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73章 泛舟三峡


    明月当空,星辉漫天。~ X.

    绵绵江水中波光粼粼,江水和银月交相辉映,天地为之一清。

    江面上,一艘小舟随波逐流,张新逸和师妃暄两人并肩坐在船头,佳人在侧,淡雅清新,船头放一只红泥火炉,鲜美江鱼在锅中起伏不定。

    舟下湍流反映星月辉光,仿如千万条颤动的银蛇,诡迷异常。

    “未想到妃暄除了人美、剑利之外,还有一手好厨艺哩。”张新逸将手伸入江中,只觉江水冰凉,寒彻透骨。

    师妃暄素手烹饪,双眸微颤,轻轻说道:“在慈航静斋的山门内,亦有一条小溪流过,妃暄偶尔也会亲自动手取食。”

    “哦,方外之人也食荤腥?”张新逸手从江中伸出,却是一条活蹦乱跳的江鲤,手指一弹,便将其弹昏。

    “哈!明日的早餐有了。”

    师妃暄平静的目光如同天上的星辰,璀璨夺尘,“阁下说笑了,那是妃暄未曾正式加入师门时候的事了。”

    张新逸闻言淡然一笑,以他的智慧,自是能听懂对方言语中的寓意,师妃暄自从决定选择以身饲魔的这条道路开始,就已经不再是慈航静斋的仙子,往日的清规戒律于她而言已是过往云烟。

    那日宁道奇战死之后,师妃暄毅然决定与敌同归,却不敌张新逸神功,重伤之际被其救回,之后虽没有明说,两人之间已有默契,一路同行至今。

    若说两人的关系。倒也古怪的很。不知是何缘故。张新逸一直未曾碰她,而师妃暄也主动承担起两人一路的衣食住行,倒也料理得井井有条。

    过了片刻,火候已到,晶莹剔透的肉片在鱼汤中散发出扑鼻的清香,两人互视一笑,找出竹筷,拿起碗碟。倒上酱料,开始品尝起夜宵来。

    师妃暄不愧是慈航静斋培养出来当代最杰出的弟子,即使是吃饭的时候亦是美丽动人,优雅无比,一举一动中充满了自然和谐的韵味。

    相比较而言,张新逸则是随意很多,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美食在侧,又岂能没有美酒。”俄然,张新逸哈哈一笑,手一伸。从身后拿出一瓶造型精致典雅的酒瓶,手指轻点。空中的水汽急剧凝结,形成两只冰晶凝成的透明酒杯。

    师妃暄见了芳心微微一颤,论起凝气成冰的本事,中原之地以宇文家的冰玄劲最为出名,属性也最为符合,但万万做不到像此人般举重若轻,如臂指使。

    张新逸将两只酒杯斟满,递给师妃暄一只。

    师妃暄只见酒杯剔透,醇馥幽郁,纯净透明,浑不似中原酒家所酿美酒,轻尝一口,只觉入口绵软爽劲,香味协调,余味悠长。

    师妃暄虽有内力护体,但显是不胜酒力,一杯饮尽,脸颊上悄然浮现一抹淡淡的粉意,更添明艳动人,淡雅说道:“妃暄虽未曾喝过酒,却也知道这是难得一遇的好酒哩。”

    说话的同时,师妃暄一双充满慧光的眸子盯着张新逸,充满着探寻的意味。

    “妃暄莫要想从我口中套出话来。”张新逸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此酒产自幻想空间,来自现实世界,以此时的酿酒水平,自然不及它甚多,师妃暄会从中看出点端弥,也属正常。

    不过她永远不会猜到,这瓶酒,就在前一刻,还是在幻想空间之内。

    师妃暄遭到拒绝回答,秀美的脸颊上看不出一丝恼意,芊芊素手执起酒壶,柔声道:“让妃暄为你斟酒。”

    张新逸且去随她,月下孤舟,鲜美江鱼,佳人斟酒,好不自在。

    晚风吹拂,浪花轻卷,张新逸独饮了一会儿,但见师妃暄一张晶莹无暇的脸颊在皎洁的月光下反射出珍珠般的霞光,美艳动人不可方物。心中一动,忽然说道:“此处黑灯瞎火,万籁俱寂,无趣的紧,妃暄可否唱首歌?”

