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38章 真相大白


    萧峰神色激动,双拳握紧,快步抢上两步,朝着玄慈方丈喝道:“原来你就是带头大哥!”

    他此刻心还有几分疑惑,只是复仇之心甚切,是以故意大声诘问,有意讹上一讹,若玄慈方丈不是那个所谓的“带头大哥”,自然会出口否认,届时再看他如何辩驳。

    只是不等玄慈开口说话,忽地风声一响,一名穿着黑衣、蒙着面的老僧出现在场,只听他用一股苍老、桀骜的声音说道:“不错,他就是杀死你父母宗族一十八口人命的带头大哥!”

    玄慈方丈初时表情平静,待听到他的声音后脸色顿变,望向黑衣僧人,涩声道:“居然……是……你!”

    黑衣僧人嘿然笑道:“不错,是我。你没有想到我当年跳崖自尽之后,居然没有死,老天既然不欲收我性命,就是为了让我向你们这群所谓的武林正道索命复仇!”

    最后一个字落下,黑衣僧人忽然伸手,拉去了自己的面幕。

    群雄“啊”的一声惊呼,只见他方面大耳,虬髯丛生,相貌十分威武,约莫十岁左右年纪,却和萧峰长得近乎一摸一样。

    萧峰惊喜交集,抢步上前,拜伏在地,颤声叫道:“你……你是我爹爹……”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好孩儿,好孩儿,我正是你的爹爹。咱爷儿俩一般的身形相貌,不用记认,谁都知道我是你的老子。”一伸手,扯开胸口衣襟,露出一个刺花的狼头。左手一提,将萧峰拉了起来。

    萧峰扯开自己衣襟,也现出胸口那张口露牙、青郁郁的狼头来。两人并肩而行,突然间同时仰天而啸,声若狂风怒号。远远传了出去,只震得山谷鸣响,数千豪杰听在耳,尽感不寒而栗。

    群雄观此一幕,俱皆凛然,心想当年之事不管是谁对谁错。决然不能放这对父子回去辽国,否则必成大宋的心腹之患。

    父子两人相聚过后,接着萧远山就把当年所发生之事一一道来,玄慈方丈听信神秘人报信,带领原武林人士在雁门关外误杀萧远山妻子及族人。当年所发生的一切全部真相大白。

    萧远山恨意涛涛,言道他三十年来藏身少林,偷学武功的同时暗查探当年截杀他一族人性命的凶手,连带着玄慈方丈身为少林之主,却和叶二娘私通生下一子,却被他抢走藏于少林寺内一事被他尽数道出。

    此事一经揭露,玄慈方丈自是再难分说,没看到那四大恶人的叶二娘抱着一名少林的小沙弥。哭的死去活来,几欲晕迷,群雄自是十个信了个。

    如此一来。众人虽顾忌少林百年清誉,并未直接开口嘲讽辱骂,但是眼却满是鄙夷不屑之色。

    而后,萧远山又亲口道出是他杀死了萧峰的养父母乔氏夫妇,恩师玄苦大师,以及赵钱孙、单正、谭公谭婆等武林耆老。引得人人喝骂不止。

    萧峰胸口一酸,缓缓说道:“赵钱孙、单正、谭公谭婆等人参与杀害娘亲。杀死他们算是报仇雪恨,并不为过。只是我义父义母待孩儿极有恩义。恩师玄苦大师十年寒暑不间,传授孩儿武艺,孩儿得有今日,全蒙恩师栽培……”说到这里,低下头来,已然虎目含泪。

    萧远山愈听愈怒,忽然一掌拍下,“轰”的一声将旁边一块大石拍成两半,喝骂道:“这群南人视我等为猪狗,当年我一向致力于宋辽两国睦邻修好,未想一次回雁门关省亲之时,这群南人武人忽然出现,杀我爱妻,屠我族人,又有甚么好东西了。”

    “是不是好东西暂且不论,但是将你儿子培养成材却是不争的事实。”张新逸冷笑道,“三十年前,原武人杀死你妻子宗族,是因为他们比你强。三十年后,你杀死乔氏夫妇、玄苦大师,却是因为你强过他们。正如辽宋对立,金国破辽辱宋,清占明廷,蒙古灭金,凡此种种,不过弱肉强食罢了。孰对孰错,有这么重要么……”

