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6章 冰火龙象功


    “咄!”金轮法王双手托举,如大海一般雄浑的真气汹涌澎湃,地面崩塌深陷,露出一个黑漆漆的坑洞。下一刻,金轮法王高高跃起,如同一尊神威赫赫的大鹏明王,双掌挥出,无俦巨力破空强袭。

    强招临身,张新逸顿感一股极大力道排山倒海般推至,周身的空气都仿佛仿佛被冻结凝固,眼眸,只剩下一对铺天盖地的古铜手掌。

    “痛快!”张新逸长啸一声,体内真气疯狂流转,强烈的战意让他体内首生异变!

    炙热龙血沸腾,异冰之力涌动,在龙象般若功和乾坤大挪移两大神功的作用下,竟生出种种奇妙变化。

    在旁人眼,这位明教教主周身突然冰雾翻滚,火云隐现,异象纷呈,竟呈现冰火两重天的奇异景象。

    “轰隆隆……”一连串闷雷之声响起,在外界强大的压力下,冰火异力轰然合流,张新逸身形如电,磅礴伟力旋即而发。

    两股截然不同的气流激涌冲击,两人肉掌相叠,竟发出钢铁交鸣一般的声音,回声不绝,滋滋之声大作。

    磅礴气劲轰然爆发,惊天地动的震响,两人身子一震,各自飞射倒退。不同的是金轮法王倒退了三步,而张新逸则倒退了五步。

    脚步踏地,张新逸直接一口鲜血呕出,殷红的鲜血还未落地便一半化作了血色冰晶,还有一半则直接气化蒸腾。

    “教主!”明教众人大惊,欲要上前,却被张新逸伸手拦住。

    “众位兄弟不必担心,我无大碍。”

    张无忌见此,和杨逍对视一眼,却还是暗暗提气戒备。

    “龙象般若功?不对!你这是什么武功?”另一边,金轮法王终于平复下体内涌动的气血,沉声问道。

    张新逸可以感觉着体内一道炙热一道极寒的内力在经脉缓缓涌动,两者互相交缠却又互不相干,形成一种完美和谐的状态。

    这种力量极为特殊,乃是以龙象般若功为基,乾坤大挪移居调和,兼具龙象般若功的雄浑霸道,同时更有极寒和炙热两种截然不同的冰火异力,相辅相成,威力超乎想象。

    “还请法王指教,此功乃龙象般若功基础上修炼而成,我唤它为‘冰火龙象神功’,法王觉得若何?”

    金轮法王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得很!枯骨师伯果然没有看错人,张教主天资绝世、超凡脱俗之处还远在老衲意料之外。今日一战之后,张教主必将名动天下。”

    金轮法王脸上震惊之色不减,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没有畏惧,一丝一毫的畏惧都没有!只有彻彻底底的惊叹,赞叹!

    “老衲今日有幸一会,张教主的神功。”金轮法王将真气催谷到极致,周身袈裟随风鼓荡,强劲的内力竟使得场狂风大作。

    张新逸同时暗运冰火异力,只见一股灼热刚猛,一股冰寒阴柔的劲道从丹田之内源源不绝涌出。

    蓄气完毕,两人几乎是在同时发起了攻击,争锋相对,拳掌相撞,空气爆出阵阵闷雷鸣响。两人倏忽接战,短暂的一番交手后倏忽分离,将身法发挥到了极致。

    场上群雄除了武功最高的几人能够看到两人战况,其余之人连他们的身形都看不清。

    “这是什么!”忽然,人群有人叫道,语气惊惶。

    群雄望去,只见两人周身白雾涌动,竟生出一条条水雾组成的白龙白象,龙象乱舞,撕咬在了一起。

    陆家庄外院之,龙吟象嘶之声大作,狂暴的劲风猎猎作响,翻涌的气浪,将周遭一切尽数毁灭。

    场,两道身影如惊雷闪电,交织在一起,短短一炷香时间,金轮法王和张新逸已交手百招以上。

    掌力带起的劲风,撕裂两人周身的空气,更刮的在场所有人面庞生疼,可心底太过震撼,全已骇得呆住,这疼痛之感,根本未觉。

    瞠目结舌……

    现场不管是一派之尊,前辈高人,亦或是江湖散人,各路好汉,都感到口干舌燥,身体一阵阵发虚。

    之所以如此,皆是因为他们自认若是不小心卷入其,怕是不到一时三刻便会被撕裂成无数碎片。

    能让这些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江湖豪客生出这样的感想,实是场的两人强过他们太多。

    郭靖、张无忌、段誉、慕容复、宋远桥、杨逍、玄冥二老这场上最强的几人,亦不由为之色变。

    此刻,郭靖不禁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一直自认实力称得上天下少有,即使有胜过我的也差距有限。直到今日,方才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金轮法王和张教主两人皆胜我良多,某自愧不如……”

    语气之,满是推崇之意。

    黄蓉暗暗着急,心想:“靖哥,你真实太过实在。这样说岂不是将盟主之位拱手让人。”