    师妃暄双目深深瞧了张新逸一眼,美眸中不见半丝波澜,其轻轻哼起旋律后开口清唱起来,意外的,她竟是一副绝美的嗓音。

    她唱的是南北朝时期一首家喻户晓的老歌,讲述的是丈夫从军出征在外,妻子独自在家中侍奉公婆幼子,最终得到丈夫战死疆场恶讯的故事,这本是一则悲情哀伤的故事,但配以她轻灵动听的喉音,歌声婉转清扬,在夜风中飘荡出老远,好似一潭清泉,让人如饮甘霖。

    张新逸倚在船舷边上,闭上眼睛静静聆听,直至一曲完毕,方才将壶中之酒一口饮尽,洒然说道:“妃暄误会了,吾此次并无争霸天下之意。”

    师妃暄适才所唱之歌,看似只是有感而发,实则也是一种无声的叹惋,历朝历代的战争,又有哪次不是生灵涂炭,妻离子散。她之所以会唱这所歌,未尝不是试探张新逸的真正目的,此人身上仿佛蒙了一层看不见的纱布,让她看不透,摸不着。

    师妃暄一双淡淡的眸子扫过来,似在说:“你在说谎。”慈航静斋历代辅助人皇,师妃暄和张新逸相处数月,又岂会看不出此人谈吐不凡,举止高贵,有帝王气象。

    慈航静斋传人历代出世都为辅佐明君,本代目标本是拟定李阀的二子李世民,只是此人横空出世,不仅宁道奇意外陨落,连她也身不由己,舍身饲魔。

    以此人的心性武功,一旦决意争霸天下,必然会是皇位最有力的角逐者。

    张新逸摇了摇头,对方既然不相信,那他也懒得再多解释。此方世界,并非是他将要征伐的下一个目标。

    念及此,张新逸也不说话,双手负后,悠然地望着满天繁星。

    师妃暄见状。也不多言。坐在一旁盘膝打坐。默运玄功,那日一战之后,虽然从生死线上走了一遭,但是她的武功却不退反进,已然趋至“剑心通明”之境,近乎大宗师那一级数。

    然而即便如此,她也远远不是此人的对手。

    两人不再说话,小船一时陷入沉寂当中。随着船首的灯烛一闪一闪,有如利箭一般朝着下游驶去。

    此处乃是长江干流之一的三峡流域,西起重庆市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至湖北省宜昌市的南津关,全长数百公里,由瞿塘峡、巫峡、西陵峡组成。

    船行其中,只见峭崖壁立,山势险峻,滚滚江水倾入峡谷,浪涛翻卷。奔腾咆哮。这段河道水深流急,怒潮澎湃。帆舟随著滔滔水流,宜有一泻千里之势。

    两人目下置身的河道水深流急,两边危崖耸立,处处都是险滩礁石,险峻非常,半夜行船最容易发生船毁人亡的事故,只是两人均是艺高胆大之辈,虽外侧漆黑一片不能视物,在张新逸眼中却如白昼无异。

    此时若是有人能够从高空纵览全局的话,便会看到船身在水流中如有无形的力量操控,时不时避开突出水面的礁石和暗涌的漩涡,稳稳行走在江水之中,速度竟比最优秀的骏马还要快上三分。

    师妃暄身在船上,自感有异,悄悄瞧了闭目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张新逸一眼,暗中叹了口气,此人的实力,还要远超想象之外。

    一夜之间,张新逸座下小船连夜渡过瞿塘峡、巫峡、西陵峡三座峡谷,忽然感觉船身一震,离谷出海,眼前景色倏然一宽。

    此刻辰时将至,曦光初现,江面上的船舶也渐渐多了起来,大多是赶早的商旅,外出打渔的渔船也有不少,一个个忙着撒网捞鱼,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此地水质优良,渔业发达,是两岸商户和渔民赖以生存的保障,也得益于此,两地生活水平优渥,平民百姓即使在乱世之中亦有一口饭吃。

