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04章 惊惧的老怪


    丁春秋露了一手,见场上众人果然被其震住,不由大为得意,神色倨傲的冷哼了一声,“老祖给你们露上两手,好叫你们知道行走江湖的险恶,这也是我老人家心善,换了旁人,早就叫你们七窍流血而死。”

    这话说得脸皮实在厚极,明明是谋夺性命,被他这么一说,好像众人要谢过他一样。

    更可笑的是他还随身携带一批马屁精,他话刚一说完,立马奉上各种歌功颂德的肉麻吹捧。

    “星宿老仙举重若轻,神功盖世,今日教你们大开眼界。”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仙福永享,寿与天齐!老神仙妙施仙术,尔等还不叩首拜谢。”

    “师傅的仙蛊之术出神入化,弟子我是看得目不暇接,还盼师尊大人亲手施教。”这话甚是恶毒,亲手施教,施教的对象自然是凉亭内的其他人了。

    不过这个马屁算是拍在马腿上了,丁春秋狠狠瞪了说话的那名弟子一眼,心说老祖我就是看不透他们的底细方才下毒害人,真动起手来还不知道谁杀谁。

    丁春秋面色不变,复手说道:“老祖我今天大发慈悲,不想杀人,识相的速速滚蛋,别扰了老祖调养心性。”

    “对,否则叫你们好好体会星宿老仙的化功大法!”

    “磕一个响头就可以滚了。”

    桃谷仙一听不干了,立马不甘寂寞大声说道:“放屁,简直臭不可闻!我们老大才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你们可千万别惹我们老大生气,否则他一声令下,不管是星老怪还是月老妖,爷爷我一定会将他撕成一瓣瓣。”

    “大胆!老仙只消一个眼神,就能送你们全部归西。”

    “哇呀呀呀呀……有种过来练练。”

    两边谩骂不止,却全无一人动手,都是用眼神死命的瞟向各自的老大……

    对于双方之间的谩骂,张新逸并不理会,而是问张无忌道:“以无忌观之,这丁老怪的用毒的手段和何难姑比起来孰高孰低?”

    张无忌想了一会儿,回道:“论武功,这老怪远远胜过。单论毒功,何难姑施毒手法不如他快捷,但胜在手段巧妙,让人防不胜防。”

    丁春秋还未回答,一名星宿弟子已怒声喝道:“你这厮好生没上没下,我师父是武林至尊,毒圣手,岂是你说的那个甚么何难姑可以相提并论的?”

    又有一人喝道:“你如恭恭敬敬的磕头请教,星宿老仙喜欢提携后进,说不定还会指点你一二。你却胆敢编排老祖的不是,定教你活不过一时三……刻……刻……”这人最后一句说话,忽然口“咕噜”一声,一口血沫涌了出来,软到地上。

    一道青影倏忽掠过,韦一笑已然坐回座位,桀桀笑道:“好个星宿门徒,果然说话算话,说活不过一时三刻就活不过一时三刻。”

    “好胆!”自家弟子死在面前,丁春秋自然不可能没有所表示,否则星宿派也不要在江湖上混了,干脆解散了回家种田得了。

    丁春秋最后一个字落下之时,手掌已经似慢实快地拍出。

    只是他掌出了一半忽然惊叫一声退了回来,连忙掏出两颗雪白丹药服下,脸上露出又惊又惧的神色。

    “好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仙人掌式……”星宿派众弟子马屁尚未拍完,就看见星宿老怪突然见了鬼一样的折返回来,欢呼声就像被抓住脖颈的鸭子一样戛然而止。

    “哈哈……哈哈……哈哈”丁春秋身后几名弟子,忽然齐声笑了起来,笑过三声,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脸上仍是显现着一副又诡秘、又滑稽的笑容。

    “逍遥三笑散。”周围的星宿派弟子倒吸一口凉气,连忙四散开来,向着那三笑气绝的几名同门望了一眼之后,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师尊明明是将毒质扫向那几人,何以死的竟是派内的弟子。”这些人跟在星宿老怪身后也有一段时日,是以知道他的手段,见到以前无往不利的手段骤然失效,无不骇然惶悚。

    原来丁春秋适才出掌之时,忌惮这些人武功不知深浅,大袖微扬,已潜运内力,将袖内毒素挥去。

    这毒粉无色无臭,细微之极,混杂在空气最是隐蔽不过,神不知鬼不觉便能将人毒倒,他用此招百试不爽,不知道杀害了多少无辜之人。

    他这手段对付寻常武林人士还好,在场之人都是当世最顶尖的高手,岂会看不出他的手段。

    张新逸当即不动声色,只是潜运内力使了一招挪移之法,便将毒粉反弹了回去,让星宿老怪自食其果。

    星宿老怪虽然及时服下解药,这才没有给自己使出的毒物害死,但也是疑神疑鬼,心更是暗自忌惮。

    只是不等他细想,突然间眼前一花,身前三尺出已多出一个人来,正是那伙儿当一人。

    这一下来得大是出其不意,以丁春秋眼力之锐,竟也没瞧清楚他是如何来的,心惊之下,不由得退了一步。

    他这一步跨带纵,退出了五尺,却见那人仍在自己身前三尺之处,可知便在自己倒退一步之时,对方同时踏上了一步,当然他是见到自己后退之后,这才迈步而前,后发齐到,不露形踪,此人武功之高,当真令人畏怖。

