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8章 来袭


    凌退思原为两湖龙沙帮帮主,龙沙帮被血刀老祖所灭后,凌退思逃亡,几经辗转,成为荆州知府,为人残忍无情,原著为了得到宝藏更是不惜戕害自己的女儿。

    凌退思闻言,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冷冷说道:“好奸贼,不仅诱骗本府爱女,还联同江湖劫匪,威胁朝廷。你们识相的就快点放本官离开,看在霜华的面上,本官可以既往不咎。”

    他同时心暗恨,一旦离开此处立即亲率大军追剿,誓要把这些逆贼一个不留通通杀尽。

    明教众人闻言,相互望了两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直到凌退思的脸色渐渐变得铁青,张新逸方才摸着酒杯,说道,“凌知府误会了,鄙人并非是和丁大侠一路。今趟请凌知府和令府千金一叙,是想请大家看个东西。”

    “什么东西?”凌退思心一紧,知道今日之事难以善了,强作镇定说道。

    “连城诀的秘密,不知道凌知府有没有兴趣?”

    听到“连城诀”三字,在场众人俱是心神剧震。

    凌退思脱口而出,“你知道连城诀的秘密?”

    丁典神色愤怒,“你们果然是为了连城诀而来。”欲要动手,却又顾及旁边的凌霜华,这几人功力丝毫不弱于自己,一旦动手很可能会误伤了她。

    至于另一名男子狄云,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抱头不语,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世人皆知,连城诀里面藏着北魏宝藏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天底下原本只有一人知晓。”张新逸说着,望向丁典,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想必凌知府也已经做过努力,可惜现在看来,效果不大。”

    凌退思冷哼一声,他为了得到梁元帝的宝藏,曾经假意同意丁典和女儿凌霜华的婚事,暗地里却埋伏下金波旬花之毒暗算丁典,将丁典囚禁,日日严刑逼供,可丁典骨头硬得很,就是逼问不出宝藏的下落。

    而丁典明明有盖世武功,本可轻易逃走,但只为了每天看到凌霜华在窗口摆放的菊花,却甘愿留在牢受那定期的酷刑,从未想过离开。

    与此举对应的,凌霜华也毁容明志,今生非丁典不嫁。

    对于这种行为,张新逸只能说:何其蠢!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一对痴男怨女,男的武功绝顶,却甘于受缚,女的淡雅如菊,却迫于誓言,硬生生把一桩美好的爱情变成**情深,平白让小人得志。

    “鄙人恰巧知道这批宝藏的所在,想要请几位看上一眼。”张新逸环视表情剧变的三人一眼,淡淡说道。

    众人说话间,忽然门口传来一片喧闹声。

    “在那里,就是他们劫走了知府大人。”大门被撞得四散开来,一群拿着刀枪的士兵冲了进来。

    凌退思见之大喜,连忙喝道:“拿下他们!”

    一众士兵互视一眼,朝着众人扑去。

    这些人虽然是州内最精锐的士卒,不过在场众人都是明教顶尖的高手,他们如何会是对手,人还没冲到近前,最前排的三四人便“哎呦”一声跌倒在地。

    周颠一把砍断几把刺过来的长枪枪头,见状笑道:“杨左使好功夫,你这弹指神通若是早拿出来,我们几个可不见得是你的对手。”

    杨逍收回手指,淡淡一笑,“我这点微末功力,如何敢在教主和副教主面前献丑,不拿下过这几个拦路小卒,却还是不在话下。”

    凌退思闻言,又惊又怒,心想这群逆贼厉害,今趟怕是凶多吉少。

    这时,一阵兵刃交加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混乱,一群剑客打扮的白衣男子和五名拿着大刀的僧人趁乱冲了进来,见到丁典等人,眼前一亮,扑了上前。

    这几人明显是两拨人,隐隐互有敌意,不过看到丁典,却是同时将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那几名白衣剑客剑法寒气凛冽,森然大气,隐隐有一股大雪山的味道。

    另一方,则是十几名僧人,虽然个个披袈带裟,但刀法之杀气腾腾,招式极是阴毒。

    在行家眼里,这几人的剑法刀法变幻有余,内功方面却平平无奇。破之不难。更何况丁典现在乃是明教请来的“客人”,自然不容这几个不速之客肆意妄为。

    张无忌倏然上前,一股灼热内力倏忽而出,人未至,劲力先至。

    这一下气劲如潮,来袭的几人只感到一股股气劲如海浪一般汹涌传至,手兵器差点拿捏不住,连连倒退方才抵住这股气势。

    张无忌右手握拳轰出,霎时两股七伤拳劲急涌而出,刚猛雄浑,直接扑向来袭的几人。

    白衣剑客为首两人功夫稍高一些,看出这一招的厉害,大惊之下两把长剑联袂刺出,和七伤拳劲相撞发出“呯”的一声脆响,虽然化解了这一击,却也浑身一震,身子酥麻。

    另一方,则是以五名拿着血刀的僧人为主,这五人身形连闪,摆了一个阵势,大刀劈下,随着“嗤嗤嗤”几声脆响,硬生生将这股拳劲劈散开来。

    这几下兔起鹘落,虽然看似平分秋色的结果,然而张无忌只用了两招,就让对方一伙儿使尽了全力方才化解。

    这也是张无忌宅心仁厚,不欲伤他们性命,所以只用了七分功力。即便如此,也让来袭之人大惊失色,面面相觑起来。

    这群人为了丁典而来,未想还没有赶到大牢,就听到知府和犯人被人一并劫走的消息,又马不停蹄,跟在追兵后面杀到。

    只是事与愿违,对手远比想象的难对付。

    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已至此,现在只有速战速决,白衣剑客领头之人显然也想明白了这点,传音道:“封师弟,我们联手对付他。”

