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5章 华山之上


    华山,自古便有“华山一条路”一说,指的就是华山其势险峻,道路崎岖,常人想要上山,需得经过层峦叠嶂、乱石绝壁,乃天下一等一的险要高峰。

    而在江湖之,华山也鼎鼎大名。三十年前,当世五名绝顶高手相约在华山之顶比武论剑,在激斗七天七夜之后,终于分出胜负,由全真派掌教王重阳夺得天下第一的名头。

    同时,五岳剑派之一的华山派,便坐落在华山之上。不过华山派式微已久,虽还列属一流门派之列,但综合实力仅在五岳剑派排行游。

    华山派曾经显赫一时,但物极必反,百年前因剑气之争一分为二,实力由此大损。如今占据华山的为当年的胜出者华山气宗,自号正宗,掌门岳不群,精修紫霞神功,一手紫霞神功出神入化,江湖人称“君子剑”。

    作为华山正宗,却因为历代掌门争夺倾轧太过,以致人才流失,实力不为往昔。

    而剑宗当年剑气之争失利,不得已只能败走华山,后代弟子不服失败,自立一派,自号“西岳剑派”。如今掌门为“神剑仙猿”穆人清,剑术绝顶,被人称为剑法拳术当世第一。

    他也确实有这样的本钱,论辈分,他和岳不群同辈,但长他二十岁,资格更老;论实力,穆人清内功深厚,剑术精深,晚年之时更有连败满清一十八名大内高手的战迹,轰传天下;论门人,穆人清更有“铁笔铜算盘”黄真、“神拳无敌”归辛树这种即使在江湖上也叫得出号的高手,可谓人才济济,门人众多。

    上山的路上,小昭跟在张新逸的旁边,将这华山派的渊源来历细说分明,娓娓道来。

    张新逸听完后不禁无语,这几部金书合一,剧情走向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数日之前,欧阳锋登上华山,他对这里的路径熟悉得很,没几下就没了人影。张新逸无奈之下,想起此处的思过崖剑法壁刻,虽然有“老爷爷”风清扬守护,但来都来了,自然不可能不见识一番就空手而归。

    两人走着,忽听前面传来一声长啸之声,声音高昂,直入云霄。

    张新逸和小昭对视一眼,一齐展开身法向着前面窜去。

    长啸之声离两人不远,过了片刻,两人便看到前方之处人影晃动,却见崖顶上站着一老一少两名男子。

    那老者见两人从山下疾掠而来,不由眼睛一亮,笑道:“好俊的轻功。”

    那少年男子虽然不说话,却也是心寻思:“这两人身法不比姑姑教我的差。”

    张新逸和小昭两人从山崖下掠了上来,只见张新逸抱拳笑道:“在下张新逸,见过两位。”

    “不敢,不敢。”那老者笑呵呵说道,认认真真还了一礼。旁边的少年则微微一拱手,算作还礼。

    这两人老的是个须发俱白的老翁,身上衣衫破烂,似乎是个化子,不过他满脸红光,神采奕奕,显然不凡。

    而那少年明显和老翁并非同路,虽然衣着褴褛,却也英武俊美,满脸傲气。

    张新逸在打量他们的同时,这两人也在看他们,均觉得这一男一女外貌卓异,气度不凡。

    张新逸目光如电,见这老乞丐右手食指少了一截,心一动,忽而问道,“这位可是‘北丐’洪七公前辈?”

    洪七公一愣,“你认得我?”

    他这么说,张新逸自然猜得不错,闻言笑道:“指神丐天下闻名,晚辈岂有不认识之理。”

    “原来适才你是在诈我。”洪七公哭笑不得,招了招手叫过旁边的少年,和蔼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他刚才和这少年一番交流,觉得他真诚聪敏,是以对他颇有好感。

    那少年恭恭敬敬一拜,说道:“小人杨过,拜见前辈。”他曾经在古墓里听姑姑说过洪七公和“降龙十八掌”的事迹,知道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翁乃是天下五绝之一的“北丐”。

    张新逸一听,果然是他,未来的神雕大侠。

    洪七公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张新逸两人,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张新逸一拱手,“晚辈张新逸,这是我的侍女小昭。”

    彼时大派围攻光明顶不成,江湖传言乃一神秘男子出力阻止,并成为新一任明教教主。只是那神秘男子未通姓名,只知道姓张,旁人却也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

    洪七公点了点头,看了张新逸一眼,忽然“咦”了一声,左手划个半圆,右手忽然一掌推出,这一掌推出,飞沙走石,声势浩大,正是洪七公生平得意之作“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

    张新逸虽不知洪七公为何忽然出掌,不过他作为五绝同等级的人物,自然不会惧了对方,龙象真气倏然流转,右手一振,看似平平常常的一拳轰了出去。

    洪七公心存试探,本来只出了三分力,更随时可以卸力闪身,看到这一拳脸色一变,力道瞬息增至层。

    “轰隆”一阵巨响,两人内力相撞,四溢的罡气硬生生炸出一个巨坑,碎石乱飞,有若暗器,杨过和小昭只能连连躲闪。

    洪七公一个倒跃跳了回去,突然厉声喝问道:“你和藏边五丑什么关系?”

