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5章 庄内激战


    “这是……‘玄冥神掌’。”张无忌见状,脸上闪过一抹讶色,说道,“教主,‘玄冥神掌’掌力最是阴毒不过,再斗下去慕容公子怕是要吃亏。”

    “哦?”张新逸笑问道,“无忌观之,此有何不妥?”

    张无忌沉吟片刻,道:“玄冥掌力最是阴毒,慕容公子若是强抗,倒有取胜之机,只是我观慕容公子的斗转星移尚没有大成,勉强使出若无阳性内力和必然大损其身。”

    张无忌从小吃过玄冥神掌的亏,是以对这种阴寒之劲最熟悉不过,再加上他精通明教乾坤大挪移,两者之间有异曲同工之处,是以方能一眼看出其隐患。

    慕容复家将一行就站在离明教众人处不远,听到张无忌所言,顿时大为不满,狠狠瞪了张无忌一眼。

    包不同阴阳怪气说道:“非也,非也,非是不敌,而是某些人看我们公子占了上风,心不服,想要讨教一番。”

    张新逸瞄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嘴巴很臭?”

    张新逸话音刚落,身后青影一闪,倏忽欺身到包不同身后,挥掌拍出。

    包不同身边风波恶反应最快,怒吼一声,拔刀就砍,那青影并不理会,脚步一错避过刀锋,同时连出四掌,攻向慕容复的四名家将。

    “砰砰砰砰……”连续四声劲响,青影已和包不同、风波恶、邓百川、公冶乾同时对过一掌,身形一闪,又退回张新逸身后。

    “好一个青翼蝠王!”在场众人看得真切,出手之人正是明教的韦一笑,刚才那一掌虽然未占到便宜,但以一敌四之后全身而退,已经是**裸的打脸。

    “堂堂明教法王居然出手偷袭,也不怕天下英雄耻笑。”公冶乾伸手拦住包不同,说道。

    “蝠王好身法。”张新逸赞了一句,至于对面凝神戒备的四人,视若未见。

    如此行径引得慕容的四名家将怒火烧,只是自家公子尚在比武,对方实力又胜过己方,这才按捺不发,

    场边,唯一的女眷王语嫣听到张无忌所言,先是眉头一蹙,随即仿佛想起了什么,低头寻思起来。

    蓦然,王语嫣忽然“啊”的惊呼一声,急声叫道:“表哥,不要再用斗转星移!”

    可惜已经迟了,鹿杖客一掌打出,慕容复淡然一笑,继续将对方掌劲导入丹田气海,再借之打出,突然身体一僵,骇然惊觉丹田之处一阵极寒刺骨,手足一时酸软无力,这一掌再也递之不出。

    鹿杖客狰狞大笑,身法疾如鬼魅,掌力千钧,一掌拍向慕容复的头颅。

    这一击全力施为,眼看就是脑浆迸裂的结果。

    “不要!”

    “尔敢如此!”群雄大惊,纷纷出招相救,可惜离得太远,眼光慕容复就要丧命当场。

    “嗖!”比群雄更快的是一道极轻的响声划过空气,鹿杖客脸色一变,再顾不得击杀慕容复,翻手朝着旁边一掌击出,“啵”的一声,手掌心出现一个成人拇指宽的血洞。

    鹿杖客快速封住手掌穴道,抽身飞退,望向来人。

    出手之人赫然是一副书生模样的段誉。

    “这是什么妖法?”鹿杖客又惊又惧,刚才他若是慢了一步,现在就是他脑袋上多一个血洞,而不是手心。

    “这莫非是……大理段氏的脉神剑!”群雄又惊又喜,望向段誉。

    段誉神色无比认真,道:“刚才小生为救慕容公子,情急之下差点误伤阁下,还请老前辈原谅则个。”

    说完,恭恭敬敬作了一揖。

    可惜段誉一番态度陈恳的道歉不仅没得到主人谅解,反而让鹿杖客像见了鬼似的连退好几步。

    群雄一阵哄堂大笑,均以为段誉有意戏弄,实则段誉真心道歉不假,只是鹿杖客已经被刚才的一击吓破了胆,如何敢直面这个能够使妖法的妖人。

    慕容复逃过一死,神色恍恍惚惚被一众家将扶回场下,王语嫣花容失色,路过段誉的时候还是小声道了声谢,让段誉大是兴奋。

    “原武林果然藏龙卧虎,不可小觑。区区一名二十岁的年轻人,竟有如此深厚的内功,老衲佩服……佩服……”忽然,人群间的金轮法王双手合十说道,声音震得大厅两侧的窗户棱棱作响。

    群雄烦闷欲呕,相顾失色,这番僧好雄浑的功力。

    黄蓉等和郭靖联系紧密的诸人都是心想:这金轮法王修为貌似更甚五绝半俦,这最后一场,即使郭靖亲上,胜负犹未可知。

    群雄严阵以待,就等郭大侠和金轮法王上场,比上最后一场。

    金轮法王目光缓缓扫过众人,忽然朝着张新逸躬身一礼,“张教主,还望指教。”

    “这番僧不选郭大侠,莫非是怕了降龙十八掌的威力。”群雄纷纷鼓噪,大为不满。

    “阿弥陀佛……”金轮法王口宣佛号,只一人声音便盖住场上众人,“倘若老衲胜过张施主,再来领会郭大侠高招。”

    群雄闻言,皆是心想,这番僧犯傻了吗?如此一来,他相当于要连战两人,即使他胜过那明教教主,必然也内力大损,而郭靖以逸待劳,自然是大大占优。

    “国师,这……”赵敏心一急,连忙说道。

    “郡主不必担心,老衲和这位施主有些渊源,今日之战,乃是天意。”金轮法王僧袍一扬,走入场。

    张新逸笑道:“既然法王有此兴趣,本人自当奉陪,请!”

