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8章 破碎虚空


    第二年春雪初融之际,神州大地上发生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就是蒙元帝国在灭亡南宋仅仅一年之后,忽然调动三十万铁骑,大举南侵大明,此事刚一揭晓,天下震动,百姓震恐,神州战乱再起!

    面对来势汹汹的蒙古铁骑,大明军队奋起反抗,在蒙明战场上,这支刚刚灭亡了清军的明军发挥了强大的战斗力,蒙古铁骑虽然号称天下无双,却还是遇到了迎头痛击,双方一时僵持不下,互有胜负。

    然而战事很快就有了变化,西边的辽国趁着蒙古和大明双方僵持,力量出现空挡的时机,突然发兵强袭蒙古控制下的城市,一口在庞大的蒙古帝国身上咬下好大一口肉来。

    与此同时,大理国尽出国内之兵,和明朝的军队汇合在一起,共同抗击蒙古南侵,使得这场战争的局势渐渐朝着明国阵营倾斜。

    然而这个时候,吐蕃{无+和西夏出人意料的发兵,加入到蒙古阵营,神州国皆牵扯到这场浩大的战争来,使得这场战事变得更加波云诡谲,胜负难分。

    随着这场战争愈加深入,双方投入的军力更多,每时每刻,都有无数的士兵死亡,子失其夫,母失其子,家家户户皆有人披麻戴孝,将士的性命,成为王者制霸天下道路上一具毫不起眼的枯骨。

    双方战事已酣,作为大明朝的开国皇帝,张新逸已决意御驾亲征,终结这一场不义的战争。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要见一名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人。此世的妻子。韩小昭。

    张新逸建国之后。便娶小昭为妻,立其为后。他也是神州历史上唯一的只有一个女人的皇帝。

    进入内院,华丽的宫廊之内,看到的是一名相貌清丽绝伦,虽着华丽长裙、朱冠凤霞,却难掩锦绣灵气的绝美少女。

    三千青丝飘拂,放在一名同样貌美绝伦的女子手,这女子年纪比之小昭稍长。背影曼妙,肤若白玉,亦然是一名倾城绝色的美艳佳人。女子手持木梳,轻缓梳理少女的秀发,两女站在一起,相貌竟有七分相似,如并蒂睡莲,美艳不可方物。

    张新逸统一明国之后,为小昭寻来了她的娘亲,金花婆婆。同时也是明教的紫衫龙王黛绮丝,母女两人相认后。小昭随即恢复了她的本名,韩小昭。

    小昭听到声响,回头一看,见到来人,立刻喜道:“公子,你来啦!”

    黛绮丝眼见女儿神色,暗叹一声,朝着张新逸微微颔首,身形一闪,离开了内室。

    张新逸猿臂一伸,便将扑来的少女拥入怀,柔情蜜意,无限**意涌上心头,“傻丫头,你怎还叫我公子?”

    小昭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如同皎皎的明月,一眨不眨望着张新逸的眸子,娇声道:“公子,不管什么时候,你永远都是小昭的公子。而我,也永远是你的小丫鬟。”

    张新逸邪魅一笑,道:“昭儿,你有一点说错了,你不仅是本尊的小丫鬟,更应该是本尊孩儿的母亲。”

    手掌轻移,覆于少女腹部,少女柔嫩白皙的腹部,浑圆光滑,怀胎月,高高鼓起,血肉之,孕育着新的生命。

    手掌覆盖其上,张新逸能够感受到其一股强健有力的脉动,这是他的孩儿,拥有他的血脉,注定一出生就非同一般,远超常人。

    小昭娇羞无限,颔首投入男子怀,好半晌,方才呢喃着说道:“公子,孩子出生后,你要为他取什么名字?”

    “缘起缘灭,皆由缘起,便叫张起缘罢!”张新逸双目深邃,思绪飘飞到老远,忽而邪邪一笑,道,“昭儿吾妻,天色已晚,我们就此安寝吧……”

    小昭闻言,嘤咛一声,小小的脑袋埋入男子怀,再也不愿抬起。

    第二日清晨,张新逸全身甲胄披身,骑于马上,身后,是浩浩荡荡的大明雄兵,最后深深一眼望向后方的城头,那里,有一位佳人正在遥遥以盼,深吸一口气,一声长喝:“诸将,随我出征!”

