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读窝->全球降临计划TXT下载->全球降临计划
上一页 | 返回列表 | 下一页 | (全文阅读) | 返回书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79章 退敌


    已经临近傍晚,夕阳似血,天色倏忽间黑了下来。

    上山之路乱石林立,道路崎岖,一支蒙古军队正在山路迤逦而行。

    这些蒙古武士身材精壮,神情悍勇,即使在行路走动也是一个个随时戒备,俱是能够以一当十的精锐武士。

    年轻公子坐在一顶露天软轿之,意态悠闲,斜靠而倚,说不出的慵懒。抬轿之人乃四名劲装大汉,腰挎佩刀,背负弓箭,太阳穴高高鼓起,俱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

    外围不远处,另有数十名气息悠长的一流高手随轿而行,其就有鹿杖客、鹤笔翁两人。

    蓦然,百步外的山道上传来一声鸣响,一支利箭撕破空气朝着轿的年轻公子射去。

    几乎是在同时,轿旁的一名大汉提弓、搭箭、射击,一连串动作快到了极致,箭比弦声更快,羽箭无比精准的将来袭箭矢射落在地。

    “轰隆隆隆……”大量的山石从两边山路滚下,两边的山丘后冲出一队人马,人还未至,箭如雨下。

    蒙古武士虽然变起仓卒,大吃一惊,但个个弓马娴熟,大声呐喊,便即还箭。

    其以那年轻公子身旁的八名劲装大汉表现最为突出,飕飕飕连珠箭发,八名猎户一齐放箭,这几人俱是百步穿杨的神弓手,每一箭都能射死一名来袭之人。

    劲风闪现,数十道身影电射而至,目标赫然是软轿之的主事之人。

    这次袭击事发突然,不过此人一向精于算计,既然胆敢亲身涉险,自然做足了万全准备,不会平白将自己陷入危险之。

    只听一声急促的蒙古话,年轻公子身旁同时射出数道身影,联手拦住来袭之人。

    “嘭嘭嘭嘭嘭……”空气传出一连串真气爆响,双方在空短暂接触,各自倒射而回。

    “大伙儿小心,这群蒙古人厉害!”张无忌倒退一步,目光灼灼的盯着为首的年轻公子。

    年轻公子被众人围在间,见此一幕倒也毫不紧张,用汉语说道,“没想到大派竟和明教联合在一起。”

    来袭之人都是原本光明顶上大派和明教之最顶尖的高手,不知道达成了何种协议,联手伏击了这群蒙古人。

    灭绝师太闻言,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武当七侠之首宋远桥朗声说道:“尊驾好算计。若非张教主及时提醒,我等到现在还被瞒在鼓里。”

    “阿弥陀佛,若老衲观之不差,这支军队乃蒙古元帅察罕特穆麾下的‘怯薛军’,阁下既能统辖此军,定然是察罕特穆尔的亲属之辈,还请问尊姓大名?”圆智大师问道。

    蒙古铁木真麾下良将大帅众多,却没有一人像他这么年轻,不过此人竟然能以一己之力让大派尽数入瓮,其心机谋略却是让人不敢小看。

    张新逸摇头:“大和尚却是看差了,此人明明应是女扮男装,听闻察罕特穆尔元帅府有一爱女,名唤敏敏特穆尔,莫非就是阁下?”

    年轻公子心一惊,脸上却不动声色,笑道:“这位就是张教主吧?未想到明教的新任教主竟是如此一位年轻有为之辈。”

    她缓缓扫过众人,每停留在一人脸上都能准确叫出姓名,“张教主说得不错,我原名是叫敏敏特穆尔,不过我更喜欢我的汉人名字,唤作赵敏。小女子见过各位前辈高人,武当宋大侠,峨眉灭绝师太、少林圆智大师、华山岳掌门、宁女侠、崆峒宗老前辈、昆仑班女侠、何掌门、天鹰教殷教主,这位是……”

    她在张无忌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心想此人如此年轻,却能和这些武林前辈站在一块,武功定然不凡。

    张新逸寻思因为我横插一手,这两人不知是否还有原先的姻缘,心恶趣味上来,笑嘻嘻介绍道:“好叫郡主知晓,这位年轻有为的少侠名叫张无忌,乃武当张五侠和天鹰教殷女侠之子,同时也是我明教副教主。”

    张无忌一时目瞪口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忽然成了明教副教主。其余众人也纷纷侧目,神情各异,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赵敏轻笑一声,一双美目瞄了两眼,等看到张无忌俊美白皙的脸颊微红,不由狡狯一笑,忽然生出一种奇异的感觉。

    双方站在战场之,周围都是奋力厮杀的蒙古武士、大派弟子以及五行旗教徒,都知对方是生平仅见的高手,一时陷入沉寂当。

    两边厮杀之声不止,赵敏蓦然长叹一声,“众位武林前辈果然神机妙算,小女子甘拜下风,我们走!”

