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9章 夜探天宁寺


    众人挟持荆州知府凌退思后,并未特意隐藏行踪,一路施展轻功,来到了江陵城南偏西的天宁寺。本文由 。。 首发

    这天宁寺地处荒僻,年久失修,庙内也无庙祝和尚。众人赶到时已是亥时,周围黑漆漆一片,小昭主动上前,将神坛上的蜡烛点亮,昏黄的烛光下,烛影重重,人心诡迷,更添一分鬼魅阴森的气氛。

    放眼望去,周围一片断垣残壁,除了正间一座泥塑斑驳大佛,再无它物,不像有宝藏存在的样子。

    事实上除了明教众人对教主完全信服外,其余诸人俱是怀疑张新逸所言到底是真是假。

    张新逸微微一笑,手臂忽地一闪,寒冰已然握在手,一剑斩出,正大佛腹部。

    却听“铮”的一声金属鸣响,这大佛腹部泥土在巨剑斩击下“悉悉索索”掉下大量的土块,露出内里金光闪烁的黄金。

    凌退思“啊”的一声惊叫出声,一下子冲到佛像近前,摸了摸内里的金子,忍不住大叫道:“大金佛,都是黄金!这些全部都是黄金!”

    这座佛像高逾三丈,粗壮肥大,远超寻常佛像,如果通体竟是黄金铸成,少说也有五万斤,那不是大宝藏是什么?

    不过张新逸却是知晓,这只是宝藏的一部分,只见他走到佛像的正面,伸手一摸,果然,佛像正面的一块莲花座的花瓣是能够移动的,用力将莲花瓣向下一拉。

    “喀喀喀”的声音自佛像后面传来,待得众人行至佛像后面一看,一道仅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暗门出现在佛像后下方,里面的,是数不清的金银珠宝。

    “果然是宝藏的所在!”正在这时,一股子蛮横霸道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只见一群拿着长刀的和尚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名身穿黄袍的和尚,这和尚年纪极老,尖头削耳,脸上都是皱纹,一双眼睛却精光闪烁,此时透射出来的,尽是贪婪、残忍以及狂喜之色。

    “血刀老祖!”人群后方,丁典恨声说道,他武功未成前,曾经被血刀门弟子打伤,自然认得这个血刀门的头领。

    这血刀老祖武功卓绝,手段狠辣,算得上邪派的一名顶尖高手,丁典自忖就是练成了《神照经》,真正动起手来两人谁胜谁负还很难料。

    “你认得老夫,不错不错!只要你乖乖听老祖吩咐,老祖可以免你一死。”血刀老祖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

    丁典冷哼一声,并未说话,他一生行侠仗义,怎肯与这种妖邪之辈为伍。

    血刀老祖见此,也未生气,只是死死盯了丁典一眼,嘿嘿冷笑了两声。

    “老祖小心,这些人厉害。”血刀老祖的旁边,一个年和尚小心说道,却是午时袭击众人那伙儿和尚的一人。

    “宝象,你太小心了,有老祖在这儿,还怕什么高手。”那老僧哈哈大笑,“不过你做得很好,居然阴差阳错让老祖发现了这么一个大秘密。好!非常好!”

    最后一个字落下,血色刀光在半空一闪而过,疾掠向张新逸的脑袋。

    此人狡诈成性,看似洋洋得意、自大狂妄,实则早在出现之时就暗暗蓄力凝气,出其不意做出惊天一击。

    他早看出张新逸方才是这些人的头领,这凝聚他半生功力的一刀也是斩向此人。

    这一刀算得上狠毒强悍,可惜张新逸比他更快,寒冰出鞘,随手一斩,一道无形剑气急速飙出。

    血刀老祖抄起血刀,一刀劈向了席卷而来的剑气,一阵精铁相交之声过后,血刀老祖双脚在地上划过,怔怔地看着手血刀,心暗暗警惕,自己以削铁如泥的实体宝刀硬碰对方数丈之外劈过来的一记虚无剑气,竟然只是打了一个平手!

    “上!他们人少,杀了他们!”血刀老祖心惧意已生,再也不敢自己动手,但要叫他放弃眼前的宝藏却也是万万不能,故而招呼弟子先打头阵。

    血刀老祖座下以宝象为首的五名二代弟子,武功丝毫不弱,只是其一人午时偷袭张新逸等人被扯去一臂,其余四人尽皆在场,再加上其门人弟子三四十人,人数上远胜明教诸人。

    若是一般的武林高手,同时面对四五人必然手忙脚乱,一个不好甚至被对方抽冷子砍上一刀,丢掉性命都有可能。不过在场众人都是明教最顶尖的高手,群战经验丰富,不消片刻就解决了十数名血刀僧。

