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67章 屠僧


    张新逸正在认真翻阅刚刚得到的《长生诀》。》 x.[]

    在他阅遍武道秘籍的眼光看来,虽不能说是立刻掌握,但也能看个七七八八。这本道家宝典不副天下四大奇书之名,七幅图七种功诀,每一幅图都代表了一种通向武学至境的可能,给予了他十分重要的启迪。

    阅至兴奋处,无需特意运功,体内的真气如有灵性般活泼流淌,遵循着七种路径,分别从头顶、膻中、双手、小腹、丹田、脊椎、脚心千丝万缕的涌入浑身各大**脉。

    这样的情况下,张新逸体内真气忽冷忽热,忽如火般灼痛,下一刻,又变得奇寒无比,寻常武人,便是一种变化便告极限,但是张新逸却泰然处之的接受这一变化。

    所幸现在并非练武的好时机,张新逸浅尝辄止,便复收功。望着桌上这本长生诀的线装书,即使以他的心性,亦然不由露出一抹微笑。

    论起此次的收获,《长生诀》对他而言还要远远胜过邪帝舍利。

    邪帝舍利,其中最珍贵的就是其中蕴含着的历代邪帝的浩瀚元精,对于寻常武人来说,这是最滋补的“营养品”,然而对于拥有整个幻想空间作为后盾的张新逸来说,邪帝舍利里面的元精不过是食之无用,弃之可惜的鸡肋。

    恰好这个时间,张新逸无意间在酒楼中碰见双龙,在原著中,他原本就对这两位主角颇具好感,故而才有之前的传功赠元之举。

    令人意外的是,张新逸做完此事后。赫然发现双龙身上分离出丝丝缕缕的紫气。蔓延到他的身上。

    “竟然是气运之力。有趣。”望着手腕上缠绕的紫气,张新逸隐隐约约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这股气运之力蕴含了此界的一丝大道,拥有这股力量,受此方天地所钟**,气运加身,号称是位面之子,天生主角。凭此之气,能够更容易参透天道规则,进化成更高级的生命形态。

    通俗来讲,就是传说中的破碎虚空。

    不过……张新逸手指猛然一弹,将这丝气运紫气完全溃灭震散,目送它飘飘袅袅朝着远方散去。

    气运之力,可以看做一种运数,既有天生成就,亦有后天所取,就譬如说扬州双龙。虽然先天气运之力浓厚,但如果后天不努力。这股玄之又玄的力量便会自动散去,归附于旁的气运之力更加浓厚之人身上。

    它是助力,也是掣肘,接受了气运之力,就相当于打上了此界的烙印,一举一动受天道关注,自不是张新逸所愿。

    双手一搓,《长生诀》秘籍便化作齑粉,飘散出去。

    张新逸负手而立,站在楼层窗口,望着窗下的车水马龙,油然生出一种何处不知归去的真实不虚之感。

    在这里,他能感受到阳光照射在身上温暖和煦的感觉,体会到微风刮在皮肤丝丝的凉意,鼻子口腔中可以闻到万家烟火的味道。

    这一切,正如冰与火位面皇后珊莎火热的肌肤,金庸位面**人小昭晶莹的泪珠,赋予张新逸一种如梦似幻的感悟。

    “吾的脚步,不应该驻留于某一处绝美的风景,短暂的停留,只是为了延续下面的旅途……”

    张新逸这一站就是两个时辰,直至落日渐渐西斜,这才淡淡收回目光,身形一闪,已然出现在大街上,脚步看似缓慢,实则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朝着城西而去。

    城西是一片佛塔林立,张新逸来到的时候,落日恰巧剩下最后的余晖,漫天红霞照耀在佛塔栏檐之间,投射下隐隐的金红光芒,佛塔之间,但见花木扶疏,幽邃浓荫,非常引人。

    远眺过去,隐见前方有一座佛塔檐角翘起处挂有铜铃,山风吹来,发出一阵阵悦耳的清音,使人尽去尘虑。

    张新逸见了,嘴角隐隐浮现出一抹淡然笑意,缓步朝佛塔走去,穿过竹林,高近十五丈,分十三层的宝塔巍然屹立林内广场处,峥嵘峻拔。

    在晚霞余光的晖光下,塔顶的镂金铜制飞鹅更是灿烂辉煌,光耀远近。每层佛塔四面共嵌有十二座石雕佛像,宏伟壮丽,纹理丰富。

    张新逸并未特意隐匿身形,他的到来,自然第一时间引起此地原主人的察觉。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猛然间身后传来一声大喝,打破了此间的宁静。“你是什么人!”