    张新逸心想我这么英俊潇洒怎么和“丑”有关系,正要一口否认,忽然愣了一下,片刻之后道:“貌似,还真有点关系。”

    洪七公想着他会抵赖、狡辩,但没想到他会一口承认,闻言冷哼一声,说道:“你用的是否金轮法王的龙象般若功?”

    他追逐藏边五丑有段时日,交手也有数次,是以知晓他们的武功传承。

    没想到这次张新逸摇了摇头,道:“龙象般若功乃密宗金刚教高僧所创,金轮法王是传承者这一,而我,则是另一个传承者。藏边五丑虽然学了这套武功,但他们做什么可和我没任何关系。”

    听他这么一说,洪七公心想自己也的确太过偏颇了些,脸色稍霁,道:“藏边五丑作恶多端,老叫花正要手刃此獠,杀恶除奸。”

    洪七公说完,紧紧盯着张新逸的眼睛,心想此人年纪虽轻,武功却高,若是横插一手,必是一场恶战。

    刚才的那一掌他已用了分力,却是个不相上下的结果,而他同样感觉到对方尤未出全力,真要打起来谁胜谁负还很难说。

    张新逸说道:“七公要出手尽管出手,他们的祖师爷金轮法王乃是蒙古国的国师,和我是敌非友。”

    “蒙古国师。”洪七公点了点头,忽然说道,“你既然不喜欢蒙古人,为什么还学蒙古人的功夫?”

    “功夫本身没有好坏国界,关键用的人是善是恶,我用龙象般若功,同样可以抗击外虏,驱除鞑虏。”

    “好!不错!你小子非常不错!”洪七公抚须笑道,心想此人既有抗击外虏的决心,倒也是我原武林之福。

    张新逸之所以会对洪七公耐心解释,却只是因为他对这位丐帮前帮主颇为敬佩。洪七公正直侠义,嫉恶如仇,一生杀过二百三十一人,却人人其罪当诛,生平未曾错杀一人。

    而为了家国大义,洪七公一力奔走,为国家民族鞠躬尽瘁,劳心劳力,正应了一句话: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而且洪七公在黑白两道皆有名望,乃是一呼百应的人物。张新逸既然胸怀大业,自是希望得到他的支持。

    张新逸和洪七公闲聊了几句,这两人都是当世武功最高的群体,洪七公见闻广博、经验老道,往往一句话就切入要害,振聋发聩。

    而张新逸虽武功路数比较偏颇,但耐不住他经过信息时代各种新奇的理论熏陶,不管有用没用一股脑倒出,听得洪七公是啧啧惊叹,不明觉厉。

    两人一路交谈,都自觉获益良多。

    张新逸眼睛余光看到杨过一副想听又听不懂,抓耳挠腮的样子,忽然问道:“洪前辈,不知你是否看到一名头下脚上的毛脸大汉?”

    “欧阳锋!”

    “爸爸!”

    洪七公和杨过一起惊呼出声,然后两人相互看了眼,洪七公道:“好小子,原来你是老毒物的儿子?”

    洪七公性格正直无私,杨过虽是老冤家欧阳锋的儿子,却也对其不偏不倚,态度丝毫未变。

    杨过点了点头,连连向张新逸问道:“我爸爸去哪里了,他也来了华山?”

    张新逸微微一笑,把前段时日偶遇欧阳锋,两人一路交手来到华山的事情说了一遍。

    洪七公一听,心想幸好刚才没和这小子认真动手,说不定这一把老脸都要丢尽。这小子竟能把欧阳锋撵得到处乱窜,真是后生可畏。

    杨过一听,转身就要离开。却被洪七公一把抓住肩膀,动弹不得。

    “前辈,你别拦我。我要去找我爸爸。”杨过试了几次,却始终挣脱不开,于是说道。

    “傻小子,华山这么大,你一个人怎么找。老叫花和你一起,这么多年没有看到老朋友了。”洪七公说完手掌一带,又把杨过拉了回来。

    张新逸奇道:“洪前辈知道欧阳锋在哪儿?”

    洪七公问道:“你一路追着欧阳锋,是想杀了他?”

    杨过登时一副戒备的表情望向张新逸,事实上若非武功不如对方,他早就打了过去。

    张新逸摇了摇头,“我和欧阳前辈无冤无仇,怎么会害他性命,只是见他武功高强,想要分个高下罢了。”

    洪七公闻言,点了点头,道:“老毒物年轻的时候虽然做过不少错事,不过自从练了阴真经之后,愈发疯癫,恶迹却是少了许多,看到我们这些故人,也不知道认不认得出来啦!”

    言语之,唏嘘不已。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