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66章 巧遇双龙


    七日前,杨公宝库归属一战,各大势力齐聚长安,隋帝、独孤阀、宇文阀、李阀黑白两道高手,以及后面姗姗来迟的宋阀、瓦岗翟让、洛阳王世充纷纷派出心腹高手参与争夺。

    激战那天,天空大雨倾盆,天雷滚滚,群雄各展武艺,鏖战不退,最终不知是谁无意间破坏了某处开关,河水倒灌,整个宝库被汹涌的巨浪冲入洛水,永远沉没在湖底淤泥之中。

    一场拼斗,最终成为一场空。因此牺牲的性命,为这场争霸游戏增添了一份血色背景。

    值得一提的是,白道魁首之一的静念禅院,禅主了空重伤后遭人偷袭,是此役中第一个战死的宗师级高手。

    于此同时,邪王石之轩横空出世,却遭遇神秘高手强力狙击,痛失舍利,而后更在祝玉妍和赵德言的联手打击下,伤上受伤,最终还是凭借着幻魔身法重伤逃遁。

    天下为之震动!

    这位从石之轩手中虎口夺食的神秘强者,被誉为几十年来最有可能登临大宗师称号的师匠级高手,一时之间,名声之盛,仅次于成名几十载的天刀宋缺之下。

    据说远在岭南的宋缺闻知此事后,已经专程为他在磨刀石上留下空位,只等和这位神秘高手一试高下。

    一时之间,天下局势风起云涌,群雄逐鹿。

    “咦,小陵,为何你听到如此激动人心的消息,竟一点都不心灵澎湃,有一种投身到滚滚大势的感动?”

    这日正午。长安城临街的一家酒楼二楼。听完周围江湖客说完这段激动人心的事迹。一张木桌旁两名年轻且富有活力的年轻人,其中一个方面大耳,目光灵动充满年轻气概的少年郎神情兴奋,大声说道。

    被他唤作小陵的少年双目长而精灵,鼻正梁高,额角宽阔,嘴角始终挂着一丝阳光般的笑意,听完后头也不抬。继续攻陷桌上的饭菜。

    “仲少与其有这闲心,不如静下心来想一想为何这唯有娘知晓的杨公宝库会闹得人尽皆知,还给大水冲入湖底,再也难见天日。”

    会被唤作仲少和小陵的,并且两人形影不离,正是本位面的天命之子寇仲和徐子陵。

    听完徐子陵之言,寇仲忽地身体一震,颓然坐下,苦笑道:“小陵何必挖苦于我?前段时间我刚说出要做皇帝的豪言状语,却也知晓杨公宝库是我唯一的倚仗。如今宝库成空。这争霸天下几乎成了一句戏言。”

    徐子陵看他表情,心中亦然后悔不该提起此事。只得安慰道:“仲少何必妄自菲薄,凭你我兄弟二人的本事,即使没有外力襄助亦能成就一番大业,若是若干年后你靠着杨公宝库当了皇帝,旁人还要说这里面有杨素的一番功劳哩。”

    寇仲伤心的快恢复的也快,闻言虎目异光烁动,沉声道:“小陵说的有理,虽然失去了让我由鱼化龙的杨公宝库,却也发誓定要凭自己的能耐混出个人模狗样,让世人不敢小觑我寇仲的能耐。”

    寇仲发出一番豪言壮语,却未等到自家好兄弟的附和,正自纳闷中,虎目一扫,却见对方下箸如飞,一桌子佳肴快要全部进到对方腹中。

    “哇!小陵你等等……我还没有用餐!”一捉碗筷,两人进入到你争我抢的模式,狼吞虎咽起来。

    饱腹之后,寇仲摸着肚皮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忽然开口问道:“唉,小陵你说,那些散布杨公宝库消息的,会否就是前段时间追踪我们的那群怪人?”

    徐子陵深深皱着眉头,说道:“我亦有同样的猜测,这群人似乎一开始就冲着我们来的。而且不知为何,我总有一种感觉,他们似乎熟悉、了解我们的一切。”

    两人自认为说话十分小声,却不晓得他们的对话,被距离他们十米外一张桌子上的客人听得一清二楚。

    “有趣!”张新逸淡淡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在他的视线中,寇仲和徐子陵这两名本位面的天命之子身上似乎有一种氤氲缭绕的紫气光华。

    “气运?或者说是因果之力。”这样的现象,在冰与火之歌和金庸位面都没有发现,亦是张新逸首次察觉。

    “莫非,这就是高等级位面独有的特征。”论起武力强度,大唐位面更甚于金庸位面,此方世界,甚至可以承受住破碎虚空级别的强者的存在。

    虽然在金庸位面,张新逸以一举之力打破天命,破碎虚空,但在此方世界还达不到此种程度,实力无限趋近于四星位的三星巅峰。

    看到这两个活泼跳脱的小子,张新逸忽然心中一动,嘴角溢出一抹邪笑。

    “莫管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就连老夫子也说过‘食色性也’的话来,现在让我们到隔邻那所青楼去,找一位模样俊俏的娘儿。”酒足饭饱,寇仲勾着徐子陵的肩头,大大咧咧说道。

    徐子陵苦笑,“看来你已然忘了上趟的事儿。”

    寇仲色变道:“不是吧!我们不会次次这么歹命?”

