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十二章 回归与离家


    一阵斗转星移的晕眩。

    等夏悠重新适应了光线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回归到现实世界。

    在日在世界的那条街上和老汉一直呆到了天亮,夏悠脑现在还塞了很多东西,让他有些迷迷糊糊。

    那惊人的学习能力,不仅仅是老汉,连夏悠自己也吓了一跳。

    整整的一夜,夏悠是越学越兴奋,老汉也是越教越激动。等到天亮的时候,老汉还红着眼睛依依不舍的拉着夏悠,要他以后一定要将这些失传的厨艺刀功闻名于世。

    隐藏到角落下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奇迹的。

    也只有他和老汉两人,才知道仅仅一个晚上,夏悠学到了多少惊人的东西。

    “啪嗒。”

    客厅传来的声音让夏悠身形一顿,旋即径直走了出去。

    浓郁的酒味传来,夏悠也看到那个他极度不想看到的身影。

    他的父亲。

    “你去哪里了?”

    父亲将酒瓶重重的搁在了桌面上,没有继续看夏悠,而是惺忪的看着酒瓶的酒液摇晃。

    “出去了。”

    夏悠面无表情的闷声应了一句。

    父亲却是转头瞪着夏悠,猛地一拍桌子:

    “出去是出去,我问你的是你去哪里了!听不懂我的话吗!”

    巨大的声音仿佛让整个房子都在震动,夏悠握着拳头咬紧了牙,没有说话。

    深吸了一口气,夏悠转身就要回房间。

    “你给我站在那里!”

    暴喝声再次响起,夏悠停住了脚步,拳头握得更紧。

    “你班主任给我电话了。”

    声音传入耳,夏悠瞳孔跳了一下,心神无限的沉了下去。

    他最不想的事情,最后还是发生了。

    他一开始想要打电话给父亲是想要求救,也是想要先告诉他,让他不会让班主任那些人先开口。

    他知道那些人肯定会添油加醋的。现在看到父亲的样子不用想也知道班主任说的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我给你吃,给你喝,你给我惹这样的事!!”

    父亲再次暴喝着猛地一拍桌子,直接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向夏悠砸了过去。

    夹杂着烟灰的厚重烟灰缸猛地袭来,夏悠向一边躲了一下,烟灰缸砸在墙上碎裂成几瓣,发出一阵难听的清脆声。

    夏悠看着地面的碎片,猛地瞪向了他。

    “你还敢瞪我!你再瞪一次!”父亲猛地抬手指着夏悠,因为酒气而涨红的脸一阵激涌。

    “是他们先动手!他们一直都是这样,我告诉你你有理会过吗!”

    夏悠也红着眼睛对他大吼了起来。

    “你对谁吼!反了!你在吼谁!!”

    “我在说道理!”

    夏悠血气上涌,对他更加大声的大吼了回去。

    “混账东西!!”

    父亲急促的呼吸着,猛地抓起酒瓶向着夏悠用力扔了过去。

    翻飞的酒瓶还带着液体,带着呼啸的风从夏悠耳边呼啸而过,带起了他一缕发丝。

    夏悠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那是对准脑袋扔的。

    厚重的酒瓶,加上里面的液体,以那个力道对着头部扔去。是会死人的。

    酒瓶砸落墙身炸裂,碎片和酒水溅在了夏悠的脚上湿濡了一片,夏悠却是恍若未觉般的看着他。

    “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

    喉咙有些沙哑的说出了这句话,夏悠总感觉有什么堵在喉咙,他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心情是怎么形容。

    父亲听到了夏悠这句话,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

    “你说说什么!梁悠!!”

    “我叫夏悠!!我是跟我妈姓的!!”

    夏悠对他大吼了一声,也不管他任何反应,回房猛地将们甩上。

    粗暴的搬着其他东西堵着了门口,夏悠知道他会砸,也听到了他砸,夏悠随便他砸。

    夏悠猛地用被子盖住了脑袋,用力的盖着,门被砸得砰砰响,夹杂着暴躁的大骂,夏悠咬着牙努力驱散着声音。

    被子不断的被攥紧。

    夏悠想到了以往一次次的被打骂,想到每每家长会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想到生活费都需要问表姐借,想到被欺凌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扛...

    他没有受到这个男人的任何庇护。甚至房子,也几乎算是妈妈的遗产。

    这个男人今天竟然差点要杀了他!

    夏悠猛地掀开了被子。

    “砰!”

    房门被猛地拉开,夏悠从里面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已经砸门砸累了而打开冰箱找酒的父亲看到了夏悠,醉醺醺的摇晃着,脸上马上冷笑了起来:

    “舍得出来了吗?给我站住那里!”

    “已经够了,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一刻都不想。在这里我只会感觉恶心。”

    夏悠看着他一眼,不管不顾的走向门口。

    “你说什么?!”冰箱门被重重的合上,冰箱上面杂乱的物件一阵剧烈摇晃。

    夏悠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仿佛听不到他的声音般,自顾自的说着:

    “学校的事情不用你管。”

    夏悠转头看着他,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很平静:“我成年了,我做了什么会自己负责任。”

    父亲愣了一下。他从未见过夏悠面对着他会有这种平淡的表情,只是下一刻他就气急败坏的吼了出来:

    “混账东西!怎么跟我说话!负责任!你能负什么责任!”

    夏悠定定的看着他。

    第一次这样的平视,前所未有的坦然。

    看着酒气环绕的他是如此的滑稽,竭斯底里的他是如此的可笑。夏悠忽然开口了。一字一顿,说得很认真:

    “我有能力,你想象不到的能力。我已经不再是任你摆布的那个夏悠了。言尽于此。”

    “混...”

    “砰!!”

    门被猛地关上,发出的巨响让父亲一愣。

    “给我回来!!”

    隔着门的大吼夏悠听到了,门口聚在一起的几个大妈也听得到。

    夏悠淡淡的扫了一眼在那里装模作样扫门口和上下楼的邻居们。

    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