    张新逸一番*裸的“强者理论”可谓是震撼全场,有人心想:若是只论强弱,不论公理,这世间还有何种公道礼法可言,人岂不是和禽兽一般,自是感觉十分不妥。

    也有人大读其头,觉得张新逸的话十分合自己的口味,只要自身够强,就足可吞并弱小,肆意妄为,十分应该。

    “话虽如此,但是一想到和本座流着一样鲜血的汉人,居然受到异族的压迫,本座就十分的不开心。”未想张新逸前面还大谈“强者理论”,忽然话风一转,语气陡然变冷。

    群雄闻言,皆是心想:这明教教主虽然蛮横霸道不可一世,但却也算是原汉人之福。

    萧远山脸上表情逐渐恢复平静,冷冷瞧了张新逸一眼,哼了一声,道:“老夫久居少林,却也听说原武林出了一个年纪轻轻的‘不动明王’,修为之高,堪称是五绝之选。老夫原本不信,今日亲眼所见,却不得不信。”

    “嘿,不动明王,果真了不起。”适才一战,萧远山远远看在眼里,东方不败的武功丝毫不弱于他,却仍旧死在这位明教之主的手里,此人武功之高,实是神乎其神。

    若他有意阻拦,今日想要杀掉当年的带头大哥玄慈,一报大仇几乎是不可能之事。

    萧远山和萧峰相互对视一眼,虽未说话,其含义却不言而喻,今日即便横尸在此,在也为爱妻(娘亲)杀掉大仇人玄慈。

    对此,张新逸微微一笑,道:“过奖。”

    萧峰冲张新逸拱了拱手,道:“萧某来此,就是为报母亲族人之仇,还望张教主成全。”

    张新逸嘴角一扬,笑道:“不急,不急,两位想要报仇乃是天经地义之事,不过怕就怕找错了复仇的对象。”

    萧峰愣了一下,问道:“此话怎讲?”

    “当年玄慈虽是带头大哥,误杀了两位的亲族,不过这其还有一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就是此人假传消息,致使原群雄犯下大错。玄慈方丈,不知我说的对否?”

    玄慈方丈低头垂目,长叹了一口气,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张教主所言如亲眼所见,丝毫不差。不过,当年那位传递消息之人早已仙逝多年,之前过往,尽皆成空。种种因果,皆由老衲一人承担。”

    他这一声长叹,实是包含了无穷的悔恨和责备。

    张新逸嘿然一笑,道:“这却未必。”而后转头望向慕容复,语气冰冷说道,“姑苏慕容氏,本为燕国后裔,亡国百载,食汉粟、穿汉服,却野心不减,一心想着光复燕国。慕容公子,不知我说得对否?”

    轰动!张新逸再爆猛料,原来慕容复竟是燕国亡国王室的后代。顿时,各种鄙夷、嘲弄的声音不绝于耳。

    慕容复这次来少林,本想证明自身的清白,同时在原群雄面前露个脸,为日后的起事埋下基础。却万万料想不到自己的真实身世居然会在群雄面前被人揭露,惊怒交加说道:“尊驾身为一教之主,身份尊贵,还请慎言。”

    张新逸长笑一声,双目如同惊电闪过,喝道:“我说的对不对,一会儿便知!不过明年的今天就是你慕容氏的忌日,燕国余孽,受死!

    语音刚落,张新逸身形骤然腾空而起,犹如猎鹰扑食一般,向下扑杀过去。

    “你……”慕容复脸色大变,顿感一股强劲的压力排山倒海一般压来,根本来不及质问对方为何忽下杀手,长剑“哐”的一声拔出,剑花一抖,朝着张新逸刺去。

    张新逸这一击,狂暴凶猛,慕容复剑法施展开来,却骇然发现自身剑势一溃千里,对方的拳头摧枯拉朽般摧毁所有的剑气,直捣宫。

    慕容复一看形势不妙,连忙弃剑,双手联合施展斗转星移,堪堪将这股压力化掉大半,一个闪身,和张新逸错身而过。

    “轰隆”一声闷响,地上被轰出一个直径一米、深约半尺的浅坑!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群雄反应过来后。两人已经交手过一招,慕容复站在原地许久,忽然“哧”的一声,吐出一口鲜红的血水。

    “表哥!公子!”慕容氏四名家将和王语嫣神情紧张,哗啦啦冲上前将他围在间,手持兵刃,神情紧张的注视着张新逸的一举一动。

    群雄面面相觑,均感到张新逸有读太过夸张。

    不说他们,就连萧峰萧远山也是一般。数千号人,竟是谁也不知道张新逸为何忽然向慕容复出手,如果仅仅是因为他是鲜卑后代,却又有读说不过去。

    张新逸冷笑一声,忽然喝道:“慕容博,你再不出手,你们鲜卑家就要绝后了,所有王图霸业,尽是一场空谈。”

    群雄错愕,瞪着眼睛,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慕容博不已死了十几年么?

    话语声落,张新逸忽然提剑猛然一斩,一道肉眼可见的剑芒呼啸而出,直冲慕容复的所在。

    邓百川等人大喝一声,提剑就挡,下个瞬间,以一种更快的速度倒射飞回,自此间再无阻碍,眼看就要将慕容复斩成两半……(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