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2章 坑蒙拐骗


    段延庆看了许久,忽然轻咦一声,原来刚才张新逸下的一手,正好卡在一个关键的点位上,让本来的必死之局凭空增添了无数不可度量的变化来。

    就像两军交战,本来其一支军队就要全军剿灭另外一支,没想到对方忽然来了一支奇军,虽然不多却刚好起到能够左右这场战事的作用。

    虽然大局上还是前一支军队占优,但只要一个失手还是有阴沟里翻船的风险。

    “小姑娘好本事。”段延庆点了点头,思忖片刻,然后在棋盘上画了一圈。

    黄眉僧轻舒了一口气,虽说此举甚为不妥,但毕竟不是经他授意,他事先也没料到会有人横插一手。

    段延庆应了一手,张新逸听小昭说完,又是一剑划出,棋盘上再次出现一个小小的凹洞,方位极准,更兼力道适,不至于一剑将青石斩成两半。

    两人以快打快,不多时便下了二三十手,场上懂棋的俱是一阵惊叹,原来这两人一攻一守,一逼一让,最后竟成了一局循环劫。

    所谓循环劫,是几块棋杀在一起,形成多个相互关联的劫争,黑提个劫是叫吃,逼迫白的去提下一个劫,白的提下一个劫发过来又叫杀黑棋,逼迫黑的又提回来,同样又是叫杀白的,白的换个劫又提回去叫杀,如此反复,永远分不出胜负来。

    两人竟下了个和局。

    段延庆盯着青石棋盘,默然无语。

    小昭悄悄拉住张新逸的大手,回首对他嫣然一笑。

    黄眉僧低喧一声佛号,叹了一口气。

    忽地只听“喀喀”几声脆响,青石岩晃了几下,裂成七块散石,崩裂在地,这震烁今古的一局棋就此不存人世。

    对此,有人叹息,有人冷笑,更有人急不可耐。

    钟万仇早就等不及要亲眼看到段氏一族威名扫地,立即跳了出来,叫道:“姓段的,你知道这石屋里除了你的儿子段誉,还有什么人……”

    段正淳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钟万仇只感觉无比快意,哈哈大笑起来,“让我告诉你,这石室除了你的宝贝儿子段誉,还有你的……”

    声音戛然而止,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拦在门口的巨石被张新逸一下推倒,露出后面黑黝黝的门户。

    钟万仇瞠目结舌,指着张新逸说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段正淳连声唤道:“誉儿,誉儿你在里面吗?”

    过了片刻,一个青年男子披头散发,**着上身走了出来,下身只系着一条短裤,露出了两条大腿,正是段誉,手横抱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缩在他的怀里,也只穿着贴身小衣,露出了手臂、大腿、背心上雪白娇嫩的肌肤。

    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总归和当初设计的一样,钟万仇只觉得心神俱爽,哈哈大笑起来,“各位英雄,你们知道段誉这小杂种怀里的女子是谁吗?她就是……”

    钟万仇突然间笑声止歇,顿了一顿,蓦地里惨声大叫:“灵儿,是你么?”

    段誉怀的少女轻轻抬头,露出一张纯真童稚的面庞,赫然是钟万仇的亲生女儿钟灵。

    钟万仇一时呆若木鸡,没想到害人不成反害己,这段誉从屋抱出的,竟是自己的女儿。

    段誉和家人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对着站在一旁的张新逸恭恭敬敬鞠上一躬,“兄台援救之恩,段誉没齿难忘。”

    适才发生之事,他在屋内看得一清二楚,却是以为此人是父亲请来的高手。

    张新逸拱手,微微一笑道:“段兄不必谢我,我此来是向你讨要一物。”

    段誉一愣,旋即笑道:“兄台请说。”

    “我不久奉逍遥派掌门之命前往琅嬛福地,岂料逍遥派秘籍北冥神功已被段兄所取,还望归还。”

    这番话漏洞甚多,不过骗过涉世未深的段誉却是绰绰有余。

    果不其然,段誉心一跳,问道:“你是逍遥派弟子?”心底却道:糟糕,我在神仙姐姐玉像前磕过头。神仙姐姐说了,但凡是逍遥派弟子,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对,杀一双。这……这可如何是好?

    张新逸摇了摇头,脸色变也不变的说道:“我不是逍遥派弟子,我这婢女小昭才是。”

    段誉连忙拜见小昭,颇有一种被当场捉赃的感觉,殊不知张新逸两人也是贼喊捉贼,半斤八两。

    张新逸见段誉神情踟蹰,忽然笑道:“那位前辈所留之言只是一时气话,她本就是逍遥派弟子,要是真如她所说,岂不是连她一起杀了。更何况段兄武功未成,想要杀人,怕是不能。”

    段誉从小吃斋念佛,一向心善,本就不愿杀人,闻言更像是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连连说好:“对对!兄台说的在理。在下不是武功不成,而是丝毫不懂武功,至于……那位的吩咐,不是不做,而是不能。既然小昭姑娘是逍遥派弟子,秘籍便物归原主吧。”