    “出征!出征!万岁!万岁!”

    一震马缰,万马齐奔,声势如雷,远赴前线。

    城墙上,小昭一双明眸望着男子远去的身影,不知怎地心尖猛地一颤,感觉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事物从她的生命离去,珍珠般明亮的泪珠,忽然间滚滚而下……

    数月之后,蒙古和大明两支军队鏖战数月,双方互有胜负,相持在长江之畔,近百万雄兵将士组成的阵型,一直蔓延到几十里开外。

    旌旗招展,战意冲天,此处正在进行着决定神州大陆命运的一战。随着双方的皇帝大汉御驾亲征,亲临督战,战事一日比之一日更加激烈。

    风,呼呼刮起,山河,仿佛在哀鸣生命的易逝。每一天,都有无数鲜活的年轻生命陨落,无数殷红的鲜血,几乎将半个长江染红。

    这一日,双方将士从清晨直杀到深夜,双方死伤均极惨重,兀自胜败不决。其时夜已三更,皓月当空,明星闪烁,照临下土,天上云淡风轻,一片平和,地面上,几十万人在进行舍死忘生的恶战。

    鏖战数月,以今日之战最为惨烈,双方死伤的人数已经超过十万大关,几近超过前面数月的总和。所有人都有一种预感,今日之战,将是关乎到此战胜利与否的关键一战。

    战鼓擂响,万马冲锋。

    杀声震天动地,天空,羽箭来去,有似飞蝗。地面上,两支份数不同阵营的钢铁洪流狠狠撞击在一起,刀枪划出,热血滚滚,残肢断臂飞洒长空。

    刀剑相互撞击的锵啷声、战马踏在地面的轰鸣声、铁骑砍入**的哧响声、人类临死前的呜咽声……各种各样的声音混合在一起,成为此方天地唯一的曲调。

    双方各有所长,蒙古人弓马娴熟。马上战技高超。往往一人。便能抵得住三四名汉人。而汉人,则胜在阵型奇妙,配合默契,一点点消磨蒙古人的攻势。

    蒙古大汗铁木真一双鹰目如同大草原上最顶级的猎食者,立马于数里外的小丘之上,亲自督战。

    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名蒙古最杰出的将领,随着战事的发展。不断发号施令,调兵遣将,控制着场上的局势,然而他的对手就仿佛一名最为老道的棋手,不断应招出招,双方你来我往,这样的情景,已经持续了几个月时间。

    战事如火如荼,以蒙古刀兵之利亦然损失极其惨重,但见千夫长、百夫长一个个或死或伤。血染铁甲,从阵前抬了下来。而更多的,则是永远留在了战场之。

    铁木真身经百战,盖世雄主,以一己之力,将蒙古从一个寄人篱下的草原部落,发展成为举世无敌的强大国度,如今见了这一番昏天黑地的厮杀,暗自心惊的同时也是豪情大发:“好!真是一名值得尊重的王者,想必斩下他的头颅之时,亦会给本大汉带来无与伦比的满足感!”

    “吩咐左右,本大汉要临阵督战!”铁木真高踞汗血宝庐上,极目四顾,踌躇满志,他有种预感,这将是他征战一生最辉煌的时刻。

    这是大蒙古帝国最艰难的一战,然而铁木真深信,这个最难征服的国家的土地,必将会在蒙古的铁蹄下践踏、蹂躏。

    “是,大汉!”众将领命,最凶险的前线也不能阻挡“成吉思汗”的脚步,更何况他的身边跟着蒙古最强大的“圣者”——“大宝法王”八思巴。

    有这位圣者护驾,再锋利的刀剑,再阴冷的箭矢,都不能伤到大汉一根毫毛。

    但见一根旄大纛高高举起,铁骑拥卫下青伞黄盖,一彪人马锵锵驰近,孛儿只斤?铁木真,所有蒙古人心目的神亲自督战,交战的蒙古兵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呼声自远而近,如潮水涌至,到后来十余万人齐声高呼,真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蒙古官兵见大汗亲至,士气大振,阵后数万蒙古兵铁甲铿锵,从两侧抢出,个个悍不畏死,战线连续往前推进数里之地。

