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正文 第130章 群雄聚首


    少林寺,大雄宝殿。

    重阳节这一天,来自五湖四海的豪杰济济一堂,共商大事。

    此次大会聚集了原武林各大门派百十余家,其更有少林、武当、峨眉、崆峒、昆仑、王屋、五岳剑派这样的百年大派,阵容可谓空前强大。

    即便如此,距离大会开始还有半个时辰左右,仍然不断有武林人前来。

    “青城派余观主到!”

    说话间,一名戴着高冠道帽,相貌高瘦丑陋的八字胡男子负手踱了进来。

    “他就是青城派余沧海?”

    “听说他为了林家的辟邪剑谱,灭了福威镖局的满门,也不知是真是假?”

    “当然是真的,否则福威镖局几十口人是怎么死的。”

    “嘿嘿,这青城派之主假仁假义,武功倒是不错……”

    众人窃窃私语,也不避嫌,余沧海听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模大样找了一张座椅坐了,门下弟子连忙站在他的身后。

    华山派弟子当,一名年轻俊秀的弟子握紧了拳头,身形一窜就要冲出去,却被旁边岳林姗一把按住,“小林子,不要冲动!你去了只能白白送死。”

    这名弟子正是福威镖局唯一幸存下来的林平之,如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恨不得一剑杀了余沧海,“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我就是死也要咬下他一块肉来。”

    岳灵珊情急之下拉住他的手掌,一双秀目满是情意,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余沧海作恶多端。迟早有所恶报。而且今天有各位英雄做见证。爹爹已经答应我为你父母讨回公道。”

    林平之气得眼睛发红,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在岳林姗的一再劝说下,方才平静下来。

    这一幕被一直关注着岳灵珊的令狐冲看在眼里,眼上闪过一抹黯然之色。

    这时,在坐群雄俱都惊疑一声,忽听一道猎猎劲风掠过,再见时。宝殿央已多了一名灰袍僧人,回首一望,露出一张神光莹然、宝相庄严的脸来。

    看到来人,段誉大吃了一惊,连忙缩到人群后面,“鸠摩智这魔头也来了!”

    更让他感到吃惊的还在后头,此时鸠摩智和他以往的雍容尔雅的高僧形象截然不同,灰头土脸,身形狼狈,一副气急败坏的神色。

    鸠摩智一副又惊又怒的神色。呼啸一声,声音顿时远远传了出去。“阁下究竟是谁!堂堂一代前辈高人,为何在小僧练武的时候突然偷袭?”

    “哈哈……好玩,太好玩了!”仿佛为了回应他,一道雪白的身影倏忽冲进大雄宝殿,看到人群后脚步不停,如同一条游鱼在群雄穿梭游走。

    “什么人!”

    “谁在挤我,给我去死!哎呦我的腰……”

    “痛!谁在拉我的宝贝胡子!”

    雪白身影所过之处,群雄如同波浪一样被分开,人仰马翻,毫无抵抗之力。

    那白影看到站在宝殿央的鸠摩智,忽然身影一闪出现在鸠摩智面前,一个满脸油光发亮浑身须发皆白的老翁拍着手笑道,“嘻嘻……你这瓢秃太好玩了,告诉我,你是怎么用手劈出火焰的,嘻嘻,你在手心里偷藏了火石吧?”

    说完,还做出一副你被我瞧破了的表情。

    白发老翁虽然刚才只是小露一手,却一口气放倒了江湖十几名高手,群雄尽是骇然,而听到他所问之话,所有人尽皆目瞪口呆。

    鸠摩智脸色忽青忽红,万万想不到无缘无故打了一架竟是因为这个原因,沉声问道:“小僧鸠摩智,尊驾武功高明,还请问尊姓大名?”

    白发老翁一副你很扫兴的表情,连连说道:“我叫小白,没有大名,更不是尊驾。欸,别管这么多了,快教我你刚才变杂技的手法。”

    鸠摩智气得几乎吐血,听到自己的武功被对方说成杂技,还是忍不住辩驳道:“我那不是杂技,而是我吐蕃密教的宁玛派绝技‘火焰刀’,以内力引燃火焰,威力绝伦。”

    白发老翁顿时眼睛一亮,啧啧惊叹,偷偷望了他一眼,忽然说道:“你将火焰刀教给我好不好?”

    这话一出,在场群雄脸颊抽搐的不少,一个人的武学包含其自身的弱读,即使是师徒之间也会相对有所保留,谁会无缘无故把绝技教给一个陌生人。

    这家伙莫不是疯了!

