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71章 嘴炮和邪王


    杜振乾忧伤地望着碧波浩淼的洞庭湖水,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感觉。? X.

    毕竟任谁连续一个月在同样的地方,做同样的事,看同样的风景,没有就此发疯已经算是好的了。

    这件事的缘由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一个月前,杜振乾圆满完成了突利王子交付的任务,作为突厥随从出使隋国的翻译官,恪尽职守,同时不凡的见识也获得了突利的赏识,并在此次出使任务中,见到了传说中的唐太宗李世民。

    当然,在十万降临者的插手下,现在的李世民还能不能成为“唐太宗”还很难说,杜振乾还是为自己抱上了一根大粗腿暗自欣喜。

    皆因现在这个阶段,大多数降临者新人还是处在流民或者义军底层这个阶级,杜振乾能以一介新人混到这个阶段,已经算是十分高端,甚至已经有一两支资深者小队派人找他接洽。

    做到这一地步,杜振乾已是十分满意,并准备稳扎稳打,徐徐图之。

    只是,没过多久,天下就传来杨公宝库曝光的消息,杜振乾自然猜到是降临者干的好事,这个时候也只有他们能够详细知道宝库的位置。

    李世民既然有意天下,定然不会放弃杨工宝库的归属,盟友突利王子自然义不容辞,带着手下相助夺宝。

    杜振乾作为随行翻译人员,同样也跟着李阀和突利的高手来到了长安。

    杨公宝库虽然诱人,杜振乾却有自知之明,以他刚刚修炼几个月的内功。贸然前去不过送菜。现阶段绝不搀和其中。所以李阀和突利的人前去独孤阀争夺藏宝。而他则老老实实留在驿馆里修炼内功。

    不过,有道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那一日,杜振乾正一个人闲坐房间修炼突利交予他的秘诀,忽然听到窗口处传来一声轻响,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名男子跳入屋内。

    这位不请自来之客是一个文士模样的潇洒邪异男子,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诡奇气质。只是衣襟上染了一层暗红色的鲜血,不知受了多么严重的伤势。

    这名男子看到屋内之人后“嘿”了一声,正想出手将其解决掉,关键时刻,杜振乾忽然福如心至叫了一句:“我有办法补全你的破绽!”

    正是这句话,让他逃过一劫。

    杜振乾记得,当他说完这句话后,那人以一种十分可怕的眼神深深望了他一眼后,身形忽然一动出现在他的面前,手指只是在他身上一拂。杜振乾就感觉浑身血液倒流,难以言喻的痛苦袭上全身。而他连叫都叫不出来。

    “如果你胆敢欺骗石某人,相信我,你会体验到真正的地狱。”充满着冷酷无情意味的话语,证明来人的身份确系魔门石之轩无疑。

    杜振乾苦笑,万万想不到自己竟会和这一位搭上关系,以这位对邪帝舍利的重视,这个时候不该是在群雄争夺中夺取邪帝舍利,觅地隐修。

    杜振乾虽然隐隐约约猜测到杨公宝库一役中发生某种未知的变化,却决然不会想到石之轩被人一拳从房顶上直接轰落地底,一击重创,差点连体内的内脏都被人打出来。

    当日同样在场的祝玉妍和赵德言又岂会放过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全力出手誓要留下邪王,石之轩拼尽了老命,方才凭借不死印法和幻魔身法逃出生天。

    不过,虽然侥幸不死,石之轩自身也受了极严重的伤势,必然立刻觅地疗伤,否则,武功不但不能得以补全,反而有倒退的风险。

    各阀各派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暗中派出高手密探彻查邪王行踪,务必要趁此机会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石之轩智慧超卓,岂会想不到这点,干脆将计就计躲入李阀盟友突利的随从之中,以此来掩饰行踪。

    接下来的数日,石之轩就躲在杜振乾的房间内潜心疗伤,杜振乾虽然有心传递消息,不过在石之轩这个从事暗杀行业多年的老祖宗面前,完全是鲁班门前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好好体验了一把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感觉。

    所以等到李世民突利等人察觉到不对破门而入的时候,石之轩早已平复大部分伤势,提着杜振乾行踪杳杳。

    杜振乾没想到的是,石之轩提着他并没有走远,两人经过半个长安城,来到跃马桥的西端站定,任凭寒风呼呼吹来。

    站在桥上的石之轩身穿儒服,身形高挺笔直,潇洒好看,两鬓带点花白,像一儒生更似黑道的顶尖人物。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寒如冰雪,似是不含任何人类的感情,按在桥栏的手晶莹通透,像蕴含着无穷的魔力。