    俄然,前线阵忽然响起一阵喧哗之声,铁木真凝目望去,却见一群身穿劲装的江湖汉子在阵左冲右突,硬生生抵住蒙古人的攻势。

    “南人总多英雄豪杰之辈,可惜在我蒙古铁骑之下,还是逃脱不了踏成肉酱的下场。”铁木真豪情万千,谓左右说道,襄阳城一战,让他见识到原豪雄的慷慨悲歌之处,却最终难逃覆灭结局。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却早已听闻其名的男子。

    那男子如同一支从神灵手射出的利箭,单枪匹马,举世无双,撕裂蒙古人的战争,朝着此处狂驰而来。

    他的身后,是一支由当今武林修为最高人群组成的队伍,区区数十人,却犹如千军万马一般,势不可挡。

    双方本来相距数里之地,但仅仅片刻时间,那人已经突进到距离铁木真仅仅一里之地。

    仿佛感应到铁木真的目光,那人豁然抬头,利如电茫的眼神完全不受距离的影响,直接跨越数千米的战场,直接望到铁木真的脸上、眼、心内。

    “是他!”铁木真身旁,男装打扮的赵敏惊呼出声。

    不待众人望向他,赵敏已经给出了答案,只见她的脸上犹自带着震撼、复杂之色,她只是说了一句话:“那人就是大明之主张新逸。”

    众将大讶,万万想不到对方一国之尊,居然亲身范险,战斗至最危险的前线,而且,如同天神降临,千军万庐,如入无人之境,无人可挡,无人能敌。

    “真是,无双的皇者。”对于此人的武勇,连铁木真亦要惊叹。

    “保护大汉!”

    众蒙士兵纷纷持盾立于铁木真身前,一排一排的箭手,同时弯弓搭箭。千百支长矛。一齐指向张新逸。

    一声号令。蓦地蒙军阵万箭齐发,满天箭雨,直向张新逸射去,连阳光也遮盖了。

    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箭矢来到张新逸身前一丈处,纷纷坠地。以蒙人的强弓利箭,竟然不能攻入他的护身真气内,甚至他尤有余力护住坐下的战马。

    “这是……”大宝法王八思巴一直闭目的双眸豁然大睁。以他一甲子面对苍古永恒大雪山修炼而成心止如水的心灵境界,赫然首次动容。

    张新逸的速度实在太快,甚至他身后的队伍已经渐渐跟不上他突进的速度,剑光如梦似电,身前蒙人纷纷倒下,很快过了蒙人线,距离铁木真只有一百米的距离。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蒙古人近乎癫狂,他们绝不容许此人伤到他们的“神”,各种不同类型的兵器,刀、枪、剑、矛、箭、斧。疯狂地从四方八面向张新逸施以死命的攻击,誓要让他停住进攻的脚步。

    但张新逸像是暴风雨耸峙的高山。任是最强劲的狂风,也不能使他丝毫摇动,他手的巨剑只是随意的劈砍,一道道恐怖的剑气肆意飙射,疯狂的收割着性命。

    所有被杀死的蒙人士兵,他们的尸体不是被冰封冻结,就是成为一具仿佛被火焰炙烤的蜷缩焦尸,死相奇惨无比,摄人心弦。

    八思巴暗叹一声,忽然对铁木真说道:“大汉,请您逃走!逃!逃得越远越好!”

    铁木真为之震怒,须发皆张,露出杀人的神色,“不!我绝不会在此时退让一步!除非死亡!”

    他一把拔出手宝剑,直指那人,喝道:“我的将军,为我杀死强敌!”

