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0章 霸道无边


    对于场上群雄来说,大理段氏的事情只是一件小小的插曲,少林方丈玄慈触犯寺规,私自和叶二娘生下一子,这才是足以轰动武林的大事。—乐—读—小说 .{2}{3}{}{x}.

    玄慈在群雄的注目下高喧一口佛号,缓步走出,道:“玄慈身为方丈,触犯**罪,罪刑加倍。执法僧重重责打玄慈二百棍。少林寺清誉攸关,不得循私舞弊。”说着跪伏在地,遥遥对着少林寺大雄宝殿的佛像,自行捋起了僧袍,露出背脊。

    执法僧举起戒棍,便自行刑,但见血肉横飞,筋骨断折。

    群雄既是鄙夷,又自劝说,言道玄慈年老体衰,暂且宽恕则个,只打**十棍即可。只是玄慈执意不肯,一五一十打完二百棍方才罢休。

    玄慈特意不运内功护体,杖刑过后,只剩下小半条命,最终倒在虚竹怀,自绝经脉而死,叶二娘悲愤过甚,也随他去了。

    对此,群雄初时是鄙夷、不屑,但玄慈方丈先是忍辱负杖,当众受刑,本已足够赎清罪孽,却又为少林百年清誉自绝经脉而死,实是一位敢作敢为的英雄好汉。

    不少人心敬他的为人,走到玄慈的遗体之前,躬身下拜。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的,人群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桀桀……好一个名不副实的少林寺,寺里两个大恶人一藏就是十来年,方丈更和四大恶人的叶二娘私通生下私生子,今天可让本观主大开眼界啦!”

    说话之人,却是站在五岳剑派一旁的青城派掌门余沧海。只见他轻抚长须。摇头晃脑说道。待看到群雄全部望向他,更是得意洋洋,意态欣然。

    少林群僧虽然恼怒,但是被对方抓住痛脚,却是一时反驳不得。

    张新逸望了他一眼,忽然开口:“你就是余沧海?”

    余沧海看到他的目光,不知怎地,心突地一颤。却又不愿在这个“明教魔头”前面弱了气势,丢了颜面,强自镇定说道:“正是余某!请问阁下有何指教?”

    张新逸眯了眯眼,笑道:“指教倒是没有,不知道余观主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话?”

    “这句话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张新逸和煦一笑,打了个响指说道,“杀了!”

    话音刚落,两道黑影一冲而出,四把锐利的狭长弯刀疾斩,铺天盖地笼罩余沧海周身。

    “什……么……”事发突然。群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张新逸说了两句话。突下杀手。

    余沧海鬼叫一声,手底下速度却决然不慢,长剑出鞘,在周身舞成一团。

    不料那两道黑影去势不止,手弯刀化作霹雳雷霆,“叮当”一声金属鸣响,余沧海手的长剑瞬间折断,漫天剑光溃散,四把长刀同时交错而过。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余沧海脸上露出惊怒交加的神色,张了张嘴,一道道红线浮现在身体表面,然后“撕啦”一声裂成八块大小分明的肉块。

    那两道黑影杀掉余沧海后,身形一闪,窜入青城派,青城派弟子尽皆怒吼,提剑反击,却不及两人手起刀落,不到片刻,就将青城派几十名弟子杀了个干干净净。

    做完这一切后,身形又是一闪,退回到队列之,赫然是五百名黑衣人的其两人。

    这一幕看得群雄又惊又恐,虽然早就猜到这群黑衣人武功高强,但仅是两人出手,就轻轻松松将青城派斩尽屠绝,这样的实力,委实太过恐怖了些。

    故而张新逸三言两语屠灭一派,场上一时半会儿竟无一人胆敢上前诘问。

    蓦然,人群传出一阵癫狂的大笑,一名摸样俊俏的华山派弟子磕磕撞撞冲了出来,抽出腰间的长剑,朝着余沧海的尸体疯狂劈砍。

    一名青衣少女跟在他的身后,神情慌张,口不断叫唤少年的姓名。

    这少年劈砍了一阵,无力跪倒在地,又哭又笑,引得群雄纷纷侧目,直到有人解释此人就是武威镖局林家唯一的传人,如今已拜入华山派的林平之,这才让群雄释疑。

    这余沧海身为一派宗师,为了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屠灭福威镖局上下几十口人,手段狠毒,如今有此一遭,也算是报应不爽。

    林平之哭了一会儿,忽然站起身,走到张新逸面前,“噗通”一下跪下,磕了几个重重的响头。

    张新逸淡淡说道:“你应该知道,他的死和你林家毫无干系,你不必谢我。”

    林平之身子一颤,却仍是恭恭敬敬磕了个响头,方才停下。

    岳林珊快步上前,偷瞄了张新逸一眼将其扶起,小声劝了林平之几句,两人同时往回走去。

    林平之往回走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句话,身形一震,顿了顿,又继续朝着华山派众人的方向走去。

    张新逸将目光从林平之身上收回,他已经警告过对方了,至于对方如何选择,那和他无关。

    张新逸缓缓扫视场上群雄,最终停留在日月神教那伙儿身上,弹了弹指甲,道:“你们考虑得怎么样?”