    赵敏一声令下,说走就走,令行禁止。

    “呜呜呜……”蒙古军吹响号角,原来奋战的蒙古武士顿时攻势一变,以一种且战且退的姿态朝着山下撤退。

    “想走!没这么容易!”昆仑派班淑娴性格最是火爆,再加上适才连张新逸一招都没接下就此败北,此时有心挽回颜面,和丈夫何太冲大喝一声直直扑去。

    这两人性格虽然卑劣,手底下却是不凡,尤其擅长一套“正两仪剑法”,配合起来精奇玄妙,变幻万千。

    只是他俩刚刚出剑,赵敏身旁就跳出两名白发老翁,两人双掌齐出,和两人交起手来,这两名老翁使用一套掌法,掌力排山倒海,举手投足间寒气森森,歹毒非常。

    何太冲两人明显不是对手,只是几招下来何太冲便被一掌拍碎长剑,胸口挨了一掌。

    何太冲惨叫一声倒跌退后,只觉得掌处寒冷彻骨,背心上却宛似炭炙火烧,痛苦至极。

    “太冲!”班淑娴大叫一声,她虽然为人善嫉,心肠狠毒,对自己的丈夫却甚是珍重,再也顾不得恋战跳在何太冲身边。

    所幸群侠离两人不远,鹿杖客鹤笔翁也无心补上一记送他们归西,双双狞笑一声退到赵敏身后。

    “诸位,后会有期。”赵敏笑吟吟抱拳,返身消失在黑暗,大队人马井然有序的撤退,丝毫不见乱象。

    良久,宋远桥方才长叹一声:“蒙古武士无敌天下,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旁人尽皆无言,都是心知,这一仗,却是他们输了。

    大派和明教五行旗抛弃成见的联手一击,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皆占,竟让这群蒙古武士生生在他们眼前撤走,并没有遭受到多少损失。

    相比较蒙古人,反而是大派和五行旗伤亡较重,双方前一刻还是生死仇敌,下一刻便已协同作战,怎可能齐心协力,勉强在长辈的监督下不至于当场打起来罢了。

    更何况,明教和大派高手隐隐站离,双方各有龌龊,互不信任。

    蒙古人既走,大派和明教相互望了望,皆知这场大派围攻光明顶的盛事就此不了了之,明知是蒙古人的诡计,若大派一意孤行想要剿灭明教,必然落人口舌。

    何况刚才几次比武,大派大输特输,除了华山派和武当派没有出手保全了脸面,其余诸派都是张新逸的手下败将,并得他手下留情饶过性命。

    如此一来,大派攻打光明顶一役自然不了了之。

    “阿弥陀佛,圆真师侄一事我派会彻查清楚,真相到底为何,届时再向张施主指教。”空智合十一礼,带着其余和尚离开。

    不到片刻,崆峒、昆仑、华山、峨眉、武当联袂离开,张无忌上前几步,躬身相送。宋远桥道:“无忌孩儿,你既加入明教,定要谨守自身,行事端正,且不能误入歧途。”

    张无忌连连应诺。

    众人又闲聊了几句,临走前七侠莫声谷拉着张无忌道:“师尊这些年来一直很想念你,你有时间回门看望一下他老人家。”

    张无忌又应道:“是!”他和武当四侠久别重逢,又即分离,五人均是依依不舍。

    杨逍和殷天正待大派人众走后,两人对望一眼,齐声说道:“教主武功盖世,神机妙算,明教和天鹰教全体教众拜谢教主援救之恩!”顷刻之间,黑压压的人众跪满了一地。

    这一跪,却是真心实意承认了这个教主。

    张新逸将众人搀起,随即下令众人救助伤者,同时派出一部分五行旗教众监视各个路口的动静,随时防备敌人的反扑。

    接下来的几日,明教教徒救死扶伤,忙碌不堪。张新逸发号施令,布置任务,各项事宜安排得井井有条,更受大家敬重。

    这一日,张新逸召集明教各位高层,先是在众人的见证下正是认命张无忌为副教主。

    张无忌双手乱摇,“不成,我不成的!”

    张新逸笑道:“张兄弟太过谦虚,你武功与我不相上下,欠缺的只是一点战斗经验,这个副教主非莫属。”

    张无忌还要继续推辞,张新逸向杨逍使了个眼色,杨逍劝道:“贤侄何必推辞,那日昆仑山下一战,你救了我明教几十名五行旗弟子的性命,于我明教立下大功。武功高绝,更是我明教白眉鹰王的孙儿,你不做副教主,谁做副教主,大伙儿说对吗?”

    “哈哈哈……杨左使说得对!张兄弟,你就不要推辞了。”五散人尽皆同意,这段时间他们和张无忌相处,深感此人宅心仁厚,医术卓绝,救了不少教弟子的性命,都对他钦佩有加。

    殷天正也笑呵呵摸着胡须说道:“无忌,大家一片拳拳盛意,你就答应下来,外公也欢喜得很……”

    张无忌见众人态度坚决,再加上这段时间相处,感觉明教众人不像外界所说的妖邪魔徒,反而各个是豪气冲天的汉子,不由义气上涌,朗声说道:“好!各位既然如此厚爱,小子就接下这副教主之职。”

    张无忌既已答应,众人一块齐声叫好,相互对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cener>