    杜振乾惴惴不安,不知道迎接自己的命运将是如何,他可是知道,在幻想位面被boss级的人物杀死,有一定概率会造成现实世界的脑损伤。

    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不愿意尝试一下此消息的真实性。

    石桥上,石之轩的目光投射出冷酷无情的邪异意味:“那日你说的办法,石某人倒有兴趣听上一听。”

    石之轩说这话时也满是无奈和不甘,堂堂邪王居然会有这样的情感,定让人惊掉一地眼球。

    那日他本已夺得邪帝舍利,却被人出手偷袭最终功亏一篑,看似不公平的对决,正因为那次短暂的交手,让他更能体会到那人的强大以及……无可匹敌。

    那种压力,即使当年被四大圣僧和宁道奇追杀亦不曾有过。这是邪王石之轩出道以来第一次生出挫败感。

    从那人手中夺回邪帝舍利,即使以石之轩的自负和骄傲亦没有完全的把握,之所以会有如此一问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反正不管成功与否都会送此人归天。

    来了!

    杜振乾心中一跳,作为一名新生降临者,他当然没有能力帮助石之轩弥补《不死手印》之中的破绽,当时那么说也是情急之下为求保命。

    不过这么多天,他也不是白过的,自是想到了应对之法。

    作为堂堂一名降临者,最大的优势就是有着原住民没有的先知优势,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人,杜振乾实则对石之轩的了解,远比他想象的要多得多。

    而且,降临者的脑洞程度也远远超出原住民的想象极限,即使以石之轩天纵之姿,也同样难以超脱这个时代的局限性。

    想要让他另辟其径弥补破绽,不虞难于登天。

    当然,杜振乾也没有办法,不过他有绝招,准备开始“放嘴炮”。

    急智之下,杜振乾的头脑也远比原本清楚很多,说话更富条理,第一句话就直切要害:“邪王是否至今仍心怀内疚?”

    一句话说得石之轩虎躯巨震,杀意大炽。

    当年,号称魔门当代最杰出的传人石之轩遇到慈航静斋碧秀心,两人一见倾心,生下一女,也是当代箫艺大家石青璇。然而由於两人志向与理想的差异,石之轩最终离开隐居之地,留下《不死印法》的卷宗,碧秀心研读之後不幸早逝,这其中未尝没有石之轩故意为之的因素。

    然而,石之轩终究并非完全无情,因为错手杀死**妻,致精神分裂产生双重人格,时而为杀人不眨眼的绝代高手,时而为愁怀满襟的骚人墨客与慈父,《不死印法》更是产生难以弥补的破绽。

    这其中的隐秘,天底下只有寥寥数人知晓。当然,现在降临者们都知道。

    如有实质的杀气,让杜振乾吓得心脏剧跳,浑身冷汗涟涟,却还是强撑着说道:“邪王如果不能正视自己的错误,那么终其一生没有弥补的机会。”

    “如何弥补?”石之轩的话看似柔和平静,但给杜振乾一个奇异的感觉,只要他下面有一句话稍有不对,就会立时遭到眼前之人最无情最残酷的扑杀。

    皆因以石之轩的性格,绝不容许有人读懂他的内心。

    这个时候,杜振乾只有硬着头皮说道:“邪王想要弥补破绽,不外乎正视自己的内心,**上敌人并非难以逾越的距离,承认错误方能弥补自身的过失。曾经有一位绝世高手说过:‘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武’,因情动武,仗武入道,方使不死印法臻至天人之境。”

    寥寥几句让石之轩双目厉芒大盛,绽放出玄诡莫测的光芒。

    杜振乾一看有反应,有反应就是好啊!说明“嘴炮”初见成效,连忙再接再励,继续“嘴炮”:“邪王可寻一处安静之所,静静梳理胸中所学,以天地为师,以心灵为镜,寻找那玄秘莫测‘遁去的一’。”

    石之轩冷漠无情的眼神忽然生出变化,露出缅怀回忆的神情,语气出奇的平静下来,“那依你之见,最好的修行场所乃是何处?”

    杜振乾见状顿时放下半颗提着的心脏,笃定说道:“洞庭湖……”

    如果说当时杜振乾是为自己的嘴炮成功而暗自欣喜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无比的懊恼。

    那日之后,邪王石之轩就将他带来了此处,随手一扔就是一个月时间,除了不允许他离开外,其余行动并不禁止。

    不过即便这样,连续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个多月,也快到了他惹耐的极限。

    不过,要让他和石之轩讲理,杜振乾又绝对不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