    “尊驾武功高绝,还请问尊姓大名?”丁春秋心警惕,却又不愿弱了气势,开口质问。

    “某家明教‘黄袍剑王’丁典,特来领教阁下的高招。”丁典话音刚一落下,已然提起《神照经》内功,双掌携着风声,朝丁春秋击了过去。

    丁春秋适才以“逍遥三笑散”对明教众人暗下毒手,却想竟被反弹其身,对此早已深自忌惮,此刻便不敢使用毒功,深恐对方的毒功更在自己之上,那时害人不成,反受其害,当即也以逍遥派掌法相接。

    这两人,一个武功轻灵飘逸,一个则是精巧奇妙,两人俱是一沾即走,便似两只飞燕瞬移闪现。

    转瞬之间,两人翻翻滚滚已拆了几十招,看似平分秋色的结果,实则丁春秋愈打愈是心烦,对方不过随便出了一人,便能和自己打成平手,若再多出两个人来,自己今天还焉有命在。

    这么一想,气势不由为之一弱,手底下便慢了一分,高手相争,岂有分心的道理,丁典瞅准机会,一道无俦掌力拍了过去。

    丁春秋顿时暗叫“不好!”这时闪避却又为时已晚,只能硬着头皮出掌硬拼。

    这一击出得仓促,就是接下来也会落得个手臂断折的下场,一旦受了重伤,强敌环伺下,岂有活命的道理,丁春秋暗道“我命休矣!”

    “休伤我师尊性命!”忽然一道大喝,一道阴寒强劲的气劲强袭而至,出手之人赫然是原本跟在星宿老怪后面的铁面人。

    突生变故,丁典丝毫未曾慌张,左手一伸,已然和铁面人双掌相印,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掌已然和丁春秋换了一招。

    神照经端是神妙,忽然变招却也影响不大,只是身形猛地一顿,朝后退了数步。

    丁典虽是安然无恙,只是本来志在必得的一掌被这铁面人横一插手,未曾起到重伤丁春秋的效果。、

    星宿派众弟子见星宿老仙化险为夷,立即一阵歌功颂德之声,言道星宿老仙施展仙术,不战而胜。

    又有人说丁典已经了老仙的厉害仙术,不到一时三刻便会化作脓水而亡。

    这些人言语之,把铁面人相助丁春秋的功劳抹得一干二净。

    桃谷仙气得上下乱窜,感觉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皮的家伙,恨不得自己上场才好。

    只是张新逸早已明令禁止,若无他的吩咐,桃谷仙不得私自与人交手,若有违反,自有各种各样的让人印象深刻的“惩罚方案”等着他们。

    不过丁春秋可没有被这些马屁之言拍昏了头脑,知晓今天能否力克强敌,全看这个新收的“徒弟”表现如何,温声道,“你做得很好,为师甚是满意,待会儿你和为师一起出手,为师教你几招厉害的手段。”

    铁面人不知好歹,更不晓得丁春秋已经决定将他作为肉盾,连连点头。

    下个瞬间,两人同时朝着丁典扑去。

    只见丁春秋左手凌空劈出,右掌跟着迅捷之极的劈出,左手掌力先发后到,右手掌力后发先到,两股力道交错而前,诡异之极。

    铁面人见了,更是佩服,只是以他的资质,一时半会儿决计学不会,而是催谷起全身的内力,双掌平平超前推去。

    “以二对一,好不要脸。丁大哥,我来助你!”这时一名少年跳入场,手金刀一闪,已经劈下丁春秋的一角衣袍。

    这少年,正是新入教的石破天。只见他的一手刀法如羚羊挂角,每每从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劈出,却又快到了极致,逼得丁春秋不得不收手回防。

    丁典适才已经见识过他的刀法,这个时候仍要赞叹一声,“石兄弟好手段,我们一起将这两人拿下。”说完,又连拍了数掌,让铁面人气血沸腾,连连倒退。

    丁春秋和石破天交手数招,身体猛地一震,倒退出足足有丈许之远,心更是惊骇欲绝,“这明教我也听说过,本来只以为是江湖之人以讹传讹的夸大之词,怎么教内竟有如此多的顶尖高手。”

    丁春秋一向久居西域,其人也是刚来原,是以还未曾有时间了解各门各派的信息,更不知道明教如今在新任教主张新逸的带领下蒸蒸日上,实力还要远超从前。

    丁春秋心念急转,忽然身法一展,远远掠出凉亭之外。然后,头也不回的疾掠向远方。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