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02章 冰火合流


    这日午后,一行人在大路一座凉亭喝水休息,这时不远处传来说话声,然后三名路人走了进来。

    这三人,乃是一个白发老妪,一个娇柔貌美的少女,以及一个看起来憨憨傻傻的少年。

    “娘!阿绣!”白万剑看到三人,站起身叫了一声。

    众人望去,这老妪竟然是白万剑的娘亲,那便是雪山派掌门白自在之妻史小翠。

    那娇柔少女见到白万剑,目露喜色,跑上近前,叫道“爹爹!”

    那一夜,雪山派高手尽出,不料凌退思居心歹毒,下令将在场之人一并射杀,白万剑、封万里以及几名雪山派弟子和明教靠得较近,这才逃过一劫。

    至于白自在,更不会丧生在区区箭雨之下,只是其轻易败在张新逸手下,成为明教的阶下之徒,这比杀了他更令他感到屈辱。

    一路上,他又挑战了张新逸几次,皆被其轻易败下,信心几乎丧失殆尽,残酷的现实面前,让他不由怀疑起自己是否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厉害。

    雪山派作为武林的正道大派,自有一套隐秘的联系方式,再加上明教也未监管控制雪山派众弟子的一举一动,是以三人看到雪山派留下求援信号,急忙赶了过来。

    这老妪见了白万剑,却是理也不理,目光一扫,看到了神色呆愣,垂头丧气的白自在。

    这老妪看到此景,先是脸色一紧,随后脸上掠过一丝喜色,道:“好,好,好!老糊涂从来都自以为武功天下第一,骄傲狂妄,不可一世,没想到今日折于旁人之手,活该有此一报。”

    白自在乍见妻子,呆了一呆,旋即叹道:“你来啦!唉,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你走吧!”言语之,说不出的落寞萧索。

    史婆婆知道自己这个丈夫素来目无人,自高自大,从未见到他如此低沉过,登时心一痛,待听到他说自己不是这伙人的对手时,更是怒火烧,怒骂道:“放屁!你的武功不行,不代表别人的武功不行,老婆子我今天就偏要救你,教你以后还敢在我面前说大话!”

    史婆婆说完,尤自不解气,霍地踏上两步,戟指喝道:“你们是什么人?识相的还不快快放开老混蛋!”

    张新逸看到场上三人,特别是三人一名面容白净俊美的少年,以他的经历,不难猜出这三人的身份,笑道:“在下的名号远不如白掌门响亮,不值一提。不过在下的武功还算可以,侥幸胜过白掌门一招半式。你们想要回白掌门,只需派一人和我交手,倘若有人能够胜过在下,自会放雪山派各位离开,若没有人可以胜我,那么白掌门的这条性命,就由不得他说的算啦!”

    白自在冷哼一声:“你武功远胜于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何必多此一举。”

    史婆婆心想,这老东西从来都是狂妄无边,更别提主动服软过,这伙人竟能擒下老东西,并能让他自大成狂的性子收敛,武功定然不凡。

    不过他们这对夫妻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物,白自在自大成狂,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而史婆婆则深信自己新创的金乌刀法,天底下有比它强的,却绝没有比它更快的。

    对方虽强,真打起来自己这边也不见得会输。

    史婆婆忽道:“好!我就和你比上一比。”向石破天道:“徒儿,你去跟他比比,就用我教你的金乌刀法。”

    石破天连连摇手,“不成,我不成的。”

    史婆婆怒道:“我叫你上你就上!先前我答允过你的事,你不想要了吗?我要你立下一件大功,这事才算数。这件大功劳,就是去打败眼前之人。你要输了,我也不怪你,但绝不能不战而败。”

    她这么说,实是把握不大,连老东西都输在对方手里,石破天这小子虽然内力还要高过老东西,不过他的刀法毕竟还是初学,能发挥多少威力还是两说。

    石婆婆心想,此战若是输了,就和老东西一同赴死,也算对得起他了。

    石破天最怕史婆婆发火,连忙“哦”了一声,就走上场,单刀下垂,左手抱住右拳,微微躬身,使的是‘金乌刀法’第一招‘开门揖盗’。

    “请指教!”石破天老老实实说道。

    “好!”张新逸也有心试试这个《侠客行》男主角的实力,身形闪现跃至石破天身前,用上三分力道,一记手刀劈了过去。

    以他现在的宗师境界,虽未认真出手,但举手投足间气劲呼啸磅礴,即使最平庸的招式,亦具有无比伦比的威力。

    石破天吃了一惊,举刀削砍,刀锋迎向气劲,竟发出“嘭”的一声震响,石破天身体猛地一震,体内极阴、极阳的两种内力交替流转,将攻入近前的气劲尽数磨灭。

    低喝一声,横刀挥出,迅若闪电,这一招是金乌刀法的“踏雪无痕”,意喻在雪地飞踏而过,却全无痕迹留下。

    这一刀划下,空气好似掠过了一道金光闪电,在石破天雄浑无匹的内力催动下,威力无与伦比。

    “有点意思!”张新逸微微一笑,右手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挥出,拳面迎向刀锋,两两相撞,竟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这人好硬的拳头!”史婆婆心惊骇,口大叫道,“小子,这人不是你能留手的对象,用你全部的功力。”