    若是把秘籍交给张新逸,那他倒还要想上一想,不能让其余男子“亵渎”神仙姐姐的玉颜,但小昭同为女子,自然就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了。

    段誉暗松了一口气,把手伸入衣,忽然“哎呦”一声,拿出一卷撕扯得七零八落的卷轴,胡乱卷成一卷,展开一看,破帛碎片,最多出只胜下两三成。

    “这……这……”段誉羞愧难当,恨不得在地上挖个缝钻进去。

    原来他给青袍怪客关在石屋之时,喂下阴阳和合散,体内燥热难当,迷糊之,将全身衣衫乱撕乱扯,那里还分得出是衣衫不是卷轴,自然是一并撕得稀烂,随手乱抛。

    张新逸接过残卷,心暗叹还是来晚了一步,不过也不是不可以挽救,故而笑道:“北冥神功卷轴损毁乃是天意,段兄不必自责。”

    段誉一脸歉疚表情,连连道歉作揖,惭愧道:“北冥神功在下不曾全部记下,但还有一套凌波微步的步法我还记得,在下这就抄录给小昭姑娘。”

    虽然无缘北冥神功,但凌波微步也是天下一等一的步法,张新逸点头笑道:“如此,便劳烦段公子了。”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会儿,另一边一言不合,“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却是钟万仇、叶二娘、南海鳄神、云鹤和段正淳以及段家的几名帮手动起手来。

    这一动手,掌风剑气四处乱飚,气劲之声不绝于耳,场上顿时乱成一团。

    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和大理国皇帝段正明却未动手,两人相距丈许,相互戒备。

    “爹爹、妈妈、伯父……快不要打了,我们回家去吧。”段誉看见场上凶险,不安叫道。

    旁边听之,皆是心想,这大理国的世子天真了些,这刀兵临头,岂是说不打就不打的。

    “嘿,好一个四大恶人。”段誉只听身旁张新逸冷笑一声,忽然身形一闪,已然出现在场,寒冰出鞘,朝着云鹤劈斩下去。

    四大恶人这云鹤最是该死,自他适才觊觎小昭的那一刻起,张新逸心就已判处他的死刑。

    这一剑近乎偷袭,若是旁人早已一剑腰斩,好个云鹤,轻功极其了得,身形猛然跳起向后对折,险之又险避开剑锋。

    他刚才在张新逸手底吃过大亏,知道此人武功远胜自己,自己先前恶了他,所以打斗的时候留了一份心,想不到此举竟救下他的性命。

    倏然间,张新逸长啸一声,手剑光猛然一折,以快上一倍的速度拦腰斩来。

    事发突然,云鹤顿时魂飞天外,大叫一声:“老大救我!”

    蓦地,一道至刚至阳的指力破空袭来,疾如闪电。

    张新逸长剑陡然一转,和无形指悍然碰撞,两相接触,一股小型气旋“噼啪”作响。

    出手者正是段延庆。

    只见他双手拄杖,说道:“阁下武功高强,为何出手偷袭?”

    张新逸目光注视着剑锋,淡淡说道:“杀人,何时要注重什么规矩?”

    其人武功超然,杀意森森,丝毫不讲江湖规矩,众人不由为之侧目。

    云鹤逃过死劫,身形如风,掠出数十丈远,生死间走过一遭,声音尖利叫道:“好,好得很!今后我们不死不休。”

    他知道有段延庆老大在,今天必能逃过死劫。

    张新逸冷哼一声,忽然脚尖一点地面,朝着段延庆电射而至,人在半空,剑气疾斩而下。

    段延庆面无表情,掌铁杖骤然向前点去,尚在半空,铁杖化作无数杖影劈头盖下。

    这招乃是段延庆毕生功力所发,一杖点出,空气“飕飕”作响,速度快到了极致。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暗道四大恶人之首果然名不虚传,暗忖仅这一手,自己是决计接之不下的。

    而他们更想不到的是,张新逸面对如此强招,忽然做出惊人之举。

    手臂一震,长剑化作一道银光飞射而出。下一瞬间,铺天盖地的爪影飙射而出,从上而下迎向铁杖。

    以血肉之躯迎战精铁制造的铁杖,双方接触时竟发出金属一样的鸣响。

    倏忽之间,两人闪电般交手数十招。

    “嘭”的一声气劲之声炸响,两人一掠而退。

    直到这时,凄厉的惨叫声才迟迟传来,只见云鹤神情惨厉若狂,双手死死捂着腹部,在那里,赫然插着一把银色长剑,透体而出,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涌而出。

    因为伤口不在要害之处,他竟一时仍未死去。

    “这!什么时候……”

    “阿弥陀佛……”

    “好可怕的手段!好狠戾的心肠!”群情耸动,所有人用一种又惊又惧的目光望向场的张新逸。

    狠人他们不是没见过,但这么凶、这么狠的手段还是让他们大为忌惮。这一剑,系刚才交手的一瞬间射出,一举重创了云鹤。

    云鹤虽然极其不甘,最终还是双腿一蹬,气绝当场。

    <ce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