    话音刚落,张新逸身如游龙,一掌拍出,劲风鼓荡,顿生排山倒海之势。

    “好功力!”金轮法王目精光大绽,双腿曲直,左掌缓缓拍出,两人双掌交击,空气“噼啪”作响,肉眼可见的真气涟漪倏然扩散。

    下个瞬间,张新逸身化游龙,腾空飞起,“呛啷”一声清啸,冷光清冽,寒冰出鞘,双手握柄,巨剑疾斩而下!

    金轮法王双腿微沉,倏然间身形犹如苍鹰展翅,自上而下,扑杀过去。左右手腕翻飞,两只法轮便似凭空出现一般,使劲一震,金银双轮掠出两道耀眼光芒,一前一后,呼啸而出。

    “金银双轮”掠过长空,当真是迅如闪电,猛似雷霆,空气“呜呜”作响,这双环竟比风声更快,风声还落在后边,双环已双双扑杀而至!

    张新逸大喝一声,“来得好!”身形陡转,剑尖疾点前面的金轮,这一击之势,劲风凛冽,骇人魂魄,徒生出的气压,竟压迫得张新逸气血上涌。

    “呯!”兵器相碰,迸射出惊心动魄的星火,汹涌的罡风将地表青石割裂成一块块碎石,携带者庞然大力的碎石飞溅,更是将靠前围观的几人打得吐血倒退。

    “好恐怖!”群雄皆惊,一起向后退去,间战场已经变成最凶险的地方,众人唯恐避之不及。

    然而还没有结束,蓄满狂暴霸烈劲气的金轮被一击飞出,银轮急速旋转,无声无息出现在张新逸的后背,

    张新逸仿佛后背张了眼睛一样,身形贴地疾走,巨剑从腋下射出,险之又险扫在疾驰而来的银轮之上。

    “嗡”的一声,银轮和寒冰骤然错开,深深插在旁边的石壁之上。

    这几下兔起鹘落,凶险程度却远超前面任何一场比武,一不小心就是身死当场的结果。

    “第层?”金轮法王豁然长笑,眼之意却极是欢欣,“施主天分卓绝,老衲佩服。不过想要胜过老衲,这还远远不够!”

    金轮法王双臂一震,浑身上下冒出一股股真气气流,气流萦绕在身边,朦朦胧胧,嗤嗤作响。远远望去,仿佛整个人笼罩在一头似龙似象气流组成的巨兽之,隐约传出恐怖的嘶鸣声。

    “龙象般若功,第十层境界!”

    张新逸眼露出震撼之色,这金轮法王竟比原著早了十几年练成第十层,实力已然趋至当世巅峰。

    实则金轮法王能够修成第十层和他也脱不开关系,那日两人大漠一战之后,金轮法王返回宗门之内,得知张新逸乃是师伯枯骨上人圆寂前最后传人,枯骨禅师临终前有言,此人是天底下最适合修炼龙象般若功之人。

    受此刺激,金轮法王在门内静坐三天三夜,顿生感悟,闭关潜修了一段时日,竟意外突破到第十层境界。不过,突破到第十层,金轮法王亦然潜力耗尽,今生休想再有一丝寸进。

    另一边,黄蓉郭靖等原诸侠看到这一幕,面色凝重。

    “这金轮法王好精深的业位,即使爹爹在此也未必能够胜他。”黄蓉脸上止制不住的震惊,“靖哥你功力虽不如爹爹,但胜在年轻力壮,五百招之前有可能落败,五百招之后必能胜过爹爹。但这金轮法王功力似乎尤胜爹爹一筹,只怕靖哥你难以坚持到五百招后,不如找个由头推掉这场比武。”

    “不必。”郭靖拒绝黄蓉这一提议,目光坚定,“即便输掉比武,我还想试上一试。”

    黄蓉知道郭靖虽然凡事依她,但碰上大事,却极有主见,不一定能听得进去。

    何况此番事关重大,无论如何也不能败,更万万不能不战而败。念及此,黄蓉唯有长叹一声,重新将目光投入场,“只盼这明教的教主,能多消耗一些金轮法王的内力。”

    场上,两道身影疾如闪电,双掌狠狠撞在一起,“嘭”的一声,汹涌狂暴的气浪席卷开来,震得前排一群人尽数躺倒。

    不得已,群雄只能一退再退,一直退到十丈之远方才能够不受这两人的余波影响。

    群雄相顾骇然,“天下竟有这样的武功。”

    他们隐约看出,这两人所使的武功系出同源,皆是至刚至强,至威至猛,乃是一种极精妙的内外兼修的神功绝学。

    场,两人以快打快,瞬间交手百招,出招之时,空气“嘭嘭”作响,气浪惊怖。更惊人的是,两人一路趟过,周遭的一切都仿佛遭遇了龙卷风一般,土石翻滚,桌椅尽毁,墙壁上更是留下一个个惊人的拳洞。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