    明教众人听到,更觉惊讶,这少年年纪轻轻,适才展示的功力已然算得上江湖上的顶级高手,竟然还是未出全力的结果,难不成他是副教主那样的天才,年未弱冠,功力已然可以和五绝媲美。

    当然,他们这么想的时候已经自觉将张新逸排除在外,根本不是和正常人比较的对象。

    石破天的实力自是不及五绝甚多,只是他从小受摩天居士收留长大,获其传授两种极阴、极阳的上层内功,本意是让他走火入魔而死,未想石破天连番奇遇,竟被他稀里糊涂练成一种“阴阳合一”的无上内功,内力生生不息,爆发力更是惊人。

    单论内力而言,石破天不逊色当今五绝的任何一人。只是石破天心地纯良,因为曾经有内力将人震死的经历,是以与人打斗时轻易不肯全力出手,就怕不小心将人打死。

    然而他现在的对手是明教教主张新逸,又如何是他可以留手的对象,只是一拳便轰得他气血震荡,浑身酥麻,再多挨上几拳,定然是一个吐血而亡的下场。

    石破天这才晓得厉害,再不敢轻敌大意。

    眼眸里却流露出几分兴奋之色,一声清啸,体内内力滚滚而出,这股内力非阴非阳,却又兼具阴阳两种属性,一招使出,两股力道交替涌出,实在是厉害得很。

    眨眼间,两人已斗了数十招,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毫不停顿,张新逸的拳头上蕴含着强劲无比的劲力,和石破天的宝刀碰撞在一起,气劲交汇,招招都是全力以赴,汹涌的劲风刮得众人脸颊生疼。

    张新逸愈打愈是兴奋,大声笑道:“好!实在好得很!”他大口称赞的,自然不是石破天的金乌刀法,见识过独孤剑这样技巅峰的剑法,天底下又有何种招式能够让他称道。

    他所赞叹的,却是石破天这身“阴阳合一”的雄厚内功,这股内功虽是石破天误打误撞炼成,其险隘重重,稍有差池就是走火入魔的下场,但因其成于偶然,更加浑然天生,契合大道。

    殊不知,这一切正好对应张新逸的需求。

    那日英雄大会一战,为了对抗金轮法王的第十层龙象般若功,张新逸凭着无穷无尽的战意,突破自身的极限,借助乾坤大挪移之力,意外将龙血奇能和异冰之力融合为一,一举催生出旷古烁今的冰火龙象功神功,击败金轮法王。

    冰火龙象功刚刚面世,功法本身尚有不少缺陷不足,需要日后再行修改补正。

    这本是一项缓慢而艰难的过程,然而石破天这身内力,却是张新逸最好的试金石。

    “嘭!嘭!嘭……”凉亭外不远,两道身影横挪跳跃,天翻地覆的打斗之声传遍全场,两人周围的空气,亦呈现出两极分化的场景。

    两人周围的空气,一边热浪逼人,另一边则寒气森森,两股截然相反的气劲交汇碰撞,将地面轰出一个个焦黑或者冰冻的浅坑,看得众人又是惊讶,又是震撼。

    白自在呆当场,喃喃说道:“井底之蛙,自高自大!”登觉万念俱灰,什么“天下武功第一”云云,实是大言不惭的欺人之谈。

    场上,张新逸因为这场比斗获益良多,对于新创而成的冰火龙象功,亦有了更加深刻的领悟以及见解。

    不用他特意催使,体内的两股内力,自然而然以一种时而分离,时而汇合的方式流转运行,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却互不干扰相辅相成,更隐隐有合二为一的迹象。

    冰火合流,并不同于石破天的阴阳合一,这是两股真真正正截然相异的力量,寻常人只是将两种力量同时导入体内,一时三刻便会真气暴走而死,只有张新逸异于常人的体质,才能够同时接纳这样的力量。

    两股迥异的力量相激,产生好似化学变化一样的效果,远远不是“1+1”这么简单,量变引发的质变,已然脱离了普通武学的范畴,甚而更进一步,可称为“传说级武学”。一旦成就,必会是一股让天下都为之震动的力量。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