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35章 枭雄殒命


    “女娃子好俊的功夫……”

    “手下留人!”

    几乎是在同时,两声轻叹响起,一把利剑,一根绣花针,同时攻向小昭的两肩和咽喉。

    小昭手掌微微一颤,下个瞬间,秀眸一凛,仿佛视若未见继续拍下。

    张新逸眼闪过一抹惊电,冷哼一声,长剑忽然出现在手,双手使力一挥,化作一道银色的蛟龙劈斩而出。

    “叮!”“哐当!”两声轻响,来袭的利剑和绣花针同时崩飞。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凄厉欲绝的怒吼,任我行伤势严重,绝望地看着小昭一掌拍在他的百会**上,登时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

    一代老魔,就此殒命。

    出手相救的两人,东方不败和令狐冲各退两步,眼俱闪过一抹惊色,没想到他们出手,任我行还是败亡身死。

    而适才的一次碰撞,也让他们见识到那位明教教主的手段。

    另一边,群雄鸦雀无声,数十位正道乐尖高手,各大门派宗门的首脑,皆被小昭和张新逸这对主仆展现的雄厚实力所震撼,更添忌惮。

    先且不论这个年纪轻得过分的天山童姥轻松击杀任我行,就是那位不动明王初次出手,也是石破天惊,正邪两道高手同时出手,竟丝毫奈何不了他。

    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东方不败实力之强,堪称魔道之极,这读所有人有目共睹。就是那位恒山派的令狐掌门,其剑法精奇高妙,也让群雄大开眼界。啧啧惊叹。

    不过……群雄看向一旁脸色苦楚的令狐冲,如果说东方不败救任我行,是为了平衡正邪两方的实力,两人更有一份前任的部署关系,还算有几分道理。

    那么令狐冲身为恒山派掌门。居然会想要出手救下五岳剑派的大对头任我行,这其又有何缘故。

    有心思阴暗的,已经将令狐冲看做是受魔教妖女引诱蛊惑的武林败类,望向他的目光大多带着不屑、冷笑之意,连带恒山派的也被看轻了几分。

    对此,令狐冲何尝不懂。出手相救任我行本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只是任我行毕竟是任盈盈的父亲,更对他有一番造就,这才忍不住出手相救。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没想到任我行最终还是死了。而且是死在一名看起来娇娇弱弱的姑娘手上。

    令狐冲早已认出小昭就是当日在思过崖比武的那名姑娘,只是一段时间不见,虽然他同样有所际遇,武功大为长进,但是明显这位小昭姑娘的武功,已经远远将他甩在后面。

    任我行虽然不列五绝之,但好歹也曾是一教之主,即使有差。也是相差不远,本来不会这么容易身死。

    任我行会死在小昭手里,有太过轻信吸星*的缘故。结果遇到更为高明的北冥神功,一招失手,步步皆输。

    另一方面,小昭武功之高,已然趋至天下五绝的级别,甚至隐隐超出。任我行本就技不如人。又输在功诀,自然绝无幸存之理。

    任我行一战而殁。野心计谋,尽归尘土。

    任盈盈凄厉大叫道:“爹爹!”长剑一抖。就要找小昭拼命。向问天同样红了眼睛,双脚猛地蹬地,便如饿虎扑食一般,朝着张新逸扑去。

    “愚蠢的选择。”张新逸冷笑一声,一拳轰开向问天的双手,空门大露,灌注可怕劲道的右拳轰在他的胸口之上。下个瞬间,向问天直接飞射出去,鲜血狂喷,胸口赫然出现一只前后通透的可怕大洞。

    余劲不止,向问天足足飞出去三四丈远,而后“噗通”一声,落地身死。

    另一边,任盈盈一声不发长剑刺向小昭的胸口,小昭右手迅如闪电,刚猛的掌劲只是一拍,就将任盈盈手的长剑拍断。

    两人虽同为女子,但小昭对于自家公子的敌人绝无怜悯之心,更何况自己还亲手杀了对方的爹爹,双方绝无转圜余地,右掌拍出,就要痛下杀手。

    “小昭姑娘,还请留手。”令狐冲大惊,长剑迅捷一抖,使出独孤剑的一招“破掌式”,直往小昭手掌削去。

    小昭秀美一皱,手指忽然快之又快的往剑身上一弹,荡开长剑。

    令狐冲感到一股沛然大力从剑身上传至,大惊失色,身形在空一个翻滚借力,剑若流星坠地,再度刺下。

    独孤剑虽然精妙绝伦,号称能破解天下任何招式,但也要看从谁手使出。以小昭今时今日的武功,若是对上风清扬还有几分忌惮,令狐冲不管是剑法内功都逊色于风清扬,自然远远不是小昭的对手。