    “郭大侠你说的对极,张兄弟武功高强,他一定能打赢那个什么……金轮法王。”段誉欢喜叫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到王语嫣身旁,大献殷勤,而王语嫣也因为他刚才救过慕容复,小声地和他说话。

    慕容复闻言,眼闪过一抹晦涩,握拳不语。

    明教众人互望一眼,尽皆欢喜,不管怎么说,此战过后,明教声望必然再上一个新的高峰。

    场,金轮法王和张新逸脚尖点在碎成一片的石板之上,身形再起,且打且走,射向屋檐。

    空,两人招式交换,“嘭嘭”作响,转瞬又斗了十余招。

    张新逸感叹,金轮法王不愧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高手,无论不管是内力,还是招式,亦或是体能,此人都趋至完美境地。

    若非自己经过龙血洗礼,体魄远超于常人,更携带有异冰之力,种种因素之下,方能战而不败。

    十层龙象功的金轮法王尚且如此,那么比他更强的东方不败、张三丰真人、扫地神僧,甚至那位传说的剑客,又将趋于何种境地。

    一念及此,张新逸更是生出无穷无尽的战斗欲望,高亢长啸,“此界于我,不过庄周一梦,然则梦耶非耶,真假似幻,皆不如这样的战斗令我感动。”

    “法王,接我最后一招!”

    最终一击,张新逸双掌虚空交汇,“滋滋”作响,有如龙蛇乱舞,而后轰然引爆。正逆两股气流轰出,飓风一样的气浪排山倒海冲击而下,携带着无数瓦片,汇成一条灰黑色的土石长龙,朝着金轮法王轰亟而下。

    “阿弥陀佛!”面对这如若天灾一般的惊世强招,金轮法王双手合十,缓缓闭目。

    下一瞬间,怒佛瞪目,龙象出世!

    金轮法王平平飞出,双掌猛烈推出,顷刻间大气排空,地动山摇,无穷无尽的气浪汇聚爆发,轰然炸响,直接将两人身下房屋轰成无数碎石烂木。

    然而所有人已经没有时间再去关注陆家住宅如何,而是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场默然屹立的两道身影。

    此战,到底谁胜,谁负!

    漫天烟尘缓缓落下,露出两道身影,一站,一坐。

    张新逸傲然挺立,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然则身上的气势却愈加庞大,散发出一股强大狂暴的气息。

    全场一片寂静,他只是静静站在那里,却给人以一种山峦般不可撼动的错觉。

    “不动明王……”人群,忽然有人这样喃喃道。

    开战之初,谁也不曾看好这位明教的信任教主,然而他以自身的实力,告诉了在场众人,何为武之至极!

    原来,武道居然可以趋至如斯境地!

    蒙古一方冲出两人,一齐扑在金轮法王身前跪下。

    金轮法王盘膝而坐,双目位置赫然有两个惊心动魄的血洞,两道血线从眼眶之留下,却是瞎了。

    两人一名番僧忽然用藏语急促的叫了一声,面色狰狞,提起一柄又粗又长的金刚杵狠狠将旁边一块巨石轰碎,站起身就要找张新逸报仇。

    “无须愤怒,达尔巴,能有今日一战,老衲无怨无悔。”

    金轮法王含笑说道,朝着张新逸双手合十一礼,“张教主武功高强,老衲自叹弗如。”

    这一仗,却是金轮法王输了。

    蒙古一方则是鸦雀无声,在他们心敬若神明的金轮法王居然输于此人之手,对他们不虞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金轮法王对着赵敏颔首致意,道:“郡主,老衲有个不情之请。”

    赵敏自幼聪慧,却是猜到金轮法王所请,叹气道:“法王何至于此。”

    金轮法王缓缓摇头,“老衲双目已瞎,不再适合担当重任,自愿辞去蒙古国师之位,还请郡主代为向大汗请托。”

    赵敏劝道:“大汗一向对法王十分倚重,小女子可以向法王保证,待回到蒙古之后,没人有可以挑战法王的位置。”赵敏说话之时颇具威严,掷地有声,让群雄啧啧称奇。

    金轮法王双手合十,“老衲心意已决,还望郡主成全。”

    “如此,便依法王之意。”赵敏手折扇拍打着掌心,遥遥向张新逸施礼,说道:“张教主,郭大侠,今日领教高招。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右手一挥,蒙古众武士齐向厅外退出。

    达尔巴悲吼一声,将金轮法王负在身后,大步朝门外走去。

    蒙古人既走,陆家庄前前后后欢声雷动,所有人都在为明教教主胜过金轮法王喝彩。

    当下陆家庄上重开筵席,收拾妥当之后,再整杯盘。酒桌上,各路武林豪杰顾不得张新逸是明教之主,纷纷向他敬酒,张新逸来者不拒,杯到杯尽。

    此地的主事人黄蓉叫人取来灯烛,将大院照得灯火通明,群雄吃得尽兴,英雄大宴一直持续到深夜方才结束。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