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最次元TXT下载->最次元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六章 班里与来人


    很吵。

    课室里面的阵阵嬉闹和追打声,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很刺耳,三五成群讨论什么都有,不时还听到课室后面两声拍打篮球的声音。

    旁桌的王子轩今天没有回来,大概又是有理由的正当逃课了。明明平时一副斯文沉稳的样子,却每每总是干出这些出人意表的东西。

    作为自己在班上唯一的朋友,夏悠并没有因为他不在而感觉不自在,只是那种孤独的惆怅多少又滋生了一点。

    空调被打闹的人关了,风叶带着咔咔的微响慢慢合上。

    夏悠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偶尔被别人不小心碰到了桌椅,也只是扶了扶没有说话。

    撞到的人也只是看了一眼他,没有说什么就继续打闹起来。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夏悠已经习惯了。

    自己是该豁达无视,还是该冷笑以待?

    夏悠默默的转动着手的笔,以往迟滞生涩的转笔现在也变得灵活随意,看着始终控在掌旋舞的水性笔,夏悠也不禁感叹了起来:

    毕竟现在来说,自己和这些人已经算得上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翻了翻自己的书包,夏悠将一些课本整理了一下又通通塞进课桌里面。

    课桌很干净,没有人在里面弄出什么东西来。在这个班来说,他只是被排斥边缘化而已,没有被针对做什么。

    如同透明人一样。

    夏悠知道这些都是谁带来的,他并没有对班里面的人产生什么不必要的怨恨。

    一开始夏悠被排斥会很慌,可是久而久之,夏悠也习惯了,而且即使现在真的让他和他们做朋友,夏悠也觉得很没必要,没有任何的兴趣。

    尤其是当他现在拥有的能力后,这种没必要的感觉越来越明了。

    夏悠还在自顾的沉吟,班级门口处,一个在嬉闹的男生忽然抬了抬头,马上停止了玩闹,对同伴低声说了一句:

    “喂,来了。”

    不仅仅是那几个男生,很多本来在打闹闲聊的人也看到了门口出现的身影,也慢慢将声音收敛了起来,表面依然做着自己的事情,余光却是紧紧的关注着门口那里。

    课室门口处,一个短碎头发的男生站在那里,衣领纽扣扯开的很大,露出里面显得有些嶙峋的身体,校服上涂鸦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图案。他向课室里面探头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径直进入走向夏悠。

    故意拖沓的脚步弄得很响,闯进来的人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得意,如同阅兵般从注视着他的班级众人面前走过。

    每个年级,都有一些具有特别手段来威慑他人的人存在,让一般人不敢去招惹他们。

    而他们却偏偏喜欢去招惹别人。或者是戏弄,或者是欺凌,或者是其他。不反抗只能默默承受,反抗只能遭到更大的报复。

    班里面的人在这人出现的同时,本来嘈杂的声音迅速小了下来,很多人都静静的目光随着他走动。

    他也似乎习惯了他们的目光,吊儿郎当的走到了夏悠面前,似笑非笑的看了夏悠一眼,对他的桌子踢了踢。

    “哐!哐!”

    “出来一下。”

    碎发男生双手插在裤袋口说了句,斜着眼看着夏悠。

    夏悠没有说话,只是扶了扶课桌上自己的作业簿,仿佛没有看到他般连头也没有抬。

    碎发男双眼眯了眯。班里面的人也瞬间噤若寒蝉般安静了下来。夏悠始终坐在那里没有动作。

    碎发男无声的凝视着夏悠好一会,手忽然猛地一拨夏悠课桌上的作业簿。

    “啪哗!”

    “砰!”

    作业簿的边角被狠狠掀起,却没有被打飞,一只手紧紧的按在上面让它们始终不移。

    夏悠的手。

    碎发男看着,脸色一僵,抬起手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夏悠忽然站了起来,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冷漠的目光,毫无表情的脸,碎发男对上了夏悠视线的瞬间僵了一下,忽然发现以往百试不爽的痞势现在对夏悠似乎没有一点作用。

    被那双眼睛看着,他甚至不敢像以前那样直接动手。

    倘大的课室落针可闻,夏悠和碎发男对视着,谁也没有动作。

    夏悠将作业放回课桌里面,再次面无表情的看了碎发男一眼,然后直接擦着他肩膀走出了课室。

    “呵!”

    碎发男看了看自己被夏悠撞到的地方,冷笑了一声,对课室里面的人看了一眼,让所有撇开了视线,才施施然的走了出去。

    直到他消失在课室好一会,课室里面的窃窃私语才不断响起。一些男生透过窗口看着夏悠的背影,充满嘲弄的轻蔑一笑,也再次和其他人低声讨论了起来...

    ...

    穿过小道,夏悠脸上一直都是那副没有任何波动的样子,对于路径很熟悉的走着。身后的碎发男看着夏悠的背影不时眯着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已经差不多是平时上课的时间,学校沙池这里不会再有别的学生来。周围的绿化灌木很多,茂盛的绿化带将这里形成了一个死角般的区域,平时也更加不会有人来这个偏僻的地方。

    除了现在蹲在这里抽烟的三个人。

    以及走到了这里的夏悠和碎发男。

    ...

    ;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