    小昭冷哼一声,一招天山阳掌的阳歌天俊拍出,内力雄浑激荡,令狐冲顿时飞退跌倒,呕血不止。

    “掌门!”恒山派的尼姑惊叫一声,“哗啦啦”拔剑在手,挡在令狐冲的面前。

    张新逸看到群尼有一个清秀貌美的尼姑扶起令狐冲,泪眼涟涟,梨花带雨,不由微微一笑,想必这就是仪琳小尼姑了,这令狐冲果然好艳福。

    “小昭,住手。”张新逸一句话,就让小昭的手掌从任盈盈额前收回,闪身退到他的身边。

    任盈盈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一双秀美的眸子死死盯着小昭,就是这个看上去比她还要小上几分的女子,亲手杀死了她的爹爹。

    任盈盈心知以这两人的武功,今生怕是报仇无望,不过其性子倔强,心想就是死也要和爹爹向叔死在一起,抓起长剑就要找两人拼命,却感觉双腿一软,滚倒在地。

    令狐冲暗叹一声,强撑着起身一个闪身挡在任盈盈面前,边咳边拱手说道:“多谢张教主和小昭姑娘手下留情。”

    张新逸笑道,“许久不见令狐兄弟,恭喜你做了恒山派的掌门。”

    令狐冲苦笑一声,心说我这个恒山派掌门是赶鸭子上架,哪及得上你明教之主威风八面,手下部署个个武功高强,连任我行这样的魔道巨擎都死在明教手下。

    虽然这么想,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说的:“张教主神威盖世,手下更有小昭姑娘这样的高手,令狐……在下佩服得紧。”

    张新逸叹了一口气,道:“令狐兄弟自从做了恒山派掌门后,却是变得不爽利的紧。令狐兄弟可是要我放过任大小姐?”

    令狐冲深吸一口气,忽然单膝跪下,“任小姐……盈盈曾经救过在下的性命,于我有再造之恩,还请张教主放她一马。”

    张新逸深深看了令狐冲一眼,读了读头,“可以。”

    令狐冲闻言大喜,连忙恭声行礼,“小弟多谢张教主不杀之恩。”刚才的一战,已经用事实证明,凭他的武功,可保不住这位明艳动人的任大小姐。

    张新逸摆手笑道:“且慢,且慢……令狐兄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可以答应不杀任大小姐,但是令狐兄弟需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令狐冲一愣,然后说道:“张教主请说。”

    张新逸看着任盈盈充满仇恨的目光,微微一笑,道:“我观任大小姐心仇恨太深,这样不好,非常不好。不如请任大小姐加入你恒山剑派,出家礼佛,修生养性,并且发誓终生不可还俗。如此,既可解了杀父之仇,又能保证任大小姐今生无虞,从此退出江湖。令狐掌门,不知你意下如何……”

    令狐冲听完,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就是场群雄也是面面相觑,表情怪异。

    任盈盈咬牙,双目仇恨的看向张新逸,冷声道:“我就是死,也不会出家,你杀了我吧……”

    对此,张新逸淡淡一笑,只是将目光放在令狐冲身上。

    令狐冲脸色变幻不定,忽然一咬牙,一掌劈在任盈盈后颈,将之敲晕过去。

    “我替盈盈谢过张教主不杀之恩,你的条件,我替她答应了……”令狐冲涩声苦笑。

    “如此甚好,我相信令狐掌门能够劝服任大小姐。”张新逸大为满意的读了读头,暗自心想:这也算是解决了大龄青年的婚姻问题,真是功德无量。

    至于这之后恒山派会不会上演“二尼共争一夫”的戏码,这就不关他的事了……

    搞定任我行后,张新逸目光一冷,重新望向日月神教众人所在的方位。

    但见他目光所及之内,人人胆战心惊,既恨且惧。

    正所谓人的影,树的名,就是不久前,张新逸以及其坐下侍女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他们的前任教主任我行,其过程之简单,手段之惨烈,令人心惊。

    “今日之后,日月神教不复存在。”众人目光,张新逸淡淡说道。

    “什么!”

    “你敢……”

    这话一出,群情激奋。

    狂妄!实在是无比狂妄,当着数千日月神教教众的面,说是要灭掉日月神教,即使他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瞧着众人惊怒交加的表情,杨莲亭不悦地冷哼一声,大喝道:“姓张的!别以为杀了区区一个任我行就可以妄作非为,东方教主神功盖世,天下无敌,教内更有数千教众,个个是响当当的好汉,这里岂容你嚣张!”

    他这话引得日月神教内叫好声一片,难得收获教内一致叫好,众教徒一听“是啊,我们这么多人,难道他都一个个杀光不可。”

    胆气一足,腰杆顿时硬了几分,望向张新逸的目光也不如刚才那般惊惧。(未完待续)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