    张新逸负手仰望佛塔,头也不回的淡然道:“交出和氏璧,饶尔等不死。”

    后方一阵骚动,然后就听到一道略显低沉的声音说道:“贫僧不嗔乃本寺四大护法金刚之首,负有护宝之责,施主若肯迷途知返,不嗔可许诺任由施主离开。”

    张新逸回头,看到的是十几名怒目相视的僧人,毕竟谁听了刚才的话,都不会有好脸色看。为首的是一位须眉皆花白,年在六十许的老和尚,他的年龄虽大,双目却犹如初生的婴儿,纯净无暇,熠熠生光。

    “大和尚,你很好,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上,待会儿动手的时候,我会饶过你的性命。”

    不嗔闻言一愣,深深瞧了张新逸一眼,低喧了一口佛号,静默不语。

    “师兄,还和他废话什么,让师弟将这狂徒拿下,好叫他晓得口出狂言的代价。”说话的僧人身材高大,两肩宽阔,拄一金刚禅杖,眉目不怒自威,乃佛门护法金刚不痴和尚,四人中武功最高。

    张新逸仔细瞧着手掌上的细纹,一张嘴,便是大开地图炮:“你们的禅主了空都已被人削了光头,你们这些徒子徒孙还不躲在深山里吃斋念佛,沾惹这红尘琐事为何?”

    张新逸所言,正中场内众僧最痛之处,一周前,了空意外生死,而凶手又随即远遁。静念禅院上下悲痛万分,如今听他如斯之言,又岂能不怒!焉能不深恨之!

    “狂徒!受死!”

    震耳欲聋的大吼声,不痴和尚一震禅杖,飞身而起,往张新逸横扫过来,简简单单的一下横扫,势大力沉,内中实含无数变化后着,不管对方如何避让都能将他带动到后续攻势中去。

    除却不嗔未曾挪步外,矮胖的不惧和高瘦的不贪同时挥动禅杖疾捣而至,凄厉的劲风,引得脚下泥土石块都隐隐震动。

    此人语气忒大,武功也不知深浅,不过对方既能找到他们这处隐秘藏身点,定然不是等闲之辈。

    和氏璧事关天下一统大业,是以三僧一出手就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留手。

    然而面对静念禅院三大护法金刚的倾力一击,张新逸所做的仍是静静看着手上的掌纹,仿佛上面有无穷秘密似的,禅杖临身犹然不觉。

    这个时候,即使是三大宗师出手亦是反应不及,唯有吃招。

    不嗔叹了口气,又似乎松了口气,口中说道:“三位师弟,手下留情,别伤了他的性……”

    “嘭!”下一刻,三根禅杖同时轰在了张新逸的胸口、左肩和脑袋上,沉重无比的禅杖,却发出犹如击打在钢铁金属之上的剧烈回响,尖锐难闻的摩擦声中,足以开山裂石的力量,生生止在了原地。

    “这是……什么?!”

    场上的秃瓢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既然有人用肉身接住了这重逾万斤的一击。只见,禅杖下方的皮肤,透着白金色的光芒,这股光芒越来越盛,最终眼前之人通体泛着金属一般的白金之色,仿佛不似人身。

    “北冥……金身。”张新逸微微抬头,白金闪烁的脸颊之上,黝黑深邃的双目泛出凛冽至极的杀意。

    “护身功法!”不嗔脸色一变再变,这才晓得刚才的话有多可笑,大叫一声:“三位师弟,速速撤手。”

    与此同时,不嗔飞身而起,倾尽毕生修为,一掌拍向神秘高手的百会**。

    三人的攻势骤然一顿,心知不妙,连忙激荡真气,只是当他们欲要抽身飞退之时,却骇然发觉手掌、禅杖和对方仿佛连为一体,再也难以分离。

    “喝……”

    下一刹那,张新逸深深鲸吸一口气,随着这一口吸气,场中竟似刮起了汹涌的气卷,张新逸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

    倏然,不嗔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挡在他的面前,手掌抵在半空,距离对方还有十尺范围,却怎么也前进不得。

    “啊!我的真气!真气在流失……”

    “这是什么魔功?!”

    “魔头,我和你拼了!”

    另一边,场上的三僧骇然出声,眼睁睁看着体内的真气以惊人的速度流失,脸色飞速变得灰白。

    张新逸咧嘴一笑,露出森森白齿,“还给你们!”

    下一刻,纳入体内的真气以更狂暴更激烈的方式倒卷而回。

    “不!”不嗔瞋目裂眦,眼睁睁地看着自家三名师弟“嘭”的一声,炸成肉糜。

    漫天血肉铺洒在这片土地上,西面的太阳恰好在这个时候吐尽最后一道余晖,缓缓落入山岚之下。

    天地间一片昏暗……

    宛如场上众僧坠入最深沉魔魇的一颗佛心……

    诸上的一切,看似过了很久,实则只是过了短短半柱香时间,静念禅院三大护法金刚陨落,并且,尸骨无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