    血刀老祖一看不妙,“这伙儿人竟如此生猛,他奶奶的爷爷这次算是踢到了铁板,丢了性命,就是再多的金子又有什么意义。”却是生出了跑路的念头。

    不过按照其多年的战斗经验,越是要逃跑就越是不能转头就跑,否则定然必死无疑。

    打定主意,血刀老祖忽然一个飞跃,挥舞着手血刀劈向一旁静立的小昭。

    他看出众人武功都极为不凡,只有这个小姑娘娇滴滴的,而且明显和为首的年轻人关系匪浅,所以就拿她作突破口。

    这一刀看似来势凶猛,实则血刀老祖十分力只出了三分,随时准备撤刀回防,其人老辣弥坚,决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当。

    然而下一刻,血刀老祖汗毛直竖,亡魂皆冒。

    半空,一点绿芒一闪而没,和血刀硬拼一击,竟打得血刀老祖真气一岔,下个瞬间,无穷无尽的绿竹棍影汇聚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直扑向血刀老祖。

    血刀老祖怪叫一声,全身内力疯狂涌动,手血刀挥舞到了极致,欲挡强招。

    紧随而至的竹棍吓得他肝胆俱裂,一道棍影“嗖”的一声刺穿空气,瞬息出现在他的额前三分之处。

    血刀老祖怒吼一声,身形闪动,险之又险躲过此招,提到挡格,竹棍击打在血刀上,发出钢铁一样的交鸣声。

    可想而知,真被这一击打,他就是有几条命也不够用的。

    然而还没等他放松下来,小昭已然施展起凌波微波,一排棍影打了过来。

    劲风霍霍,血刀老祖不得已之下唯有举刀回击,两人一进一退,棍刀交击,不多时便已交手十几招。

    就这片刻功夫,血刀老祖门下又有几名弟子被明教诸人击杀,血刀老祖又惊又怒,手下刀法不由一乱,又捱了两记狠的,只感觉棒处筋断骨折,痛彻心扉。

    “奶奶的,爷爷和你们拼了!”血刀老祖心发狠,猛然高高跃起,一招血刀经的绝招呼啸而出。

    顷刻间,天空刀光密布,密密麻麻笼罩住场上明教众人,血刀门弟子一看祖师发威,一个个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悍不畏死,奋勇杀敌。

    刀气凛冽,明教诸人一接此招,却愕然察觉此招刀气虚有其表,远远不如表面表现的那样威势惊人。

    再看时,却见血刀老祖已经没入黑暗之。

    “你们好卑鄙!居然设下陷阱谋害老祖,这笔账老祖记下了。”临走前,血刀老祖还不忘放两句狠话。

    血刀老祖一走,留下的血刀门众人更加抵挡不住,不多时便死伤惨重,只留下宝象几个二代弟子还在苦苦支撑。

    “啊!什么人?”这时,黑暗传出一声厉啸,赫然是刚才逃跑的血刀老祖声音,骤然几声刀剑交鸣之声,一道身影又从黑暗冲了出来。

    血刀老祖一身是血,腰腹和后背两处更有一道尺长的伤痕,一把大刀紧紧握在手。

    “还我三弟命来!”黑暗,一人大步跑出,一把银亮的大刀狠狠劈向血刀老祖的大光头。

    恰好地下有一道浅坑,血刀老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却险之又险恰好躲过致命一刀。

    “哈哈!老天都在帮我,死!”血刀老祖眼凶光一闪,猛然抓起长刀,一刀斩过,恰好斩下来袭之人的人头。

    一颗怒目而视的花甲老人头冲天而起。

    “大哥!”又有两人从黑暗冲出,看到人头顿时失声惊叫。

    张新逸看得真切,这两人却是“南四奇”的花铁干和水岱,而被杀之人却是南四奇之首的陆天抒。

    这两人看到人头,顿时红了眼睛,上前一步挺枪便刺,血刀老祖挡了几下,却终究受伤太重,被花铁干一枪捅死在地面上。

    杀了血刀老祖后,水岱脱力倒地,后背位置有一道长长的刀口,而南四奇唯一完好的“平无敌”花铁干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默默站在一旁,也不说话,眼睛里闪烁着未知的光芒。

    过了片刻,又有几人举着火把从黑暗走出,一直默然不语的狄云身体一震,失声叫道:“师傅!”

    来人却是“五云手”万震山、“陆地神龙”言达平,“铁索横江”戚长发师兄弟三人,这几人一向不合,江湖闻名,现在却又不知何故联合在了一起。

    戚长发瞧了狄云一眼,却根本视若未见,而是将灼灼的目光,望向场包裹在泥塑之下的大金佛上。

    大金佛的肚子上,被人斩开一道尺长的裂口,一片片金光从裂口处传出,在火光下闪烁着迷离的光芒。

    场上,大部分人将目光投向央负手而立的年轻公子身上,正是他揭露了天宁寺宝藏的秘密。而他,到底有何用意?

    “来了……”张新逸忽然出声,转头望向另一批人马,却是几十名身着白衣的剑客,他们看到满地的尸体先是一愣,待看到寺内央的黄金大佛,一个个脸上难掩喜色。

    “雪山派!”众人心神震动,雪山派这次足足来了十几名派高手,可以说是倾巢而出。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