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69章 道殇


    两道人影在竹林佛塔环伺的场中追逐无定,兔起鹘落的以惊人高速闪挪腾移,但双方姿态仍是那么不合乎战况的从容大度。{ 3W.23Wx.

    “哈哈哈哈!好一个老庄的天道无为!本座也有一招出自老庄《逍遥游》的北冥金身,但请散人斧正。”兴奋至极的狂笑出声,抑扬顿挫的逍遥游篇章随口吟出,“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张新逸通体泛出白金色的光芒,面对宁道奇的大鹏双啄,当仁不让运起“北冥金身”予以对抗,如有金属质感的肌肤和双啄硬碰,发出金属交鸣的响声。

    “咦?果真精妙的很。”宁道奇目透奇光,他感觉到自身的攻击轰击在对方身体上,竟分出丝丝缕缕的劲气吸纳并蓄,更令人惊异的是,随着击打速度愈急,反震之力愈强愈猛,竟震得十根指骨发痛。

    宁道奇知晓此人是生平仅见的大敌,双手化作两头大鹏双翅垂落,击浪三千里,对着眼前的强敌展开密如骤雨、无隙不入、水银泻地般的近身攻击。

    “来得好!”下一瞬间,张新逸身体的每一部分均变成制敌化敌的工具,双手、双足、肘击、膝撞、头顶,至乎任何令人想也没想过的方式,应付宁道奇发动的猛烈攻势。

    两股旷古烁今的内力相激,彼此交手对撞的一瞬间,引得空气中雷霆之声大作,空前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

    “蓬!”如同雨点落入水面密集无比的声音,宁道奇瞬间攻出千多记鸟啄。而张新逸也同样接下这每一击都蕴含着开山裂石之威的啄击。这样可怕的攻击。竟不能在他的皮肤下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印痕。

    千招瞬息已过,两人倏然分离,回复隔远对峙之势,就像从没有动过手的模样。

    宁道奇双手负后,两头大鹏似已振翼高飞,脸上犹自流露出震撼、回味之色:“万物混杂,融汇贯通,浑然一体。浑圆无极,以无形化有形,以有限纳无穷。妙!妙!若老夫所料不差,此功本是一篇道家真诀,尊驾别出机抒,融合数种精妙至极的外家炼体之法,内外合一,相辅相成,方才成就此等旷古烁今的功体要诀。”

    张新逸同样亦对这位道家的大宗师敬佩有加,竟能在短短的交手数十息。就能看出他的武功路数,其后更是如数家珍。道出内里缘由,犹若亲眼所见,光这份眼力见识,就不副他三大宗师之名。

    张新逸轻吐一口浊气,以他之能亦然需要平复体内沸腾的鲜血,旋即笑道:“散人真乃本尊良师益友,散手八扑深得老庄‘从无为变作有为;有为再归无为;进而有为而无,无为而有’的法旨,让本尊获益良多。散人留意,本尊的‘降龙二十八掌’来哩。”

    一语毕,身体由极静转为极动,身体猛然飞身而起,双掌推出,瞬间划过两丈的虚空,一招“震惊百里”应招出世,掌击向宁道奇。

    顿时,场上飞沙走石,龙形气劲如同怒涛巨浪,扑面而至。

    这一招看似气势惊人,刚猛至极,实则其中暗含无端变化,张新逸取自《易筋经》中的独有手法,将这套至刚至猛的降龙掌硬生生轰出刚极柔生的味道来。

    宁道奇若闪身避让,张新逸大可随时可以借助柔劲转变方向,届时一方气势尽失,另一方携势而至,宁道奇除败亡一途再别其法。

    宁道奇几十年来中原第一人的修为,岂能看不出其中的无限杀机,正因为如此,应付如此一掌,仍只有硬拼一途。

    张新逸正是要迫宁道奇以硬碰硬,即使高明如宁道奇亦别无选择。

    如果说张新逸是大道至简的至刚至柔的一掌,那么宁道奇便以道生万物的领悟,来面对这惊艳无比的一掌。

    宁道奇忽然间做出千变万化的动作,似进似退、欲上欲下,双手施出玄奥莫测的手法,迎上张新逸刚猛无俦,刚极柔生的一掌。

    双方四掌相印!

    时间像凝止不动,两大高手凝止对立,四周气流都仿佛停止了流动。

    观战的师妃暄瞧得呼吸屏止,绝美无暇的脸颊上,亦难掩震撼神色。

    此战的激烈程度,已然远远超出她一开始的预期,她更不会想到,这位如此年轻的神秘男子,竟能将散人宁道奇逼迫到如此地步。

    她的内心,首次生出十分不安之感。

    “蓬!”

