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90章 善恶


    场上,一片静默。

    忽然,西岳剑派跳出一名年美妇,喝骂道:“哪里来的无知小辈!竟敢插手我们气宗、剑宗之事?”

    “你又算哪根蒜?”

    “竟敢骂我们老大!”

    “哇哇哇……活得不耐烦了……”三句话几乎同时响起,突然间人影闪动,那女子已被名怪模怪样的家伙持在手里。

    这一下猝不及防,西岳剑派众人一时未曾反应过来,好半晌方才有一名老农打扮的汉子怒吼一声,冲了出来。

    “老大,要不要撕了她?”桃谷仙托着那女子一溜烟跑到张新逸面前邀功。

    “孽障受死!”穆人清双目精电爆闪,手长剑呛啷出鞘,剑锋呼啸,刺破空气,疾刺向桃谷仙。

    “哇!这老头儿厉害!”

    “快跑!”

    “老大救我!”

    桃谷仙一把将那女子扔向剑光,哭爹喊娘的朝着张新逸跑去。

    穆人清怒而出剑,没想到桃谷仙忽然将那年女子投掷向他,为免误伤,只能收起剑光,一只手掌往她背上一按,止住去势。

    那汉子这时方才堪堪追到,连忙抱住女子,大声问道:“二娘,你没事吧?”

    这名年女子却是穆人清二弟子归辛树的妻子归二娘,闻言摇了摇头,愣然片刻,忽然拔剑朝张新逸及他身后的桃谷仙刺去,却被穆人清用剑拦住,“莫要自取其辱,你且退下。”

    穆人清目光如电,扫了张新逸一眼,朝岳不群问道:“岳掌门,这也是你华山派的弟子?”

    岳不群面露一丝怪异之色,万万想不到此人竟会突然出手,难道要他说此人不但不是华山派的,还是华山等大派的大对头明教教主。不过内心里,他恨不得张新逸将此事搞得越复杂越好。

    张新逸骤然一阵长笑,负手道:“我是不是华山派的并不关键,关键是有人托我给你一物。”

    右手一扬,一把长剑刺入场的青石砖上。

    “这是……”穆人清忽然脸色一变,出现在场,将长剑拔出。

    “清风剑……真的是清风剑……”穆人清身体微颤,脸上神色一变再变,过了半晌,方才问道,“你见到这剑的主人了?”

    “有幸一见。”

    “他老人家身子可好?”

    “前辈身子矫健,斗剑百招,仍然气息不乱。”

    穆人清深色宽慰的点了点头,忽然说道:“他老人家不愿现身,是否他还是怪我自作主张?”

    张新逸摊了摊手,“这个我可不知道,我只是尊其吩咐,将此剑交予给你。”

    两人一问一答,在场人除了洪七公、杨过、小昭等人,其余之人都不辨其义,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穆人清久久不言,忽然长叹一声,“罢了!罢了!当年之争,既然他老人家早有见解,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剑宗、气宗谁是正宗,真的这么重要吗……”

    “师傅!师祖!”西岳剑派众人不解其意,连声呼和。

    “老夫无事。”穆人清右手一扬,止住众人,沉吟片刻,忽然喝道:“西岳剑派众弟子听令!”

    西岳剑派众人不敢怠慢,连忙跪地应道:“师傅(师祖)在上,弟子谨遵号令。”

    穆人清缓缓点头,道:“从今往后,我西岳剑派不再以华山剑宗自称,西岳剑派就是西岳剑派,这所谓华山正宗的名号,嘿,咱们不争也罢。”

    岳不群顿时又惊又喜,惊的是听两人刚才所言,剑宗疑似还有祖师在世,观其表现,那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却是当年剑宗那位剑法通玄的风清扬师叔,若他出手,气宗正宗之位必然不保;喜的是那位师叔似乎不愿过问此事,更促使穆人清公然放弃华山剑宗之名,从今以后,他这华山正宗掌门之位,必然稳固如昔,再难动摇。

    不过面子上,岳不群还是叹道:“穆师兄何至如此,你我剑宗、气宗本为一家,自当齐心携手,戮力同心,这华山正宗之说,咱们不提也罢。”

    在场众人暗自点头,心想此人不愧有“君子剑”之名,恭谦礼让,彬彬有礼,令人大生好感,而且双方虽然立场不同,但并无实质性的仇怨,几十年前更是一家。

    可惜穆人清素来对这位岳师弟素来无甚好感,自不会理会他的“好意”,冷冷说道:“自今日起,西岳剑派和华山派自不相干。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将来江湖上见。”说罢,带头朝山下走去。

    西岳剑派门下弟子互相看了看,一齐跟在他的身后。

    穆人清路过张新逸的时候,抱了抱拳,“少侠请了,你若再看到那位前辈,还请代我向他老人家问安。”

    对此要求,张新逸自无不肯,点头应下。

    穆人清朗声一笑,“少侠送剑之恩,西岳剑派上下谨记在心,他日若有吩咐,自当从命。”

    穆人清说完,蓦地长啸一声,长啸声充满了悔恨、孺慕、思念之意,随即展开身法离开。

    西岳剑派众人既已离开,这场气、剑之争自此消弭无踪。

    然而华山派上下丝毫不敢疏忽大意,仍是一副小心戒备的神情。

    他们戒备的对象,自然是张新逸这个明教的“大魔头”了。

    张新逸摆了摆手,“诸位不必紧张,我这次来可不是为了寻你们麻烦。事实上,你们华山派除了紫霞神功尚有些看头,其余的我都兴趣不大。”

