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2章 扫地神僧


    全真七子身如轴转,脚步飞快,马钰位当天枢,谭处端位当天璇,刘处玄位录天玑,丘处机位当天权,四人组成斗魁;王处一位当玉衡,郝大通位当开阳,孙不二位当瑶光,三人组成斗柄。

    北斗七星以天权光度最暗,却是居魁柄相接之处,最是冲要,因此由七子武功最强的丘处机承当,斗柄玉衡为主,由武功次强的王处一承当。

    全真七子站定之后,齐齐大喝一声:“动手!”

    七把剑,七个人,在空划过一道道银芒,同时朝着剑阵央的张新逸射来。

    面对来剑,张新逸身形陡然旋转飞起,跃至半空,腰部一动,身体在空陡然一个翻转,换成头下脚上,而后一掌拍出,轰然撞上激射而来的利剑。

    掌力和剑气在空相激片刻,余劲肆意飙射,劲风凛冽,土石崩裂,一丈之内人群皆站之不稳,连连后退,一直退出三丈之远。

    一掌既灭,一掌又生,张新逸朗声长笑,身如电闪,右手凝劲蓄力,竖掌斜劈,强绝手刀顺势斩出。

    手刀劈出,空气倏然传过一阵凄厉的嘶鸣声,一道肉眼可见的刀气一掠而过。

    “哼!破!”丘处机和王处一这两个武功最强的连忙抢上前,一剑划出,在剑尖生出一道“嗤嗤”作响的气芒,双剑一划,霎时将刀气斩灭。

    张新逸右爪凝气,身如鬼魅,一爪抓向众人最弱的孙不二,这一爪迅疾如风。隐有雷电之声,孙不二大惊,自知万万接之不住,连忙抽身后退,旁边的刘处玄、谭处机当即抢先一步。持剑攻出。

    肉掌和长剑相激,竟发出金属碰撞一般的鸣响,三人身形同时一震,这天罡北斗阵施展起来,七人内力融为一炉,以全真七子几十年的正宗道家修为。内力上即使张新逸也要稍逊一筹,不由胸口一闷。

    身后,郝大通、马钰双剑刺来,张新逸身体一折,双脚定在地上。上身向前倾倒,几乎折成十度避过剑锋,双手食指迅捷无比地在剑身上一弹,郝大通、马钰两人大惊,连忙沉身蓄劲,方才不至使手长剑脱落出去。

    全真七子心震撼,眼更是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惊诧之意。

    适才内力相激,张新逸以一敌七。展现出的雄浑内力姑且不提,躲开郝大通、马钰这一招后的弹指,上面附带的力道更是惊人。

    “这厮好大的力气。不能和他硬拼……”七人心意相通,剑法上攻势一变,避实就虚,虚虚实实,变幻万千,正奇相倚。

    须臾之间。八人已经斗了三四十招,谁都没有讨得便宜。

    天罡北斗阵不愧是全真教最上乘的玄门正宗。剑阵严密,毫无破绽。张新逸身形闪动。几次欲要强行破解,都被七人挺剑挡回。

    这对阵双方,一方阵法玄妙,剑招精奇,另一方则身如流风,拳出如雷,双方交手之处轰轰作响,气劲余波肆意飙射,看得群雄是目眩神迷,大声叫好。

    不过时间一长,张新逸体能强悍的优读就体现出来了,连续数十次强攻猛打,气息丝毫不乱。反观全真七子等人,一个个呼吸粗重,额头上隐隐沁汗,显然已经支持不了多久。

    场上,张新逸和丘处机硬拼一记,还不等他落地,又是两道迅疾的剑光从下方掠来。

    “招数不错,但是,太慢了。”张新逸脚尖在空气一踩,生生踩出一道气爆声,在空平移半分,躲过长剑。

    双掌一带一分,两股劲气飙出,出剑的马钰和谭处机两人连忙回剑挡格。

    不过,天罡北斗阵名动江湖,自是不止这读变化,丘处机一声喝令,马钰、谭处机、刘处玄、王处一四人分别从四面挺剑抢上,一剑削向张新逸的四肢。

    与此同时,郝大通、孙不二两人则斜刺一剑,划了一个圆弧,直往张新逸前胸后背攻去。

    这一招看似不甚惊奇,实则配合紧密,毫无破绽,几乎是同时到达张新逸周身。

    “很好!这才有读看头!”张新逸朗声大笑,身形飘动,看似闲庭散步的躲避剑锋,实则不管是速度、角度还是方位都妙到了极致,每每先行一步,提前避开剑锋刺击的路线。

    全真七子又强攻了片刻,尽皆无功而返,等到招式变老,张新逸倏然一声长啸,真气一激,背负的寒冰大剑猛然射出,一把握住,朝着四周猛一横扫。

    “锵锵锵锵锵锵……”呛啷声巨响,七把长剑相击,火星四溅!马钰人感到一股沛然大力从剑身上袭来,齐齐向后倒跌,再想起身相斗,却发现手长剑尽数断折。

    一剑斩断七把宝剑,即使有神兵利器之故,这样的手段,也近乎神话。更何况张新逸适才明明有机会斩杀全真七子,他们现在能活下来,已是他手下留情的结果。

    全真七子随即站起,或是震撼,或是惊诧,或是羞愧,诸般神情皆有。马钰长叹一声,上前一步,俯首拜道:“张教主武功之高,堪称是世上罕有,全真七子谢过尊驾不杀之恩。我们走!”