    下一刻,两人周身方圆十米内“哧哧”之声不绝于耳,地面的土石浮起崩裂,在气劲涟漪中化作淅淅沥沥的靡粉,悄然洒落。

    张新逸长笑一声,身躯扶摇直上,霍然间变为头下脚上,双手如同密集的雨点落下,瞬息间攻出九式降龙掌。

    宁道奇双足踏地,生生陷地三寸来深,双手画圆,凝结出一道道太极气象,以吸纳、化解之法尽卸降龙之掌。

    “好招!再接吾九掌!”张新逸双足踩踏空气,发出如有实质的气爆声,身形横移,倏然间九道刚柔并济的掌力拍出。

    这一招来的突然,正是宁道奇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时,眼看掌力劈至宁道奇的面门,宁道奇纵有通天砌地之能,在如此情况下,势难挡格这九式合一的一掌。

    说时迟那时快,宁道奇像变成一片羽毛般,仿佛不堪掌力带起的劲风被刮得抛起飞退,以毫厘之差避过掌力,真个神奇至教人不敢相信,但确为事实。

    “轰!”掌力凭空轰击在地面上,瞬息出现一个一米深,一丈方圆的巨大坑洞,场面极其霸道。可想而知,一旦被次掌轰在血肉之躯上,会有怎样的下场。

    不过。这一掌最终还是徒劳无功。

    宁道奇在凌空飞瞩的当儿.仍从容笑道∶“掌力环环相扣。刚柔并济。尊驾好功夫。”

    张新逸无功而返,竟似早有所料,口中骤然轻“吒”一声,化不可能为可能,生生卸去这股力道,身形在临近地面时陡然一折,贴地疾飞,直往前方三丈外的宁道奇箭矢般激射而去。

    宁道奇面色微变。双臂倏然大张,太极气象重凝,雄浑内力组合而成的阴阳鱼快速旋转,急往张新逸旋来。

    张新逸哈哈大笑,“散人技穷矣!”身体笔直激射,迅速拉近与宁道奇的距离,掌力把对手完全锁紧笼罩。

    “呯!”的一声脆响,太极气象轰然碎裂,白金光芒绽放中,张新逸突然出现在宁道奇胸口间。无俦无际的掌力狠狠拍落。

    生死之间,宁道奇似乎轻叹了一口气。突发一声长啸,在空中忽然凝定,脸上流露出如孩童般纯真质朴的笑容,洁白无有一丝皱纹的手掌似缓实疾地拍出。

    这一刻,他仿佛悟了一切,又仿佛什么都不懂,双目之中,只见天地间流光溢彩,瑰奇变幻,远胜世间一切美好!

    “道长,不要!”师妃暄惊呼出声,心亦痛得难以言语,她终于明白宁道奇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做出与敌偕亡的重要决定。

    这是她绝对不想看到的。

    可惜这种决斗从开始的那一刻就不是她能够阻止的,她所能做的,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两人的招式同时落到对方的身上。

    宁道奇整个人弹上半空,双足踏足地面。

    张新逸往后飞退,在空中陀螺般旋转起来,落在了一跟高高耸立竹竿的叶片之上。

    两人四目相望,仿佛重新回到起始对峙之局。

    然而,胜负已分。

    宁道奇脸容转白,旋即回复常色,轻抚长须,从容问道:“此套掌法不负降龙之名。不过,能够告知老夫,汝到底乃是何人?在此之前,天底下似乎并无尊驾这样的高手。”

    张新逸身上的白金光芒开战以来首次呈现出无比暗淡的色彩,胸前如同金属般凹陷进去两个清晰可见的手印,一缕鲜血,从他嘴角淌出。

    面对对方的提问,张新逸却是缓缓摇头,说道:“散人的八扑和决心才是远远超乎本尊的想象,以本尊今日之境界,实没料到天下竟还有能将本尊逼迫至如斯地步的道者。现在的散人,已然无比趋至‘道’之极致。不可可惜,可惜……”

    宁道奇自是知晓他在可惜什么,皆因在刚才身死相搏的一瞬间,他终于在那个比霎那还要短暂无倍数的时刻,触及到“道”的境界,距离武者终极梦想“破碎虚空”只有半步之遥。

    可惜,他生机已断,再无回天之力……

    在场内三人的气机感知中,宁道奇的身体仿佛一个黑洞似的,源源不断吸纳天地之气,举手投足间皆有无穷伟力,然后与此同时,他的身躯却又像漏气的破袋似的,不断挥发着精气元神。

    “尊驾竟然不愿意说,那便算了。”宁道奇淡望天空,说道:“没想到老夫追求了一辈子的天道,竟是如此美好、奇伟的事务。此生不枉矣!尊驾武功高绝,堪称此世第一,是否也曾见识过这样的风景?”

    最后一句,是好奇,是叹息,更是武者对天道的无尽求索。

    张新逸肃然答道:“好让散人知晓,这一步只是开始,漫漫长途,道之极致,我辈探寻一生亦无有穷尽。”

    “原来如此。”宁道奇欣慰点头,一揖到地,诚心道,“失敬失敬!道奇本以为尊驾是石之轩那样的邪王枭雄之辈,直到此刻方才发现,尊驾是我辈中人矣。”

    张新逸回礼,“散人谬赞,散人一路走好……”

    宁道奇微微一笑,张口说道:“真是……精彩的一战……”

    风一吹,化作漫天星屑,就此消失此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