    “我们到了。”张新逸卓立船头,傲然说道。

    师妃暄亦然站立在他的身边,白衣翩翩,仙姿飘逸,惹人眼球。

    这候,远方江面上忽然传来一阵悠扬的长鸣声,隐隐可见一道黑影逼近,江上商船和渔船就像听到了号令般纷纷朝着两边避让。

    “你们快闪开,是巨鲲帮和独孤阀的大船。”旁边一名好心的渔翁见两人并无动静,大声提醒道。

    “哦?居然是他们。”张新逸嘴角一咧,露出几分感兴趣的神色来。

    也不见他如何作势,脚下小舟便似活了一般朝着旁边射去,看得那名渔翁目瞪口呆,直愣了片刻,方才连忙划桨,退到边上。

    不多时,巨舰破开江水的声音传来,远方的黑影也渐渐清晰起来。

    “嗡嗡嗡……“巨舰带来的江涛,让小舟船舷微微震了起来,一艘大船出现在前方,扬帆全力航行,速度极快,初始看去还有白丈距离,不多时双方便接近十丈范围。

    众人的视野里是三艘破水而来的巨舰,以最前方一艘最为巨大,便似一座江中楼宇,有寻常商船十倍大小,船头是一锋利的撞角,破开水浪快速行驶,船头上竖着一根长足三尺有余的旗杆,一面黑底云纹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上书一个白色的巨大“鲲”字。

    不过这个时候,大舰可不由巨鲲帮他们自己做主,皆因他们搭上了天下四大阀门之一的独孤阀,势力暴涨,这才扩散到长江流域。

    张新逸目光如电,只见船头为首的却是一名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妪,她的身边站着一名全身火红的绝色美女。

    两人身后,站着一名酒色过度,脸色苍白的男子和一名英气勃勃的秀美女子,身后更有一溜的精壮男子,个个都是气息凶悍,武功不凡。

    师妃暄低声道:“是独孤阀的尤楚红。”

    张新逸点点头,忽而笑道:“瞧,他们看到我们哩。”语气欣喜,含义莫名。

    师妃暄忽而叹了口气,说道:“你能否答应我不要再杀人?”

    “难道在妃暄的心里,吾就是一嗜杀之人。”张新逸目光灼灼,望向身旁的佳人,认真道,“妃暄错哩,吾只杀值得杀的对手和触怒我的人。对于其他不相干的人士,吾并无任何之兴趣。”

    师妃暄娇躯一震,这样的回复,比对方是一名嗜杀成性的狂徒更加令人心惊胆战,她能够感受到对方那颗如千载玄冰般冷酷无情的内心。

    小舟上的两人俱是风姿绝世,自然也吸引了巨舰上独孤阀的注意力,特别是那酒色过度的男子更是目瞪口呆,表情一副神魂颠倒的模样,引得旁边秀美女子暗暗皱眉。

    “原来是师仙子当驾,老身尤楚红,特邀两位上船一叙。”尤楚红一副老态龙钟,仿佛随时都会倒毙身死的模样,却忽然转身,眼帘内两颗浊黄的眸珠死死盯住师妃暄,一道阴柔尖细的声音突然传到两人耳边。

    张新逸和师妃暄互视一眼,身形一闪,再出现时,已然站在巨舰的甲板上。

    “晚辈慈航静斋师妃暄,见过尤前辈。”师妃暄微叹一声,秀步轻移说道。

    尤楚红点了点头,目光一转,复又望向张新逸,“能和师仙子站在的一块的,定然不是等闲之辈,还请尊驾通个姓名。”

    张新逸目光一扫,却是落在从舱室内走出的五人身上,这五人乃四男一女,个个拿刀带剑,气息独行特立,显然不是独孤阀的人,其身份不言而喻,却是幻想空间的降临者。

    这五名降临者看到张新逸,先是一愣,然后脸色突变,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

    显然,他们也猜到张新逸的身份。

    这五人的动作自然引起独孤阀众人注意,他们乃是独孤阀新近招揽的高手,颇受家主重视。一袭火红装束的独孤风目光灼灼,将感兴趣的目光投注在张新逸身上。

    对此,张新逸微微一笑,“无名小卒罢了,不值污前辈之耳。”

    尤楚红冷哼一声,自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慈航静斋传人何等身份,竟会和此人同行,手中碧玉拐杖一点,忽然朝着张新逸点去。

    这一下兔起鹘落,在场众人大多没有反应过来,更万万想不到尤楚红会出手偷袭此子,即使离他最近的师妃暄亦未曾反应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