嘲热讽了起来:

    “你这样的废...”

    “你不怕我将你的话录音?”夏悠打断了田黑痣的话,将手的手机晃了晃。

    田黑痣呛了一下,脸上一阵青白,旋即想起了什么般脸色阴沉的看着夏悠:

    “学校是不准带手机回来的,马上给...”

    “告诉我现在他们在哪家医院,或者家庭住址。”夏悠避过了田黑痣抓来的手,不耐烦的再次打断道。

    田黑痣也是近距离的看到了夏悠脸上挥苍蝇般的嫌恶,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旋即是无边的恼火直冲脑门。

    只是这次夏悠根本没有给他讲话的机会,直接在只有轻微纸页声的办公室大声说道:

    “我现在是问了你他们的住院地址了,我想主动和他们协商,是你不肯给的而已,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等下要找校长我也只会说是你的原因,家长再找上学校也是你的问题,你现在是给不给?”

    田黑痣发现自己今天有点精神恍惚了。

    直到从窗口看到校门那里,夏悠用自己签的请假条递给门口保安后扬长而去,田黑痣依然还在愣愣的揉动着刺痛的太阳穴,刚才发生了什么到现在还是一股莫名其妙和烦躁。“今天...到底怎么回事啊...”

    ...

    ...

    第二更

    感谢霜瞳女女和艾薇儿的打赏,同时感谢香儿娘的建议!

    &l;/&g;&l;&g;手机用户请到阅读。&l;/&g;;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