    玄慈方丈暗叹一口气,旁人不认得此人,他却是认识的,于情于理都不能再让他继续下去,踏前一步合十行礼:“少林派玄慈拜见周老前辈,前辈请坐。”

    群雄讶然,此老看上去疯疯癫癫的,武功却是绝乐,而且能让当今少林派方丈玄慈叫声前辈的,辈分岂不是大得吓人。

    经玄慈一提醒,立即就有人认出他的身份,“此人莫不是全真教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老前辈。”

    “不好玩……不好玩!我得走了。”周伯通生性最是贪玩好动,最怕麻烦,一看有人认出了连连摇头,身形一闪就要离开。

    可是他刚走了没两步,就被一群人堵住,却是一伙儿身穿道袍的全真道士,为首的一名相貌清矍的道士恭敬作揖,“周师叔,可算找着你了……”

    用不着马钰吩咐,其余熟悉周伯通秉性的弟子已经分列站好,隐隐封住他的出逃路线。

    周伯通一见这个阵势,顿时萎了,垂头丧气的跟在人群当。

    那道士和周伯通见过礼后,又对着玄慈方丈打了个道揖,“马钰、丘处机、谭处端、王处一、郝大通、刘处玄、孙不二携全真众弟子,参见玄慈方丈。”

    “是全真七子。”人群,传出一股议论声,诸位掌门首座纷纷颔首示意。

    全真教作为原北方第一大教,门徒众多,雄踞一方,是江湖山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虽然近年来声势微弱了些,但也绝对称得上是正道大擎。

    玄慈方丈不敢怠慢,连忙还礼,同时吩咐下首僧人引全真教诸位真人入座。

    众人坐定后,刚刚寒暄了几句,门外忽然传来一句嘶哑难闻的声音,“明教的人可到了吗?”

    段氏父子听到声音,脸色一变,这声音正是“恶贯满盈”段延庆。不过当日幸得那位张教主说合,这位四大恶人之首已经很久没有找大理段氏的麻烦,这么一想,心内稍安。

    便在此时,身穿青袍、手拄双铁杖的段延庆已走进殿来,他瞧了段氏众人的位置一眼,冷笑了两声便告放过。

    在他身后,跟着五名男女,分别是田伯光、叶二娘、南海鳄神和一对年轻少年少女。

    四大恶人,一时齐到。

    玄慈方丈对客人不论善恶,一般的相待以礼。是以四大恶人虽然声名狼藉,但还是合十礼道:“明教诸位英雄还未驾临,施主可在鄙寺稍作等待。”

    段延庆听闻,眼闪过一抹失望之色,并不言语,而是拄着拐杖到殿角落盘膝坐下,原本在那里的一伙儿小门派众人畏他恶名,连忙让开位置。

    “这位大爷,您说要带我见那什么明教教主,现在他不在,不如你把我给放了,岂不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忽然一道油嘴滑舌的声音响起,群雄这才发现这位“恶贯满盈”的身边还带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适才之话正是由他说出。

    这少年一袭锦衣华服,背后梳一根黑亮油漆的大辫,身边还跟着一个模样娇俏的侍女,显然是出自满廷富贵人家。

    群雄均是心想:“这大恶人不知又做了什么恶事,将这满廷的少年掳至此地。”待听说此事涉及那位最近名声极是响亮的明教教主,不由皆是一愣。

    可惜段延庆根本充耳不闻,愣愣的想着心事。

    少年见此,眼珠子转了几圈,却也暂时没耍什么花样,而是小心的环视四周。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知客僧大声通报:“明教诸位英雄到。”

    此言一出,群雄皆是一震,除了一部分见过之人心思复杂莫名,其余诸人一心想要看看这位名动天下的“不动明王”到底是何等三头臂的人物。

    “嘿哈哈哈……不用,本法王亲自通报!”电光火石间,一道青影闪入大殿,直扑玄慈方丈所在方位。

    “大胆!”玄慈方丈身后闪出一名黄衣僧,暴和一声,双袖一扬齐齐甩出。

    “轰!”两人闪电般对了一掌,各自退后,却是平分秋色的结局。

    那黄衣僧闷哼一声,虽未受伤,须发间却生出一股白霜来。

    “好轻功,好一手寒冰内力。”在场诸人眼力见识俱是极佳,自是看出来人一身轻功内力俱是不凡。

    “公子,这两人武功好高。”角落里,那侍女悄悄对着少年说道。

    少年一愣,问道:“和我的大师傅和二师傅比怎么样?”

    侍女想了想后摇了摇头,“双儿从没有见过陈总舵主和难师太全力出手,不过,即使胜过也应该差距不大……”

    有一名叫做双儿的侍女,这少年却是大清国高官,天地会青木堂香主,神龙教白龙使的韦小宝,也不知道是何缘由,居然被段延庆抓住,一路上了少林重阳大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