    这话可足够嚣张,足够嘲讽,岳不群一张白脸,被挤兑得忽青忽白,就像吞了一只苍蝇,憋屈至极。

    被人当面嘲讽,岳不群心愤怒,不由冷哼道:“尊驾武功高强,但这江湖上能人辈出,可也不是你一人独尊。”

    他心想此人年纪轻轻就做了明教教主,定然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如那日月神教教主一般,想要一统江湖,称霸武林。

    人在江湖,注重的就是一个“名”字,多少争斗厮杀由此而起,岳不群以己度人,自以为猜到此人谋划,虽不知他是如何结识那位风师叔,但此人拉拢西岳剑派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张新逸如何也想不到“阴谋论者”岳掌门只是短短片刻时间,便已想到如此之“远”,他真的只是偶尔路过,顺便帮风清扬老爷子一个小忙。

    张新逸抚掌笑道:“岳掌门所言极是,这江湖上谁也不曾称孤道寡,更不可学了一点剑法就恃强凌弱,夺人性命。否则不但多年经营的名声不保,更会累及妻子家人。岳掌门你说对吗?”

    在场众人感觉怪怪的,这话,怎么有点说教的意味。

    岳不群心神震动,总感觉此人意有所指,他前段时日收下林平之,为的就是谋夺林家祖传的辟邪剑谱,只等练成之后就独霸武林,江湖称尊。

    此乃他一直以来的谋算,此人又是如何知晓。

    岳不群城府极深,心虽如惊涛骇浪,脸上表情却丝毫不变,眼眸微垂,淡淡道:“不劳张教主费心,即日起华山闭门谢客,恕在下要务在身不能远送。大有,送客。”

    “不必劳烦各位,本人有手有脚,自己可以下山。”张新逸自知不受欢迎,飒然一笑,飘然而下。

    路上,洪七公问他为何会说那样一番话。

    张新逸沉吟片刻,道:“这世间,善恶好坏又岂是一言能决。有的人,做了一辈子好事,却因做了一件错事,最终身败名裂,妻离子散。虽然,此人先前所做之事都只是为了演戏,但演一时之戏可以,谁又能一演就是几十年。戏演的多了,本人都变成戏人、剧客。可惜名利纷扰,这世间又有几人看透,利益熏心,君子之名不复,实在可悲,可叹!”

    洪七公听得云里雾里,半懂非懂,不由嘟囔道:“你小子说话不痛快,老叫花可没心思和你打哑谜。杨小子,你和不和我去襄阳?”后半句,却是问的杨过。

    从思过崖下来后,杨过就一直一副神思不属的样子,闻言愣了一下,“哦,好!”

    洪七公点了点头,又过了两个时辰,众人便下了华山。

    众人来到华山脚下的一处城镇当,刚找了家酒楼坐下,便有两名年乞丐走了进来,冲洪七公磕了两个响头。

    “洪帮主万福,丐帮三袋弟子王春五、赵七见过老帮主。”

    洪七公叫道:“好啦,不必多礼。我早就不是丐帮帮主。你们这么急着见我有何急事?”

    那两名乞丐犹豫了一下,望向张新逸、杨过等人。

    “这几位小友都是老叫花的客人,有什么事直接说,无须避嫌。”

    王春五和赵七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王春五道:“启禀洪帮主,弟兄们刚刚得到消息,七日前杏子林大会已证实净衣派的帮主乔峰不是汉人,他的真实身世是辽国契丹人,此事有净衣派前任汪帮主书信和多位武林耆老为证。”

    这个世界的丐帮同样分为污衣、净衣南北两派,黄蓉是污衣派帮主,得位于洪七公,率领帮内弟兄守卫襄阳,抗击蒙古大军。而净衣派帮主则是一代豪侠乔峰,作为北宋遗民,率领帮众抗击辽兵,恢复家国。

    即使如此,这污衣、净衣也是同气连枝的天下第一大派,虽然因为理念不同分裂成污衣、净衣,但抗击外虏的决心,却从来没有变过。

    而如今乍逢变故,堂堂丐帮净衣派之主居然是敌国辽国之人,原武林为之震动。

    “轰”的一声巨响,洪七公一掌拍碎身前木桌,双目怒瞪,“此事怎会泄露!”

    净衣派前帮主汪剑通病逝之前,曾和他有一次密会,将乔峰的真正身世告之于他,并言道:若乔峰一心向汉,公正无私,则帮主之位予他无妨;但若乔峰身世曝光,作出危害汉人之事,则由洪七公亲手铲除这一大害。

    乔峰接任净衣派帮主之位后,果然不负重托,期间掌管丐帮八年,一直率领丐帮抗击辽国,立下无数赫赫大功,受人崇敬。

    洪七公见此,也颇为欣慰,暗想老伙计果然没有选错人。而乔峰的身世,也仅限于丐帮最高的几人知道,一直秘而不宣。

    洪七公来回踱了几步,而后止步,断然道:“不行,老叫花得亲去一趟。”

    瞧了杨过一眼,道:“杨小子,老叫花不能陪你啦,你自个儿去襄阳吧!”

    杨过知道他必有要事,闻言拜道:“老前辈,谢谢你一路照拂。”

    洪七公摆了摆手,又对张新逸拱手道:“张少侠,明教上下抗击元军,老叫花素来钦佩的很,只是教多良莠不齐之辈,你作为明教教主,还望日后多加规劝引导。”

    “前辈之言,晚辈定谨记在心。”张新逸拱手道。

    洪七公点了点头,又望了众人一眼,大步走出客栈。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