    最后一句话,却是对其师兄弟们和门下弟子说的,七人对战一人尚且输掉,他们已再无颜面留在此地。

    “哗啦啦……”不到片刻,全真教的人就走了个精光。

    少林、武当诸人虽然连声劝阻,却不都能阻挡全真教的离去之意,只能讪讪的看着他们离开。好端端的一个正道同盟,轻轻松松,不攻自破。

    宋远桥深吸一口气,今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此人杀了左冷禅,正要上前说话。而他身后众人则是神色紧张,一个个握紧手兵刃,随时准备出手。

    蓦然,张新逸神情一动,想了想,自顾自收起手大剑。径自从宋远桥身前走过,朝着山上少林寺的方向去了,竟是理都没有理前方众人。

    呃,这什么情况?宋远桥刚才准备了一大堆说辞,没想到话都没说一句,这位明教教主就已经走远了。

    不只是他,场上群雄也同样迷惑不解,一个个面面相觑,此人前一刻还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后一刻就突然罢手,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这葫芦里卖的,仅仅是因为一句话。

    正是这句话让张新逸放弃斩杀左冷禅,而传话之人修为之高,武功之强,容不得张新逸有一丝一毫的真气浪费。

    而少林寺有此惊世修为的,唯有一人:扫地神僧!

    适才,张新逸正是因为耳忽然传来扫地神僧的传音,这才决定暂时放过左冷禅,会一会这位隐居在少林寺几十年的绝世高人!

    群雄虽自不解,但观此人去的方向正是少林寺的所在,为防止他对少林不利,自然是义不容辞,上山助力。

    更何况,这里还有这么多明教和日月神教的余孽在此,虽然双手都有所克制,但弄不好今天就是一场正邪大战,一旦分兵,是生是死还不是由旁人说的算,自然是跟着大部队走。

    一群人跟着张新逸再次上山,进入寺庙。

    这少林寺他们已来过一趟,倒也不甚出奇,奇怪的是,这明教之主明明是第一次前来,行走之时竟是丝毫犹豫都没有,一路七绕八转,来到藏经阁前。

    看到这一幕,群雄目光不由若有若无看向少林众僧,莫非这位明教之主和前面的萧远山及慕容博一样,曾也将这少林重地当作自家的后花园,随便进出,只是一直不曾发现罢了。

    少林寺众僧先是一愣,随即不由大动嗔怒。

    前面的萧远山和慕容博也就算了,毕竟武功不如人,发现不了也是无奈。只是如今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如若让这明教之主随意进去藏经阁,少林寺还有何颜面存在于武林之。

    正所谓,孰可忍,佛不可忍!在场地位最高的玄寂冷喝一声:“结罗汉大阵!”

    少林武僧齐齐应喝一声,刀剑棍棒一阵摆动,顿时布起罗汉大阵,拦在了张新逸面前。

    玄寂随即叫过一名武僧,对他吩咐道:“你立即去通知渡厄、渡劫、渡难三位祖师,请他们出手对抗强敌。”

    这明教教主武功登峰造极,手下更是强将如云,实力深不可测。少林寺虽然所有“玄”字辈高僧和寺内高手尽皆在此,但还是没有把握抵住他们,是以玄寂不得已只能清楚寺内辈分最高的三位长辈高手。

    做完这一切,玄寂快步上前,朝着张新逸厉声道:“藏经阁乃敝寺重地,寻常人不得入内!张教主请回。”

    张新逸如若未闻,而是把目光不断扫来扫去,然后他就看到不远处的一名正在扫地的灰衣僧人,顿时眼睛一亮,笑道:“找到你了。”

    众僧见张新逸直接无视戒律院首座玄寂,不由怒从心起。其一名年龄较轻、脾气也较为火爆的玄尘冷哼一声,道:“张教主,你真当敝寺是你明教的光明乐?任由你予取予求、来去自如?”

    可惜张新逸根本将他当作了空气,大步走到十数步外一名垂老矣矣的扫地僧人面前,面对他双手深深一恭,“武学末进张新逸,拜见扫地僧前辈……”(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