    “两位如果进去青楼,我敢保证定会有一场激烈的好斗等着你们。”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桌边传来。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勃然色变,皆因不知何时,他们旁边的座位上已经多出了一名正在饮酒的陌生男子。

    更令人奇怪的是,此人忽然坐在他们的桌上,周围之人竟似无一人觉得奇怪,仍是吃饭的吃饭,喝酒的喝酒,仿佛他一开始就在那边似的。

    寇仲一抓桌上朴刀,就要和这个不请自来之客拼命,却被徐子陵一把按住,死死盯着来人,冷冷问道:“不知阁下有何贵干?”

    张新逸淡淡看了两人一眼。笑了笑道:“好了。你们两个不必装了。在我面前,你们没有任何机会。”

    两人一惊,原来徐子陵看似是要阻止寇仲,实则是将体内的真气注入到寇仲体内,两人的长生真气循环交复,不断壮大,寇仲出刀的下一招必是石破天惊的一击。

    只是,还未等寇仲出刀。他们的心思就已被对方看破,大惊之下顾不得继续蓄力,正要催动真气拼死一搏,却骇然发现两人循环交织的真气突然絮乱暴走,身子一震,倏然分开。

    再运功时,却浑身绵软无力,再也不复反击之力。

    “如果我是你们,就不会做出不智的举动。”张新逸淡饮一口杯中之酒,弹了弹指甲说道。

    不知怎的。被此人漆黑的双眸一看,以两人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亦生出一种胆战心惊的可怕感觉。

    而且,对方看似丝毫未动,却在不知不觉中瓦解了他们所有反抗能力,这样神乎其神的武道修为,就连他们遇到过最厉害的大仇人宇文化及和此人比起来,怕也是连提鞋都不够格。

    徐子陵苦笑道:“阁下武功高深莫测,想必亦是天底下大名鼎鼎的人物,为何和我们这样的小人物过不去。”

    张新逸慢悠悠说道:“两位何必妄自匪薄,小人物怎会想要当皇帝并以此抗争命运?”

    “你怎么知道!”寇仲不禁脱口而出。

    徐子陵亦露出惊讶神色,寇仲因为情伤,想要做皇帝一事只对他一人说过,对方又是如何知晓此事?

    “不对,你是和那伙儿人是一起的。”下个瞬间,两人同时脸色大变,露出戒备的神色来。

    前段时间,有一伙儿人忽然追杀两人,那群人个个拥有奇异的本领,且对他们都熟悉的很。若非两人练自《长生诀》上面的武功已然小成,再有几分运气护身,这会儿说不定已经落入他们的手里。

    “如果我要动手,两位早已是死人了。”张新逸在对方纠结担忧的目光下淡淡说道,“我只是见汝等天赋异禀,不忍见你们沦落平庸,故而特意提点一下你们。”

    寇仲和徐子陵闻言,不由面面相觑,任谁忽然在酒楼上忽然遇到一个陌生人,说要提点他们,定会将他当作神经病!

    只是,这个神经病武功高得吓人,让他们连反抗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寇仲收起嬉皮笑脸的表情,决定暂时随机应变,沉声道:“还请阁下指教,小弟定当仔细聆听尊驾的教诲。”

    “你们很好。”张新逸忽然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下个瞬间,两只仿佛具有无穷魔力的手指伸出,在两人尚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点在了两人的额头中央。

    扬州双龙眼前一黑,只感到头脑一阵晕眩,似乎有什么玄妙的东西涌入他们的脑海。

    这一幕看似很久,实则只是一刹那的时间。

    当张新逸收回双手的时候,身前两人仍是一副浑浑噩噩的表情,在常人看不到的大脑深处,仍在迅速处理着最新接受到的讯息。

    “嗯,不错,移魂**改进而成的幻魔指,还算符合本尊的预期。”张新逸摸着下巴点了点头,又瞧了两人一眼,忽然从怀中掏出一颗黄色的晶球,赫然是魔道群邪哄抢的邪帝舍利。

    五指一抓,通过某种无比玄妙的手段,从中抽取出两股雄厚的元精,双掌一推一送,就此拍入两人的胸口膻中**。

    昨晚这一切,张新逸又把还剩四成元精的邪帝舍利收入怀中,就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小子,该有的机缘都补给你们了,好好努力吧。”

    说罢,身形一闪,从原地消失不见。

    张新逸离开后不久,寇仲和徐子陵忽然状似从噩梦中惊醒,双目猛然大睁,然后大口大口的喘气。

    “天,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神奇的能力!”寇仲惊叫出声。

    徐子陵也不复淡定,捧着脑袋说道:“仲少,我感觉脑袋里忽然多出好多东西。”

    寇仲同样有这种感觉,闭目片刻,而后讶异道:“小陵,我脑子里忽然多出了两套《易筋锻骨篇》和《十天绝地寂灭刀法》的秘籍。”

    徐子陵则是苦笑道:“我的是《洗髓换血篇》和《八荒**唯我独尊印》。”

    两人对视一眼,以两人见识过《长生诀》和《九玄**》的眼光来看,这几套秘籍似乎每一套都不在前两者之下。

    寇仲伸了伸懒腰,直感到浑身上下有说不完的精力,他自是不知这是因为张新逸将邪帝舍利中三成的元精打入他的体内,还倒是功法特殊的缘故。

    “小陵,我现在有满腹的疑问,皆因这世上除了贞嫂、素姐、娘亲三人外,这世上貌似又多了一个对我们有大恩的人来。”

    徐子陵摇了摇头,道:“我看没有这么简单,此人如此做,定是有着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寇仲可有可无的点了点脑袋,俄然脸色一变,摸往身后衣中,而后咬牙切齿叫道:“直娘贼的盗书贼,小陵你说得不错,那家伙居然偷走了我们的长生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