    八思巴再叹,他唯有放弃劝说,因为,对方已经杀到。

    张新逸距离蒙古大汗的旄大纛只余二十米距离。

    数十名顶盔贯甲的蒙古猛将轰然应喏,持刀杀了过去。

    张新逸手寒冰信手一划,数十颗狰狞的人头冲天而起!

    十米。

    闲庭信步,一掌接着一掌拍出,层层叠叠的钢盾爆裂开来,钢盾后方的士兵惨叫着高高抛飞。

    五米。

    八思巴第三次叹息,一步跨出,瞬间越过五米距离,双手结印,面目宝相庄严,荧光流转,体内真气鼓荡狂涌,鲜血从七窍疯狂流出,一出手,就是倾尽所有,石破天惊的一击。

    “字真言手印,不动根本印、大金刚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智拳印、日轮印、宝瓶印。真言律动!印归一!咄!”

    一代宗师倾尽全力的一击,三丈空气,一股肉眼可见的可怕气劲笼罩成半圆状盖压而至,沟通天地的力量,誓要将面前的强敌轰杀至渣!

    张新逸终于止步。

    他的双眼越过蒙军漫空挥舞的杀人利器,在震耳欲聋的喊杀声,而后,微微一笑。

    八思巴忽然明了这一笑的含义,这是对值得尊敬的强者认同的一笑。

    然后,张新逸挥出了一拳。

    无人能够说出这是怎样的一拳,这一刻,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似乎完全消失,八思巴似乎刚刚出招,然后就即招,间没有费去刹那光阴。

    八思巴闭目一叹,下个瞬间,“轰!”整个身体轰然爆炸,化作了漫天血雨,飘散在这片土地上。

    血雨之,张新逸缓步上前,在铁木真惊骇的目光,寒冰刺出,透胸而过。

    所有在场的蒙兵将士,一齐停下手来,厮杀的汉人士兵,同样垂下手的刀剑。

    整个战场鸦雀无声。

    寒冰一抽而出,铁木真从他的骏马背上缓缓倒下,“嘭”的一声,激起满天尘土,在空飘荡、飞舞。这个不可一世、纵横宇内、屠城灭国无数的盖世雄主,终于遇到他一生最可怕的对手,战死沙场,重归尘土。

    “杀了他!为大汉报仇!”众蒙人这才如梦初醒,震天动地的暴喝出声,一齐向张新逸涌去。

    他们心悲铁木真的死亡,忘记以他们的力量能否杀死此人,只知道冲!冲!冲上去拼个你死我活!

    豁然,一声长啸从张新逸口冲出,穿透云霄,声传十里。

    在千万道注视目光下,他一脚踏出,仿佛踏着无形的阶梯,一步步走向云空,仿佛即将回归神国的神祇。所有人身体剧颤,愣愣的看着这宛如神话的一幕。

    不过片刻,张新逸已然踏足百米高空,下面平原整齐的两国兵队,变成一排一排的黑线,人禄有蝼蚁般大小,他便似在云端之上的神祇,俯瞰众生。

    最后一眼,望向远方,他能够感应到,千里之外的皇宫之内,有一丝他的血脉已然诞生于世。

    一声轻叹,张新逸身形一阵模糊,如同一道无形的风,就此消失在此方世界。

    所有人心神震荡,面对著一片虚空,跪了下来……

    后记:明蒙一战,武帝战于长江,灭国师,斩敌酋,破碎虚空。破碎当日,文帝出世。后一十三年,明蒙鏖战不休,文帝出世,以幼龄之资,战三年,平定蒙古,再后两年,平定西夏、突破、大辽、大李国,一统神州,建立起空前强大的盛世王朝。

    野记:文帝三年,明国有贼寇朱重八图谋作乱,谋反当日,一日之间,其人和部署尽皆被诛。相传出手者为武帝亲卫,武艺高强,有五百众,迄今无人知晓其身份来历。其后护卫明朝五百载,身形打扮皆似,疑不死人。(未完待续……)

    ps:这一章来晚了,不好意思,改了又改,务求完美。五千字大章,作为金庸篇的终结。下面,虎皮肉会继续努力,请大家务必支持!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