    这人说完后,两人飞身而起,剑尖一抖,顿时生出万千变化,剑光之夹杂了许多梅花、梅萼、梅枝、梅杆的形态,一时间剑气纵横,古朴飘逸。

    那五名僧人看到便宜,同样分出两人对上张无忌,另外三人则朝着丁典扑去。

    这四人都是江湖上有数的高手,一齐出手,顿时刀光霍霍,剑影重重。

    张无忌眼前一亮,赞了句:“来得好!”拔出腰间佩剑,和几人斗在了一起。

    他用的是张真人传授的太极剑法,讲究一个后发而至,剑身划出一个个圆弧,每每以最不可思议的角度出剑,剑尖恰巧点在对方劲力将生未生的地方,虽一人独斗四人,却游刃有余,丝毫不落下风。

    另一边,那三名僧人和还没冲到丁典近前,就被一群奇形怪状的怪人拦下。桃谷仙这段时间无聊得想要发疯,正好这三个光头送上门来,人哈哈大笑,不待张新逸吩咐,扑向三人。

    片刻功夫,双方已经交手十几招,那两个白衣剑客越打越是心惊,眼前之人武功极高,实力竟貌似不在号称天下第一的掌门之下,隐隐压盖他们四人一筹,天底下何时出了这样的高手。

    这几次正自惊疑不定当,忽然听见一声惨叫,只见和桃谷仙对战的一名僧人,一时不慎被三仙抓住,劲力透发,一只左臂顿时被抓了下来。

    僧人血流如注,惨叫一声急忙往后后撤,虽然及时躲过后续的攻击,但这一下极为惨烈,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少了一人,另外两名僧人顿时陷入苦战,两把大刀舞成一团银光,只能够堪堪护住自身,不过此招耗力甚大,时间一长定然是力尽被擒的下场。

    杨逍看了一会儿,忽然轻“咦”一声,身形一转,已经出现在相斗的几人身旁,手指一弹,一道强劲的劲风破空袭至。

    冲在最前头封姓剑客眼神一凛,手之剑千钧一发刺出,堪堪将来袭之物拨开,定睛一看,却是一枚锈迹斑斑的铜钱。

    “弹指神通!你和谢烟客是什么关系?”

    杨逍哈哈一笑,“不知道阁下又和凌霄城的白自在掌门是何关系?”

    封姓剑客脸色一凛,“正是家师。”

    杨逍见雪山派的这为首两人剑法招式不差,不像是寻常弟子,心一动,张口问道:“两位可是人称‘气寒西北’的白万剑和‘风火神龙’的封万里?”

    “不错,在下白万剑,那一位是我的师弟封万里。至于那几名僧人,是血刀老祖门下。还请问尊驾是什么人?”白万剑又惊又怒,本以为解决了这伙人,再收拾了血刀门,从丁典口得到“连城诀”的秘密,没想到两方合力,竟一连折了几人。

    雪山派和血刀门远居西域,一向自高自大惯了,自以为天下众多门派,以自家武功为尊,只是相距甚远,以致他们鲜有机会和原武林一较长短。但论及武功,却还是自家更胜一筹。

    杨逍意态悠闲,折扇敲打着手心说道,“在下明教杨逍,谢烟客严格来说算是在下的师叔,只是我和这位师叔一向无甚联系,阁下若是知道师叔的下落,还请告知在下。”

    雪山派两人身形一震,飞快地对视一眼同时倒跃跳开,厉声喝道,“原来是明教的诸位豪杰,今日之事我们记下了,来日再行讨教。”

    两人说完,收剑回鞘,双双朝着屋外跃去。

    雪山派的人一走,血刀门的自然更没有心思再战,其一名身材极高的僧人大叫了一声,几人立即放弃手上的对手,纷纷从旁边窗口跳下,大步离开。

    杨逍看着雪山派和血刀门众人离开,对张新逸问道:“教主,要不要属下将他们拿下?”

    以张新逸的武功,刚才他若是出手,这几人定然跑不掉,故而杨逍方才有此一问。

    张新逸摇了摇手,“无妨,这几人不过癣疥之患,随时都可以收拾了,无需杨左使费心。”

    丁典闻言,看了这个为首的白衣公子一眼,眼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刚才想要趁着混乱出手,忽然感到一股极强的压力从这名年轻公子身上传来,隐隐有一种感觉,一旦出手,必然遭受雷霆一击。

    这种感觉,自从《神照经》练成之后出现过多次,救过丁典好几次性命,玄之又玄,决然不会有错。

    楼外,一队队大宋士兵将酒楼团团围住,在一名方脸武官的带领下冲入楼。

    “好了,事情做完了,我们也该走了。”张新逸长身而起,对着脸色难看的凌退思笑笑,道,“想必凌知府也急着见识这北魏宝藏吧!”

    众人大笑,推开窗,如同一道风卷残云冲入人群当,外面的士兵刚刚看到几个人影晃动。再看时,那伙儿劫持“知府”的歹人,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