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十九章 贱人


    夏悠此时已经顾不得理会足利勇气,双眼紧紧的盯着来人。

    泽永泰介。

    可以说现实世界无数看过日在动画的人,对这个人的恨意比对伊藤诚只多不少!

    夏悠当初看动画的时候,也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剁,杀而后快。第一次在车站见到的他的时候夏悠没有能力,但是现在夏悠看到了他,心的戾气已经有些抑制不住的开始涌起。

    尤其是听到他说要找言叶的时候。

    “勇气,这个家伙怎么在这里!”

    泽永泰介一脸嫌恶的看了夏悠一眼,然后马上转头看向足利勇气说道,那股有些鸭公喉般刺耳的声音让夏悠愈发心烦。

    只是足利勇气刚想开口说话,就马上被夏悠冷冷的打断了:

    “你刚才说你找言叶?”

    “我要找谁干你屁事,你谁啊你。”泽永泰介见夏悠挡在了他面前说话,嗤了一声,嚣张对夏悠说道。

    夏悠眼睛再次眯了起来,淡淡开口:

    “你爸爸没有教过你说话?”

    “我爸有没有教我关你毛事!让开!”

    泽永泰介说着,直接就要动手去推夏悠。

    只是夏悠面部表情的将他推来的手一拨,一下抓着他的领口猛地线下一拉!

    泽永泰介被拉着猛然踉跄了一步,本来想要喝止两人的足利勇气也被被夏悠忽然的动作而弄得一愣。

    “干什么!喂!”

    泽永泰介声色俱厉的喊着。踉跄之后他还想重新站起,却忽然发现夏悠依然抓着他的领口没有放手,让他只能弓着身体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徒劳的用手想要去解。

    夏悠没有理会他的挣扎,手紧紧的抓着,转头看向已经有些懵了的足利勇气,开口道:

    “我上次好像看到图书室有一个小休息室的是吧?”

    足利勇气一时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看向了一个方向。夏悠点了点头:

    “那里对吧?谢了。”

    对着足利勇气说了一句,夏悠的手从泽永泰介的衣领上一下松开,然后在他还来不及后退的同时,一把拽在了他的头发上。

    满头头发被揪住的泽永泰介挣扎的动作猛地一僵。

    ‘获得20点经验。’

    “草!你有病啊!放手!”

    泽永泰介破口大骂,只是夏悠面无表情的拽着他的头发,直接拉着他走向小休息室。

    头上的剧痛让泽永泰介根本无法反抗夏悠,又不敢用力挣扎,只能拼命的咒骂却不得不跟着夏悠走。

    等足利勇气后知后觉的想要去阻止,跑上去想要阻拦的时候,夏悠已经将泽永泰介直接拉进休息室,砰的一声将门关起上锁。

    手也同时将泽永泰介猛地向墙边甩去。

    “砰!!”

    泽永泰介看到夏悠关上了门后一片黑暗,也是吓了一跳。被夏悠拉着一下撞在了墙上还想要痛呼,忽然感觉头上拉扯一轻,不由得欣喜了起来。

    只是这股欣喜马上又变成了恼怒:

    “草!”

    泽永泰介刚刚骂了一句,休息室的灯忽然被打开。还未来得及适应光线,一个拳头,再次让他感受到了一阵黑暗。

    “呜...”

    剧痛让泽永泰介一下子想要捂着眼鼻蹲下去,夏悠却是猛地拉着他衣服将他提起:

    “你找言叶干什么?”

    冰冷的眼神看着他说道。夏悠将他拉到这里后就不怕会被桂言叶看到,也不怕会被别人打扰。

    “混蛋!好痛啊!!”泽永泰介捂着鼻子口齿不清的骂着,根本没有回答夏悠的话。

    “我说,你找言叶干什么!”

    夏悠猛地抓住了泽永泰介的脖子,将他用力的摁撞在了墙上。

    用力的撞击让墙边的杂物柜也一阵摇晃,泽永泰介闷哼了一声,所有话都被掐在了喉咙下,脸上一阵痛苦的扭曲。

    夏悠冷冷的看着他,不会理会他到底痛不痛,夏悠只要一想到原作他趁机将桂言叶骗到偏僻的地方后,强行对桂言叶的暴行,心的戾气就越发磅礴。

    他现在竟然就想要找言叶!

    想到桂言叶竟然被这样的人玷污,手上的力道也开始越来越用力。

    泽永泰介被掐着脖子,想要呐喊说不出话,脚开始乱蹬,手也用力的想要拨开夏悠的手,但夏悠手却如同铁钳般姥姥不动,反而越来越用力。

    他的脸上因为窒息而一点一点涨红,又开始一点一点的转紫。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接近言叶,下次我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听懂了吗?”

    夏悠单手将他牢牢的按在墙上,一点一点的拉高,泽永泰介痛苦的拨动着夏悠的手,闻言拼命的点头。

    夏悠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下松开了手。

    失去了夏悠的手支撑,泽永泰介一下子滑落了下去,不顾一切的大口喘息着。只是才刚喘了一口,夏悠再次拉着他领口将他一扯。

    泽永泰介根本没有半分的反抗能力就被提了起来。

    “所以,以后不会再对言叶有什么心思了吧?”

    夏悠扯着他耷拉着喘息的身体,对着他一字一句清晰的问道。

    “不会!不会了!”

    泽永泰介连忙摆头,然后低着头大口的喘息着。

    低下头的刹那,眼的一阵怨毒一闪而过。

    “嗯。”

    夏悠满意的扶起了他的脸,露齿一笑:“可是我不信。”

    几乎是话落的同时,夏悠忽然猛地一巴掌刮了过去。

    “啪!”

    “轰!!”...

    ...

    推荐票!!!收藏!!!给我!!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