    什么考虑得怎么样?日月神教一众教徒面面相觑,不过适才张新逸雷霆斩杀余沧海,很是震慑了一部分人,日月神教当一名身份最高的长老上前一步,抱拳问道:“张教主有何训示,还请明示。”

    这话一出,即使大家分属两道,这位日月神教的长老还是让正道群雄鄙夷的眼光看得老脸通红,脸颊抽搐。

    “哦,也没有什么事,只是让日月神教就此解散,并入到明教来。”张新逸淡淡说道。

    “轰!”这句话犹如一道火苗投入到油锅来,场上瞬间炸开了锅。

    “好狂妄!好霸道!一口吞下日月神教,也不怕吃撑了肚子。”正道弟子。嗤笑的人不在少数。

    “我看不见得!日月神教如今已是一盘散沙。教两代教主先后身死。他又控制了日月神教教徒的生死大权,我看此事大有可为。”

    “唉……如若明教、日月神教两教合一,其势力就是少林、武当、全真这样的大派也比之不过,原武林危矣!”说这话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武林耆老。

    “我看这位张教主虽然行事霸道了些,但也算是公正不阿的好汉,武功又高,本人是佩服的紧……”

    群雄议论纷纷,各有各的想法。不过。相比较寻常弟子,更多门派的重要人物则是皱紧了眉头,一言不发。

    适才,玄慈方丈携势相迫,想要让这位明教教主放弃吞并日月神教的意图,只是事与愿违,不久后就因为被曝光和叶二娘私情,声败名裂,自尽身死。

    虽然,玄慈方丈的死和这位明教之主没有直接的关系。甚至从头到尾对方只是推波助澜说了几句话,余沧海出言讽刺的时候。更是亲口下令将之斩杀。但正因为如此,更是让群雄深感忌惮戒惧。

    如今,还有谁可以阻止他?!

    群雄正自震撼,日月神教教徒忽然传出一段飘忽不定的声音:“阁下武功之高,堪称是天下无双。不过光靠武功想要折服我等,却还不够。”

    “哦?”张新逸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负手而立,遥遥望向说话之人的方向,只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也不知说话者乃是何人,忽而读了读头,道:“说的有理。所以本尊还在选择的一边添上尔等的性命,所有不愿意的,今日本座是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人杀一双,全部送尔等归西!”

    群皆大哗,日月神教虽然死了两任教主,但还是凶名赫赫的魔教,他居然还敢如此轻视?

    这人比传闻还要嚣张狂妄无数倍,言语之,无论是任何人、任何门派,都竟丝毫未放在眼里!

    刹那之间,原来就紧张凝滞的气氛,更增肃然,空气呼吸可闻!

    那声音略带一丝气急败坏,喊道:“你武功虽强,却又不能让大伙儿对你心服口服。不如交出三尸脑神丹的解药,也许大伙儿看在你为大家袪毒的份上,选你做新一任的神教教主!”

    他这句话说得日月神教众人蠢蠢欲动,毕竟谁也不想性命握于旁人之手。以前东方不败统领神教的时候,那是没有办法,如今东方不败战败身死,正是他们摆脱控制的最好时机。

    张新逸俄而冷笑一声,说道:“阁下好算计。不过,本座从来不喜欢受任何人威胁,生或者死,尔等自己选择。”

    “你!你这……”那人万万想不到张新逸居然如此油盐不进,似乎根本不怕得罪神教众人。

    “哈……找到你了!”张新逸突然身形一闪,再度出现,已是在日月神教的一人背后,手掌拍出,那人顿时惨叫一声,口鲜血飙射,如同一颗炮弹般飞出人群。

    “噗通”一声,适才说话那人重重摔落在地,鲜血和灰尘沾在一起,看起来无比狼狈。

    “啊!是刘堂主……”日月神教发出了一声惊呼,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以魔教人自私自利的性格,岂会为了旁人置自身于险地,是以群魔虽然震动,却无一人开口求情。

    刘堂主在泥地上挣扎了两下,就此断了气。

    “谁还有有意见的,可以一并站出来。”张新逸站在上首,环视场下众人,双目望去,所有人尽皆低头,竟无一人敢和他对视。

    这时,人群忽然有人跪倒,大声喊道:“小人愿尊张教主为日月神教之主,恭迎张教主圣安!”

    “张教主神功盖世,小的也愿意归顺!”

    “本堂主赞同。”

    “我也愿意……”

    似乎产生了连锁反应,只见下方的人流如同浪潮般跪伏,直至所有人尽皆拜倒,场上只余一种声音:“恭迎张教主圣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